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两千年来第一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两千年来第一人

    地巫,乃是巫之一境的入门阶段!

    就跟仙道的入门地仙,妖族的底层妖将一般,都是最底层的存在。

    当然,实力达到了地巫境界,已经脱了凡俗之流,举头投足间法则之力相随,可不是之前巫武境界蝼蚁一般的存在。

    没错,在地巫眼中,巫武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随手可灭的渣渣。

    林沙要不是有识海的紫光沙盘顶着,之前在黑熊妖将的随手两击中,不可能还留得性命,甚至因祸得福突破到了地巫之境。

    小巫刑厉心情明显不怎么样,但还是耐着性子将一些情况跟林沙说清楚了。

    比如,他们隶属于大巫刑天麾下,以土之祖巫后土为尊。

    再比如,他们的直接上属并非刑天,而是另有大巫领导。

    林沙脑子一连轰鸣,终于确定了这里是洪荒世界。

    当然跟他想象中的洪荒世界并不一样,这里没道祖,同样巫只是一种境界名称,由人类通过强化身体而来。

    至于妖,和神话传说中倒是一样,都是有修炼有成的凶兽精怪转化而来,天生和巫不对盘,为了争夺地盘争夺资源还有机缘,巫和妖之间已经仇视了数十万年,到现在依旧如故。

    同时,他也知晓了小巫部落最大的秘密,一处秘境法则空间!

    一般巫武一品想要晋升地巫,必须通过法则空间的法则之力洗炼,通过半步地巫这个境界熟悉和适应,而后等积累足够再一举突破。

    所谓的法则秘境,就是一处弥漫法则之力的次元空间,能够帮助进入之人熟悉适应法则之力,同时逐渐吸纳法则之力为己用,最后达到脱胎换骨的目的。

    说白了,就跟林沙顿悟突破时,地下传来的那股子神秘力量差不多,只是他人可没有林沙这样的运气,能够主动吸纳大地中的土之力,省去了熟悉适应的过程直接突破。

    少了这份因果,小巫刑厉对林沙便少了一份约束力,难怪他的心情这么不爽,谁知道林沙是不是狼子野心,会不会对小巫部落领之位有觊觎之心?

    当然,刑厉不会如此浅薄,会将这样的话当着林沙的面说出来,这是林沙根据他的讲述猜出来的结果。

    林沙从刑厉口中滞销的情况,也就这么多了。

    道了一声谢,尽管他明知小巫很可能有所隐瞒,却是不怎么在乎。

    反正,他已经到了这个境界,小巫部落也只有刑厉和土图这两位地巫,改知道的事情以后都会慢慢知晓。

    默默找了处无人空地盘膝而坐,仔细身体的细微变化。

    内家拳修为在这时候,又挥了极其关键的作用。

    身体进化到了新的层次,可五脏六腑还是五脏六腑,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筋骨血肉以及皮膜,也没有多出一块少那么一星半点。

    整个身体给他一种深沉厚重之感,就如土之法则给人的基本感觉一样。

    同时,他觉只要自己身体与大地接触,便会清晰感应到方圆百里之内的地脉之力,同时还有大地之下数里之内的地脉走势,以及地气蔓延方向。

    很有点现代异能小说中,拥有与大地亲厚的特异功能!

    神识放开,好似方圆百里地脉之力尽在掌握,这种绝对领域一般的感觉太过诱人,让他有种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状态。

    这就是他直接突破到地巫境界,没有经历半步地巫的适应和调整,一个不好就此沉迷可就废了。所幸林沙经历太多一致坚定,不会被一时的沉迷所惑,不然可就惨了,以后成了土之法则的傀儡,不要说进步了能不能保得真灵不失都难说得很。

    同时,在他沉迷和地脉之力交流的过程中,大地之中会有点点土黄光芒,也就是土之法则的具象表现,一点一点慢慢涌入身体,使之他的身体更加强横,对土之法则更加熟悉和亲密。

    不知不觉,他便沉入对身体,以及吸纳地脉之力的美妙滋味中。

    身体下意识从地上站起,摆出站桩姿势,缓慢而有力的挥拳舞动。

    体内气血缓缓而流,内脏释放五色光华,筋骨血肉缓缓舒张,渐有江河澎湃之音传出,脊椎骨连连颤动出阵阵虎豹雷音,渐入忘我之境。

    同时,灵台一片清明,身后浮现一座紫色光华流转的山河图,周身土黄光芒若隐若现,衬的他好似天上神圣一般。

    当然,他此时已是踏入神圣门槛,假以时日未必不能和天上神圣比肩。

    土之力流转,又有一股镇压天下的磅礴意念若隐若现,自然引起不远处默默修复体内伤势的刑厉和土图的注意。

    两人悄悄收功,默然无语看着林沙身上的变化,好一阵无言。

    “啧啧,林沙这家伙的天赋果然不凡,刚刚踏入地巫之境,就已经自主领悟了吸纳地脉之力的方法!”

    土图此时的神色好多了,虽然外表依旧是一副骷髅骨架的摸样,可是那种活泼泼的精气神,与之前的萎靡判若两人。

    说这话时语带调侃,未尝没有讥讽不爽之意。

    刑厉这厮太没肚量,林沙都已经突破了地巫之境,按照规矩作为引路人的刑厉,除了告之他一些巫之隐秘外,像是吸纳地脉之力的浅显手段,也应该一并高之才是,可是眼下看来分明不是这么回事。

    “哼,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天分再高又如何,没有正确的修炼功法,以后的前途还不是一片暗淡?”

    刑厉不知有没有听出土图的讥讽,目光直视陷入顿悟状态的林沙,满是不屑冷哼出声。

    “哦,你没有告诉他正规的修炼之法?”

    “我为什么要告诉他?”

    “大巫阁下可是有严令的,你敢抗令不遵?”

    “谁说我要抗令不尊了,只是不想这么快就将修炼功法传出来,这是我的自由轮不到你来置喙!”

    “好好好,刑厉你真是好样的,我算是看清你了!”

    土图没想到,刑厉竟然这般固执,不,应该说疾贤妒能到了病态的地步。

    要是换作其它部落,部落中出现了林沙这样天赋强悍的家伙,还不当宝一样仔细供着,各种资源潮水一般撒下,希望林沙能够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再不济也要通过这种手段,跟林沙搞好关系。

    因为有妖族这个天然大敌,地巫和天巫这样的巫之底层战力,损耗还是比较严重的。

    谁也不清楚,今日结下的善缘,在它日的战场上会不会救下自己一命?

    又或者,拉拢一个同级别的强手,联手对外也是好的啊。

    要是小巫部落还有其他的地巫强者,这次熊族三大妖将也不会轻易算计了刑厉,怎么都要掂量掂量能不能干翻两位地巫强者吧?

    就算最后依旧大打出手,有一位同级别地巫联手,刑厉最后也不会搞得那般狼狈,差点就把小命玩完。

    作为刑厉部落的祭巫,土图的命运跟刑厉绑在一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刑厉出了问题他也讨不了好,不然也不会一直隐藏暗中偷袭成功。

    只是他想不明白,刑厉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就那么忌惮手下小弟谨慎地巫之境?

    足足两千多年时间,刑厉部落硬是没有再出现一位地巫强者,简直成了一个天大笑话,每次在大巫那的聚会,他都有种被当成猴子笑话的郁闷,难道刑厉就没有这样的丢脸经历么?

    所谓话不投机三句多,土图板着一张骷髅脸,静静观察林沙的变化,一点跟刑厉继续说法的兴致都无。甚至他在心里还暗暗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好好关照林沙这厮,就冲二千年第一人这个表现,也值得他好好栽培栽培。

    心中不无恶意揣度,是不是没有自己在这里,刑厉这厮会不顾脸皮打断林沙的顿悟?

    还别说,刑厉心中还真有这种阴暗想法。

    可惜,有土图站在身边他没法暗中出手。

    林沙并不知晓,身边不远处生的暗战,他此时正沉浸于一种奇妙的状态之中,心绪飘飞不知所以,好似身处一片土黄光芒闪烁的世界。

    大地之力,地脉之力,山脉之力等等等等,各种各样土之法则衍生出的力量充斥身周,好似触手可及又有一种咫尺天涯看得见摸不着的无奈。

    但是,他可以清楚感应到,和土之法则的各种衍生力量之间,逐渐从陌生变得熟悉,当然也仅此而已。

    待他从顿悟的状态中彻底清醒回神,立刻感应到了身边两股熟悉之极的法则之力,立刻明白是刑厉和土图。

    不过他没有急着打招呼,而是仔细体悟之前顿悟中的感受,一种新的奇妙感觉猛然涌上心头。

    他对土之法则的认知,一下子从刚突破时的小白,已经到了小成之境!

    体表土黄光芒闪烁,一股磅礴厚重的气息四下弥漫,期间又夹杂大地的变迁,山脉的厚重巍峨,地脉的缓慢变化,好象土之法则的演变尽在其中。

    “地巫初期颠峰!”

    如此变化,顿时引来刑厉和土图的两声意味不明的惊呼。

    林沙勾唇轻轻一笑,回头冲着两位已经彻底呆滞的地巫点头示意,心中暗暗得意:哥的实力提升就这么简单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