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奇葩的惩罚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奇葩的惩罚

    贾母很生气,她的惩罚手段绝对奇葩……

    “奴婢琉璃见过大老爷!”

    看着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站在身前卖弄风情,贾赦无语了,心中有一万头草尼马呼啸而过,只留下一片狼籍。

    见过奇葩的惩罚方式,还没见过如此奇葩的惩罚手段!

    尼玛,贾母这是想要惩罚他呢,还是想要奖励他啊?

    难怪红楼原著中贾赦那么好色,这都是家庭环境熏陶所致。一旦贾赦惹贾母不高兴了,贾母就送几个美人过来惩罚一番。

    这思维方式,简直奇葩到了极点!

    “你们两个去偏院寻个屋子住下,没我的吩咐不许乱跑,知晓么?”

    他没装什么正人君子,看着眼前水嫩嫩大概十七八岁,身段苗条长相艳丽的两个丫鬟,点了点头吩咐道。

    “谢老爷!”

    两位被送来的丫鬟大喜,俏脸红晕密布,一副任君摘采的娇俏摸样。

    说起来,贾赦这副僻壤当真不错,二十七八英俊不凡,加上换了芯子后身上的气息多了几分阳刚,精气内敛身上带着丝丝沧桑之意,对小姑娘的吸引力还是相当厉害的。

    这不,琉璃和翡翠被贾母送来,脸上一点不情愿的摸样都没有。

    此时的贾赦,还没有臭了大街的贪花好色名头,

    大庆朝的风气就是如此,他要是装什么正人君子不收,眼前这两个丫鬟立刻就得被赶出府去,最后的下场如何实在堪忧。

    普通百姓娶了她们也守不住,要是落入一些心怀不轨家伙的手里,那下场才叫凄惨。真以为楼子里那些一身文雅气息的姑娘,都是培养出来的么?

    “丑话说在前头啊,等会本老爷去找老太太要你们的卖身契,要得过来就叫你们当通房,要不过来的话你们就继续当丫鬟吧!”

    没理会两个俏丽丫鬟忐忑不安的情绪,贾赦说做就做,立即起身朝荣庆堂走去。开什么玩笑,贾母的‘惩罚’他接下了,当两丫鬟的卖身契必须到手,不然身边可就多了两个‘密探’了。

    “大老爷来了!”

    荣庆堂正堂门外依旧聚集了一批娇俏机灵的丫鬟,见到贾赦来了急忙赏鉴礼打帘子,一脸的笑意吟吟面泛桃花。

    贾赦心中暗叹,名声没臭起来的原身,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么!

    “老大你来干什么?”

    贾母见到贾赦,脸上的笑容一收不客气问道,她还以为大儿子对自己的‘惩罚’不满呢。

    “母亲安好!”

    贾赦先行礼,不会叫贾母在这上头寻到错处,这才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笑道:“母亲的心意孩儿心领了,只是那两丫鬟的身契……”

    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是意思不言自明。

    前半句话还叫贾母的眉头松开,可是后半句却叫她十分不满了,怒道:“老大你这什么意思,我还会害你不成?”

    “这倒不是!”

    贾赦摇头否认,坦然道:“只是她们的身契不在手上,一时很难放心啊!”

    “好好好,你个混帐东西,连母亲也不相信了是吧?”

    贾母气得倒仰,冲着大儿子怒目而视,急忙招呼道:“琥珀琥珀,快去拿琉璃和翡翠两个的身契来,给这个不省心的混帐东西!”

    “那儿子就不客气了!”

    贾赦不以为意,顺水推舟起身道谢,这一下真把贾母气倒了,一时脸色涨红额头青筋暴跳脸色有些狰狞。

    “母亲还要保重身体啊,老二一家子还需要母亲保驾护航呢!”

    淡淡扫了眼贾母的作态,贾赦不咸不淡说道。

    “老大你个混帐!”

    贾母真的炸了,贾政可是她的心头肉和依仗,可不容许被老大如此贬低,气急怒道:“老二夫妻是我安排的,难道你有什么不满么?”

    “没什么不满!”

    贾赦一脸云淡风轻,心态平和笑道:“只要他们不坑我这个袭爵人就行,府内有母亲做主,随便他们折腾!”

    “你什么意思?”

    贾母不是易与之辈,大儿子话中有话她还能听不出来?

    “不管是老二真的是孝顺也好,还是以孝顺之名鸠占雀巢也罢!”

    一番话说得不紧不慢,贾母却是被气得不轻,同时也有些心虚,只顾着大口喘气缓解心头愤怒,一时来不及打断大儿子的话头。

    贾赦自然不会客气,淡笑道:“可有些事情我得提前说清楚,无论是一等将军的印信还是我本人的名贴,老二一家却是不能动用,当然我也不会给他们就是,母亲以为如何?”

    “不如何!”

    贾母一脸恼怒,脸色难看没好气道:“别把你那个有名无实的一等将军当回事,老二才不会稀罕呢!”

    “那正好!”

    贾赦拍掌一笑,话赶话到了这份上,他自然不会客气什么,直接道:“老二有官职在身,正好让他以自己的本职官位对外应酬!”

    “你!”

    贾母话一口出就回后了,没想到老大竟然如此不客气,顺着她的话头就把事情确定下来,叫她一时气闷不已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之所以叫老二夫妇住到荣禧堂,不就是想要抬举二儿子,顺便打压大儿子的嚣张气焰么?

    可大儿子要是不让二儿子动用一等将军的印信和名贴,谁会理会他一个区区的六品工部主事啊?

    本来她还真有打算,想叫大儿子叫出一等将军印信,好让二儿子可以名正言顺以此拓展交际结识人脉,可是现在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还真开不了这个口。而且大儿子这两天的变化有些大,她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心头有些发慌只得暂时作罢。

    “你个混帐东西,就是见不得你二弟好吧?”

    贾母自然不是善茬,转瞬间就是一个大帽子扣了下来。

    “别别别,这锅我可背不起!”

    贾赦连连摆手,一脸郑重道:“既然我这个一等将军名不副实,老二拿我的印信和名贴又能有多少帮助?”

    贾母顿时一滞,这话她才刚刚出口,可不想自打自脸。

    “再说了,我也担心老二拿着我的东西做坏事,最后把罪名和黑锅全甩在我身上啊!”

    贾赦没有要放弃的意思,继续猛砸大石。

    “放屁!”

    贾母一时气愤,竟连粗口都爆了出来,指着大儿子手指都有些颤抖,怒道:“你个混帐东西,有你这么说老二的么,他可是你亲弟弟啊!”

    “亲弟弟又如何?”

    贾赦嗤笑,直接道:“一旦心被养大了,谁知道会不会对府里的爵位还有财产动了心思啊?”

    此言一出,贾母脸上的怒容顿时僵住,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这样的事情,她这个做母亲的也不敢打包票啊,要是老二真的起了不该有的心思,那以老大的脾气还真的难以收拾了。

    “老大,你变了,变得冷漠无情,就连我都不怎么认识了!”

    话题不好接,那就转给话头呗,贾母人老成精一脸失望说道:“瞧瞧你一回来都做了些什么,连着两天大闹荣庆堂!”

    “得得得,这大帽子我真顶不住,既然母亲如此不待见,那我以后再也不来荣庆堂就是,这样的话可千万不能传出去!”

    贾赦摆了摆手,脸上的神色也跟着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你怕了?”

    贾母露出得意笑容,以为抓住了大儿子的死穴。

    “我怕什么?”

    岂料,贾赦却是一耸肩,无所谓道:“大不了我被削爵,咱们荣国府彻底从京都权贵圈子消失,咱们一起回金陵老家就是!”

    不等贾母有所表示,他还煞有介事道:“我倒是无所谓,单正倒哪都是混日子,怕只怕老二一家不答应啊!”

    “你你你……”

    贾母脸一白,这下真的被气到了也惊到了,同时心中也后怕不已,决定这样的话头坚决不能传出去,否则她这个风光的老太君就做不成啦。

    “母亲,也不是儿子我想变,实在是府内的局势变化太快,我要是再没点改变,说不定以后被老二骑在头上拉屎拉尿,还嫌我这个大哥接得不后利索呢!”

    贾赦说这话时语气平静之极,见琥珀满脸不安站在花厅门口,他招了招手将她招来,毫不客气将她手上拿着的两张身契收入怀中,起身拱手道:“母亲,不打扰你休息了,我这就告辞!”

    “等等,你什么时候接张氏回来?”

    贾母当即反应过来,顾不得生老大的气,急忙开口问道。

    “这就要看她的身体恢复情况了!”

    贾赦轻轻一笑,不以为意道;“听刘太医的意思,起码得在外头静养个三年五载才成,这还是最乐观的估计!”

    “她怎么能在外头待这么久?”

    贾母不乐意了,怒道:“她可是荣国府的当家太太,一直在外居住象什么话?”

    贾赦一脸的‘喜出望外’,连声道:“母亲,你这打算叫张氏回来掌家理事?”

    “谁说的?”

    贾母闻言语气一滞,脸上露出尴尬神色,不满道:“家里的条件总比外头好,回来修养不好么?”

    至于管家理事之事,她提都没有多提,显然根本就没这心思。

    “哦,那还是让张氏在外头修养的好!”

    贾赦一脸的‘失望’,咽得贾母差点背过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