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兴师问罪误会一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兴师问罪误会一场

    东王公战死!

    东王公死在大巫林沙之手,而且还是被秒的那种!

    蓬莱仙盟瞬间崩散,已经彻底乱了套!

    经过半年时间酝酿,发生在汤谷附近海域的事情,终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蔓延开了。

    顿时引起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剧烈地震,堂堂半步准圣之尊的东王公,就这么莫名其妙挂在大巫林沙之手?

    这消息实在太过惊人,很多第一听闻的大能,根本就无法相信。

    大巫林沙确实很强,这点他们承认,可林沙再强,也强不到这种地步吧?

    同时,另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传来,顿时打消了一干天地大能心中的疑惑。

    据说,大巫林沙干翻东王公时,西方佛门之主准提在旁出手帮助,这才能叫林沙一招将东王公干掉。

    这才对嘛!

    大巫林沙的实力,最多也就跟东王公相差无几,怎么可能在正常情况下,将东王公一招给秒了?

    原来有西方佛主准提相助,这就难怪了!

    可同时,另一个疑惑又浮现心头:巫族跟佛门关系相当恶劣啊,什么时候他们勾搭到了一起?

    果然,世事风云变幻,根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就连巫族一干大能,得到消息后也是气势汹汹上门讨个说法。

    “林沙阁下,这是怎么事?”

    刑天一马当先,怒目圆瞪满脸不爽,直接闯过武界的世界屏障,引起武界内部风云激荡天象好一阵变幻无常。

    直接冲到武界核心战神殿,不等林沙出来‘迎接’,便已急烘烘咆哮来了。

    “怎么事,刑天阁下你这是想干什么?”

    作为世界之主,武界发生的一些重要事情,都逃不过林沙的眼睛,刑天如此大张旗鼓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同样也将他给惹恼了。

    “怎么事,林沙阁下真是好悠闲啊,外头都闹翻了天,阁下还能沉得住起!”刑天冷笑,二话不说挥拳就打,怒吼咆哮:“你个混蛋,竟敢背着我们跟西方勾搭,实在讨打!”

    “刑天阁下,你真是太放肆了!”

    林沙冷笑,见刑天二话不说挥拳就打,眼中精光闪烁不甘示弱,踏步前行身形闪烁不定,侧身耸肩让过刑天凌厉的一拳,身子猛然前倾肩头狠狠撞了过去,直接撞入了刑天的怀抱。

    砰!

    被林沙的怪招打了个措手不及,刑天反应也算灵敏,急忙伸腿撑地胸膛筋骨一阵劈啪作响,硬生生扛下林沙凶猛的肩撞。

    咝,就算早有心理准备,可刑天依旧被胸口传来的巨力,撞得胸口一阵剧痛既而发闷,高大健壮的身躯更是向后平飞数十丈。

    “还没完呢!”

    林沙一击得手冷哼出声,双腿微微弯曲崩直,身形犹如流光电闪暴突而起,瞬间滑至刑天跟前,双腿甩动如鞭劈啪作响,连环挥舞犹如风车般迅疾,瞬间就将刑天淹没在凌厉的腿影之中。

    “好好好,林沙阁下来得好!”

    只一瞬间,刑天来不及防备,脸上身上腿上挨了不下数百鞭腿,火辣辣的疼痛刺激得这厮体内战血沸腾,口鼻中溢出的丝丝血迹更是叫他双眼通红似欲滴血,连连怪叫不仅没有丝毫退缩之意,反而越打越是兴奋。

    “接我一拳!”

    相比林沙变化多端的拳脚攻击,刑天的手段就简单粗暴得多了,厉啸出声要么一拳挥出要么就是一腿横扫,招招势大力沉劲风呼啸,大有毁山灭岳之能,叫林沙不敢有丝毫小视。

    “哼,叫你见识见识内家拳的威力!”

    林沙身形灵活多边,忽闪忽现移动迅速之极,好象瞬间移动一般在刑天周围往来穿梭,形意五行拳连环轰出,那道道拳意惊人之极,竟在身后形成一副副叫人心惊胆战的五行变化虚影。

    或高山大岳巍峨耸立,或怒海狂涛激荡翻涌,或火山喷发岩浆炽烈,或金气森森万剑齐发,或茂林苍翠连天连地,一举一动间无不带上了天地间纯粹的法则之力,五行流转拳拳轰鸣似欲轰爆虚空。

    刑天不甘示弱,尽管身上脸上不知挨了多少记拳脚,他却是不管不顾呼啸如龙,一身气血凝聚如火山喷发,战意汹涌几令空间沸腾,怪笑连连越战越勇不见丝毫颓败之色。

    林沙也不示弱,周身血焰熊熊升腾,拳脚挥舞间法则之力汹涌,几乎将战神殿所在空间震荡成碎片声势好不惊人。

    “给本座退下吧!”

    两人大战数千合不分胜利,林沙心中那口气全部发泄出来,没兴趣继续跟刑天这个战斗疯子打下去,揪准机会狠狠一拳捣出,轰隆一声巨爆跟刑天硬拼一记互相后撤百丈。

    “哈哈哈痛快痛快,咱们继续!”

    刑天满脸疯狂哈哈大笑,一脸血污鼻青脸肿难看之极,瞪着一大一小两只铜铃大眼精光闪闪,竟是一点都不损他那一身熊熊战气。

    “继续个球!”

    林沙没好气冷哼出声,不满道:“说吧,为什么气势汹汹跑来,连话都不说清楚挥拳就打?”

    一提起这个,刑天差点气得跳脚,一头长发倒竖而起怒吼咆哮:“你还说,外头都传你跟准提勾搭,是不是真的?”

    “自然是假的了!”

    林沙闻言冷哼出声,不爽的瞪了刑天一眼,语气森冷道:“难不成你还信了这些流言不成?”

    刑天老脸一红,在林沙冷厉的目光盯视下,竟有些心虚气短:“可是,可是,可是”

    外间流言说得有鼻子有眼,把你跟准提在联手整死东王公的过程说得绘声绘色,想叫他不心生怀疑都难。

    “你们也是如此想法?”

    懒得理会这个浑人,林沙目光一转看向了跟来的风伯和雨师,这两大巫顿时满脸尴尬,哼哧哼哧半天都没说出一个完整话来。

    “嘿嘿,你们这帮家伙,真真叫人失望啊!”

    林沙脸色恢复平静,倒是没什么生气的念头,如果换做是他在不明内情的状况下,估计就算不会怀疑对方背叛巫族,心中也会泛起嘀咕的。

    “进来说话,以后做事先把前因后果弄清楚,免得闹出了笑话丢脸的还是你们自己!”

    没好气瞪了这几个家伙一眼,摆了摆手整理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裳,转身抬步直接走了战神殿大厅。

    刑天和风伯雨师对视一眼,都察觉到了情况不对,他们好象弄错了什么事情,林沙完全就没有被抓住小辫子的心虚气短嘛。

    反倒他们三个,此时说不出的尴尬,尤其满脸血污鼻青脸肿的刑天,消去了身上的熊熊战气之后,留下的就只有满满的滑稽了。

    林沙的拳脚劲气之中,可是都凝聚着五行法则之力,尽管轰在刑天身上留在伤口中的只是少许,却也不是刑天能够短时间内就能消除的。

    于是,刑天只能顶着那一脸的花花绿绿,满心不爽跟着偷笑不已的风伯和雨师跟着进了战神殿。

    “外面都说什么了?”

    林沙也没跟他们客气,等他们自己找椅子落座后,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还能有什么,说你跟西方准提勾搭上了,联手做掉了东王公,拆解了散修联盟,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跟真的几乎没啥两样!”

    刑天也不理会自己一张开染坊的脸有多滑稽,放开了某些心结大大咧咧说道:“我一听是气不过,林沙你丫的也做得太过分了吧,不知道准提跟咱们巫族的恶劣关系么,这不直接找风伯雨师一同来兴师问罪来了!”

    “然后,话也不说清楚,直接就跟我开打?”

    林沙并不介意,反倒十分喜欢刑天的直爽,没好气道:“幸好我还有点手段,不然被你打了都白挨了!”

    “嘿嘿,眼下可是我倒霉了吧?”

    刑天很是不满,裂嘴的动作有些大扯到了脸上的伤势,顿时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嚷嚷道:“你这家伙,实力进步得好快啊,现在已经不比我差了吧?”

    “切磋的话我赢定了,拼命的话五五开吧!”

    林沙也不讳言,笑吟吟承认了下来,看得旁边当背景板的风伯雨师忍不住啧啧称奇,林沙崛起到现在才区区万年吧。

    心中莫名的,就涌起一种这些年都活到狗肚子上的不爽赶脚。

    “还有你那犀利的拳脚攻击,很有力度威力也十分强悍,更有一种直通法则正理的门道吧?”

    刑天的眼光就是不一般,一眼看出了五行拳的核心本质,连连摇头感叹:“真是厉害,也不知道你哪弄来的厉害手段!”

    “我自己琢磨出来的,不行吗?”

    林沙好笑道:“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屁,你小子可别蒙人,你的土行法则才刚刚大成,其余四门法则还在门槛上溜达呢,怎么可能领悟出这么完善的五行拳法来?”

    刑天白眼一翻没好气道,一番话说得林沙心中暗暗点头,这厮不愧祖巫之下第一大巫,眼光就是不错。

    插科打诨了一阵,气氛变得融洽起来,林沙这才跟他们说了在蓬莱海域的经历,听得刑天三人连连咂舌,很不得自己也参上一脚,自是将之前的误会抛在一边(未完待续。)

    无弹窗小说,百度搜索(云[来]阁),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