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交锋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交锋

    贾赦不紧不慢返回空荡荡,几乎没几个人的东院。

    张氏带走的都是心腹陪嫁,荣国府的家生奴才却是一个都没带,这不仅是贾赦的意思,同样她也不乐意身边带着一帮大爷。

    荣国府的历史跟国朝同龄,区区六十年时光家中的奴仆已经延绵四代,关系盘根错节复杂之极,而且被他那便宜母亲贾史氏纵得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好吃懒做挑肥捡瘦都已经形成了习惯,最可怕的还是贾史氏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荣国府乃积善之家,一向对奴仆宽仁以待。

    还有那一条十分著名的明规则,老太太身边的猫猫狗狗,府里的小主子都要敬着一二,时间一长养出了一帮刁奴,而且某些享受惯了的家生子,更是胆大包天不将小主子放在眼里。

    这样的大爷,贾赦和张氏要不起也不敢要,特别是他们的卖身契,此时掌握在王氏手中的时候。

    王氏的心,也是一点点被贾史氏养大,谁也不敢保证她会不会为了贾珠,做出一些疯狂之举,彻底替儿子以后接掌荣国府拔除‘隐患’?

    贾赦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干脆就不给王氏这样的机会。

    说起来真是可笑,他堂堂的荣国府袭爵人,却是住在自己家里都感觉不安全,还得防备这个警惕那个,就连自家亲老弟都无法放心,实在是讽刺得紧。

    在一帮丫鬟的侍侯下,洗澡更衣打理仪容,拒绝了涂抹香粉的建议,一身清爽直接赶到便宜母亲所居的荣庆堂。

    “大老爷来啦!”

    入目所见全是金碧辉煌奢侈大气,丫鬟个个年轻貌美机灵俊俏,身上全是绫罗绸缎脸上涂脂抹粉,见到贾赦过来齐齐挤到门前帮忙打起帘子。

    贾赦轻轻一笑,没理会这帮家生子们的媚眼生波,大踏步跨入荣庆堂主屋,冲着罗汉榻上仰靠着的四五十岁,身体已经开始发福满身金翠的妇人行礼问好:“老太太,儿子来了!”

    “你这逆子,还不给我跪下!”

    贾母此时年纪不到,最多四十五岁上下,头发乌黑容光焕发,之前脸上的笑意在贾赦进来后全部消失,眉头一皱满脸的厌恶之色,猛的拍案起身怒喝。

    贾赦二话不说,砰的一声跪倒在地。

    大庆朝以孝治国,对孝道看重之极,一旦某个世家子弟传出不孝的名头,不仅他此生前途尽毁,就连他的子孙后代也得跟着倒霉,所以贾赦尽管很不以为然,却也不得不替两个便宜儿子着想,说跪就跪毫不含糊。

    贾母在这一刻却是头昏眼惊胆战,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头猛然升起。

    圣人一跪,削气融运恐怖之极!

    贾赦尽管被封印了记忆,可是他却是名副其实的天道强者分身,要不是贾母对他有‘生育之恩’,就这一跪足以叫她灰飞烟灭。

    “我问你,为何将妻儿全部送出府去?”

    贾母强稳心神,怒目瞪视眼前这个不叫她省心的大儿子,语气严厉之极:“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

    “孩儿不敢!”

    贾赦跪在地上猛然挺直了腰杆,目视贾母昂声道:“母亲刚刚搬迁新居,孩儿不愿太过叨扰母亲,所以就擅作了一回主张!”

    贾母闻言一滞,说起来她搬到荣庆堂,叫老二夫妻住到荣禧堂,心里还是有些心虚的。

    “我问你的是这个么?”

    她话锋一转,没好气道:“堂堂的荣国府当家奶奶,还有袭爵人的两位嫡子,竟然都搬出府去,你这逆子不是要让荣国府成为权贵圈子的笑话?”

    “不敢,孩儿这也是有苦衷哇!”

    听出了贾母口气软化,贾赦心中暗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不然他何必非要趁着这个机会,将妻儿搬出府邸?

    “有什么苦衷?”

    贾母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贾赦要是不说出个子午寅卯来,她可是不会轻易答应的。

    “之前张氏‘昏迷’,孩儿特意请了太医院的刘太医过来诊治,刘太医说张氏想要痊愈必须安心静养!”

    也不管贾母的脸色如何,贾赦刻意在安心静养四个字上加重语气。说得一脸的沉痛,好象荣国府就是个嘈杂所在,张氏要是不搬出去就会出事一般。

    贾母被气得头昏眼花,一口闷气憋在胸口上不去出不来难受之极。

    贾赦这话就差明晃晃指责她不慈了,这个罪名放在一位母亲身上可是不轻,就算她是堂堂荣国府至高无上的太君也不敢轻易接下。

    而且贾赦所言不是虚言,张氏确实‘昏迷’了,太医院刘太医也确实过来诊治过一番,只是当时她正忙着搬迁住所没功夫理会罢了。

    贾赦的话句句有理,却叫她被架在火上难受之极,她岂会善罢甘休?

    恶狠狠瞪了大儿子一眼,避重就轻怒道:“就算张氏需要静养,那你将瑚儿和琏儿怎么也一块送走了?”

    “母亲,孩儿也不想啊,可是张氏舍不得,两个孩子也离不得母亲照顾!”

    贾赦‘苦笑连连’,急忙‘辩解’道:“瑚儿那个身子根本受不得刺激,琏儿年纪还小更是离不得母亲啊!”

    贾母再次无言,贾赦所言句句在理,她竟是无言以对。

    “好好好,这一切由得你去胡乱折腾,我懒得多管!”

    贾母气极,一时半会还真不好多说什么,总不能胡搅蛮缠吧,不然被大儿子抓住话柄,说不定还会出乱子。

    揉了揉眉心,挥手示意道:“起来起来,起来说话!”

    “谢母亲谅解!”

    贾赦轻轻一笑,顺便还给贾母来了记猛击,这才施施然起身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旁边侍侯的丫鬟,这才慌忙端茶倒水好不殷勤。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缓和过来,倒是没了之前的剑拔弩张火药味十足。

    这时,门外传来丫鬟清脆的通禀声:“老爷来啦,夫人来啦!”

    贾赦晒笑,这称呼改得好快啊,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已经升级成大老爷了,而老二成老爷了。

    贾母心头一惊,她人老成精立刻就从称呼上察觉不妥,只是她心中对老大十分不满,所以也就装作不甚在意了。

    “见过母亲!”

    贾政和王夫人走了进来,恭恭敬敬朝上首的贾母行礼问好。

    “坐坐坐!”

    贾母神色和善,一点都没刚才跟大儿子对呛时的狠厉。

    “大哥!”

    贾政这家伙长得端端正正,单看外表很有正人君子风范,可实际上这厮却是个读书快把脑子读傻了的家伙。

    起码在礼节上,这厮还是做得相当到位,叫人挑不出什么毛病。

    现在他们夫妇才刚刚掌权,还不敢做得太过,等时间一长他们自己把自己当作府邸主人的话,再和贾赦说话是个什么态度,就难说得紧了。

    “老二过得不错啊,看你这一脸红光的样子,是不是得了上司赏赐,有升官希望啊?”

    贾赦似笑非笑扫了这厮一眼,悠然道:“现在可是上衙时间,你这么早就溜号真的好么?”

    贾政一张端方大脸,顿时涨得通红,脸上神色又羞又愧难看之极,愤愤道:“衙门里都是一般庸碌之辈,我不屑与之为伍!”

    我草,有你这么当官的么?

    贾赦震惊了,见过蠢的却还没见过蠢得如此清新脱俗的家伙,他睁大了眼睛啧啧称奇,一脸看见外星人的古怪神色,调侃道:“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老二你好象才刚进衙门没多久吧,这么快就跟同僚互相看不对眼了?”

    贾政好不尴尬,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总不能说自己在衙门受了排挤,一气之下玩任性吧?

    “老大你给我闭嘴!”

    贾母很是生气,怒瞪了‘口无遮拦’的贾赦一眼,继而回头冲着贾政温声道:“政儿你是不是在衙门里遇到麻烦了?”

    “没,没……”

    贾政一张脸此时已经变成了虾米,眼神闪烁一脸的心虚,傻子都看出了他的言不由衷。

    “嗤,老二你真是好本事啊,莫非以为仗着自己出身荣国府,就可以不将衙门里的同僚放在眼里了?”

    贾赦冷笑道:“你真要如此行事,以后也不用指望升官了,要不是你这个职位是皇上亲口荫封的,你真以为衙门里的上官不能撸了你的乌砂啊?”

    “大哥……”

    贾政显然被吓到了,一脸的惊慌失措。

    “老大你闭嘴,以咱们荣国府的门第,谁还敢对你弟弟动手不成?”

    贾母再次厉喝,一脸不满斥责道:“咱们荣国府乃金陵四大家族之首,权势滔天除了皇家,咱们荣国府谁也不怕!”

    “嘿嘿,母亲说的,是父亲在时的时候吧?”

    贾赦嘿嘿一笑,丝毫没有理会陡然色变的在场几位,慢条斯理道:“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父亲去世已经足有三年,咱们家在朝堂又没有中流砥柱支撑,还能有多少声势真不好说!”

    贾母脸色铁青,怒声厉喝:“老大你给我闭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大儿子的‘大实话’,可是把她给刺激得不轻……

    慢条斯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