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怒吼直斥当年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怒吼直斥当年事

    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僵硬!

    夸父脸色青白交替,显然被太尤的话气得不轻。 中 文 网

    合着他在太尤心中屁都不是,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是吧?

    嗡!

    空间一声嗡鸣,刚刚还一脸桀骜,不将夸父大巫放在眼里的大巫太尤,根本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高大强健的身躯突然像是被大山压住一般,推金山倒玉柱一样轰然趴伏在地半晌都爬不起身。

    “夸父大巫,似乎这位太尤大巫很看不上你的实力啊!”

    林沙调侃的声音突然响起,他的身影瞬间从无到有突然出现,立于夸父和后羿身前轻笑出声。

    “尊者,让您看笑话了!”

    夸父一脸惭,哪还有心思替北部巫族求情,他都恨不得一杖直接将眼前不知好歹的太尤击毙,给脸不要或该。

    “好啊,夸父你们竟然敢对同族下手!”

    旁边一干被领域空间镇压北部巫族大巫,此时却是纷纷闹腾起来,一个个满脸愤怒叫嚷开了:“你是见我们北部大6巫族实力不济,就欺上门来了吧?”

    “哼,想在我们北部巫族头上作威作福,你做梦去吧,除非把我杀了!”

    “早就知道巫族本部不安好心,现在露出狐狸尾巴了吧!”

    “”

    这些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糊涂了,又或者觉得夸父不会对他们怎么样。都成了阶下之囚,却是一点被俘的自觉都没有,反而一个个激动不已破口大骂。

    “都给我闭嘴!”

    这些家伙越说越不象话,林沙脸色一冷,丝毫也没客气直接下了狠手,顿时土黄光芒流转突然一阵凄厉的惨嚎声接连响起,北部巫族一干大巫的厉声喝骂噶然而止。

    “再敢口出不逊,直接灭了你们,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冷冷一笑,目光森冷如电,缓缓扫过数十位身处土黄法则牢笼,身上土黄光芒如流水翻涌,个个脸色恐怖凄厉哀嚎的北部大6大巫,一脸默然冷声警告。

    说着,一脸玩味走到默然不语的墨先生跟前,眉头一扬轻声问道:“魔族大魔头?”

    墨先生默然不语,一副抵死不从的架势。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突然眉心处一点紫光缭绕,不等墨先生反应过来便电射而出,直接没入了墨先生的眉心深处。

    顿时,墨先生周身的阴邪魔气一阵剧烈翻滚,喉咙里出呵呵的怪叫声,突然包裹在身上的黑袍猛然一鼓,砰的一声化作碎片消散不见,露出一位身形精瘦的干瘪身躯。

    额头那根弯弯的尖角格外引人注目,这是魔族大魔头的明显标志。

    也就在这时,墨先生口中出一声惨叫,枯瘦的脸上露出满满的痛苦之色,既而转而茫然无措,紧接着变成一片呆傻之色。

    林沙对他使用了不算霸道的搜魂之术,以他的实力自然不会弄得墨先生灵魂受创成了废人,只不过其间的痛苦也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眼前的墨先生也不例外,身体本能反应进入痴傻状态,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并不是林沙故意为之。

    “嘿嘿,魔祖罗喉果然野心不小,竟想拖我巫族下水!”

    不过片刻功夫,墨先生额头一点紫光飞出没入林沙识海,他只轻轻一扫便知晓了墨先生的所有记忆,以及此次魔族的目的。

    “你你你”

    墨先生这时也从痴傻状态清醒,见到林沙那一脸的冷笑顿时惊得魂飞魄散,‘你你你’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显然是惊恐畏惧到了极点所致。

    “去告诉罗喉,有本事直接到十万大山来寻本尊,本尊等着他的大驾光临!”林沙冷冷一笑,大手一挥墨先生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眼前一花一阵天旋地转,再睁眼时已出了洪荒北部大6。

    恐怖,恐怖的实力!

    墨先生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翻来覆去念叨不停,心中丝毫怨念或者反抗之意都无,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般驾起黑云,风驰电掣一般朝西方大6飞驰而去,他要将那位强者的话告之魔祖大人。

    实在太恐怖了,竟然眨眼间就能将他送出北部大6,如此实力估计也就魔祖能压其一头,巫族什么时候有了如此恐怖强者?

    不是说,巫族唯一的准圣强者后土被困在幽冥难以出来,其余最强的也就是大罗颠峰实力么?

    如今看来这个消息显然是错误的,巫族起码还有一位准圣大能存在!

    他必须尽快将消息传到魔祖耳中,免得魔族制定计划时再出现纰漏。当然话说得冠冕堂皇,其实他不过是太过惜命罢了。

    不说墨先生如何震惊如何惶恐,到西方大6魔族老巢,又是如何添油加醋将林沙的实力夸到天际,这边林沙将墨先生送走后,这才饶有兴致看向那帮破口大骂,一副理直气壮摸样的北部大巫。

    说话真不中听啊!

    这些家伙中气十足一直开骂了好几个时辰,一点都没见他们有气喘停歇的意思,同时很多东西从他们的骂声中也很清晰的传了出来。

    正如他之前所料一般,这帮北部大巫又是老生常谈,将当初巫族本部‘抛弃’他们的事让得震天响,一个个态度蛮横表示本部亏欠了他们太多,必须补偿云云之类的废话。

    更叫林沙哭笑不得的是,这帮大巫还振振有辞,说什么本部想要过河拆桥,竟然如此对待他们云云,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摸样叫人恶心不已。

    “闭嘴吧你们,实在太叫人失望了!”

    翻来覆去就是那些老调重弹的东西,林沙瞬间失了兴致轻轻挥了挥手,顿时刚才还一副振振有辞摸样的被地大巫,一个个像是挨了沉重一击似的突然呲牙裂嘴一脸痛苦之相,咬牙切齿闭口不言。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林沙目光森冷,缓缓在这些脸色不岔的北部大巫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满脸煞气一声不哼的太尤身上,冷冷道:“凭什么?”

    众巫被他突然的问话,弄得莫名其妙一头雾水。

    “凭什么以为本部亏待了你们?”

    林沙却是毫不客气冷笑,一指默然不语的太尤怒喝道:“太尤,本尊想当时的情况你应该十分清楚才对!”

    太尤默然不语,脸色平静一副听不懂的架势,额头却不经意间渗出丝丝冷汗,显然心情也是十分紧张的。

    “嘿嘿不说话,你以为不说话本尊就会放过你吗?”

    林沙一脸冷漠,语气森寒怒喝道:“当初巫族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要么迅迁移至十万大山保存实力,慢慢积累以待重复之时。要么被那些敌视巫族的天地大能各个击破,最后导致巫族彻底崩溃永无翻身之地!”

    声音不大,却如惊雷在众巫耳中轰鸣炸响,炸得他们一个个晕头转向惊骇不已,心中掀起道道惊涛骇浪难以平复。

    随着林沙的述说,他们好象又重新到了巫妖大战时,那种朝不保夕的生存状态,顿时一个个身子冷直打哆嗦。

    就连夸父和后羿都忍不住露出缅怀之色,当初巫族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要不是眼前这位尊者早有先见之明的话,只怕巫族眼下还在苦苦挣扎罢?

    “不管如何,当初本部将我们抛弃了这是事实!”

    太尤脸色变了又变,终于在林沙跟前开了尊口,声音沙哑难听之极:“不然我们北部巫族也不会生存得如此艰难!”

    “呵呵,说得这么好听,好象当初坚决不同意北部巫族大迁移的人是你吧,大巫太尤?”

    林沙冷笑,目光锋利直视太尤,不屑道:“当初以你的实力,布下小型空间结界,不说一次性将北部巫族全部转移,起码转移大半是没问题的!”

    一指脸色难看之极的太尤,厉声怒喝:“是你,不听劝阻硬要逞强,说什么‘故土难离’,不顾北部巫族族民的死活非要留下!”

    目光森冷,缓缓扫视一圈已经听呆了的北部大巫,哈哈大笑:“哈哈哈,现在你还有脸反过来说本部亏待了北部巫族,不觉得很是荒谬么?”

    “怎么荒谬了?”

    太尤脸色好不难看,突然怒吼出声:“就算我当初一时糊涂,没有顺应形势带着北部巫族一同离开,可是后来本部为何对北部巫族不管不问,每次都只派夸父这厮过来装装样子?”

    夸父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心中对北部巫族的那点子好感,也在太尤不屑的语气中消失怠尽。

    尼玛,他堂堂一位顶尖大巫,实在还在太尤之上的巫族大能,每隔千年或者数百年,都不辞辛劳过来慰问看顾,难道还代表不了本部对北部巫族的看顾么?

    “你给本尊闭嘴!”

    林沙脸色一冷,凌空一掌挥出,直接在太尤脸上拍出了五道清晰手指印,一点都没理会这厮的惊怒,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口出狂言瞧不起夸父大巫,真是不知死活!”

    “你你你”

    太尤不料林沙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来不及反应,被一巴掌拍得头晕眼花身子凌空打了几个翻滚才重重砸落地面,顿时又惊又怒气得说不出话。

    “怎么,你还有意见不成?”

    林沙眼睛一瞪,语气森冷怒喝道(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