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风流云散起筹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五百二十三章 风流云散起筹谋

    乌云翻滚,雷霆电海的景象已经彻底消失。

    东海上空的天穹,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碧空如洗,蓝得像一块绸布,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可巫妖数位顶级大能的紧张对峙,破坏了这一份悠闲的美好风光。

    之前巫族刑天和相柳两位大巫大发神威,直接灭了好几位妖族大能,之后武尊亲自出手,以言语挑拨离间,叫月神常羲跟鲲鹏心生隔阂,而后又毫不留情直接重创鲲鹏。

    武尊心中杀气缭绕,起了一举击杀鲲鹏的念头。

    可就在这时,天穹突然风云变幻,一颗闪耀火红流星突然从天而降,带着叫空间破碎的磅礴气势,直接砸向武尊的六阳魁首。

    “哈,没想到妖族的至人强者都出来了,真是叫人意外啊!”

    武尊哈的一声大笑,手中弑神枪划过一道诡异弧线,带着冷厉幽芒的枪尖,正好点在从天而降,犹如飞火流星的红绣球上。

    轰隆一声巨响传开,武尊只觉手臂一震,一股磅礴伟力汹涌而至,体内气血激荡身子犹如炮弹一般向后抛飞,胸口憋闷难受之极。

    “呀,女娲你堂堂至人竟然偷袭,吃我一斧!”

    只一眨眼武尊便被轰飞,刑天暴怒竟冲破女娲制造的领域压迫,满脸狂怒挥舞战斧狠狠劈出,顿时一道闪烁冷厉锋芒的斧刃之光电射而出,撕裂沿途空间一往无前直扑女娲而去。

    哼!

    一声娇哼突兀响起,犹如平地起惊雷,刚才还势如破竹疯狂之极的凌厉斧刃,猛的一顿瞬间消散好象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小小蝼蚁也敢放肆!”

    女娲冷哼出声,一只葱葱玉指轻轻一点,顿时一点光芒如电激射,直飞刑天额头天灵而去。

    刑天这一瞬间竟是无法动身,满脸静海看着那点光芒直奔自家额头,一股浓郁的死亡威胁笼罩心头。

    不甘心不甘心,他实在不甘心就此死去!

    体内的气血沸腾翻涌,可惜境界察觉太大,根本就没有他丝毫反抗余地。

    突然脑中精光一闪,并不怎么重视的体内世界突然一颤,股股微弱的世界之力奔涌咆哮,瞬间流转全身让他恢复了自由,下一刻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咦,没想到小小蝼蚁还有些手段,不能留!”

    女娲惊咦出声,同时一股无上威压从天而降,像是天穹倾覆又似不周山倒塌,刑天被硬生生从瞬移状态逼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觉一股磅礴压力从天而降,几乎将他压成灰灰。

    心中绝望一片,心神被浓浓的死亡气息笼罩。

    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不是拼着一股血勇之气就能彻底抵消,在至人跟前他确实跟蝼蚁无异,这一刻他对力量的渴望前所未有的强烈。

    心中暗暗发誓,只要他能逃过这一劫,以后说什么都要好好追求极致的力量,再也不愿品尝如此无奈的失败滋味。

    一只手,一只普普通通的手,突然出现在刑天头顶,五指大张作只手托天状,刑天突然觉得身上压力全失,身心说不出的轻松自在。

    怎么回事?

    心中刚刚涌起这个念头,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女娲你做得太过了,你的对手应该是我才对!”

    声音不大却是叫人说不出的心惊,每一个字都像是敲在心头一般,咚咚咚几下烦闷异常却又无法喷吐而出,简直要叫人憋屈至死。

    林沙手掌轻轻一抬,之前女娲制造的倾天之势瞬间消弭无形,好似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林沙,你敢坏我好事?”

    女娲一双漂亮大眼冷芒闪烁,死死盯着林沙怒声喝问。

    “呵呵,堂堂至人之尊,竟然算计区区一小女孩,不觉太过了么?”

    林沙淡然轻笑,满脸调侃讥讽:“你这么做,想过伏羲的感受没?”

    此言一出,不论女娲还是暗中严密关注此地之事的天地大能,全都倒吸一口凉气脸色连连变幻。

    女娲是被气的,同时也有丝丝心虚。

    林沙的话不仅犀利而且诛心,他兄长伏羲可是堂堂人族天皇创始之祖,她却在暗中算计人族共主的女儿,确实算得上手段阴狠,甚至说得严重点完全就没把兄长放在心上,将兄长架在火上烤啊。

    此事一出,火云洞中那一票人族大贤怎么看待伏羲,用屁股想也知道伏羲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而关注事态发展的天地大能,则心神震动若有所悟,看来这一次龙族的突然‘发疯’,显然是受到了女娲的指使。

    至于女娲为何如此,估计跟人族共族神农身上磅礴的气运和功德脱不了关系,真真叫人心惊啊。

    没想到女娲一直不声不响,原来也是位不折不扣的狠人。

    “哼,事关成圣机要,想来兄长能够理解!”

    女娲脸上的神色只是微微一晃便恢复正常,冷笑道:“人族共主之女好大的福气,竟起了跟本尊一样的名字,就不怕福缘不够?”

    “然后你就想着法子折腾,把那可怜的小女孩弄到身边作为人质?”

    脑中灵光一闪,林沙脸上露出恍然神色,大笑道:“可惜啊可惜,人族共主不是那么好算计的!”

    “哼,本尊看上女娃那小丫头是她的福气!”

    女娲怒目而视,冷然道:“说不定本尊看她顺眼,会收她入门都不一定!”

    这个承诺不可谓不重,要知道女娲可是堂堂至人,其所收弟子的身份自然非同一般,就跟三清门人一般无二。

    “嘿嘿,就是不知,女娲你想收人身的女娃还是兽身的女娃?”

    林沙却是不吃这套,后世的神话传说中,女娃最后可是身化精卫鸟,可没见女娲出手将其收入门墙,不过拿好话骗人罢了。

    此言一出,女娲的神色顿变,一直关注这边事态发展的天地大能顿时明了,心中不无暗骂女娲心狠手毒,堂堂至人强者竟然连这么个小女孩还要算计。

    “哼哼,还有一事女娲你可能不会相信,神农是绝对不会把女儿交给你教导,或者说拜你为师的!”

    林沙撇了撇嘴,不屑道:“这世上的女性大能可不在少数,其中也不乏淡薄名利不愿沾染红尘之辈,她们可比女娲你合适太多了!”

    “哼,休得逞口舌之利,接招!”

    女娲眼中冷芒闪烁,娇喝出声一道图卷缓缓飞出,似缓实疾迅速打开,其中山川河流花草树木无不栩栩如生,突然化作一片大千世界兜头朝林沙罩下。

    “呵呵,跟本座玩世界之道,女娲你脑袋进水了!”

    林沙哈哈一笑,突然张嘴发出一股磅礴吸力,在女娲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视下,直接一口将女娲的先天极品灵宝山河社稷图直接吞下,还故意打了个饱隔一脸满足。

    女娲脸色一白,她跟灵宝之间的联系突然中断受了反噬,一张俏脸难看之极怒道:“把江山社稷图还回来!”

    “哈哈,被本座吞下的东西,还从来没有还回去的道理!”

    林沙冷笑,双手抱胸淡然开口:“等什么时候女娲尊者成就了圣人之尊,有实力要回去的时候再说吧!”

    “你……”

    女娲气得差点吐血,没想到这次的谋算不仅没有成功,相反还将手头最强力的先天灵宝给丢了,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好好好,今日之耻他日定当奉还,我们走!”

    尽管气得咬牙切齿,可女娲的理智尚存,知晓眼下绝对讨不了好,预期自取其辱还不如早点离开,等以后实力更强了自找回场子不迟。

    至于江山社稷图,对于此时的女娲来说也算不得十分重要,只是一直都陪伴在身边舍不得罢了。

    ……

    一场由人族和龙族掀起的巨大风波,就以如此虎头蛇尾的方式结束。

    这次妖族可是吃了大亏,不仅新加入的龙族损失惨重,甚至还损失了几位大罗期的妖族大能,最后还搞得月神跟鲲鹏心生隔阂,就连女娲至人都丢了手头灵宝江山社稷图。

    妖族可谓损失惨重,白白替巫族扬了次名!

    看着女娲带人怒气冲冲离去的背影,林沙嘴角挂着玩味笑意,就是不知道这位心机深沉的女性大能,究竟什么时候成圣,还能不能像神话传说中那般,头一个成就至高无上的圣人果位?

    他看悬!

    “尊者,就这么放他们离开了?”

    刑天凑了过来,一脸不爽问道:“起码也得再弄死几人吧?”

    “你这家伙说得倒是轻巧!”

    林沙没好气翻了翻白眼,不满道:“女娲会答应吗?”

    “不是有尊者您吗?”

    刑天一脸不以为然,冷笑道:“女娲根本不是尊者的对手!”

    “那也是位堂堂的至人强者!”

    林沙摇了摇头,没好气道:“我倒是能压制她,可真把她逼急了,她以后找机会报复如何是好?”

    “这个……”

    刑天脸色一白,显然被这个说法惊到。

    “你这家伙,别想这么多,还是先提升实力再说吧!”

    林沙淡然开口,再没有彻底碾压对方的实力前,行事还是多留点余地的好,不然真把人家给逼急了,玩游击战巫族可受不了。

    刑天闻言心头一震,咬牙道:“放心吧尊者,我不会再有丝毫懈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