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意欲何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意欲何为?

    “哈哈哈”

    林沙仰天大笑,满脸得意毫不掩饰,狠踢了躺地上不动的黄狮精两脚,笑骂道:“还不给我起来幻化人形,别给我装死!”

    火红光芒大盛,躺地上满身泥沼的黄狮精,以肉眼可见度迅缩最后变幻成一条满头张扬黄的昂藏大汉,身着一身深黄软甲,威风凛凛煞气腾腾,叫人不敢生出丝毫小觑之念。

    “地巫中阶颠峰的实力,还算不错!”

    淡淡扫了老实巴交的黄狮精一眼,目光突然变得凌厉森冷,沉喝道:“说,你来自哪里,来这里又是什么目的?”

    “这个”

    黄狮精脸色大变,没想到林沙开口就问这么要命的问题。

    “说!”

    林沙目光如电,只狠狠一瞪,黄狮精当即捂头啊啊凄厉惨叫,主仆血契可不是开玩笑的。

    “主人饶命主人饶命,我说我说”

    黄狮精根本承受不住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烈疼痛,高大强健的身躯翻身就倒在地上来回打滚,满脸苦痛狰狞不过坚持了片刻便连声求饶。

    “说!”

    嘴角微微勾起,施加在黄狮精身上的精神波动消失,只淡淡扫了新得的坐骑一眼,目光森寒没有丝毫感情。

    黄狮精突然脑中疼痛一轻,猛的甩了甩头沾满草屑的张扬黄四下飞扬,满脸心有余悸缓缓起身,站在林沙跟前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般,根本就提不起丝毫反抗之念,嘴皮子一动就准备开口。

    “林沙阁下,你这是搞什么鬼?”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密林中窜出一条高大身影,刑厉满身狼狈大步流星走了过来,见到老实巴交站在林沙跟前的黄大汉脸色一变,怒吼出声道道土黄光芒闪烁,一股股法则之力汹涌澎湃就要动手。

    同时,怒视林沙心中不爽到了极点:“还愣着干什么,一起动手啊!”

    “动什么手?”

    林沙悠然开口:“这厮已经跟我完成了主仆血契,它要是敢动手,就等着享受灵魂反噬的美妙滋味吧,嘎嘎嘎”

    “什,什么,这混蛋跟你完成了主仆血契?”

    刑厉大惊失色,身上的土黄光芒剧烈波动,连连闪烁突然消散不见,闷哼一声顾不得体内激荡的气血,几个大步冲了上来满脸不可思议。

    果然,黄狮精幻化的黄大汉动都没动,任由刑厉气势汹汹冲了过来,一把将它推了个踉跄,心头怒火大炽却是敢怒不敢言。

    刑厉心头一凉,只觉满嘴苦涩差点痛哭出声,有没有搞错,本来跟林沙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拉得很大了,如果林沙又收得如此得力强手,以后在部落里还有他说话的余地么?

    “你做什么?”

    林沙伸手一把拉出刑厉的胳膊,猛的向后一扯,直接将精神恍惚的刑厉扔飞出去,不爽道:“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这是想干什么?”

    “哼,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刑厉一双铜铃大眼血丝密布,怒瞪了林沙一眼反唇相讥:“林沙阁下也不要太过狂妄了,你的实力也不过只比我强上一线罢了”

    “主人,要不要我出手,替你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黄大汉踏步前行,一下子站在刑厉和林沙中间,一双铜铃大眼闪烁凶狠光芒,舔了舔嘴不怀好意道。

    “你给我老实滚一边去,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么?”

    林沙语气一冷,眼神冰冷如刀狠狠瞪了黄狮精一眼,将这厮吓得一缩脖子灰溜溜退了回去,屁都不敢多放一个,看得刑厉心头酸嫉妒欲狂。

    为什么他就撞不上这样的好事,这世道实在太不公平了!

    “黄狮,说说吧,之前我的问题你还没解释呢!”

    懒得理会刑厉这厮,林沙转头冲着黄狮精微微一笑催促道。

    “我出身西部狮族,可惜得罪了族中大佬,属于那种可有可无的游离角色!”

    黄狮精苦笑出声,脸色难看的说道。

    “哦,没想到你还是失意人啊?”

    林沙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不管黄狮精的话是真是假,反正它已经属于自己的血契坐骑,除非自己意外身故它才有可能脱身,否则就是脑海中想一想对他不利的事情,都会遭遇血契的严厉惩罚。

    “还有,你来这里目的是什么,给我说清楚!”

    微微眯缝着眼睛,他对黄狮精想要蒙混过关的小把戏十分不爽,脸色一冷怒喝出声:“还不快说!”

    黄狮精身子一震,脸色纠结片刻连忙说道:“主人”

    “慢着!”

    广成子的喝止声突然传了过来,黄狮精暗暗松了口气急忙闭口不言。

    “广成子道长,你这是何意?”

    眉头轻轻一皱,林沙很有些不爽反问出声。

    “稍等片刻!”

    广成子微微一笑,回头冲着黄狮精,目光闪烁沉吟着问道:“莫非,你也是冲着葫芦山来的?”

    “你怎么”

    黄狮精一脸惊讶脱口而出,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葫芦山?

    林沙眼中精光连连暴闪,回头冲着默然不语的刑厉问道:“刑厉阁下,你可知晓葫芦山?”

    “不过区区一座普通山峰罢了,没什么奇特地方!”

    刑厉并不清楚林沙心中想法,同样也不知道黄狮精和广成子的来历,他此时全部心神都放在广成子身上,扫了一眼其脚下的清云,惊声道:“你,你是仙道修士?”

    你才看到啊,丫的什么眼神?

    不仅是高悬虚空的广成子,林沙和黄狮精全都忍不住暗暗翻个白眼,对刑厉的观察力真真无话可说。

    “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

    刑厉大眼一瞪,冲着一脸古怪的林沙不满怒喝。

    其实也怪不得他,广成子过来时高高飘在天上,有清云阻拦视线一时没有察觉。他之前的心思全都放在林沙和黄狮精身上,哪有空闲心情环顾周围环境,看看还有没有外人在场啊?

    想他这样的地巫毕竟主修肉身,精神修为方便十分弱鸡,仙道修士不主动释放气势的话,只要使了一些隐身手段一时还真难以及时现。

    “贫道广成子,九仙山桃源洞修士,见过刑厉领!”

    广成子降下云头,单手作揖施了一礼,语气淡淡神态平静之极,只一眼就看出了刑厉的实力,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嘿嘿,今天真是希奇,百年都难得一见的仙道修士出现了,又跑来一头莫名其妙的黄狮妖!”

    刑厉眼神森冷,转头看向林沙嘿嘿冷笑不止。

    白痴,抓不住重点的废物!

    林沙心中暗骂,懒得跟这样的浑人计较,目光微凝直视广成子,缓声质问道:“广成子道长,刚才你是何用意?”

    说着,一指黄狮精懒懒道:“看来你们两位的来意都差不多了,怎么还想瞒着我不成?”

    黄狮精身子一抖,知觉浑身寒意直冒,粗壮的腿脚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变得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吞了吞口水就准备开口解释一下。

    “林沙阁下不用着急,我不是不愿说出目的,只是担心阁墙有耳!”

    广成子又一次提前开口,把黄狮精即将脱口而出的解释堵了回去。

    “哦,按你的手法,莫非还有其他人会来?”

    林沙吃了一惊,脸上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心中的疑惑越浓郁,眼神微微眯缝冷然道:“道长你可要说实在,不然”

    不然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不然语气中的森森阴寒杀意,却叫众人瞬间明白他的想法。

    “放心就是!”

    广成子脸色微微一变,语气也跟着冷了下来,缓缓道:“葫芦山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人手自然越来越好,最好还是在你的祭祀大殿说事比较好!”

    “希望如此!”

    林沙眼中精光连连闪烁,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转身疾步就走:“还愣着干什么,咱们快点回去,我心中好奇难耐早已迫不及待了!”

    “等等林沙,你们到底再说什么,我怎么听不太明白!”

    刑厉身形一闪拦在林沙身前,满脸不爽怒问道。

    “回去之后你就知道了,广成子道长不是说了么,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沙淡淡一笑,脚下轻轻一晃身如游鱼,瞬间让过刑厉大步前行。

    很快,一行四位地巫级别强者返回本部主城,城中依旧烦恼喧闹,一点都没受到之前波澜的影响。

    广成子心中暗暗惊骇,林沙的手段再一次叫他凛然不已,灵眼烛照那道半透明土黄光罩依旧存在,那种与大地融合为一的气息十分强烈,想也知晓此道防御光罩借用了地脉之力。

    最让他心惊的,还是林沙对于防护光罩的如意掌控。任由四人穿行而入不掀起丝毫波澜,途次情形说明林沙对防护光罩的掌控力度,已经达到了如臂使指之境。

    真是不简单呐,如此偏僻的部落,竟然还有这样的英杰角色!

    此时他已降下云头,跟几人一同步行入城,穿过繁华热闹的街道,直接来到林沙的祭祀大殿。

    “说吧,葫芦山到底什么情况,竟搞得这么神秘?”

    林沙淡淡一笑,高坐祭祀大殿主位石椅之上,目光清冷直接扫过黄狮精和广成子,语气冷淡开口:“要是不叫我满意的话,嘿嘿”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yunlaige』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