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两个可怜娃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两个可怜娃

    “好,这是你亲口所言,我就等你和瑚儿的好消息!”

    贾母眼中精光闪烁,趁着话赶话的功夫,直接将这个赌约定下了,冷声道:“老大,到时候你可不要反悔啊,我是万万不会答应的!”

    她根本就不信大儿子的鬼话,他要是能够考中童生,那母猪都能上树了。至于贾瑚,如果身体没有问题的话,可能发奋一番还有希望,不过现在么……

    “母亲,如果我跟瑚儿都中了童生,就不要老师念叨叫他们回来了,可好?”

    见贾母如此作态,贾赦也不生气提出了条件。

    “自然可以!”

    贾母冷笑,仿佛看到了大儿子丢脸的情景,脸上满是掩饰不住的讥讽。

    不怪她如此不喜贾赦,自从张氏和两个孙儿全部搬离府邸后,贾赦就表现出了十分的桀骜,再也没有了之前的愚孝,她想要继续以孝道压制就困难了。

    这让贾母十分不满,也相当不安。

    她在荣国府的一言九鼎,就是建立在两个儿子俯首帖耳之上,如今大儿子还是袭爵人根本就不听指挥,这叫她有种对局势失去掌控的无力感。

    这样的感觉,对于控制欲强烈到惊人地步的贾母而言,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如今她强烈希望一切回归‘正轨’,当然是她心目中的正轨。

    因为贾赦的不配合,她胡搅蛮缠将内宅权力叫由王氏掌控的盘算也完全落空,甚至王氏最近隐隐现出反弹迹象。

    没有了大嫂张氏的威胁,王氏可不会对贾母言听计从,压现在还没修炼到红楼开场时那种木呐状态,心中的野心很轻易就暴露在贾母眼中。

    贾母心中自然十分不痛快,很想要收回管家权好好敲打王氏一番。可惜她已经享受惯了悠闲的生活,不想继续执掌管家大权忙来忙去,只能用给二儿子塞女人的手段,来警告王氏老实点。

    这些,贾赦虽然不知,却是隐隐感觉得到,贾母跟王氏之间可没看起来那么和谐,当然他对此没有丝毫探究兴趣,也不想身体刚刚有所起色的张氏,又重新陷回府里这样的旋涡之中。

    哇哇哇……

    就在这时,荣庆堂后院传来一阵婴孩的哇哇大哭声。

    “怎么了怎么了,元春怎么哭了?”

    贾母顿时转移了注意,连连大叫:“快快快,还不把元春抱过来,叫我看看怎么回事?”

    隐隐的,贾赦听到一个童子劝慰的声音:“妹妹不哭,妹妹乖!”

    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原来是贾珠和贾元春这两小盆友啊。

    “老大你笑什么,见到侄女哭了你还笑得出来?”

    不料他的笑容被贾母看到,顿时引来一阵不满训斥。

    “母亲你还是好好看着孩子吧!”

    贾赦不咸不淡顶了句,心道要是两个孩子任意一个出了意外,看王氏不将你恨死才怪。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堂响起,贾母顾不得找贾赦的麻烦,急忙扭头见到一群丫鬟婆子慌慌张张疾步走了出来,其中两个婆子一人手中抱了一个孩子。

    大的那个孩子就是贾珠,只比贾琏大几个月,实岁足有四岁,按照这里的算法足有五岁,可身子骨远不如贾琏那小屁孩健壮,生得眉清目秀一副好相貌,可这么大了还要婆子抱着走,足足比贾琏那小子矮了小半头。

    另一个婆子手中抱着的孩子不足一岁,正是红楼原著中,大名鼎鼎开口无所顾忌,当着一干太监宫女的面,见皇宫比作见不得人的地方,最后生生把自己玩死的贤德妃贾元春,当然她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奶娃。

    说起来这位也是年初才出生,因为生辰乃是大年初一这么个‘好日子’,跟上代荣国公贾代善一天生辰,所以受到了贾母的极端喜爱,刚刚洗三变抱了过来亲自教养。

    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小的贾元春此时只顾哇哇大哭,根本就不理睬奶娘丫鬟的折腾哄劝,将小孩子的天赋优势哭功发挥地淋漓尽致。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元春怎么突然大哭大闹起来?”

    贾母显然极度不喜这样的吵闹,眉头微皱厉声呵斥,把一干丫鬟婆子吓得不轻,连连求饶却是无济于事,小小的元春反而哭闹得更凶了。

    旁边婆子抱着的贾珠一脸惊慌,小眼圈泛红显然受了感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什么,一直瘪着小嘴强忍着不哭。

    贾赦看得清楚,贾母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真真叫人心寒啊,既然孩子是你硬要抱来的,就得负责到底,在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面前摆这样的脸色,真的合适么?

    要他是王氏,见到贾母这副摸样,铁定得恨死她不可。

    说什么最最亲的孩子,连这么点闹心都没有,不知道带孩子本就极需耐心么?看贾珠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察言观色,看来贾母这里当真是个虎狼窝啊,这么小的孩子都被迫学会看人眼色了。

    可不管奶婆子如何动作,小元春的哭闹不仅没有停歇,反而越闹越是厉害,荣庆堂正厅被折腾得鸡飞狗跳好不闹腾,贾母更是连连斥责脸色难看之极。

    “让我看抱抱吧!”

    眼见旁边的贾珠小盆友眼圈越来越红,快要承受不住如此‘恶劣’的环境,加入哭闹大军之中,贾母还只知一味呵责斥骂那些丫鬟婆子,贾赦实在看不下去了,突然走了过去一把将小元春抱在怀里。

    “老大你……”

    贾母一脸铁青,怒视贾赦本来想大骂一通的,可是小元春被贾赦抱在怀里后,竟然立即停止了哭闹,荣庆堂瞬间变得安静之极,贾母一时不适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小姑娘你怎么了?”

    贾赦轻轻垫了垫手中婴孩,脸上做出怪样逗得怀中小姑娘铬钢直笑,眉眼舒展五官精致,一副美人胚子的摸样。

    “元春元春,我的元春怎么了?”

    就在这时,门下响起一阵杂乱脚步声,人还未至便传来王氏惊慌失措的寒喊声,声音刚落帘子被迅速掀起,王氏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

    可一看到正堂的景象,她顿时傻眼了。

    不是说元春哭闹不休,吵得老太太脑仁疼,怎么现在抱在大伯手里,正咯咯大笑呢?

    心中虽然满布疑惑,不过却是暗松了口气,甚至还用羡慕的目光,看了眼跟逗得元春咯咯直笑的大伯。

    “弟妹来了啊,小元春身上的包裹有些紧了,你帮她松松!”

    见到王氏那可怜的眼神,贾赦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手中抱着的小奶娃递给王氏,顿时把这位管家奶奶闹得手忙脚乱好不慌乱。

    眉头一皱,贾赦语气严厉不满道:“王氏你整天做什么了,怎么连个孩子都不会带,还要劳烦母亲?”

    看王氏那生疏之极的抱孩子手法,他心中便忍不住暗暗摇头,贾母啊贾母,你可真是作孽啊。

    “我我我……”

    怀里抱着洗三就被老太太抱走的亲生女儿,王氏激动得差点喜极而泣,对于贾赦的斥责不仅没有羞恼,反而还很是受用。

    “连个孩子都抱不好,真亏了你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贾赦没好气斥责了一通,回头招了招手笑道:“珠儿过来,跟大伯说说话!”

    贾珠这小子也真是会看眼色,急忙从奶婆子怀里跳下,蹬蹬蹬就跑到贾赦跟前,甜甜的叫了声‘大伯’。

    “好孩子!”

    贾赦笑着摸了摸这小子光秃秃的脑袋瓜子,转头冲着王氏不满道:“王氏看你做的好母亲,整天就知道为了府里一点破事计较来计较去,看看珠儿才这么点子大,竟然就学会察言观色了,你这母亲是怎么当的?”

    这话就很是严厉了,王氏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若纸,紧紧抱着怀里的闺女眼圈瞬间泛红,心头发酸恨不得大哭一场。

    同时心中对贾母恨得不轻,都是这个老虔婆做的好事,硬生生叫她跟一双儿女分离,明明住在一个府里却像是两家人似的。

    对于贾赦的斥责,她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很是感激,要不是这位浑不吝的大伯这么闹腾,她怎么可能有机会跟自家闺女这般亲密?

    “老大你胡说什么呢,珠儿和元春是我抱过来的,还不是看你弟妹忙不过来么,你这是责怪我不尽心了?”

    贾母一脸铁青,盯着贾赦冷冷道。

    “不敢!”

    一边搭手跟着贾珠小盆友玩拍手游戏,贾赦一边不以为然道:“母亲帮弟妹看孩子是好意,只是他们毕竟是母子,还是让王氏自己看顾的好!”

    王氏闻言顿时大喜,从没哪一刻觉得大伯这么顺眼过,同时眼巴巴看向坐在上首的贾母,意思不言自明。

    “哼,我跟珠儿还有元春亲近得很,用不着老大你来装好人!”

    贾母脸上有瞬间的愤怒,没好气瞪了王氏一眼,轻飘飘道:“王氏你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情,怎么有时间看护孩子,还是将元春和珠儿放在我这里养这吧!”

    王氏眼中的希望之光瞬间黯淡,微微低头表示服从,眼底深处却是闪烁道道冰冷寒芒,贾赦的话可把她刺激得不轻,根本就放不下一双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