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假正经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假正经

    “老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赦斜瞥了这厮一眼,没好气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问问大哥和瑚儿有没有把握!”

    贾政脸上的尴尬一闪而过,有些言不由衷说道。

    “关你屁事啊!”

    贾赦就是见不得贾政这副鸟样,太虚伪了让人感觉不舒服。

    怎么不关我的事?

    贾政心头好不委屈,老大你现在可是成了京都权贵圈子里的笑柄,就是工部衙门里都少不了各种讥讽嘲笑。

    他作为工部衙门的官员,自然少不得被波及,心中的尴尬你知不知道啊老大?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

    见贾政一副老虎不挪窝的架势,贾赦没好气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那闲功夫跟你浪费!”

    “大哥,能不能有了把握再去参加童生试?”

    贾政纠结了会,最后还是吞吞吐吐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

    “为什么?”

    “难道大哥你不知道,现在大半个京都权贵圈子都在等着看大哥的笑话呢!”贾政急了,有些慌不择言道。

    可话一出口便回后了,他可是知道老大是个浑不吝,他这么说反而会激起老大心中的逆反情绪。

    果然……

    “关你什么事?”

    贾赦没有生气,也没有勃然大怒,只是好奇的打量的贾政一眼,直接把这厮看得不好意思了,这才没好气道:“这是我的事情,你有资格说话么?”

    “哦,我知道了!”

    不等贾政开口,他轻笑着拍了拍巴掌,一脸不屑道:“你这家伙,是怕我没考中,你在工部衙门丢脸吧?”

    贾政默然,显然默认了他的说法。

    “嘿嘿,真是狗不知脸长啊!”

    贾赦被眼前这厮的厚颜无耻的乐到了,没好气道:“先不说我能不能考过童生试,好象你这家伙,在工部也混得不怎么样吧?”

    “谁说的?”

    贾政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顿时炸毛瞪眼怒道:“这是谁说的?”

    “怎么老二,你连承认的胆子都没有?”

    嘿嘿冷笑出声,贾赦一脸不屑,不爽道:“你大哥我可是一等将军,结交的那一个不是京中权贵,丫的就没一个对你有好印象的,还时不时拿你这混球打趣,荣国府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我我我……”

    贾政一张脸涨成猪肝色,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完整话来。

    他在工部确实混得相当惨淡,基本上已经被工部上下被排挤边缘化了,要不是他身上的官职是当今亲点,只怕早就被工部上官拿下扔出去了。

    贾政当然不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误,只认为这是衙门上下嫉妒他的才华,所以故意排挤打压,他才不会向这帮家伙低头,同流合污呢。

    “哼,还不是工部衙门的官员嫉妒我的才华,所以故意排挤打压?”

    一脸愤愤,说起这个他的心情很是不好,一副怀才不遇的架势。

    “我去,老二你还要不要脸?”

    贾赦瞪大双眼差点喷了,见过自恋的,还没见过像老二这样自恋的家伙,简直拿恶心当乐趣啊。

    “大哥你这是什么话?”

    贾政怒了,冲着贾赦没好气道:“我知道大哥你也羡慕嫉妒我的才华!”

    “你有什么狗屁才华?”

    贾赦嗤笑道:“经常迟到早退,成天就知道窝在家里,跟着一帮没屁本事的清客吹捧,这就是你的本事么?”

    贾政一张脸青白交替,张了张嘴却是无话可说。

    这是事实啊,他自觉才华不得伸展,在衙门里又受到同僚排挤,过得相当的不愉快,所以经常借故迟到早退不来上班。

    “嘿嘿,听闻工部的文书到了你手上,不管如何折腾都是一团遭,你也是涨本事了啊!”

    贾赦没好气翻了翻白眼,对于贾政的无能已经无话可说。

    只是处理简单的文件都搞成这样,谁还敢将更重要的事务交由他处理,不是自寻烦恼么?

    见贾政似乎有话要说,他没好气讥讽道:“别跟我扯些有的没的,你这事都成官场笑话了,连我都听闻了传言,老二你现在也是官场知名人物啊!”

    贾政一张脸噪得通红,又急又怒结结巴巴道:“那,那,那是我,我,我对,对工部,部的事情,情不了,了解!”

    死鸭子嘴硬!

    贾赦一点都不打算给这厮留面子,没好气道:“我好象听说,前不久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吧,老二你都进工部衙门一年多了,难道还没弄清楚衙门里的办事程序?”

    语气中说不出的讥讽,这位也真是牛比大发了。

    “我我我,我堂堂一个读书人,不屑做那些叫人厌烦的俗务!”

    贾政被说得好不尴尬,脸色却是恢复了正常,昂着脖子大声反驳道。

    “你牛啊,有本事到工部衙门吼一嗓子去!”

    伸出大拇指,贾赦嘿嘿一笑满脸的不善,给贾政出着馊主意。

    贾政脸色一白,缩了缩脖子不哼声,他只是无能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干这样的糊涂事?

    真要是不管不顾跑去衙门里吼了这么一嗓子,以后的日子将更加难熬。卑鄙的老大,这是安的什么心啊。

    贾赦却没放过他的意思,不屑道:“再说你算什么狗屁的读书人,好象就考了个秀才吧,还是排名倒树的那种,估计还是考官看在咱爹的份上,特地给了面子才考上的,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读书人?”

    “总比大哥不学无术的好!”

    贾政真被气到了,他可是一直自诩读书人的,如今被贾赦如此毫不客气的打脸,自然没了好声气。

    按照京都文人圈子的规矩,能够上得了台面的读书人,起码都要有举人的身份才成,贾政虽然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但事实就是事实,不是清客吹捧几句就能改变得了的。

    正因为如此,他在京都上流圈子的处境十分嘎嘎。

    他不是荣国府正经的袭爵人,尽管现在的荣国府由他和王氏夫妇当家,可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根本就入不了上层勋贵圈子的门。

    当然,以贾政自诩读书人的尿性,自然是很看不起那帮依荫耀武扬威的纨绔子弟,想当然的把自己给排除在外。

    岂不知,在上层勋贵圈子里,他贾政的名头才叫一片狼狈。

    而读书人的圈子,以贾政的出身以及秀才功名,根本就混不进去。他时常混进去的文人圈子,基本上都是一些不入流的落魄举人还有秀才组成的,看重的也不是贾政的所谓才华,而后他身为荣国府嫡系子弟的身份啊。

    所以说,别看贾政执掌了荣国府权柄,在外头他屁都不是,是被各方势力排挤的对象,混得那叫一个凄惨。

    更叫他悲剧的是,贾赦不像红楼原著那般,窝在荣国府马棚边叫他秀优越感,整日里只能在一帮清客的吹捧中才能稍稍飘飘然一会。

    等会过神来,又得面对惨淡的现实,他又不是那种有血性的人,只能缩着脖子躲在荣国府里自娱自乐了。

    可惜,贾赦对他的言语打击还没结束……

    “所以大哥我打算发奋图强,老二你可别扯大哥的后腿!”

    贾政无言以对,心中烦躁不已准备告辞离开,本来想劝告一下老大,没想到反而被喷了一脸口水,实在郁闷得紧啊。

    “对了老二,你想不想升官,或者换个更好的衙门待待啊?”

    就在这时,贾赦突然开口,口中所言顿时叫贾政移不动脚步了。

    “大,大哥,你,你有什么办法么?”

    尽管心中对这样的行为很有些不屑,但升官和换衙门的诱惑,还是叫贾政忍不住砰然心动,下意识开口问道。

    “嘿嘿,办法自然是有的,就看你这家伙舍不舍得了!”

    贾赦嘿嘿一笑,做了个数银票的手势,意思不言自明。

    “这个,需要多少?”

    贾政有瞬间的迟疑,不过升官换衙门的诱惑太大,他很快就将心中迟疑抛到一边,他受够了工部衙门里的憋屈。

    “这个不急!”

    贾赦却是突然收口,笑眯眯道:“等我考过了童生试再说不迟,咯啊二你也好好想想,别到时候又后悔了,我可是不答应的!”

    不带这么玩的啊!

    贾政被勾起了极大兴趣,贾赦却是闭口不言,他又不好意思盘根问底,搞得他好是郁闷,浑浑噩噩起身告辞离开。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

    见到贾政一副魂不守舍的摸样,王氏心中咯噔一下,还以为是哪个狐媚子将贾政的魂给勾走了,顿时心中气得不行。

    “没事没事,今晚我到书房睡!”

    贾政惊醒,看了王氏一眼欲言又止,不过最后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一点都不带停留的,只把王氏气个半死。

    “该死的狐媚子,我饶不了你们!”

    王氏手中的手帕被揪成了麻花,艳丽的脸上露出几分狰狞神色,咬牙切齿气得不轻,她还想跟贾政商量一下贾珠的教育问题呢,没想到贾政这么不给面子,实在郁闷得紧啊。

    她虽然不耻贾赦的为人,可是对他的某些话还是相当在意的,其中就有贾赦对家学不满的言论,这是可是关系到孩子未来前途的大事啊,马虎不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