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王子腾拦路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王子腾拦路

    拿到了琉璃和翡翠的身契后,贾赦安心了,当晚就来了个一龙戏二凤。

    他还没打算这时候就将荣国府拱手相让,自然需要有自己的心腹之人看住内院,外院他倒是不担心。内院老太太和王夫人都是很会折腾的,他实在不放心啊,起码眼下所居东院不能被渗了沙子。

    别看琉璃和翡翠只是两个丫鬟,她们却都是家生子,家人在府中的关系盘根错节,不说要他们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打探个消息总是不成问题的。

    现在她们成了贾赦的通房,想要更进一步的话,就得好好努力生个一儿半女出来,自然希望贾赦靠得住,不会眼睁睁看着王夫人偷盗她们后代的东西。

    轻松解决了燃眉之急的麻烦,贾赦一时心情大好,自然不愿意继续留在府中碍眼,交代了新收的两个通房好好看住东院后,便收拾收拾准备去城外跟妻儿会合了。

    “贾赦贾恩侯!”

    刚刚出了荣宁街,他就被人给堵住了。

    “哟,这不是王家俊秀王子腾么?”

    看到一脸怒气冲冲,咬牙切齿双目喷火的王子腾,贾赦笑嘻嘻道:“怎么,得到你妹妹王氏的通风报信,这就来找茬了?”

    王子腾闻言一滞,没想到贾赦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他反倒有些心虚了,这里可是大街上啊,要是传出去的话还怎么在军中混?

    “你有种,就跟我到旁边的富贵居一谈!”

    眼睛左右扫了扫,发现没人注意到他俩的对话,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接着又冲着贾赦挑衅道。

    “嘿嘿,跟我玩激将?”

    贾赦嘿嘿一笑,大步上前一把抓住王子腾的肩膀,漫不经心笑道:“那我就陪你去坐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手段?”

    说着,手臂轻轻用力,直接拖着王子腾大步流星朝着旁边不远的大酒楼走了过去,脸上满是玩味和坏笑。

    王子腾大骇,他根本没发觉贾赦的动作,只觉肩头一痛胸口像是压了一块大石般难受,双脚微微离地被拖着带到富贵酒楼。

    奋力挣扎没有丝毫用处,一身力气好象被禁锢在体内动弹不得,一时惊得冷汗直冒骇然不已。

    他可是王家寄于厚望的第三代佼佼者,从小练武不缀一身武艺十分高强,就是放眼军中都算是不错的身手,可在贾赦跟前却连还手之力都无。

    贾赦这厮的实力,起码高他两个位阶不止,什么时候这家伙这么厉害了?

    难道以前,这家伙都在藏拙不成?

    不管他心中如何作想,此时却是自由被限,只能被动跟着一起进了富贵酒楼,直接到了二楼雅间。

    期间,跟着过来的王家长随,硬是没看出自家少爷的窘迫,还以为自家少爷跟一等将军关系很好呢,哪里知道此时的王子腾几乎郁闷的想要吐血?

    “你们几个,都在外面等着,没有我根子腾兄的吩咐不许进来,是把子腾兄?”说着,贾赦伸长的手臂微微用力,王子腾只觉自己的肩膀骨头都要碎了,顿时脸色难看连连点头称是。

    “好了,这里就你我二人,有话快说有屁就放,我没兴趣跟你这样的小角色罗嗦废话·!”

    待两家长随全部离开后,贾赦这才放手,一屁股坐到主位上,满脸不屑开口催促道。

    “你,你的实力……”

    王子腾一脸复杂,刚才被好好震惊了一把,此时却是没多少心思找茬了,反而很是想探究眼前这厮的深浅。

    “嘿嘿,你以为祖父和父亲都是军中数一数二的大将,我这个做后辈真的就一点能耐都没有么?”

    贾赦嘿嘿一笑,端起桌上精瓷茶盏不紧不慢品尝。

    “可是……”

    王子腾一脸纠结,心中满是不可思议,同时也有种释然的感觉,作为荣国府袭爵人,要是真的一点本事都没有说不过去啊。

    “你是想问,我既然有这样的实力,怎么不早早显露出来吧?”

    贾赦一眼看穿了王子腾心中的想法,毫不客气点了出来。

    王子腾下意识点了点头,等他反应过来老脸一红好不尴尬。

    “嘿嘿,估计你这家伙,尽想着我祖父以及我父都是军中重将,我要是在军中混迹的话,扶摇直上不在话下?”

    难道不是这样么?

    王子腾听出了贾赦语气中的异样,一脸古怪看了过来。

    “嘿嘿,看来你王家的教育,还是有些不足啊!”

    贾赦嘿嘿一笑没有急着解释,而是讥讽了王家的教育手段,直把王子腾这个还不到三十的青年气得不轻。

    “说你天真还不相信,你也不用脑子想想,一门三代军中重将,在军中的人脉关系盘根错节,影响力更是大到没边,皇宫里那位能安心么?”

    淡淡扫了王子腾一眼,眼中全是满满的鄙视,贾赦冷笑一声懒得多说,继续端茶慢慢品尝,有滋有味好不享受。

    王子腾却是被带沟了去了,顺着贾赦的推断脑补了一番,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再看向贾赦的眼神已经变了。

    难怪这家伙一身武艺惊人,却是从不显露出来,要不是今天撞上了,估计他可能会被隐瞒一辈子的。

    想想从小就熟识的玩伴藏得如此之‘深’,这厮心情就不怎么好了。好象他就是一个傻子般,随着他人的指挥棒行事。

    “想明白了吧?”

    贾赦差点忍不住捧腹大笑,脸上却是一本正经严肃问道。

    想明白了,当然想明白了。

    荣国府一连出了两位军中重将,要是再出第三位的话,皇宫里那位绝对睡不安稳的,到时候荣国府随意都有倾覆之危。

    默默点了点头,王子腾心情沉重点了点头。原谅他此时只是个小小的六品小校,在军中勉强摸到了中品将校的边,对于这么‘高端’的秘事实在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接触了免不了心中忐忑不安得很。

    咦,不对啊!

    王子腾猛然惊醒,突然反应过来他今天是来找茬的,妹妹匆匆来信说眼前这厮可是极力反对荣国府将军中资源用在自己身上。

    而这厮眼下却表明了态度,他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去军中厮混!

    想到这里,王子腾心中顿时腾起熊熊怒火,瞪了悠闲喝茶的贾赦一眼,怒道:“既然恩侯你无法在军中发展,前日为何出手阻拦荣国府帮我之事?”

    “第一,荣国府在军中颇有人脉没错,但那是荣国府自己的事情,跟你这个王家俊秀没关!”

    贾赦轻轻一笑,开口便将王子腾气得不轻。

    “第二,你那妹妹,我那弟妹王氏有些过了啊,竟然在言语中把你王子腾王军校跨成天上一朵花,竟然拿你来压我跟老二,我心情不爽了,自然要给你这位王家俊秀添堵了!”

    王子腾无语,心中更是暗骂妹妹王氏糊涂,这样说话不是逼着人跟他过不去么,现在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也就是说,荣国府不打算帮忙了?”

    心中凉了半截,语气都带着满满的颓丧。王子腾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没了荣国府的鼎力支持,他在军中的发展前景一下子变得暗淡了许多。

    “帮,还是要帮的!”

    岂料贾赦所言,却是大出王子腾所料,一时只疑自己听错了,贾赦却没理会这厮的神情变化,淡然道:“眼下却是四大家族的关键时期,咱们这样的第三代刚刚起来,老一代却是凋零得太快了,正是四大家族最困难的时候,该帮还是要帮的,不过想要荣国府鼎力相助却是不可能了!”

    只要能有帮助就成!

    王子腾暗暗松了口气,不知不觉他心中的预期已是大大降低,根本就没怎么奢望还能得到荣国府的鼎力相助,只要能在军中平稳发展就成,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好了好了,我没兴趣跟你继续罗嗦下去!”

    贾赦放下茶盏,起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出门之时回头叮嘱了一句:“还有,劝劝你那妹妹,不要做得太过了!”

    说着,没理会王子腾尴尬的脸色,招呼长随柱子等人一同离开,骑马直奔城外而去,根本就没将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

    “贾恩侯贾恩侯……”

    王子腾神情恍惚,站在酒楼二楼窗前,目送贾赦一行的身影消失,心情一时复杂到了极点,今天贾赦跟他说的一些事情,叫他隐隐触摸到了一些上层斗争的踪迹,惊得他浑身汗毛倒竖直抽凉气。

    先荣国公贾代善果然不简单,竟是早早窥得帝王心思,把儿子当成纨绔养,如此才是保全荣国府之道,而这位一等将军贾赦贾恩侯也不是善茬,拥有一身强悍武艺竟能瞒得天衣无缝。

    相比这对心思深沉老谋深算的父子,自己就好象一个屁事不懂的无知之辈,做着一切看似聪明实则愚蠢的蠢事,想想都觉得好不尴尬啊。

    好不容易稳定了翻腾的心思,他没有在外头多待,急忙匆匆返回王家府邸,找到老父将这次的事情说了一遍。

    “哎,果然虎父无犬子,原本还以为恩侯是个不中用的纨绔,没想到里头还隐藏了这样的玄机,你以后跟恩侯好好相处,记得警告你那妹妹一番,叫她不要做得太出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