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犀利的毒舌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犀利的毒舌

    “大伯,我们金陵四大家族,怎么在你口中就一钱不值了呢?”

    王氏不乐意了,贾赦的话不仅贬低了荣国府贾家,还严重低估了她的娘家统制县伯王氏。

    “怎么,弟妹心中不服?”

    贾赦今天开了毒蛇技能,可不会因为王氏是女的,又是他的弟妹就轻易放过,对于这位红楼世界最大反派很是不屑,仰靠在太师椅背上淡然开口:“所谓的四大家族,不就是依靠贾氏一门两国公,才撑起架子的么?”

    这话绝对是大实话,当初贾源和贾演两兄弟同为开国国公,一方军头权势滔天,其余三大家族都是附属于贾家的小弟。

    尽管王氏甚至是史氏都对这种说法感觉十分刺耳,她们也没胆子说半个不字,这同样也是她们这两个贾家媳妇的荣耀。

    贾政则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摸样,显然对于自己为贾氏荣国府一脉嫡系十分得意,自然不会替自家婆娘说话,那岂不是对祖宗不敬?

    “哼,大老爷不要忘了,我二哥王子腾现在可是军中新秀!”

    王氏胸口憋着一口气,她才刚刚接受荣国府内院大权,此时正是心气正高的时候,怎么可能受得了贾赦的奚落,尤其贾赦还露出一副看不上娘家王家的态势,那就更让她不舒服了。

    岂不知,此言一出无论是贾母还是贾政,都微微变了脸色,眼中满是不满。

    丫的你这话什么意思,王子腾确实不错,算得上四大家族这一代的佼佼者,那可又如何?

    荣国府眼下虽然只是排在二流豪门末尾,可虎倒威尤在。无论是继袭人贾赦还是区区六品工部主事贾政,在权贵圈子里的名望都要比王子腾强得多。

    现在可不是红楼梦开篇之时,那时距离上代荣国公去世足有二十多年,荣国府手头的人脉资源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正值上皇跟新皇争斗激烈,加上挥霍无度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花架子。

    如今的荣国府虽然从顶级权贵圈子迅速滑落,可是手头的人脉资源依旧丰厚,还有旁边宁国府的一等将军贾代化帮衬,依旧煊赫之极不是一般勋贵可比。

    王子腾所在的王家,因为种种原因不过三代爵位已经彻底没了,就算这厮再有能力又如何,还不是要依靠荣国府的帮扶才能在军中立足?

    “只是军中新秀罢了!”

    贾赦嗤笑,毫不客气讥讽道:“要是突然没了荣国府在军中的势力帮扶,信不信你那位优秀的兄长永无出头之日?”

    这话够狠够毒,更是直击要害,王氏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片,甚至身子都微微发抖。

    要是娘家兄长的前程,因为自己的一时气愤出了差错,以后娘家还会鼎力支持她在荣国府掌权么?

    没了娘家的鼎立支持,她想要在荣国府混得出彩可不容易。

    “你个混帐东西胡说什么呢?”

    贾母猛一拍扶手没好气道:“都是一家姻亲,说这样的话未免伤了感情!”

    “嘿嘿,我也没什么恶意,只是想提醒一下弟妹,不要失了本分!”

    贾赦不以为意嘿嘿冷笑,道:“弟妹向着娘家说话可以,但是在你们王家还没彻底起来,压制贾家成为四大家族之首的时候,不要露出一副优越感十足的摸样,要知道荣国府只需要一根小指头就能绝了你们王家的前程!”

    说完,他冲着上首面沉似水,一脸难看的贾母笑道:“母亲,瞧瞧弟妹的嚣张摸样,王子腾这还没起来呢就如此作态,要是王子腾真的一飞冲天,那王家还不骑在咱们荣国府头上拉屎拉尿啊?”

    “粗鄙!”

    贾母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对大儿子的出口成脏很不满意,却是故意忽略了王氏的感受,显然对这位二儿媳妇很是不满。

    “母亲将府内大权交由弟妹执掌我不反对,可是千万不要把荣国府在军中的人脉,全部消费在那为2军中新秀王子腾身上啊!”

    嘿嘿一笑,贾赦没有理会在座几人难看的脸色,字字诛心道:“不然外有王子腾内有弟妹,如果那时候咱们荣国府在朝堂还没有中流砥柱出现的话,说不定主客之势将易,别人还会以为咱们荣国府是王家的附庸呢!”

    说真的,估计红楼梦剧情中荣国府迅速败落,应该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在国家大抵安稳的时代,军中将领想要出头实在太难,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和真本事,想像王子腾那样年纪轻轻便身居军中要职,根本就不可能。

    无论是京营节度使还是九省统制,又或者最后死时担任的九省都检点,不管其中有何猫腻都算是军中重将。

    以王家的实力,根本就支撑不起王子腾的迅速崛起之路。

    最有可能出现的状况,就是荣国府甚至宁国府在军中的人脉,都白白便宜了这厮,王子腾这才有可能迅速在军中窜起。

    果然贾母只是一位精擅内宅斗争的妇人,竟然将荣国府最重要的资源,轻易拱手相让,最后却是什么好处都没能得到,还白白被王家人给嫌弃没用了。

    “老大你胡说什么呢!”

    贾母脸色不悦,心中却是暗暗心惊,之前她确实有过这方面的打算,不过现在嘛还得再看看情况再说。

    两个儿子就算再不争气,只要荣国府手头人脉资源还在,荣国府就倒不了。可要是万一王子腾借助荣国府的人脉资源崛起后翻脸不认人,倒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荣国府着没多少反制手段。

    至于老大所言,荣国府成为王家附属更是不可能,起码按照眼下荣国府的煊赫程度,起码很长一段时间足以压制王家。

    王氏脸色更白了,双手拢在袖子里紧紧握拳,指甲深深掐入掌心肉中都不自知,心中只有满满的怒火。

    兄长王子腾前几天确实来信说过这事,希望得到荣国府的帮助,能够在军中更进一步,尽早度过中层将领这个难熬阶段。

    昨天,趁着贾母心情不错的时候,她前来请安稍稍提了提,已经说动了这位府中第一人帮忙。

    可是现在……

    贾赦一番话,却是将她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就是以后还能不能帮助兄长获得荣国府在军中的人脉都两说得很。

    贾母确实打了推堂鼓,绝对帮助王子腾字军长晋升得有个度,不能让其升得太快,否则势大嫩制最后反而主客易位。

    不过她心中更加疑惑的是,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竟然能够将事情看得这么透彻?

    “大哥,是不是过了点?”

    贾政绝对是个读书读傻了,或者说装正经装过火了的典范,此时却是不合适宜开口,替妻兄说了句好话:“我看舅兄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嗤,没想到老二你这么有眼光啊!”

    贾赦嗤笑出声,看着贾政一脸不怀好意,直到把这位便宜弟弟看发毛了,这才怪笑道:“嘿嘿,要是王子腾提升得太快,你还在原地踏步的话,到时候见面怎么称呼,舅兄还是王大人?”

    这话就够毒了,贾政被气得面红耳赤,贾赦依旧没打算放过这个假正经,讥讽道:“哦,到时候老二你得请弟妹帮你在王大人那说说好话,让他好好帮忙提拔你啊!”

    贾政也是奇葩,心中又惊又气,竟然还顺着大哥所言景象想了想,那画面太美,他连连打了好几个冷战不敢砸深想下去。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尴尬沉闷到了极点。

    贾赦的一通毒舌吐槽,成功转移了贾母的注意力,同时狠狠坑了王氏,以及她深厚的王家一把,心情说不出的舒啥啊。

    “够了老大,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眼见王氏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一副即将昏死过去的驾驶,贾母吓了一跳急忙厉声喝止了老大的毒舌攻击,摆了摆手直接赶人:“我乏了,你走吧!”

    “孩儿这就告辞,怒亲好好休息!”

    贾赦嘿嘿一笑也不以为意,起身拱手转身就走,尽管知晓之后贾母一定会跟老二夫妻说悄悄话,但他一点想要知晓的意思都没有。

    “老二媳妇,你还是安心打理府中一应事务,其它的事情就不要参合了!”

    目送老大离开,贾母脸色很不好看,冷冷吩咐道:“至于你哥哥的事情,我会好好琢磨一下的!”

    王氏脸色苍白,默默点头心中却是把贾赦这个大伯子恨得咬牙切齿。

    “老二。老大虽然说话难听了点,但话粗理不粗,你才进入工部做事,还是不要随意早退了吧,也要给上司有个好印象!”

    尽管很不满意贾政区区六品的工部主事之职,觉得完全陪不上自家儿子的才华。可老二科举履试不中,到丈夫去世前也不过勉强考了个秀才,身上的六品官职还是贾代善临终遗言求当今恩赏得来,怎么也不能轻易放弃吧?

    “母亲,孩儿知道了!”

    贾政顿时脸色涨得通红,期期艾艾点头应是,直恨不得找个低峰钻进去。

    等打发走了老二夫妇,贾母疲惫了揉了揉眉心,突然猛的警醒过来怒道:“老大好是狡猾,竟然被他给蒙混过去了……”

    家中长辈庆生,喝了点酒脑子迷糊,今天只有两更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