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纵身红楼为异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纵身红楼为异客

    京都,内城荣宁街荣国府。

    今日的荣国府内院十分热闹,正是府内老太君贾氏搬到荣庆堂的日子,整个后院都闹哄哄一片嘈杂。

    婆子,丫鬟,还有未留头的小丫头,来来往往好不热闹,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开心兴奋的神色。

    作为家主所居之所的荣禧堂,以及此次搬迁的目的地荣庆堂都热闹非凡,洋溢着一股喜庆意味。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府内继承人所居东院,静悄悄的落针可闻,气氛更是沉闷压抑,来往小厮丫鬟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慑手慑脚小心翼翼。

    东院书房静悄悄的,贾赦静静坐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手指轻轻叩击扶手,大出‘空空空’的闷响。

    就在这时,门下一阵轻微脚步声响起,长随柱子恭敬的声音传来:“老爷,小的回来了!”

    “进来吧!”

    贾赦睁眼,年轻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轻笑。

    柱子低着脑子小心翼翼走了进来,老老实实行过大礼:“见过老爷!”

    “那边怎么样了?”

    贾赦不耐的摆了摆手,示意柱子起身回话。

    “老爷,老太太那边搬迁进行得十分顺利,没出现任何意外!”

    柱子低眉垂首,小心翼翼禀告道。

    “说重点!”

    贾赦剑眉一挑,没好气呵斥道。

    “是是是,小的这就说!”

    柱子吓了一跳,额头不知何时已布满一层细蜜冷汗,声带惶恐道:“二老爷没有跟着搬离荣禧堂,老太太说要二老爷和二太太就及孝顺!”

    说着,脑袋差点没缩进拨子里,生怕老爷大发雷霆之怒,波及了他这条小小池鱼。

    可让他意外的是,老爷并没有大发雷霆之怒,只是很不客气将他赶了出来。柱子正巴不得如此,如蒙大赦一般退了出去,生怕走得慢了会被老爷抓住狠削一顿,那真就冤枉了。

    “终于,还是到这一步了么?”

    等书房重新安静下来,贾设轻轻一探,神色却是平静异常,无喜无悲没有丝毫波澜。

    穿越过来,夺舍了红楼梦大反派贾赦,已经足足有四年多时间了,没想到自己的一再隐忍,还是换来了如同红楼梦原著一般的结果。

    没错,他正是林沙,尤记得上一世最后的记忆画面,正是他跟师傅黄飞鸿被洋人被盯上,为了帮助师傅黄飞鸿脱离险境,他断后被乱枪射杀。

    没想到再次醒来,竟然就魂穿了红楼梦重要配角贾赦的身。

    这几年他一直表现低调,并没有引起外人的丝毫怀疑,就是最亲密的枕边人都没有察觉,当然这跟他穿过来没多久,荣国公贾代善便去世有很大关系,闭门守孝三年期间足以让亲人都变得`陌生。

    既然占了人家的芯子,那么有些应尽的义务他也没推御,该表现出的孝顺他一点都没打折扣,早晚请安做足了功课。

    可惜这个身体的母亲贾老太君,好象就是看贾赦不顺眼,不管他怎么表现,都只看到老二贾政的好,恨不得将老大踩到泥地里。

    贾赦也不是泥捏的菩萨,一次两次倒也罢了,次数一多他心中的那点孝顺想法彻底没了,早晚两次的请安也只做了个样子,所星守孝期间老太太也不敢把他如何。

    只是没想到,这才刚刚出了孝期没多久,老太太便迫不及待要从荣禧堂搬出,住在旁边的大院子荣庆堂里。

    这些倒罢了,老太太竟然以二儿子孝顺为名,让他们夫妻二人住在荣禧堂偏房,说是如此便可让老二更好的孝顺。

    贾赦冷笑,对老太太那强得有些叫人心寒的控制欲,他实在无话可说。

    作为公侯小姐出身的老太太难道就不知,如此一来老二贾政的仕途基本上就断送了么?

    难道是她以前故意装糊涂,早就看出老二不过只是绣花枕头一个?

    封建时代对于有爵之家的正堂规制可是有严格要求的,什么爵位享受什么规制,这些都有矩可查万万不可逾矩。

    不然的话,那些现代宫廷剧里动不动就闹出来的‘违制’事端,就不是说着玩的了,而是真会发生的要命事情。

    就连他这个承爵的一等将军,都没资格住在公爵规制的荣禧堂,老二区区一个六品工部主事,凭什么住在那里?

    孝道难道还能大过国法,以老二的身份品级,不要说住在荣禧堂,就是挨点边都是违制的罪行。

    没人理会也就算了,一旦有人想要较真的话,分分钟就能叫贾政感受到,什么叫作国法如山。

    这些,都是贾赦这几年,从原主的记忆中,还有书籍典章之中,慢慢学来领会的。

    原主确实纨绔不假,却也是第一代老国公夫人徐氏精心培养出来的标准纨绔。在鉴赏金玉古玩之上很有一套,同样吃喝玩乐也都是各中好手。

    并不是老国公夫人徐氏愿意如此,而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为罢了。

    话说回来,要说史老太太对贾政的事情心中没数,打死贾赦都不相信。

    可她依旧做了,还做得光明正大轰轰烈烈,整个贾氏宗族都知道的,简直就是把二儿子往火坑里推。

    贾政也是个蠢货,你说你肖想老大的爵位也就算了,怎么说都是国公府精心培养出来的,又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怎么会一点异样都察觉不到?

    只是这厮被眼前的巨大好处给迷花了眼,对于母亲送上来的‘大礼’很是满意。不管他是真糊涂也好,还是假装不明情况也罢,总之老二贾政对于老太太的提议欣然笑纳。

    真是蠢货啊!

    国公府现在却是还算鼎盛,可随着时间推移,荣国公贾代善的威望和突热情逐渐消耗,下一代要是不赶紧趁机补上的话,国公府衰败就在眼前。

    结果老太太随便动了动手脚,老二的前程尽毁,他后来数十年如一日待在五品官位上,不得不说其中肯定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按照贾赦前世的火暴脾气,只怕早就受不了闹腾开了。他倒不是在意爵位家产什么的,而是老太太做得太过,万千把两个儿子当平衡木在玩,他受得了才怪?

    可不知为何,对于这样叫他不爽的事情,他却是一直平静对待,是真的平静无波,心中不兴丝毫波澜。

    有时候,他自己也有些疑惑,自己的性格不是如此啊,突然再次魂穿一回就成这样了?

    不是不好,只是感觉怪怪的,好象不是他自己一般。

    原主可是给他留下了大笔财产,都是老国公夫人当年的私房,叫史老太太都羡慕眼红的财富。

    经过他这几年的仔细统计,按照这个时代的物价标准,起码价值一百五十万两以上,可谓身家丰厚富得流油。

    按照贾赦的打算,荣国府实在过得不开心,随便在外头找个宅子住下,生活依旧滋润无比,还舒心得很,何必非要窝在荣国府受老太太挟制?

    本来还想着,自己这几年对老太太也算恭敬,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老太太就算再偏心也该有个度才是。

    可惜啊,他的一片好心,全被老太太视而不见了,迫不及待将老二抬了起来压他,真是叫贾赦心中说不出的厌烦。

    是个有所决断了……

    轻轻一笑,他慢慢慢起身,随手拿了把古扇直接离开了书房,大步流星直接朝后院走去。

    一路丫鬟婆子仆役无不诚惶诚恐小心翼翼,生怕除了老爷的霉头倒了霉,贾赦也懒得理会这些家伙,直接无视快步离开。

    后宅主院,隔得老远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等到走得近了药香浓郁十分呛鼻。他脸色没有丝毫异样,直接在丫鬟的恭迎声中走了进去,三拐两拐直接来到夫人张氏的卧房踏步而入。

    “老爷来啦!”

    张氏脸色苍白,病歪歪斜靠在美人榻上,进丈夫大步流星走了进来,急忙挣扎着要起身相迎。

    “你身体不好,就不要胡乱折腾了!”

    贾赦摆了摆手,没在意张氏因为他的话而脸色更加苍白,挥了挥手示意时候的丫鬟全部出去。

    “老爷,出了什么事?”

    等一干以还全部退了出去,张氏这才小心翼翼问道。

    “老太太搬到荣庆堂去了!”贾赦直接说道。

    “这不是早就定好的事情么?”张氏身子一僵,勉强笑道。

    “老二两口子,搬进了荣禧堂!”贾赦一点都没隐瞒的意思,直接说道。

    “着个,咳咳……”

    张氏终于装不下去了,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心绪起伏之下连连咳咳,一张苍白的瓜子脸我就尤怜。

    贾赦摇了摇头,起身走了过去,右手食指在张氏身上轻轻按了几下。

    说也奇怪,刚刚还气色很差的张氏,被按了几下之后气息变得均匀,脸色也逐渐恢复了之前的病态苍白。

    “老爷什么想法?”

    显然贾政夫妻入驻荣禧堂的事情,叫张氏很难接受。

    “看来,咱们夫妻在这荣国府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贾赦轻轻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道:“这个家,也快没了咱们的容身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