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妻儿离府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妻儿离府

    三日后,贾母正式迁入荣庆堂。

    同日,大房夫人张氏突然昏迷,一等将军贾赦急请太医院相熟刘太医,经诊断乃身体太弱血气亏输之故,建议找一安静所在慢慢调养。

    这厢才送走刘太医,贾赦回去马不停蹄,第一时间将夫人张氏以及两个嫡子贾瑚和贾琏塞入马车,连同张氏一干心腹仆役婆子还有丫鬟,浩浩荡荡离开荣国府,直接赶至京都郊外田庄修养。

    京都百姓爱凑热闹,三两下便打听了详情,无不夸赞一等将军贾赦爱妻重妻,是个难得一见的好丈夫云云。

    荣府内宅却是乱了套,刚刚搬迁新居的贾母一时不察,竟然贾赦钻了这么大一空子,等她得到消息后顿时惊怒交加。

    “赖大,速去将那逆子找来!”

    刚刚履历荣国公府大总管一职不久的赖大不敢怠慢,急忙招呼了几位身强力壮的小厮,骑马纵街狂飚突进,引发一连串古代标准的‘交通事故’,顺着张氏一行离开的方向狂追了上去。

    京都城外的道路情况还算不错,马车行驶其上并没有多少颠簸的感觉,张氏靠在软垫上神情恹恹,如果可以的话她真不想如此。

    可夫君贾赦执意如此,胳膊拧不过大腿她也只好无奈答应。

    贾瑚和贾琏两个小的却是没有发现母亲的低落神情,正趴在窗口一脸兴奋看着外头的新奇景象。

    说起来,这两小的出身豪门衣食无忧,但自由却受到了极大限制。

    贾瑚自从被发现患有心疾之后,便被禁足不许外出,在府里一待就是八年,以其小少年心性早就想到外头走一走看一看了。

    至于贾琏更不用说,出生之时张氏差点难产而亡,他本身身子骨也不甚健朗,还是贾赦慢慢以推拿加食补之法慢慢调养过来的,现年才实岁三岁,哪有机会出来‘抛头露面’?

    他们对外头的一切,都感到新奇兴奋,不是发出哇哇大叫,拍着巴掌连连惊叹,逗得张氏的心情都跟着好转不少,车内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外头骑马护送的贾赦遇到了熟人,跟他同为京城纨绔圈里的纨绔,平原侯嫡子的陈奇。贾赦与他撞上时,这厮正带着一票小厮骑马飞纵好不张狂。

    “恩侯怎么是你,你这是做什么?”

    见到荣国府车队,陈家家丁下意识放缓马速,陈奇一眼看到贾赦,急忙拍马前行好奇问道。

    这时,他也看到了一群丫鬟婆子还有杂役小厮,还有那两雕饰华美明显不是普通人能用的马车。

    “我家妇人身体欠安,遵照刘太医的医嘱,送夫人到城外的庄子里安静修养一段时日!”

    贾赦勒马停步,冲着陈奇笑着解释。

    “什么,你家夫人就在车上?”

    陈奇吃了一惊,要知道大家贵妇要操持家中事务,根本就没得空闲出外安静修养,还有贾赦口中的‘安静修养’很有意思啊。

    “怎么,你莫非还想拜见我家夫人不成?”

    贾赦似笑非笑扫了这位损友一眼,没好气道:“别拦在路上耽误我的事情,这里距离那庄子还有好些路要走!”

    说着,摆了摆手要要策马离开。

    陈奇却是丝毫没有让道的意思,反而策马凑了上来,满脸八卦小声问道:“恩侯,你老实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能是怎么回事?”

    贾赦轻轻一拨马头,没好气道:“我老娘将荣禧堂硬让给老二一家居住了,我这不是避嫌么?”

    说完,没有理会陈奇惊得目瞪口呆的脸色,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车对跟上,不要耽误了赶路的时辰。

    这贾老太太也真是厉害,把好好的一个袭爵之人给逼到这份上了,恩侯这家伙还真是悲催啊。

    目送贾赦一行远远离开,陈奇一脸同情想道。

    可就在这时……

    “老爷快停下,老爷快停下!”

    轰隆隆的马蹄声惊得一干赶路行人商旅狼狈避让,一行数骑打马扬鞭呼啸而来,平原侯府家丁立即将小主子护在中央,身边长随小声提醒道:“大爷,是荣国府的大总管赖大,应该是追前面的贾大爷的,咱们要不要出手拦阻?”

    “不用不用,我倒是要看看,恩侯这家伙到底软成什么样子?”

    陈奇嘿嘿一笑,脸上带着满满的幸灾乐祸,挥舞吩咐身边的护卫不用担心,任由赖大等人纵马而过,而后掉转马头不紧不慢跟在后头看好戏。

    赖大等人弄出偌大声势,贾赦一行很快发现了他们的身影,柱子急忙凑到贾赦身边提醒道:“老爷,是赖总管!”

    “不过区区一奴才罢了,瞧你那慌张摸样?”

    贾赦没好气瞪了满脸惊慌的柱子一眼,知晓这厮担心什么也懒得多说,掉转马头直接迎了过去,同时吩咐马车不要停继续前行。

    “赖大,你不在府里好生做事,如此大张旗鼓纵横驰骋,好大的威风啊?”

    贾赦策马横立于官道之上,根本就没理会对面疾冲而至的狂奔骏马,满脸不悦冷喝出声。

    好似平地起惊雷!

    他的声音,犹如雷霆炸响,震得策马狂奔而至的赖大一行头晕眼花,要毫不是急忙勒紧了缰绳夹紧了马腹,只怕这一下就得甩落马下撞个鼻青脸肿。

    “老,老,老爷……”

    赖大几人吓得差点魂飞魄散,急忙从马鞍滚落,一个个东倒西歪走到贾赦的马前,苦着脸急声叫道。

    “跪下!”

    声音不到,却饱含无穷威严,直如衙门里开堂审案的大老爷,吓得赖大几个手脚发软扑通扑通全部跪倒在地。

    “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竟然纵马行街横冲直撞,要是惊扰到了贵人,我看你们的脑袋也用不着顶在肩膀上了,还连带着将荣国府都给连累了!”

    眯缝着眼睛,贾赦居高临下凝视着眼前几位,跪在地上耸拉着脑袋骄横之气全无的家丁,没好气道:“这次算你们命好,没有遇到事情,不然府里谁也保不下你们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刁奴!”

    赖大几个身子猛的一抖,同时脸上夜露出后怕之色,贾赦说得没错,京都可是帝都,高门权贵云集,朝廷更是严令除了紧急军报之外,其余人等一律不许横马行街。

    当然这样的规矩,在一干顶级纨绔眼中自然不值一提,只要不正好撞在微服出访的皇帝手上,就算五城兵马司和京畿府也不敢拿他们怎样。

    荣国府之前也是顶级权贵中的一员,尽管排名垫底可是架不住家主贾代商乃当今心腹,无论是谁都得给三分颜面。

    可是现在贾代善逝世已经三年有余,官场朝堂一向都是人族茶凉,要不是当今还时不时念叨贾代善几句,只怕此时的荣国府已经沦落为三流豪门了。

    就是如此,此时的荣国府因为在朝堂上没有中流砥柱,也迅速从顶级权贵豪门落到了二流豪门,而且还是二流末尾的尴尬境地。

    连贾赦都不敢纵马在京都街道上奔驰,眼前几个小小家奴却是胆大包天,真要出了事不仅他们要以命来抵,甚至荣国府都落不到好。

    老太太啊老太太,你在府里作威作福就算了,竟然还纵奴如此,到底是想着荣国府好呢,还是想彻底把他这个大儿子彻底搞趴下才肯甘心?

    他贾赦才是荣国府正儿八经的当家人,一旦出了事情别人哪会管那么多,所有的责难都得他一身扛着。

    心中一片冷然,对于荣国府里那位名义上的母亲,他真是相当无语。

    赖大几个不是傻子,不然也做不到在荣国府奴才里的拔尖者,此时经贾赦喝骂醒悟过来,顿时吓得满头冷汗连连磕头求饶。

    “现在知道害怕了,晚啦!”

    贾赦冷哼出声,不爽道:“你们回去后,立即查探沿途被你们纵马祸害的百姓和商贩,看他们有多少损失就赔偿多少损失,但凡外头有什么不利于府里的流言,也一定要紧急汇报,能自己处理的自行处理,不能的话迅速回报!”

    毕竟是府里的奴才头领,又有老太太的面子在那力摆着,贾赦也不好做得太过,把眼前几位嚣张纨绔的奴才狠狠教训了一通也就罢了。

    老太太也真是有趣,心里明白却装着糊涂,还以为荣国府是以前的荣国府么,皇家老大荣国府老二了?

    “说,你们这么慌里慌张找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到了这时,贾赦才询问赖大等人过来的原由。

    赖大经过刚才一番折腾,早已经没了丝毫心气,见贾赦动问也不敢起身,只磕头小声道:“回禀老爷,老太君请老爷和夫人立即回府!”

    “立即回府?”

    贾赦摇了掏耳朵,突然厉声怒喝:“你个奴才好大胆子,竟敢胡乱传老太太的命令,是何居心?”

    “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那一瞬间,赖大只觉得身前不是他熟悉的老爷,而是一头狰狞猛恶的大老虎,一时吓得屁滚尿六惊慌失措,连连磕头表示自己的无辜。

    “不敢?”

    贾赦冷笑,怒喝道:“太医院的刘太医都诊断了夫人需要安静修养,难道老太太没有听到么?”

    “这个……”赖大一脸苦闷不敢开口。

    “别这个那个了,还不快滚回去,就说本老爷送夫人出城静心修养身体,就这样,还不快滚!”

    贾赦冷喝一声,顿时吓得赖大几人屁都不敢多放一个,慌忙起身牵者马匹狼狈离开。

    嘿嘿……

    贾赦冷笑出声,回头淡淡扫了一眼直接掉转马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