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再起冲突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再起冲突

    贾赦一年之中有大半年都住在城外庄子里,这引起了贾母的极大不满。

    这日,贾赦刚刚从城外庄子返回荣国府,刚刚进门就被赖大都拦住了去路,表示老太太有请。

    “我说赖大,这样的小事你叫个人过来传一声就是,怎么亲自跑来了,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心虚了?”

    贾赦斜瞥了这厮一眼,没好气乱扣帽子。

    “哪能呢?”

    赖大额头瞬间泌出一层冷汗,急忙小心翼翼陪着笑脸道。

    “没有最好!”

    贾赦嘿嘿一笑,直接返回了东院,跟两个挺着大肚子的通房见了个面,叫她们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不要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便慢悠悠洗嗽一番再向贾母的荣庆堂走去。

    不知道怎么回事,贾母上次惩罚他送了两个俏丽丫鬟过来,结果好上了没几月就双双中表,全部怀孕了。

    贾赦对她们还算重视,特意抽调了几个丫鬟婆子侍侯,同时还要了京城一位有名的接生稳婆长驻家中。

    不好把这两位带到城外庄子,不是张氏吃醋什么的,她此时的身体状况虽然大有好转,但起码好几年内都无法跟贾赦行房,不然身子骨根本承受不住,也没那么多心思嫉妒。

    贾琏琏二爷经常被打板子,张氏心疼得不得了,整天不是给这小皮猴擦拭伤药,就是暗地里给其开小灶补课,还要处理庄子里的一应大小事务,忙得团团转哪有是跟跟贾赦谈情说爱?

    听闻两个通房怀孕了,还特意叫叫人送来珍贵补品,不管两个通房接受不接受,这是大夫的本份。

    再说,以贾赦操练孩子的狠劲,只要那两个通房不作死,他们肚子里生出的男孩以后的前程还有不会差的,倒时候正好是他两个儿子的好帮手。

    这时代讲究宗族,不就是同气连枝利益一致么,更何况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作为庶子天生就比嫡子矮了一头,很少有庶子能够越了嫡子去的,这不是个人的本事能够决定的,而是大部分由家族分配的资源决定。

    就算有那运气特别好的,也不敢压嫡子一头,除非他想要跟宗族彻底决裂。

    所以,张氏根本就不担心庶子的出现,贾赦也不是那种宠妾灭妻之辈,哪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反倒两个通房,被张氏的大方弄得受宠若惊心惊胆战了好一阵子。

    不管是他们的父母亲人,还是管家太太王氏这个例子,都告诉他们嫡妻对小妾的不待见,她们位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有以后的荣华富贵越发小心翼翼。

    贾赦自然发觉了她们的小心思,不过只要这两位不想东想西,自己作死弄些不三不四的事情,他也就懒得多作理会。

    反正在贾瑚成年,贾琏还没有彻底的自保之力前,他是不会将张氏主动送回荣国府这个虎狼窝的。

    没错,现在的荣国府对他来说,就是虎狼窝。

    每次回来都有不同的感受,很敏锐的察觉到府中的一些细微变化,同时府中奴仆丫鬟的态度也开始发生着细微的变化。

    贾赦一点想要追根问底的心思都没有,牢牢把持了东院这一亩三分地,他才懒得过多理会府中的其它变化。

    说多了,还以为他对府内大权旁落有想法,反而会引来贾母的一通训斥,这又是何苦来哉?

    王夫人不知道是不是受了那次的教训,又或者忙于跟贾母争权夺利搞小动作,又或者得到了兄长王子腾的招呼,总之这一年来倒是没主动跟贾赦挑起矛盾冲突,不然贾赦真有心好好教她做人。

    一路行来,丫鬟婆子无不是身着绫罗绸缎,头上更是插金戴银好不晃眼,比之张氏掌家之时可要奢侈无数。

    贾赦心中一晒,无论是贾母还是王氏都可尽的折腾,好象府的银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一样,不要钱一般全部砸到一帮奴仆身上。

    一年时间,他感受得十分清楚,府中有地位奴仆的生活,比之城外寻常地主老财都要强上不少,一个个身上神情上都多了不少的骄奢之态,大有把眼睛长在脑门上的趋势。

    贾赦当作不知,只要这帮逐渐变得骄横起来的奴仆不主动找死,他也就懒得多说废话,就让贾母和王氏显示她们的大度去。

    嘿嘿,这样潇洒的日子也过不了多长时间了,不知道等以后府中内囊空虚之后,那些被养大了胃口的刁奴们会不会闹腾起来。

    “大老爷来啦!”

    贾赦很快就赶到了荣庆堂,门外的一帮俏丽丫鬟急忙上前见礼,并一窝蜂冲到正堂门口打起帘子。

    “见过母亲,母亲安好!”

    他发现荣庆堂变得越发富丽堂皇,屋里的几件正规摆件,好象都是老库里收着的好东西,现在全都堂而之摆在这里。

    这老太太啊……

    “老大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三天两头就往城外跑?”

    贾母脸色一沉,没叫贾赦起身直接开炮。

    贾赦也不以为意,直接找了把椅子坐下,缓声回答:“母亲又不是不知道,张氏还有两个孩子都在那里,所以我过去得频繁了一点!”

    “哼,张氏张氏,她都在城外修养一年了,就连过年祭祖都没回来,还要在外头修养到什么时候?”

    贾母的脸色越发难看,怒道:“还有瑚儿和琏儿,作为荣国府的正经嫡孙,怎老是待在外头,合适么?”

    “太太来啦!”

    就在这时,外头的丫鬟们一齐通禀,打断了贾母之后的话头。

    王氏进门,贾赦看得清楚,她的脸色显得很僵,看来刚才贾母的话她听到了,受刺激啦。

    “行了,老二媳妇你不处理家中事务,跑这来干什么?”

    贾母显然也看出了王氏的心思,不过却没在意,她的话又没说错,瑚儿和琏儿本来就是荣国鹄嫡孙么。

    “回老太太的话,再过不久便是南安太妃寿诞,媳妇刚刚写了个礼单,不知道是不是合适,请老太太帮忙打打眼!”

    说起这个,王氏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光亮,看似谦虚实则得意的从袖子里拿出一封礼单,恭恭敬敬递给贾母。

    “哦,我看看!”

    贾母接过礼单,仔细打量了一阵,指出了其中的几处不足,又添加了几份重礼这才算罢,最后她还很是满意说道:“老二媳妇做得不错!”

    “都是母亲教导有方!”

    王氏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笑容,故意叫贾赦看得清清楚楚。

    “好了,你回去尽快准备,等时间到了便送到南安王府去!”

    贾母摆了摆手,直接将志得意满的王氏打发出去,最后又将目光放在一脸悠然的贾赦身上,没好气道:“问你话呢,瑚儿和琏儿怎么样了?”

    “之前不是跟母亲说了么,他们在庄子上读书!”

    贾赦轻轻一笑,完全没有受到刚才那一幕影响,王氏的表演在他眼中不过跳梁小丑罢了。

    四大异姓王是那么好巴结的么,真以为当今心里没点防备?

    所幸眼下的荣国府,基本上跟军界断绝了联系,否则就王氏送礼这个殷勤劲,荣国府少不得要吃一顿排头。

    果然是头发长见识短啊,在内宅被限制住了眼界,不明白某些不算过分的举动,却很有可能挑动当今的敏感神经。

    如果还是张氏掌家,肯定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只会按照往常的例子送礼就是,又不是大生日用得着如此殷勤么?

    叫他无语的是,贾母竟然也跟着瞎参合,或许她只是想要表示一下,又或许又什么特别原因,总之她最后加进去的几份贵重礼物,很不恰当啊。

    放在有心人眼里,就跟荣国府巴结投靠了南安王府一般,就是南安王府也会生起异样的心思,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异常啊。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处郊外庄子地处偏僻,根本就没请什么老师过去,怎么教导瑚儿和琏儿读书的?”

    贾母怒哼出声,将贾赦从沉吟中警醒,不满道:“老大你不要打算蒙混过关,快点去将瑚儿和琏儿接回来!”

    “只是启蒙罢了,哪用得着什么知名师傅?”

    贾赦微微一笑不以为意,淡然笑道:“瑚儿和琏儿如今正是读书的好年龄,可不想他们荒废了去!”

    “你说什么?”

    贾母勃然大怒,一拍扶手不满道:“什么叫做不想瑚儿和琏儿荒废了去,难道咱们贾家没有族学么?”

    “族学?”

    这下轮到贾赦冷笑了,赔罪不屑道:“玉字辈的族中孩童也有不少吧,母亲你见过哪个烤过了童生没?”

    “考科举哪是那么简单的事?”

    贾母也不是好糊弄的,冷笑道:“就你那个偏僻庄子,也能教导得出童生秀才来,没做梦了!”

    “母亲你还真别不信,明年我跟瑚儿便会一同下场,考给母亲看看!”

    贾赦轻轻一笑也不生气,直接开口说道,把贾母一时听呆了。

    “什么什么,你跟瑚儿提通下场,我没听错吧?”

    贾母吃了一惊,满是狐疑扫了贾赦一眼反问。

    “哈哈,母亲耳聪目明哪会听错?”

    贾赦哈哈一笑,直言道:“等到时候,如果我和瑚儿哪个没中童生,立即就搬回府再不折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