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同时代命运不同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同时代命运不同

    地仙之祖镇元子。绝对是洪荒大能中,处境最为尴尬的一位……

    按说他福缘深厚出生很早,与三清接引准提是同一时代的强者,更是与世同君地仙之祖的雅号,实乃洪荒一等一的大能修士。

    可问题就出在,他跟三清接引还有准提出生在一个时代!

    无论修行进度还是机缘福气,他都要逊色这几位一筹,被压制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一个时代强者太多不是好事,尤其对于镇元子来说就是如此。

    关键的是,五庄观所在万寿山,正好堵在西方和东方连接的道路上,而西方又有一位十分喜欢搞事的佛主准提,镇元子用脚底板想也知晓,自己哪天肯定逃不过这厮的算计。

    没办法,西方太过贫瘠,准提一心想将佛法东传,万寿山拦在路上不说,还是一处洪荒难得一件的洞天福地,以准提的心性要不动心才怪。

    尤其当好友因鸿蒙紫气惨遭众多大能围攻,他却无能为力时,对自身的实力,还有那些表面正气凛然的大能不爽到了极点。

    可那又如何?

    实力不够啊,就算心中有滔天怨气,也只能强行憋着不敢显露丝毫,不然一不小心可能覆了好友的后辙。

    因此,镇元子十分小心谨慎,修炼也十分勤奋,希望自己的实力能够达到一顶高度,起码要让西方两位佛主忌惮一二。

    至于超越,这么多年的经历告诉他,真的很难!

    事实也是如此,每当他小有进步之时,三清还有接引准提的时候都有大幅度提升,根本就不给他超越的机会。

    好不容易实力突破了准圣,又通过近百万年达到准圣后期修为,以为能够松口气了,结果至人时代来临。

    总之,镇元子感觉心中郁气充盈,要不是心态不错又没有多少争斗之心,只怕早就因为心魔重重出了大问题。

    眼看着同时代强者,后土,三清还有接引,以及女娲一个个进入至人境界,实力超出准圣一个级别,心中的苦涩简直难以形容。

    他当然很不甘心,自然也想踏入至人境界!

    可是这一世,洪荒世界没有传道的鸿均老祖,准圣之后的修炼根本就无途径可言,镇元子就算想修炼也没有确实可行的功法。

    可以说,但凡实力达到了至人之境者,全都是开创之祖!

    找三清和接引,根本就不现实,就算他们有成熟的功法,也不会交给镇元子这个外人的,免得白白多了一位强悍的竞争对手。

    估计接引可能答应,但是条件一定十分苛刻,起码的要求就是他要加入佛门,这是一心逍遥的镇元子不愿意接受的。

    至于女娲和后土,不说女流之辈的问题,单单功法道路就不是一条道上的存在,就算找了她们应该有些作用,但作用不大。

    当然,如果后土愿意将土之法则权柄相让,镇元子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成就至人之尊,可这可能么?

    算来算去,他悲哀发现,前路几乎无门!

    从这也可以看出,但凡突破至人之境的存在,是多么了不起的强者,都是开创了一道的绝世天才,洪荒世界绝对的主宰强者!

    也就在这种情况下,好友红云转世之身神农出现!

    没错,神农就是红云的转世之身,尽管已经不是原本的红云,那灵魂深处的印记,还有行事作风都很有红云的影子。

    以红云身前所得磅礴气运以及功德,能成就人族共主之尊,又是地皇一脉的创始之祖一点都不奇怪。

    老友转世人皇之尊,镇元子自然替起高兴。

    对比伏羲的成就,镇元子坚信红云转世之身神农的成就,一定不会比伏羲差甚至只有更强。伏羲转世之前,可没红云那一身磅礴的功德气运,虽然实力差不多但底蕴却是千差万别。

    只是遗憾的是,镇元子一贯独来独往,除了红云一个好友之外,其余大神通者的交情只是泛泛,根本就无法帮红云什么,只能暗暗关注维护。

    所幸巫族及时出手,帮神农度过最为艰难的时期,随着时间推移神农的表现越来越好,可以明确知晓其已振兴人族。

    特别是人族联盟上方虚空的那条气运神龙,比之人族联盟以往最颠峰时期,都要强上不少。从这也可以看出,等到神农功德圆满之际,能够得到的好处只会更多,成就也会更大。

    一边为好友高兴的同时,镇元子也不是没有担忧。

    那一位位,趁着天机显露人族将有‘大变’时,纷纷插手人族事务的大能,可是狠狠被天道刷了一把,所作所为全部白费不说,还白白替人族做了不少好事,自己却什么好处都没能到。

    这些家伙自然不敢找天道算帐,可是他们却可以将怒火迁移到好友身上。

    这一点,却是让镇元子最为担心的地方,那么多的天地大能,随便动点小手脚,好友就得吃大亏。

    他很是郁闷自身实力不够,要是自己已是至人之尊的话,摆明车马鼎力支持神农,那帮欺软怕硬的天地大能,怕是不敢有丝毫妄动。

    岂料,这边他才替好友的处境担忧,那头太清道人毫不犹豫出手了,竟是直接要强纳好友作为弟子。

    他一直紧张关注好友神农的一举一动,被他尝百草的壮举震动,本来正想亲自出手帮衬一二,没想到太清竟会来这么一手。

    当时,镇元子差点急疯,甚至都想不顾一切出手,只是理智逼着他强行忍住,这才勉强压下心头滔天愤怒。

    幸好这时,已经失踪了百万年之久的林沙突然出现,不仅将好友直接送走还跟太清狠狠干了一架,他第一见识到了至人神通的可怕,举手投族间法则神通自然而然出现,根本就不是准圣之境能比得上的。

    更叫他震惊的是,祖巫林沙的实力强悍得不象话,竟然跟太清连战七七四十九天不分胜负,最后还是上清和玉清赶来,林沙才主动退却。

    这一次暗中观战,给了镇元子太多触动,心中的雄心壮志不可抑智汹涌澎湃,二话不说直接奔赴武界而来。

    除了向林沙道谢之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请教一番,晋升至人之境的途径,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更进一步,成为洪荒的无上主宰之一了。

    之前是没有途径,现在林沙出现,并且亮出了至人之境的强悍实力,显然已是至人强者,镇元子认为拜访讨教没有丝毫问题。

    他跟林沙之间并不存在利益冲突,和巫族也没有结下仇怨因果。

    林沙走的路子跟他不同,镇元子推测林沙走的应该是盘古大道的路子,跟玄门大道有不少牵连,但却又是另外的一种大道。

    向林沙讨教,也不会有什么麻烦。以林沙的风评还有行事作风,不会附加什么叫人为难的苛刻条件,只看他本人愿意不愿意。

    所以,此行他怀着极大的热情以及期待,希望能从林沙这里,寻到前进的方向和道路。

    ……

    林沙自然不知晓,镇元子的心路历程。

    他对镇元子第一个上门拜访,还是很有些惊奇的。同时对于镇元子直言不讳的提问,也没觉得什么唐突不唐突的。

    正如镇元子猜测的那般,他走的是盘古大道的路子,跟镇元子的玄门大道有所关联,但核心本质却是没有多少联系,根本就不会有大道之争一说。

    再说,林沙对镇元子这样的谦谦君子,还是很有好感的。

    这是人品问题,无论是凡人还是神仙大能,都希望自己交的朋友,都是那种好好先生一样的角色,镇元子就很符合这一标准。

    既然没有利益冲突,林沙又对镇元子的观感不错,说一说至人之境的一些情况,倒也不算是什么为难之事。

    “至人之道,在于一个至字……”

    淡然一笑,林沙一点都没客气,直接跟镇元子讲述了一番自己,对至人之道的理解,无非就是将自身大到修至极至,又或者将法则神通锤炼至极,总之至人之境并没有多少的了不得,只要修炼达到了一定程度都有可能晋升此境。

    镇元子有自己的道,林沙也没有讲得太过详细,只是粗粗讲解一番,同时也是将自身对至人之道的理解撸顺,不知不觉便有了新的感悟,这是一种温故知新的过程。

    不仅林沙觉得大有收获,镇元子的收获更大。经由林沙一番粗略讲解,他对至人之境有了清晰的认识,简直好似醍醐灌顶一般充满无限惊喜。

    “哈哈哈,经由尊者一席讲解,,真有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之感,再次感谢尊着的慷慨相授!”

    镇元子满脸喜悦哈哈大笑,起身郑重朝林沙拱手一拜。

    “无妨,大家互相论道而已!”

    林沙轻轻一笑,坦然受了镇元子一拜,见这位满脸迫不及待,也就没有留客直接将其送走。

    转身返回还没落座,刑天的哈哈大笑声便传入耳中:“尊者回来也不提醒一声,真是不够兄弟啊……”(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http://.yunla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