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仙法VS巫术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仙法VS巫术

    主城地下地脉之力翻滚汹涌,如潮水般顺着条条特殊轨迹向四面八方迅速蔓延,只几个呼吸功夫便已蔓延全城。

    嗡!

    广成子的灵眼中,只见整座城池嗡的一声轰鸣,一道半透明土黄光罩升腾而起,好是茶碗倒扣瞬间将整座城池笼罩其中。

    “地脉囚笼!”

    他吃了一惊,心中的不屑瞬间消散,额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手脚冰冷一股寒气从脊椎底部升腾而起,瞬间便冲至头顶天灵盖。

    这可是天仙,不,应该叫做天巫才能拥有的手段,无论是囚禁还是防护能力极为厉害,没有天仙以上修为想要轻易打破,简直痴心妄想。

    灵台一片清明,脑中思绪翻腾,瞬间转过无数念头。

    广成子怎么也没想到,如此偏僻的地巫部落,竟然还有实力达到天巫的强者,让他实在难以相信。

    以她对巫的了解,一个个血腥暴力张扬得紧,有了天巫的实力绝对宣扬得到处都是,也不会屈身区区地巫部落窝着。

    同时心中警惕大生,不知道‘地脉囚笼’法禁,针对的是城外突如其来的妖族好手,还是针对身处成内的他?

    “你就是,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

    就在广成子心中惊疑不定之时,突然身边一阵法则之力波动,他顿时心头一紧体内法力滚滚就准备动手,可一道突如其来的询问声暂时打消了他出手的举动。

    头,正好见到土黄光芒闪烁间,一道高大身影缓缓出现,对着他微微一笑露出两排森森白牙。

    瞬息百里?

    心中惊讶,对眼前突然出现的地巫强者不敢有丝毫松懈。

    “正是贫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广成子不卑不亢稽首施礼,语气沉稳不疾不徐开口。

    “祭巫,林沙!”

    林沙眯缝着眼睛,仔细打量眼前这位赫赫有名的阐教大弟子。

    感应之中,实力并不比自己强,应该在五五之数,一身仙风道骨气度从容,气息虚无缥缈难以琢磨,好一个阐教撞钟仙!

    “你就是部落祭巫?”

    广成子心中惊讶,同样眯缝着眼仔细打量林沙,跟他所见过的巫没有两样,身材高大魁梧体魄强健,脸膛刚毅眼神犀利,给他一种十分强烈的压迫感,同时身上还隐约流转一股十分隐晦的力量。

    他知晓,这是祭巫的特殊力量,借自天地之灵的力量。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同样一眼看出林沙地巫颠峰的实力,跟他自己不相上下,并非自己想象中的天巫,这是怎么事?

    游历天下虽只数十年功夫,可广成子也走过不少巫之部落。

    他明白像眼下所处最低水准的地巫部落,一般就只有部落首领和祭巫两位地巫存在,如果再有地巫出现一般都会上调大巫手下。

    “如假包换,难道在本部主城,还有人胆敢冒充我不成?”

    林沙轻轻一笑,脸上露出一抹奇妙表情,眼神深处满是探究和兴奋。

    初见神话时代大名鼎鼎的神仙角色,以他的心态自是没有半分追星或者仰视偶像般的心情,相反他心中多了许多的探究。

    此时的广成子不过地仙颠峰实力,看来还没有彻底崛起,成为后世大名鼎鼎的阐教十二金仙,林沙可以尽量用平等的态度探究其深浅。

    另一方向,广成子的出现,让他心情十分激动,而且根据其实力可以推测,此时距离巫妖最后决战还有相当距离,不然原始天尊也不会放心叫心爱大弟子出外游历,还得冒着身死道消的极大风险。

    就算广成子身上有原始赐下的宝贝,以他此时的实力肯定不能无限制胡乱挥洒,只能是在关键时刻保命之用。

    林沙都有极大把握,此时出手的话可以重创广成子这厮,当然最后的结果自己不会很美妙。

    原始天尊的手段,不是他这个区区地巫颠峰之辈可以理解的。

    “不知祭巫阁下找贫道,有何贵干?”

    广成子心头莫名的一寒,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眼前站着的部落祭巫没有丝毫想要动手的意思,他也没太过在意直接问道。

    “这正是我想问阁下的,来刑厉部落有何贵干?”

    林沙脸上挂着淡淡轻笑,不紧不慢反问出声。

    其实他早在几天前,就知道了广成子到来的消息,怎么说部落百年来都难得见到一位仙道修士,如今突然来了一位自然十分引人关注。

    那日的巡逻队队长第一时间就将消息上报,林沙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这几天他通过祭巫秘法,以祭坛位镜天地之力为引,暗暗观察广成子的一举一动,直到发觉这厮没有什么恶意这才放心,不然早在几天前他便已动手。

    只是地仙颠峰修为的广成子,难以给他造成太大心理压力。

    广成子并不知晓,林沙前些时日一直紧张监视自己,闻言淡然一笑,神色风轻云淡很有仙人风范,缓声道:“贫道游历至此”

    “嘿,阁下还是不要诓我的好,你已经足足在本部主城待了半个月!”

    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了广成子的托词,冷言道:“这像是游历的样子么,别以为这里偏僻,就没人知晓仙道修士的某些情况!”

    “你监视我?”

    广成子脸色一变,周身浩荡气势喷涌而出,卷起道道气浪狂龙,张牙舞爪毫不客气朝林沙扑去,语气森冷道:“贫道如何行事,还轮不到阁下置喙!”

    难怪他这些时日,总感觉有些不对,好象身边有什么东西存在一般,可放开仙念一扫却又什么都没有发觉。

    原来是眼前祭巫暗中监视!

    他可是知道,祭巫手段诡异莫名,自己和身上带着的师长所赐宝贝没有察觉,虽然让他十分惊讶却也并不出意料之外。

    “广成子道长,这里可是刑厉部落!”

    林沙轻轻一笑,嘴角挂着桀骜之色,广成子释放的气流狂龙,连他身子都难以接近,便好似遇到铜墙铁壁一般轰然破碎。

    “你威胁我,以为我真不敢在这里动手不成?”

    广成子身上的气势即放即收,瞬间全部收敛入体,没有丝毫外露,一双星目冷冷盯着林沙,缓声开口语气凝重:“如果阁下想要试试的我,我不介意跟阁下试试手段!”

    “哈哈,道长真的担得起屠戮一城生灵的因果么?”

    林沙仰天哈哈狂笑,身上没有没有丝毫气息外露,脸色一冷沉声道:“既然道长如此不识抬举,还只好请道长赐教了!”

    说着,突然踏步前行平平无奇一拳轰出。

    “等等!”

    广成子没料到林沙这么不讲规矩,说打就打完全没有丝毫征兆,等他发觉不对开口喝止时已经迟了,林沙平平无奇的一拳,却是快若闪电瞬间便冲至身前,拳势平平无奇让他感受不到丝毫压力。

    可广成子却是脸色大变,心头警铃大作不敢怠慢,顺手一道清亮仙光刷过,深浅突然多了一道大山虚影。

    轰隆!

    林沙平平无奇的一拳,正好轰在刚刚出现,还有丝丝涟漪波动的大山虚影上,顿时拳势轰鸣如龙喷发如火,道道隐含法则之力的拳风席卷戏谑,瞬间就将广成子身前大山虚影轰成粉碎。

    拳势依旧不减,朝着广成子汹涌而去,只见这位阐教大弟子伸指一点,下一刻虚空凝固,汹涌咆哮的拳势猛然止住凝滞不前,广成子手掌一翻,轰隆一声虚空一道惊雷辟下,瞬间击在汹涌入潮的凝固拳势上,直将凝固半空的拳势轰成粉碎。

    “仙道手段果然不凡,再接我一招!”

    林沙眼神微微眯缝,嘴角带着一丝古怪笑意,眼神深处点点绿色莹光闪烁,突然抬足踏步,脚下大地猛的一震,广成子所立地面悄无声息裂开,露出一道直径丈余圆坑,一道土黄光龙咆哮飞出,张开大嘴猛的一吸。

    咻!

    广成子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地上丈余圆坑迅速合拢恢复正常,好象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祭巫好手段,那你也吃贫道一雷试试!”

    突然,广成子略带不爽的声音传入耳中,虚空一道青雷辟下,直接轰在林沙的脑门上,将林沙辟得四分五裂,落地便化作一张撕烂的皮卷。

    “嘎嘎,广成子道长果然不凡,这一手李代桃僵差点连我都骗过去了!”

    林沙怪笑连连,身影出现在三丈开外,手里拿着一个由万年桃心作成的傀儡小人,手指轻轻一捏将其捏成粉末飘散。

    “祭巫阁下也不遑多让嘛,刚才那一手同样精彩!”

    广成子的身影由虚转实,目光森寒直视林沙,冷冷道:“林沙阁下不要欺人太甚,贫道并无恶意,阁下若意味逼迫的话,说不得贫道舍弃百年功德,也要叫阁下知晓我仙道手段的厉害!”

    “看来,广成子道长胸有成竹嘛,咱们已经到了城外,尽管放手施为就是,我对仙法手段确实很是好奇!”

    林沙淡淡一笑,满脸不以为意缓声开口,目光深邃绿光莹莹,叫人见之心头发颤。

    “什么,咱们已身处城外?”

    广成子大吃一惊,转头迅速一看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