>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后援不继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后援不继

    林沙是什么人?

    当过两任皇帝,同样做过两任一方霸主,与人争斗的经验何其丰富?

    不管是直接动手的争斗经验,还是动心眼子的争斗,他从都不输于人。

    山溪那种吃了米田共的难看脸色,让他瞬间就猜出了事情大概。果然山溪的解释,正式了他的猜测。

    后方坐镇部落的家伙,再跟他玩心眼!

    呵呵,真是有意思啊。

    “不过区区两位九品巫武罢了,竟然还敢跳出来刷脸,难道他们真的不怕死么?”

    淡淡一笑,林沙并没有爆发雷霆之怒,这让山溪放松了之余又感觉很不对劲,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紧张。

    “不用这么看着我,通知下去,让弟兄们撤离此地!”

    脸上没有丝毫恼怒之意,可说出的话却让山溪大惊失色。

    “什,什么,大人你要撤退?”

    山溪一脸惊慌,努力镇定情绪颤声问道。

    “都到这份上了,后援无继,再打下去就要伤元气了,不撤退还能干什么?”

    林沙淡淡一笑,缓声开口语气平静之极。

    “可是”

    山溪心中急切,一张脸膛涨得通红,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林沙所言确实是正理,经历半个月的连番血战,军士确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的确需要好好休整休整,不然紧绷的神经要是断了可就不妙啦。

    可他心中很有些不愿,不仅他心中隐有感觉,过不了多少时间便能在血战中突破,到了七品巫武之境,他在厉二十三部落的身份就完全不同了。

    就连厉二十三本人,都不过只是区区的七品巫武罢了。

    而且林沙也说了,他的积累已经足够,少的就是生死间的磨砺,只要撑过了这段时间便是云开见月,以后的前程一片光明。

    这时候因着后方的矛盾,耽误了自己的大事,简直让他痛不欲生,又恼恨到了极点。

    真是一群该死的混蛋!

    “传令下去吧,既然要走就走得痛快点,不要给对面的凶兽任何可趁之机!”

    林沙淡淡一笑,挥了挥手将满脸不甘的山溪赶走。

    呼!

    长长呼了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若有所思。

    后方那帮家伙,闹腾得正当其时,他正想找个光明正大的借口撤兵,没想到磕睡就有人送上枕头。

    半个月连番血战,起码跟五个不同凶兽族群,上千凶兽大打出手,就是他也每日几乎都要出手几,将那些混杂在凶兽群中,对防线造成巨大威胁和上海的强悍妖兽干翻。

    九品妖兽已经入不了他的法眼,全都让给手下巫武对付,他主要针对的是八品巫武级别妖兽,甚至相当于七品巫武实力的妖兽。

    以他的实力,几乎每日都要跟实力相近的妖兽大战,幸好一身气血凝练之极,持久战斗力不是开玩笑的,这才一一干翻了有资格跟他动手的妖兽,并将自身实力提升至七品颠峰之境。

    和山溪一样,他也隐隐触摸到了六品巫武的门槛,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可成功突破。比山溪要强的是,他无需通过生死间的血战磨砺,只依靠修炼神功填塞窍穴,便能轻轻松松踏入六品巫武之境。

    尤其跟那头七品妖豹苦战一番,并将其彻底击杀,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本来只是如此的话,他还不用急着撤离,再多杀死猎取一些凶兽和妖兽的尸体,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不知为何,这几****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好象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般,让他久久难以平复心情。

    对这种莫名其妙的感应,林沙一向深信不疑。

    虽说他很有自信,放眼遇到过的妖兽,都难以给他造成致命危险。仔细思量一番他所见过的高手,就是厉十九和厉二十这两位部落首领,虽然给他造成了不小压力,可还不至于让他感觉完全不是对手。

    可那种莫名其妙的心虚,一直缭绕心田不去,林沙可以确定一定是某鞋他疏漏了点危险,正迅速临近中,根本就不知晓哪一天就突然爆发,将他拖入危险的旋涡不可自拔。

    左思右想,猛然恍然大悟。

    一定是有实力更加强悍的妖兽,被他吸引过来,对他的生命安全,产生极大的威胁。

    想到这里,心中警铃大作,好象被他猜中的事实一般。

    既然如此,他就更不能继续留下了,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可能的危险之地。不是他没有决一死战的勇气,而是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此番争锋相对的局势,造成部落勇士和凶兽族群损失惨重的变故,不过是因为两家老大的私人恩怨,这才弄成了眼下血流成河的摸样。

    可是实际上,无论林沙愿不愿意承认,他此时不过就是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罢了,能不能在这一波风浪中活下来,都得看他自己的本事和能耐。

    林沙又不是傻子,可不会为了一个所谓的小巫刑厉,便一心一意当牛做马,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生命,他还没那么伟大。

    想来对面的高级妖兽,也是这种想法,不然林沙所遇到的妖兽,也不会都是七品和七品以下巫武实力的家伙了。

    传闻,妖兽实力越强,其智慧水准就越高,实力堪比一品巫武的妖兽,听闻其智慧水平不下于正常人类。

    可能也是觉得这仗打得很不值当,所以那些颇有智慧的强悍妖兽,不愿意出面跟刑厉部落的强大巫武死磕。

    但有一个前提,就是刑厉部落巫武,不要主动挑衅它们的威严,不然妖兽的脸面也不是那么好削的,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林沙悚然而惊,立即察觉了自己和手下军士,好象犯了某些错误。

    他们这半月以来,一直像个钉子一样,钉在河岸滩涂之上,不断的给予几大凶兽族群以重大杀伤,并且摆明了车马目的就是为了猎取凶兽和妖兽的尸体。

    这点有些犯忌了,时间短的话可能还没什么,谁叫凶兽族群数量庞大,动不动就上千数千的,死上几百根本算不得什么。

    可林沙和手下军士,摆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这就有点出格了。

    加上林沙所部军士得到了血与火的磨砺,身上的杀伐之意如滚滚浪潮,一旦进入厮杀模式便滚滚而出骇人之极。

    数十军士的凶厉之气连成一片,那种声势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连林沙都时常感觉心头发冷,胸口堵得难受,好象有一块巨石压在胸膛一般不好受,暗暗心惊于军士们身上的煞气之厉。

    更不要说感知,比人类敏锐不知多少倍的妖兽强者。它们要是感知到了,以为林沙所部军士向它们挑衅的话,那乐子真就大发了。

    一想到可能有这个结果,林沙就不觉遍体生寒,一点继续待下去的想法都没了,还是早早返对岸防区,老实驻守的好。

    这时,后方部落又闹出不配合的乱子,他正好趁机下得台阶,先离开了这此危险的滩涂阵地再说其它。

    不说林沙心中有何打算,正奋战在血与火的第一线,每日必和凶兽浪潮干上几架的铁血军士,突然得到通知准备撤对岸顿时一片哗然。

    所幸有近十位巫武好手在场,轻轻松松就压制了军士们的闹腾,然后凑在一起商量应对之策。

    “山溪兄弟,这是怎么事,怎么打得好好的,大人便决定要撤退了?”

    几位前线巫武一碰头,立即有人将矛头对准山溪,谁叫他是林沙最得力的狗腿子呢。

    “大人这也是没办法,咱们手下的军士伤亡太惨重了,再打下去可就要伤筋动骨了!”

    山溪不以为意,满脸沉重主导了谈话的气氛和进度。

    此言一处满座寂静,一干巫武好手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他们和后面的同伴轮流坐镇前线,自然知晓战斗的激烈和残酷,手下弟兄的伤亡也确实太过惨重了些。

    “咦不对啊,咱们不是还有后援么?”

    这时,有一位巫武好手突然一拍巴掌,看向山溪的目光很有些不善,语气中火药味十足:“山溪兄弟,每隔一天都有军士轮换上前,想来后方的军士应该能够支撑得住吧?”

    “就是,山溪兄弟你可不要蒙人,大人手下的军士确实伤亡不小,可不是还有后方部落的军士补充么?”

    “正是这个理,只要部落的后援不断,咱们就可以一直这么坚持下去!”

    “”

    几位巫武好手议论纷纷语气激昂,看向山溪的目光满是鄙视和不善,显然都以为山溪在弄鬼,心头十分不满。

    “你们这帮家伙,都说什么屁话呢,我是那样的人么?”

    山溪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怒道。

    “这事还真说不准,谁知道山溪兄弟你打的什么主意?”

    “就是,山溪兄弟你跟我们说实话,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兄弟们要是能帮的话绝不推辞!”

    “是啊,不管如何,咱们绝对不能轻易言退!”

    “”

    巫武好手们七嘴八舌,说得山溪有大如斗,突然暴喝出声:“够了,你们知道个屁,问题就出在后头的部落那里,他们拒绝派遣部落勇士过河参战,咱们已是孤军在外,再不撤离估计以后都不用去了”(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