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父子同学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父子同学

    张氏愕然,俏脸涨得通红。

    她倒是忘了,荣国府可是勋贵之中的重要一员。无论是四王八公还是四大家族,荣宁二府都是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四大家族之首,同样也是八公之首。

    尽管此时上代荣国工贾代善已经去世,荣国府的声势大不如往,却也比红楼梦开始时几乎成了勋贵圈子里的边缘角色要强得太多。

    不然,王子腾为什么眼巴巴上门寻求帮助?

    而贾瑚作为荣国府正经的长房嫡孙,尽管在府内地位受到了二房长子贾珠的挑战,可在整个勋贵圈子里地位却是极高。

    他是天然的勋贵势力后备核心成员,只要踏上朝堂自然就会成为勋贵势力极力培养的重点对象。

    只是可惜,贾瑚犯有心疾,几乎不可能立足朝堂,最多也就是在清闲没有压力的衙门里做做事罢了。

    见张氏一脸赫然,贾赦轻笑道:“对于瑚儿来说,有没有进士这块敲门砖,其实意义不大!”

    见张氏想说什么,她笑着摆手道:“就算瑚儿能够进士及第,那些所谓的读书人能够接纳他进入他们的圈子,不排挤瑚儿么?”

    张氏怅然,无奈道:“要是我几位兄长在就好了!”

    “几位舅兄在也没用!”

    贾赦却是不以为然,直接道:“他们又不能一直看着瑚儿,读书人整人的手段阴得很,不是亲身体会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艰难,还是算了吧!”

    “那瑚儿怎么办,就不独书了么?”

    张氏糊涂了,心中很是有些不甘,她是书香世家出身的小姐,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通过正常的科举入仕。

    “再说,以瑚儿的身体,也受不住科举的折腾啊!”

    贾赦摇了摇头,最后一击终于将张氏不切实际的念头打消,宁府贾敬为何后来会出家,除了可能派系斗争失败避祸之外,也有很大可能受不了那帮读书人的排挤,还有可能的冷暴力啊。

    “那瑚儿然后的前程?”

    张氏一脸迷糊,心中说不出的担忧。贾瑚是荣国府下一代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不错,可惜府里那种情况,什么事情都不好说。

    她总觉得,贾瑚要是没个功名在身,总不是保险的。

    “以瑚儿的身体,考秀才和举人应该还能撑得住!”

    贾赦却是早有准备,他之前守孝三年可不是白过的,荣国府藏书楼里的书籍,几乎被他翻了个遍,其中自然也少不得大庆律例和一些官场惯例,可以说三年守孝期间对他彻底融入这个世界,以及瞒过他人此芯非彼芯的事实,起到了相当关键的作用。

    “秀才和举人,怎么够?”

    张氏却是不以为然,她从小的生活环境就是如此,往来她家皆鸿儒,但凡有点身份地位的无不是进士出身,自然看不上区区秀才和举人。

    “够了够了,只要瑚儿过了这一关,等当今于勋贵子弟中选拔贤才时,上下运作一番挤身官场容易得很!”

    贾赦却是不以为然,勋贵之家自然有勋贵之家的晋升之路,原著中贾母的一句‘不必跟读书人争’说得虽然有些偏颇,却也不无道理。

    勋贵子弟进入官场,很少有直接通过科举入仕的。

    主要是勋贵底蕴不足,对于科举一事的门道又是摸不着头脑。这个时代可没网络之类的信息沟通渠道,一些所谓的书香门第,可是将所谓的科举手段当作传家之宝,守得那家一个严实,根本就不给外人,尤其是勋贵之家知晓的机会,这也是勋贵之家很少能够转型成为书香门第成功的主要原因。

    当然,勋贵子弟一般都很难忍受寒窗苦读的折磨,因为他们有不少进入官场的门道,所以对于读书也不是特别看重。

    而且皇帝为了显示对勋贵的重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从勋贵子弟中选拔一批忍受,充实到宫廷内外的一些关键位置,经常能跟皇帝见面,自然表现和提升的机会就多了。

    皇帝对勋贵之家知根知底,加上勋贵之家的一身荣辱全部系于皇家之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也是皇帝一般都比较重视勋贵之家的主要原因。

    以贾瑚的身份地位,只要过了秀才或者举人那关,再上下打点一番,进入皇帝的眼中是很正常的事情,以后进入官场不在话下。

    红楼原著贾琏之所以混得那么惨,有荣国府衰落得太厉害,已经沦落为勋贵边缘角色的因素,自然也少不得王夫人和贾政的手段,或许里头未尝没有贾母的某些心思在里头。

    只能说,荣国府自己作践自己,不然想要扶持贾琏如仕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看那时荣国府已经那么惨了,依旧能够轻松跟皇帝身边的亲信宦官搭得上话,就是外地的节度使都给贾琏几分面子,就可知勋贵之家的关系网如何错综复杂了。

    荣国府最后败亡,完全就是他们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的缘故。

    “一切任凭老爷做主!”

    张氏虽然很不情愿,不过想想了贾瑚的身子状况,只得无奈叹了口气答应下来,心中自我安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嘿嘿,夫人我也打算跟瑚儿一同学习,到时候父子一同考童生秀才也是一段佳话啊!”

    说完了贾瑚以后的教育以及前程,贾赦嘿嘿一笑语出惊人道。

    “什么?”

    张氏先是吃了一惊,等反应过来后脸色变得十分古怪,没好气道:“老爷就不要开玩笑了,这算什么佳话?”

    她真些哭笑不得,只听说过父子同进士才是佳话,可没听过父子同童生,或者同秀才是什么佳话的?

    “我不是见瑚儿没个读书的伴,想陪他一同读书锻炼身体么?”

    贾赦却是不以为然,轻笑着说道。

    “老爷这是认真的?”

    张氏秀眉微皱,突然开口问道。

    “当然,夫人以为我在开玩笑么?”

    贾赦轻笑着摇了摇头,不以为然道:“我之前已经对童生以及秀才考试内容有所了解,还请教了远在苏州守孝的林家姑爷,对童生试和秀才试很有把握!”

    “哦,老爷能不能说来听听?”

    张氏来了兴趣,满脸好奇问道。作书香世家培养出来的千金小姐,她对科学的认识可是不浅啊。

    “不过是重点考试记忆罢了,翻来覆去就考那几本书,只要把那几本儒家经典全部背熟,通过童生和秀才试自然没有问题!”

    贾赦信息十足笑道,要说对考试内容的总结,还有什么朝代比得上现代,简直将各种考试模式分析到了骨子里。

    只要不是作诗作赋,对于现代经受过无数考试磨练的学生来说,童生和秀才试还真不算难事。

    再说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魂穿过来之后,他的以及就变得特别好,说一声过目不望也不为过,就是现在直接去靠童生秀才都不成问题。

    “说得轻巧,怎么有些老童生考了一辈子,也过不了秀才试那关?”

    张氏却是不信,她虽然是张家的千金小姐,对于科举也有自己的理解,但是有关科举考试的一些关窍却是一无所知。

    “嘿嘿,那是他们分心所故!”

    贾赦嘿嘿一笑,见张氏依旧满脸不信,他也懒得多做解释,只道:“等我请人将最近十年京畿府的童生秀才试卷拿来,夫人你就知道了!”

    说着起身,走到旁边的偏厅,将消息告诉贾瑚,自然引来贾瑚欣喜大叫,一双漆黑眼睛犹如晨星闪烁,说不出的兴奋和高兴。

    “我要和爹爹一起读书喽!”

    毕竟是个从小被呵护着长大的小孩子,听到爹爹竟然要跟他一同读书,自然兴奋得紧高兴不已。

    “瑚儿你可要努力了,千万不要被爹爹甩出去老远才好!”

    贾赦轻笑着摸了摸这小子的脑袋,不忘调侃着即将道。

    “哼,爹爹不要小瞧人,我的记性一向都很好的!”

    贾瑚挥舞着小拳头一脸不服,小脸上全是昂扬的斗志。

    “我也要读书,我也要读书,爹爹和大哥不能抛下琏儿!”

    贾琏不乐意了,以为爹爹和大哥有什么好事,要把他抛开,顿时一双小短腿蹬蹬蹬跑得飞快,犹如小肉球一般扑到了贾赦身边,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嚷嚷大叫,一副不叫他跟着读书就誓不罢休一般。

    “好好好,琏儿也跟着一起读书!”

    贾赦一脸怪笑,回头冲着满脸笑意的张氏道:“夫人,你待会去家生子以及附近的佃户家里,找齐一帮跟琏儿差不多大的小子,让他们一起学习,有个伴也能互相促进!”

    “老爷……”

    张氏闻言有些迟疑,她不想自家儿子跟一帮家生子跟佃户之子凑在一起。

    “另外还要叫侍侯琏儿的丫鬟们全部学会识字读书,给这小子制造一种良好的学习氛围,以后丫鬟带他玩耍时,要以书中句子作为口令游戏!”

    贾赦没有理会张氏的迟疑,门户之见这么深,以后小贾琏还能有玩伴么?

    “好吧,我这就去安排!”、

    见贾赦态度坚决,尽管心头很不爽快,但是张氏最后还是无奈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