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纷纷扰扰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纷纷扰扰

    “简直无理取闹,他把童生试当成什么了,玩笑么?”

    一干翰林院的文官十分不满,他们纷纷盯上了最近‘大出风头’的贾赦,并且绝对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一个教训。

    什么教训,自然是要严格监督贾赦参与的童生试,不给他丝毫作弊使手段的机会。

    在这些文官看来,贾赦只是勋贵家中的纨绔而已,不学无术还想要考上童生,做梦去吧。

    贾赦并不知晓,京都城内纷纷扰扰的流言,竟然让一干翰林院的文官盯上了,以后的科举之路想要作弊基本上没了机会。

    勋贵跟文官之间的关系素来水火不融,他不知道消息也属正常。

    估计他就算知晓,最多也就是哭笑不得一阵,他有信心在童生秀才试上冲出重围,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小事’。

    怎么说他都是堂堂的一等将军,荣国府当家人。只要自身水平足够,考官也不敢对他做什么手脚。

    京畿府的童生试,考官基本上都是当地的县令,区区六品京县县令,真没胆子跟荣国府作对。

    因着跟贾母的约定,贾赦顺理成章长时间居住在城外庄子上,只在之前贾母惩罚时送的两个通房生产时回了一趟荣国府,并请来相属的好友一起庆祝了番,接受了一帮狐朋狗友的嘲讽鄙视。

    之前名为琉璃,最后改回本名的赵氏生下一个儿子,贾赦懒得多费脑细胞,直接取名贾淙。

    之前名唤琥珀,改回本名的钱氏生下一个女儿,不等贾赦这个父亲取名。贾母横插一杠以元春之名为由,直接取了个迎春之名。

    名字嘛无所谓,这个女儿肯定不是红楼原著中的二木头,贾赦断然拒绝了贾母想要抱养过去的想法。

    理由也很充分,老太太照顾贾珠和元春已经很吃力了,做儿子的哪能让母亲更加操劳再多照顾一个?

    回头,贾赦严厉警告了颇有意动之色的钱氏,直接将贾珠和元春在老太太处的生活状况告诉了她,最后表示就连嫡系孙儿老太太都不怎么在乎,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庶女?

    同时,又仔仔细细清理了一遍东院,吩咐两位有了孩子的通房好好看守门户,没事的话就不要随便到府中其它地方乱逛,真要出了什么事他在城外一时鞭长莫及,也不要指望他能够及时赶来支援。

    好好敲打了一番两位有了子女,野心明显膨胀不少的通房,同时也赏了她们不少的金银珠玉首饰,一压一拉将两位通房治得服服帖帖。

    回去之后,贾赦直接展开了丧心病狂的题海大战,叫一帮古代土憋好好见识了一番,什么才是现代考试制度锤炼出来的手段。

    在庄子里专门找了处帝国,模仿考试的场地以及环境,务必做到以假乱真,然后把之前收集到的最近十奶奶京畿府辖下各县,所有童生试题都拿了出来,在规定的时间内模拟考试。

    三天一笑考,五天一大考,尤其到了新的一年之时,甚至请来外头的落地举人,按照童生试的标准拟订试卷,天天考时时考,将答题题的方式方法牢牢刻印于乃还之中。

    所有人见识到了贾赦这种为了考试做出的手段,庄子里的兼职老师们自然一个个双目放光,恨不得将这种考前训练模式深深印入脑海,然后作为自家的传家宝一样传承下去。

    而那些被请来出题的落地举子,虽然不知晓贾赦的题海战术到底如何丧心病狂,却是对他的举动十分不屑。

    呵呵,一帮土包子,科举只是敲门砖,不过是跨入官场的手段罢了,某些脑子糊涂的读书人,竟然把手段当成了目的,就算最后能够脱颖而出,最后在官场上也走不了多远。

    这一年过年期间,贾赦带着两个儿子返回荣国府祭祀祖先,又发现了荣国府的某些情况,正向着红楼原著的方向迅速转化。

    贾赦对此视若无睹,王氏眼下逐渐掌握了荣国府管家权,当然核心权力依旧牢牢握在贾母,这对婆媳之间的暗斗开始加剧。

    此时的王家还没彻底起来,王子腾得到贾家在军中势力的支持,成功晋升五品校尉,成为军中中成将校之一。

    王家实力不兴,王氏就不敢做得太过,不然贾赦只要狠得下心,分分钟就能收回她的管家权。

    最近一年,荣国府中的管事职位变动频繁,你方唱罢我登场,贾赦冷眼旁观自然看得出,这是贾母和王氏这对婆媳斗法的结果。

    荣国府里的奴才越发骄横不知死活,就连一直居住在郊外偏僻庄子里,他都听到了一些传闻。

    这些都是小事,只要不闹出民变,又或者惹上不该惹的角色,纵奴行凶这样的罪名对于权贵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贾赦此时还没做好是否深入干涉荣国府的打算,所以只要不出人命,没有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他都懒得多做理会。

    有些事情,不是想管就能管的,只要他一出手,很可能会被看成对其身后主子的挑衅,之后便是数不尽的麻烦。

    至少,眼下的荣国府,还没烂到红楼开场时那般严重,他这个大老爷的威严,也不是红楼原著中可比。有他在郊外亲自坐镇,很多涉及到城外的事情,这些刁奴并不敢做得太过分。

    在他有限几次回到荣国府时,贾母不止一次询问张氏的身体状况,很明显她对府中现在的情况十分不满。

    王氏逐渐做大,已经开始逐渐吞食她的权威和利益,引起了贾母的警惕和不满,不过最后都被贾赦糊弄过去了。

    开什么玩笑,没事就把人忘到一边,有事就想要人帮你出面挡枪,跟王氏这样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家伙恶斗,真以为别人没有火气啊?

    如果是原身贾赦,估计很乐意替母亲效劳,甚至就是将张氏的性命搭进去也在所不惜,眼下的贾赦却是没心情惯贾母的异想天开。

    也是因为连番拒绝了贾母的暗示,贾赦跟贾母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冷淡梳离了,贾母动不动就把‘不孝子’三个字挂在嘴上。

    呵呵,作为一个母亲,如此行径简直就是断绝了贾赦的仕途,可见在她心中什么都比不上自己重要啊。

    任性的老太太!

    “瑚儿和琏儿都长这么大了,应该留在府中慢慢熟悉府中事务才是!”

    祭祖完毕,从祠堂返回荣国府后,一大家子全部聚集在荣庆堂吃宴,贾母突然如此对贾赦说道。

    “呵呵,瑚儿过了年就跟我一通下场参加童生试!”

    贾赦早有准备,呵呵一笑婉拒道:“还是等童生试过了之后,再做打算不迟,母亲以为如此?”

    贾母退而求其次,招手将小贾琏叫到身边坐下,宠腻笑道:“那就让琏儿住在府里,可好?”

    “母亲身边不是有珠儿了么?”

    贾赦轻轻扫了旁边的贾政一眼,果然看到这位假正经难看的脸色。

    贾母有些不高兴了,没好气道:“珠儿过年就要入族学读书,陪伴老婆子的时间一下子短了不少!”

    “琏儿也要读书啊!”

    贾赦淡淡一笑,直接道:“母亲不要忘了,琏儿的年纪只比珠儿小那么一点,还是让他在城外庄子上的学堂读书吧,族学就不必了!”

    “老大,你是专门跟我作对是吧?”

    贾母大怒,看向贾赦的眼神极为不善,语气不满道:“你们一个个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不听话了是吧?”

    后一句,才是老太太你最担心的吧?

    贾赦不为所动,贾政却是诚惶诚恐急忙起身连道不敢,回头冲着贾赦不满道:“大哥你是怎么回事?”

    “怎么,二弟既然这么孝顺,那就让珠儿继续待在母亲身边,至于读书嘛可以推后几年,怎么样?”

    不怎么样!

    贾政一张脸涨得通红,自然不会答应这样的事,他还指望贾珠金榜题名呢,哪会让他一直滞留后院不出?

    脑子稍稍转动,理直气壮道:“按照族规,族中孩童满六岁必须入学!”

    “母亲你看,二弟也这么说!”

    贾赦嘿嘿一笑,冲着贾母无奈一摊手,摇头道:“琏儿也到了正式进学的年龄,可不能耽误了!”

    “好好好,老大你很好!”

    商母气得够戗,指着贾赦怒目而视,知晓想要将贾琏留下已不可能,便停口不在谚语。

    王氏倒是很想接口,表示对贾琏回来的欢迎,可惜她摸不透贾赦这位大伯的心性,不然将贾琏这小子笼络到手,到时候贾赦和张氏就得投鼠忌器。

    一场年夜饭,一家人吃得不甚愉快,等守岁时辰一到边纷纷各自离开。

    “大哥,等等!”

    就当贾赦回返东院的时候,贾政这家伙竟然颠颠的追了上来。

    “老二你有事?”

    对于贾政这厮,贾赦很是瞧不上眼,典型的烂泥扶不上墙,拥有荣国府这么好的资源,竟然还在工部混得一塌糊涂,简直是废物中的战斗机啊。

    当然,眼下正月初一他也不好恶言相向,只好把这家伙带到书房叙话。

    “大哥,你跟瑚儿真大撒下场考童生试啊?”

    这家伙,果然不会说话,开口加上脸上的怀疑,真有种叫人狠揍一顿的冲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