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余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余波

    贾母懵了,贾政懵了,整个贾府全都懵了……

    那个不学无术,贪花好色的大老爷,竟然神奇的通过了县试和府试,成为了京畿府正式的童生。

    贾母和王氏这对不对付的婆媳,已经开始暗中联手,败坏贾赦的名声了。

    王氏自然是为了家产和爵位,她已经尝到了掌握府内大权的美妙滋味,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就算有她兄长王子腾的警告,为了丈夫和儿子也算不得什么,女人一旦偏执起来是相当疯狂的,更别说王氏的品性还不怎么样。

    只是贾母也跟着参和了一脚,就不知道她心中是什么想法了,为什么会主动给大儿子身上抹黑。

    他们谁也没能料到,原本以为儿戏一般的童生试,贾赦和贾瑚父子俩竟然全部通过了,真是活见鬼了。

    与荣国府上上下下的震惊,没有丝毫喜庆气氛相比,贾赦的一帮葫朋狗友在惊诧之余,一个个亲身赶赴郊外的庄子向贾赦道贺。

    “恩侯你了不得啊,竟然一口气连过县试和府试!”

    “就连你家大儿子也是如此出色,真真叫人羡慕嫉妒啊!”

    “说说看,有什么诀窍没有,说不定我和我儿子也能过过童生的瘾!”

    “……”

    身份地位决定所在圈子不同,别看这帮家伙一个个没个正形,以纨绔郎当子居多,可都是京都勋贵家族中的嫡子嫡孙,能量巨大势力同样不容小觑。

    贾赦满脸得意,不时哈哈大笑引来一片叫骂,闻得有人想要效仿自己跟儿子的神奇考举之路,顿时眼睛一亮,像是猛兽打量猎物一般狠狠扫视了那厮一眼,兴奋道:“你说真的啊?”

    “恩侯兄,你那是什么眼神?”

    那位伯爵府嫡子被贾赦盯得心里发毛,没好起问道。

    “琏儿琏儿,快快过来,给这位叔叔讲讲你是怎么读书的!”

    贾赦嘎嘎怪笑,急忙将猴子一样四下乱窜,活泼得不得了的小贾琏从一帮妇人那里拯救出来,叫他好好给那厮讲述庄子学堂的求学之路。

    “早上辰时学堂上课,上午背书不合格者打,下午锻炼身体!”

    贾琏的讲述果然言简意赅,一干京都纨绔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里头有什么诀窍,能够叫贾赦父子成功考上童生。

    就连内院的妇人们,都派出丫鬟过来打听情况,她们可都是有儿子的,想要学习一下经验。

    “嘿嘿,琏儿你不老实啊,说说你挨过多少打!”

    贾赦嘿嘿一笑,一眼看出了小贾琏的小心思,小小的屁孩就知道要面子了,他自然要揭穿它。

    小贾琏的小脸很是纠结,本来想抵死不说的,不过被贾赦眼神一瞪警告了番,顿时老老实实说道:“琏儿上学之后,几乎每天都要挨打!”

    说着,伸出红彤彤的小手掌,戒尺的痕迹十分清晰,看得一干京都纨绔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连声道‘恩侯你够狠’。

    他们没想到,贾赦这厮为了教育孩子,竟然下得了这样的狠手。

    几个京都纨绔稍稍用言语试探了番,便从小贾琏口中知道了庄子学疼的严厉教学手段,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地狱般难以想象啊。

    打!打!打!

    背书不认真,打;学习不用功,打;完不成学习任务,打。

    一干京都纨绔都被如此狠厉的教学方式给惊住了,尼玛见过狠的,就没见过这么狠的,贾赦这厮也真是舍得啊。

    自家小子天天揍,看这小手红的,估计自从上学后就从没白过吧?

    同时他们心中也升起疑惑,这样教育小孩有用么?

    “你们知道个屁!”

    贾赦一脸不屑,冷笑道:“小孩子好动不服管教,学习效率十分低下,可他们这时又是记忆最好的时候!”

    “只要他们肯用心背书,就算把大庆律历交给他们,都能在半年时间内全部背熟!”

    不会吧?

    一干京都纨绔全都傻眼了,他们都不知道这里头的门道。

    “怎么不会?”

    贾赦扫视了他们一眼,就像看一帮垃圾般,不屑道:“你们是没经验,问问身边到外地做官的同族,他们如果有小孩子带在身边的话,是不是小孩子最先学会当地的土话?”

    这个,一干京都纨绔还真不知晓!

    “你们问过就知道了!”

    贾赦自信道:“再告诉你们一个童生试和秀才试的秘密,这两门考试主要都是考的记忆力,只要把要考试的书籍全部背诵下来,基本上通过考试就没有多少问题!”

    一干京都纨绔全都听呆了,他们以前可没听过这方面的信息,互相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兴奋之色。

    不用说,这些诀窍肯定都是那些所谓的书香世家暗藏的所谓考试诀窍,只要他们下得了狠手,以后他们的孩子一样能轻松通过童生秀才试。

    只要成了秀才,基本上已经算是跨入了读书人的门槛,他们也不要求自家孩子能够通过举人试和春闱,只要有个小小的功名就成,以后进入官场之后,升官速度比起纯粹的勋贵子弟自然要快上不少。

    没办法,大庆承平日久,文人势力迅速膨胀,读书人已经成为了朝堂的主流,就算勋贵之家势力联成一片丝毫不惧,可在话语权上弱了太多,没法比啊。

    在场京都纨绔一个个心中感激,贾赦太大方了,竟然将这样的考举秘法轻易传授,说什么他们都要承这份情。

    后院的夫人们同样激动,当然她们更加关注被经常打手板的小贾琏。

    被一干妇人问及这个,张氏只能无奈苦笑,表示她也不忍心,只是老爷下了狠心,她就算再心痛也没办法。

    再说挨打的又不止小贾琏一个,他要是搞了特殊,以后在学堂会被孤立的,就是为了小贾琏在学堂能够安生上学,她也不能扯后腿啊。

    “庄子上的学堂,都收了些什么学生啊?”

    张氏如实回答,结果引来妇人们的不解和不屑,同时心中的疑惑更深。

    “没办法,这里太过偏僻,无论瑚儿还是琏儿都需要同龄同伴一起学习,如此才能促进他更快提高,不然挨了那么多打早就厌学了!”

    张氏却是不以为然,家生子还有佃户之子又怎么样?

    只要他们肯进学上进,以后说不定会有异想不到的远大前程。再说了以后贾瑚和贾琏进入朝堂,也需要这些同学的鼎力支持啊。

    至于贾氏族人的帮衬别做梦了,他们不扯后腿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一干妇人有不以为然的,自然也少不得心动的,便有人提出庄子学疼收不收外来学生,什么心思已经不用多说。

    收,当然收!

    贾赦之前就跟张氏商讨过,这样的情况自然早已经猜到了,毫不犹豫表示,收自然会收,但是进了学堂以后如何管教,家人可不能胡乱插手,不然他家老爷可是要发脾气的。

    这样的条件也不是不能答应,先别忙着将自家孩子送来,找几个穷亲戚家的孩子,伙食学费全部由她们包了,先叫这些孩子进入庄子学堂学上一段时间再说。

    最后宾主尽欢而散,事后张氏跟贾赦说了这事,贾赦不以为探摆了摆手,表示就按照之前商量好的做就是,来了学堂都得老实读书,不然他可是不会客气的。

    送走了全部的客人后,贾赦带着贾瑚回到了荣国府,自然又是好一番热闹。

    “老大,张氏和琏儿怎么没回来?”

    等酒席散去,贾母将贾赦叫到荣庆堂说话,开口便很不客气,脸色也跟着变得难看起来。

    “琏儿还要继续上学,张氏就留在庄子上照看了!”

    贾赦满嘴酒气,不以为意笑道:“儿子这次带瑚儿进城,是想参加今年的秀才试,正好试试运气看能不能一口气成为秀才!”

    “哼,刚刚有了点小成就,就如此的骄横!”

    贾母不悦道:“想当初你弟弟考秀才,可是足足考了三次才成功的!”

    “呵呵,试试也没什么的!”

    贾赦却是不以为意,淡笑道:“瑚儿有这个想法,我这个当爹的陪一陪又算得了什么?”

    “好了好了,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贾母不耐烦道:“不过我话先说在前头,瑚儿无论考不考得上,这次一定要留在府里!”

    “儿子也是这个意思!”

    贾赦打了个哈哈,含糊应付了句:“瑚儿年纪大了,再待在庄子上上学不合适了。”

    “好好好,老大你这次可算明理了一回!”

    贾母大喜,心道只要瑚儿住在府里,她还能不轻松将其笼络过来么?

    贾赦却是另有想法,贾瑚已经十岁,以后就住在外院,跟贾母这帮女眷根本就没多少接触机会。他以后可是要上国子监的,学业繁忙哪有时间在内宅厮混?

    没错,一等将军作为一品大员,有一个国子监的上学名额,无论这次秀才试贾瑚能不能通过,贾赦都打算将其送去国子监学习,读书倒在其次关键是结识人脉。

    估计到时候又少不得一番折腾,贾赦却是不甚在意,荣国府袭爵一等将军可是他赦大老爷,他想将手头国子监的名额给谁就给谁,他可不是原著中那位软弱可欺的酒色之徒,再说等过一段时间,他会亲自出手叫王氏根本没有时间理会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