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族学和上学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八章 族学和上学

    “爹爹来了,驾驾驾,小木马快跑过去!”

    贾赦刚刚来到妻儿暂居的庄子,正在小游乐场里骑着摇晃木马的小小贾琏,便大喊大叫起来,旁边围着一群丫鬟婆子,一个个脸色紧张生怕小主子从摇晃的木马上摔下来。

    “琏儿要不要跟爹爹一起进去?”

    贾赦微微皱眉,轻笑朝玩疯了的小贾琏挥了挥手问道。

    “不不不,我要骑木马,我要骑木马!”

    显然,玩具木马的吸引力,要被贾赦这个消失了两天的父亲大多了。

    “父亲……”

    八岁的贾瑚有副小大人摸样,之前站在一旁见小弟疯玩木马,此时走过来想要替小弟解释一二。

    “无妨,让那小子玩去吧,小心不要摔着,要及时擦汗不要感染风寒就成!”

    贾赦摆了摆手,轻轻拍了拍贾瑚的小小肩膀,哪能看不出这小子眼中的羡慕和向往,可惜身有心疾玩不了这样‘激烈’的运动。

    再怎么装,也应该不了这只是个八岁孩子的事实。

    “好好陪着你小弟玩耍,留两个细心的婆子就好,让那帮丫鬟退远一点,搞得好象看猴戏似的!”

    轻轻一笑叮嘱了贾瑚一句,见张氏的身影出现在正堂门口,他笑着摆了摆手走了过去。

    “老爷没事吧?”

    张氏脸色不错,没有前两天的苍白了,尽管依旧有些病态,但是精神状态好得太多了。

    “无事无事,你看我想是有事的样子么?”

    贾赦一脸的不以为然,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走走走,咱们进去说话!”

    进了正堂各自安座,接过丫鬟送上的茶水,就着悠闲的气氛,贾赦将此番返回荣国府发生的事情,简单跟张氏说了一遍。

    虽然惊异于丈夫突然的爆炸,把婆婆气了个够戗,可张氏依旧有些感伤,婆婆对她的成见太深了,竟然直接剥削了她着个管家太太的权柄,甚至不惜将二房太太抬出来压人。

    “你不要多想,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养身体,还有把瑚儿和琏儿带好教好!”

    贾赦好一阵无语,懒得理会张氏动不动的感伤,又将贾母惩罚他给的两个通房说了说,透露了一点点以后的计划。

    张氏果然没有多想,这个时代就是如此风气,只要她的正妻地位不失,贾赦玩女子她是懒得理会的,反正她此时的身体状况不允许行房,难道还能卡着男人不泄火不成,要是传扬出来是要闹大笑话的。

    当然,要张氏将身边的亲信丫鬟主动送给贾赦也不可能,她们知晓她太多秘辛,谁知道有了念想后会不会叛变,就是为了两个孩子她也不敢赌啊。

    至于贾母的奇葩行径,她这些年跟其相处的时间,可比贾赦这个儿子要多得多,早就习惯成自然了,在她眼中贾母就是个爆发户,一心想要学那些世家的行事作风,却是俩点皮毛都没能学会。

    两夫妻说了会子话,贾瑚和贾琏便手牵着手走了进来,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向贾赦和张氏请安问好,而后规规矩矩坐在下首的椅子上。

    “瑚儿和琏儿的气色都很不错嘛,看来这次郊外是来对了!”

    贾赦只是扫了一眼,贾瑚和贾琏的身体状态便了然于心,轻笑着冲张氏提点道:“男孩子就是要多跑多动身子骨才健壮,不要像个小姑娘似的,整天抱在奶娘怀里不愿动弹!”

    不知为何,贾赦自从魂穿以后,学自师傅黄飞鸿的一手医术轻出于蓝,结合这里的医书典籍甚至有点出神入化的迹象。

    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医术天赋竟然如此强悍,当然也得感谢上两代荣国公的贡献。

    首代荣国公贾源就是个标准的泥腿子,跟着太祖起兵之后因为兵法天赋出众很快就斩露头角,最后更是成就一代开国国公之位。

    贾源没读过书,自然十分倾慕读书人,征战期间除了搜刮了大批金银财宝等等之外,收集最多的就是各类书籍。

    贾代善继承了父亲的做法,他在军中效力之时,大庆朝同样还处于动荡期间,各地战乱不断,他也同样收集了大量的各种书籍。

    因为本身文化水平不高,他们只是学着那些所谓的世家藏书,想要在贾府也弄个传承书楼出来,结果自然是白费了一片苦心。

    无论是原来的贾赦,还是号称读书人的贾政,都对两代国公筹建的书楼不敢兴趣,这些最后都便宜了灵魂穿越而来的贾赦。

    贾家书楼中的书籍类别包罗万象,除了科举应试的正途书籍外,医捕星象还有游记哈本等等杂书应有尽有,是贾赦融入这个红楼世界的重要学习资料,同时也是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渠道。

    其中颇有一些极为精妙的医书,贾赦借此与自身医术互相印证,没想到最后自身医术大成,说一句神医国手都不为过。

    只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将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用在自家妻儿身上,效果很是明显,无论张氏的产后弱症还是贾瑚的心疾,在这个时代都是极为恐怖的重病,可金国他三年多的调理,不说全部好利索,起码跟寻常哪个人没有两样。

    不然贾瑚哪能被允许,跟着小弟贾琏跑去游乐场旁观?

    只是可惜了张氏,因为有贾母的折腾,还有其他方面的原因,身体却是一直都处于病弱状态,时间一长身体底子出了问题,这也是贾赦一定要将她带出荣国府的主要原因。

    要是继续留在荣国府那个不靠谱的地方,就是以贾赦的绝世医术,最多也只能延续张氏五年性命,心神损耗过重这样的病症就是华佗在世也没辙啊。

    张氏顺着贾赦的话头,仔细看了看两个儿子的气色,发现果然比在荣国府时好了不少,不由露出欣慰之色。

    “记得以后不要太过腾宠,男孩子么多摔打以下都没什么的,还有他们完摔的时候,身边也不要围着太多的以还婆子,就放三两个手脚麻利细心的小厮,吸了太多的脂粉气对身体不好!”

    贾赦嘿嘿一笑,指了指站在两儿子身后的一大票丫鬟婆子,没好气道:“总不能以后长大了,要出门应酬交友的时候,也带着这么一大票人吧?”

    张氏本来想表示反对的,可是一听贾赦如此说顿时无话可说。

    见屋子里一帮丫鬟婆子个个诚惶诚恐,贾赦摇了摇头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挥手叫贾瑚带着贾琏到旁边的偏厅玩耍,待正堂空旷下来,他这才笑着说道;“夫人有空闲的时间,还是亲自指点两个孩子读书的好!”

    “这个妾身自然义不容辞!”

    张氏一脸郑重答应,既而话锋一转担忧道:“老爷说到两和孩子读书的事情,妾身也就斗胆说一说,瑚儿年纪大了,是不是将他送到族学去念书?”

    贾氏族学?

    贾赦忍不住嗤笑出声,没好气道:“还是算了吧,就算把瑚儿送到乡野学堂,也不会送去族学受祸患的!”

    “老爷,这话怎么说的?”张氏吃了一惊。

    “族学不行,已经被代儒族叔当作自家生活的依仗了,一个人管理偌大一个学堂,竟然也不许请其他先生,他只一个小小的秀才,能教出什么学生出来?”

    “敬大哥不是考上进士了么?”

    张氏满是不解,好奇道:“敬大哥不是也读了族学么?”

    “只是在族学开个蒙罢了!”

    贾赦对这里面的事儿门儿清,不屑道:“后来开始考举了,代化叔父便请了先生在家里教导敬大哥,再加上敬大哥本就有读书的天赋,这才有了贾氏宗族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位进士的出现!”

    不等张氏开口,他接着冷笑道:“夫人你仔细算算,自从祖父和祖伯父创建族学以来,除了代字辈出了几位童生秀才外,到了我这一辈的文字辈,除了贾政那个书呆子外,还有谁能在考场考出了名堂?”

    张氏一想,果然还是如此,这才点了点头无奈道:“要是我张氏家学还在的话就好了,把贾瑚送去上学正好合适!”

    “夫人忘记了,瑚儿可是有心疾在身,根本就不适合上学堂读书!”

    见张氏心情低落,贾赦暗暗叹了口气,急忙开口岔开了话题,果然事关儿子的身体以及读书之事,张氏来不及感伤木族的衰落,急忙打起精神问道:“老爷的意思是……”

    “难道夫人还真想叫瑚儿考进士不成?”贾赦不答反问。

    “这样不好么?”

    张氏可不是那等没见识的妇人,她家学渊源,对于朝堂之事知之甚广,无奈道:“朝堂之上大多乃进士出身,不是进士出身想要立足朝堂可不容易!”

    “夫人你还忘了一点啊,朝堂上的读书人势力很大不假,可还有一股势力实力也不弱啊!”

    贾赦微微一笑,特意卖了个关子。

    “老爷说的,是指勋贵势力吧?”

    张氏说起这个的时候一脸不乐,长久的家庭环境熏陶,让她对勋贵势力,又着本能的排斥。

    “嘿嘿,夫人可不要忘了,瑚儿可也是勋贵一脉的重要一员啊!”

    贾赦脸上的神色十分古怪,好笑了看了张氏一眼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