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心意已决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心意已决

    “什么?”

    张氏如遭雷击,虚弱的身子软软瘫在椅子上,气息变得极为急促,清秀端庄的脸上露出病态的潮红,惊声道:“老爷这怎么可以?”

    说着,手捂胸口一阵剧烈咳嗽。心情太过激荡一时难以平复,可薮声越发激烈好似要将肺都给咳出来般,一双漂亮大眼瞬间布满了委屈的泪水。

    “悠着点,夫人你身体不好!”

    贾赦早有准备,伸指在张氏身上轻轻按揉,帮其缓解突然的心悸。

    “老爷……”

    张氏一脸的不解,看向贾赦的眼神十分古怪。

    “有什么不可以的,就是为了夫人你和瑚儿,也不得不搬出去住!”

    贾赦一边轻轻替张氏缓解身上的难受,一边淡然说道:“老太太这是摆明了打压大房,眼下让老二夫妇住到荣禧堂只是个开始罢了!”

    “那也不能……”

    张氏的脸色好了一些,可依旧难以理解贾赦如此‘蠕弱’行径。

    这时代爵位和家族产业乃是上流圈子身份地位的根本,一旦失去将彻底从云端跌落泥潭。

    “你也不想想,就你这身子骨,经得起老太太的折腾么?”

    贾赦手心按在张氏背上,体内劲气鼓荡,一丝丝热流通过掌心,传递到张氏体内,不过片刻张氏便露出舒服神色,脸上气色更好几分。

    只是贾赦的话,叫她脸色猛的一僵。

    史老太君可不是省油的灯,尤其对她这个长房长媳,因为不是老太太亲自挑选的,而是上一任国公夫人徐氏选中的,所以在内宅之中可没少折腾她。

    每次请安问好,都少不得一番冷嘲热讽,吃饭布菜玩闹陪笑等等事情都相当辛苦,可她每次都得完成,否则就会落下‘不孝’之名。

    之前老国公夫人还在时,婆婆史太君做得还不酸过分,可等老国公夫人去了之后,婆婆史氏没了约束变本加厉一天恶过一天。

    以前身子骨好时还好,可现在她的身子经过一场大病,根本经不起那般折腾。但是只要她还在国公府一天,每天的请安问好就必不可少,婆婆史氏就会找机会挫磨,她也实在感觉苦不堪言啊。

    “可是老爷,你也不能将爵位和家业拱手相让啊!”

    见贾赦脸色平静之极,并没有被鸠占雀巢的恼怒,张氏心头生起不好预感,硬着头皮说道。

    “那又如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夫人你,被老太太挫磨至死吧!”

    贾赦却是没有丝毫恼怒之色,淡淡扫了张氏一眼,摇头道:“人才是最重要的,至于爵位和家业,我说过要让出去么?”

    “可是……”

    张氏心中一暖,不过世家大妇的矜持让她忍住了直接扑进丈夫怀里的冲动,心头依旧不是很安定。

    “别可是了,你要想想瑚儿,还有琏儿!”

    贾赦摆了摆手,握住张氏雪白柔嫩的小手,缓声道:“要是夫人没了,夫人以为瑚儿能顺顺当当继承爵位和家业么?”

    “不会吧!”

    张氏刚刚好了一点的脸色,突然又变得十分苍白,一脸震惊看向贾赦,仿佛有些不认识这位丈夫一般。

    尤其他口中所言的弦外之音,更是叫从小接受世家小姐培养的张氏心寒不已,其间种种血腥甚至不愿多想。

    可是事关她的亲身骨肉,怎么可能不多想?

    “不会?”

    贾赦冷笑,眼神平静淡淡扫了张氏一眼,缓声道:“或许现在不会,可人的野心一旦被养大了,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此时的老二夫妇在他眼中,还算‘老实本分’,没有其它什么不该有的念头,只是想占他这个继承人的便宜罢了。

    毕竟按照规矩,等老太太去了之后,两兄弟分家老二只能分得家产的三成,还是剔除了归于家主独有的那部分产业,比如祭田之类的,老二能够得到的分家财产就更少了。

    可是随着史氏打压大房的时间一久,老二夫妇独掌府内大权,恶心一点一点被养大,到最后肯定会出现不该有的念头。

    原著不就是如此么,大房被踩入泥潭,二房名不正言不顺,一边大肆偷窃公中财产,一边还肖想原主身上的爵位。

    他们要想继续坐稳‘当家人’的位置,就必须以来老太太的鼎力支持,老太太的重要性和权威不都来了么?

    只是,拿两个亲生儿子玩平衡,这真的好么?

    也是原主太过愚孝,骨头又太软了点,不然随便换个有点血性的家伙,都受不了这么被老娘挫磨啊。

    “那也不能轻易相让,老爷要是让了,瑚儿以后该怎么办?”

    张氏自然不知晓,在短暂瞬间贾赦便已神游天外,想了很多很多,一脸不甘说道:“瑚儿的身体又是那样!”

    说着眼圈一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好不凄凉。

    “我说夫人,怎么说着说着就哭了呢?”

    贾赦有些头疼,但还是直接道:“我正是为了瑚儿着想,才想着在事情还没彻底闹起来之前,搬走啊!”

    见张氏一脸不解,眼神中更满是控诉,他苦笑道:“瑚儿的身体更经不起折腾,一旦夫人的身体垮了,瑚儿能不能承受得住还两说!”

    “再说,我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就待在内宅守着瑚儿,一旦有个什么意外……”

    “老爷!”

    张氏不乐意了,这不是诅咒自家孩子么?

    “好好好,我不说就是!”

    贾赦笑笑不以为意,说起来他魂穿到红楼世界后,对‘剧情’最大的改变,就是保下了张氏和大儿子贾瑚的性命。

    记得初来之时,贾瑚突犯心疾差点丧命,还是他暗中出手才救下这小娃一命,当初可是将府里折腾得不轻。

    所幸他跟师傅黄飞鸿学到的医术,对心疾这样的病症还是很有些手段的,不然只怕贾瑚这小子熬不过去。

    所谓的心疾,就是先天性心脏病,贾瑚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重症在身,在五岁那年突然爆发,差点被把荣国府折腾得底儿掉。

    至于后世某些红迷所言阴谋论,说贾瑚是被王氏所害,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当时荣国公贾代善还在,他对贾瑚这个承重孙相当看重,说是把他看成眼珠子都不为过。

    尽管那时王氏怀了贾珠,可她那时绝对没胆子对贾瑚动手,更别说她在内宅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

    长房嫡长孙在家族中的地位极高,就算老二夫妇加上肚子里的孩子,都比不上。

    真要是王氏动了手脚,但凡有点点蛛丝马迹,贾代善都容不得王氏继续存活于世,就连王家不说覆灭,也得彻底从勋贵圈子里滚蛋。

    荣国公尽管早早病休,可手头的权力也足以叫王家万劫不覆。

    当时贾代善可是就在内宅梨香院,想要糊弄久经沙场的贾代善哪那么容易?

    也就是那次贾瑚被诊出有心疾,尽管被救回一条命,但是其在家族中的地位却是一落千丈,贾代善十分失望,加上身体不好突然大病去逝。

    贾赦倒是没想那么多,每天都会悄悄替贾瑚疏通经脉,这小子竟然熬过了三年苦逼的孝期,不过身子骨却是不怎么好就是。

    “贾儿那样的身子,要是没有爵位继承了,那以后可怎么办啊?”

    张氏担心的却是这个,作为传统的世家小姐,她对家族爵位和家产的看重非同一般,这关系到两个儿子的未来。

    “你的嫁妆,还有我的私房,那两小子只要不胡乱败家,吃个几辈子也不用发愁,夫人你太过多虑了!”

    贾赦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与其在一个风暴旋涡过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还不如主动避让过得潇洒自在。

    “可是……”

    张氏一脸的不赞同,爵位和家族地位,能随便相让么?

    “好了好了,这事我心中有数,夫人你就安心养好身子!”

    贾赦有些不耐,摆了摆手直接道:“我意已决,有些事情当断则断,不然以后后患无穷,不趁着老太太此时心虚的时候讨些便宜,以后就算咱们想要离开,也不容易了!”

    说完,轻轻拍了拍张氏瘦削的香肩,摇了摇头起身准备离开。

    “爹爹,爹爹,娘,娘……”

    就在这时,门外脚步声急促响起,一大一小两个小身板出现在门口,一个八岁瘦削少年,一个三四岁大小粉嘟嘟的小屁孩走了进来,那小屁孩张开双手咚咚咚扑了过来。

    “嘿,你这小猴子!”

    贾赦轻轻一笑,矮身一把将小贾琏接住抱在怀里。

    “见过父亲母亲!”

    这时,那位瘦削少年走了上来,笑吟吟冲着贾赦和张氏笑道。

    “瑚儿你来了正好,陪陪你母亲说说话,父亲这边还有事情要做,等晚上咱们父子俩再聊!”

    贾赦掂了掂手中小贾琏,逗得这小胖孩咯咯笑个不停,将他交给张氏这才回头,冲着贾瑚笑道。

    说完,也没等贾瑚有什么表示,便大步流星离开了张氏的房间,脸上笑容全部收敛,眯缝着眼睛看向荣禧堂所在方向,摇了摇头直接返回东院书房,招来柱子仔细叮嘱一番,而后挥了挥手叫他立即去办。

    “老太太,希望你还没彻底老糊涂,不然我真不介意闹上一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