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严师’出高徒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严师’出高徒

    张氏是经过精心培养的世家千金,无论能力还是手段都比王氏靠谱多了。

    带过来的奴仆也都是能干人,吩咐下来不过短短两天时间,依托庄子里现有的房屋院舍,轻易就按照贾赦的要求,布置了一个小小学堂出来。

    与此同时,一车车的书本以及纸墨笔砚从庄外运了进来,作为学堂学生的日常学习所需。

    贾赦没有说大话,都没动用林家妹夫的关系,直接跑去京都转悠了一圈,便带着最近十年京畿府的童生秀才试考卷,以及举人试考卷带了回来,同时带回来的还有世面上的各种著疏四书五经。

    当然除此之外,他还带了不少的杂书游记,甚至最新的话本小说回来,他可不想把自家两个儿子当书呆子培养,他们是在读书,而不是书在读他们。

    与此同时,庄子学堂招收年纪在三到五岁间学童的消息,如风一样在整个庄子里吹过,引起一阵轩然大波。

    跟随而来的家生子自然愿意得紧,如此正式自家小孩跟两位小主子培养感情的最佳时机,再说能够读书识字也是不错的。

    至于佃户们却是最为踊跃的,他们虽然依附庄子而活,却算不得奴仆之身,子孙后代自然有参加科举的资格。

    当然他们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庄子学堂不收学费,能够让自家孩子在里头学闻断字,以后长到了也有个不同的生存手段,起码做个店铺伙计不成问题吧?

    同样的,跟随贾赦而来的军士对此,也是十分重视。

    这些军士,都是两代荣国公的亲兵后代,他们基本上算是两代荣国公的私兵,如果没有成为军中将校的话,便只能跟着两代荣国公一同离开军营,后来的将领是不会也不敢重用他们的。

    红楼原著中,那位被牛粪堵死的焦大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成了荣国府的主要护卫力量,同时全部由军籍,转为了荣国府的奴籍,在荣国府里是一群很特殊的存在。

    只是可惜,随着先后两代国公去世,加上大庆朝日渐安稳和顺,还有贾母以及府里一干主子的忽视,这些军士后代的日子变得有些艰难起来。

    贾赦之前三年的守孝时光,基本上已经将荣国府上上下下摸得清楚,自然对这些军士后代十分熟悉,早就有了全盘考虑,之前在府里不要动作,此时将妻儿送到郊外庄子上,这些军士后代自然全都跟着过来了。

    让人感觉心寒的是,荣国府对于这一批已经彻底边缘化的军士后代,竟然采取默不关心的态度,任由贾赦将他们拖家带口全部带走。

    所谓的武勋之家荣国府,如果府中竟然连一个懂武的都没有,也算是臆见无奈又讽刺的事情吧。

    贾赦对这些军士后代十分重视,不仅因为他们的忠心耿耿,还有他们大多都是从小学武,一个个身强体壮气势不俗,只要有效的组织起来,那就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军事力量。

    他倒是没有造反的想法,有太平日子过谁愿意冒着杀头的风险乱来啊,只是在这个皇权大于一切的时代,贾赦倒是不怕得罪了皇帝,以他的强悍武艺谁就算千军万马也拦他不住,可是一家老小的性命就不得不叫他顾忌一二了。

    有一支数量在两千左右的私军在手,无论以后发生了什么变故,贾赦都有把握护得住自家妻儿,甚至整个宗族的安全。

    所以,在跟军士后代说起招收学童时,庄子里的管事说得特别仔细,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后代十岁以下的小孩全部进入学堂免费学习。

    不仅如此,如果他们有想法的话,贾赦也不介意放了这些小子的奴籍,让他们有机会正常做官。

    这是极大的恩典了,一干军士与其后代自是感恩戴德,忙不迭将自家小子全部送去庄子里新开的学堂。

    待贾赦带着几马车笔墨纸砚以及书籍回来,小小的庄子学堂立即开课,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就是贾赦也没想到,原本只是帮助自家两个儿子营造良好学习环境的举动,一下子便让小小的学堂拥有了近两百个小萝卜头学生。

    面对张氏表现出来的担忧神色,贾赦却是很不以为意。

    人越多越好,这样才热闹,同样也能营造更加火热的学习氛围嘛,至于张氏担心的教学质量问题,根本就没到外面邀请什么名师大儒。

    当然就算他愿意请也请不来,这时代文武殊途不是说着玩的,文人对武人的排斥是天然的,就算请来了所谓的先生,他们也不会花费太多心思在教训之上,那还不如不请。

    话说上代荣国公贾代善眼光不错,看出了以后天下承平,武将的出路狭窄而且竞争十分激烈,还得时刻防备来自文人和朝堂的打压,以及皇帝的猜忌,所以早早布置了荣国府由武转文的大政方针。

    可惜这位死得太早,贾母又是个贪图享受,对读书人并不看重,又没多少本事的妇人,加上贾赦和贾政两兄弟都被养歪了,结果贾代善的一番苦心付诸东流,好不容易积累的文官资源全都便宜了林如海这个外姓女婿了。

    以贾赦之前纨绔的名头,真请不到所谓的名师大儒来。

    不过他也不在意,又不是真的要学堂里的小子全部考进士,前文就说过勋贵有自己的晋升途径,没必要跟那帮只能依靠读书的家伙去拼。

    当然,如果在读书方面特别有天赋的话,贾赦也不会介意花费精力培养一把,毕竟朝堂上文官才是主流,要是能够融入文官的圈子里,无论是晋升还是名声都要好上不少。

    这些都是题外话,只是简单的教授识字读书,贾赦干脆自己亲生,还把帐房里一干掌柜也拉了出来,以及身边的几位清客也都跟着被赶鸭子上架,成为了学堂的老师。

    教授小孩子读书识字,需要的是耐心,同时最好不要古板守旧,语言风趣幽默一点更好,不能将一张白纸一般的学生都给祸害了,贾赦觉得这样刚好。

    要不是这时代对女性的束缚实在太过严厉,又怕在以后的科举考试中,引发什么不必要的乱子,他甚至想请张氏出山担任老师一职。

    所谓严师出高徒,棍棒底下出孝子,虽然这话有些绝对,但贾赦还是很赞同用严厉的手段对付一帮活泼得厉害的小屁孩的。

    上课不老实,打!

    读书不用心,打!

    作业没有及时完成,打!

    进度跟不上,打!

    打打打,贾赦就是奉行的这一套严厉手段,整个学堂刚开始的时候,经常哭声一片,打板子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不响亮。

    就连贾琏这小子,因为顽皮和上课不认真,都被贾赦提出来狠狠打了几回板子,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惨不忍睹,气得张氏差点跟他翻脸,直道老爷太过严厉,琏儿还是小儿云云。

    贾赦依旧我行我素,庄子学堂前的小广场,只要不是寒冷的天气,还有下雨的时候,总有数十位小屁孩跪在那老老实实草鞋作业。

    还不止如此,他还将那帮犯错小屁孩的父母叫来监督,回去之后又是一顿暴打,总之除了贾瑚之外,其余小鬼基本上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

    这里可没什么不许体罚之类的规矩,老师狠狠打了学生的板子,学生家长不仅不会生气,反而还会奉上水盆请老师洗手,下次孩子再犯继续打。

    有贾赦坐镇学堂,就算那些极端疼爱孩子,在张氏和贾赦跟前极有体面的管事和管事娘子也屁话都不敢放一个。

    没见就连琏二爷也时不时被打一顿板子么,他们的孩子难道还能比琏二爷更加金贵?

    当然,意味狠压是不行的,要是把这帮小屁孩全部弄出厌学症就不好了,贾赦规定学疼上午学文下午练武。

    至于练什么武,自然是贾赦搞出来,类似于广播体操却又有丝丝实战痕迹的锻炼手段,另外什么蹴鞠,扔沙包之类的群体小运动自然也少不了。

    总之,庄子里的小小学堂上午一片鬼哭狼嚎,朗朗读书声不绝,下午便是玩疯了的小子的哈哈大笑,似乎整个庄子的快乐之源都集中在此了。

    小孩子的记忆是相当恐怖的,只要用对了方法,叫他们用心读书以及的话,四书五经几本书籍字数并没多到恐怖的程度,只要用了心思,而且不是特别愚笨的,只花费了短短一年时间便基本上全部背熟。

    其中甚至出现了五六个记忆力特别出众的小屁孩,成了学疼老师眼中的尖子生,都是有科举潜力的家伙,受到了学堂上下的特别关照,就算其中有两个出生奴仆的家生子,也不例外。

    贾赦也没有欺骗两个儿子,果然跟着他们一起读书识字,有时候还故意露出一些破绽,叫两个小字看出来好好得意一番,对于学习背诵自然更加充满的兴趣,一心想要在学习上将他们的可恶父亲压下。

    特别是贾琏贾二少,别的老师顾及他的身份,基本上打板子的事情都是有贾赦亲自代劳,这小子可记得清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