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告状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告状

    这里,果然是仙侠世界啊!

    感受到京畿府府学文庙的强悍能量波动,贾赦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大喊。

    之前在县试和府试之时,他都感受到了文庙的能量波动,好象扫描一样将考生们全部扫过一遍,清除里头可能存在的妖邪以及某些邪术物品。

    这期间倒是没出什么意外,没有妖邪混入考生队伍,也没有考生携带作弊的邪物。

    想想也就可以理解,区区童生秀才试都没法通过,就是靠抄袭又能抄到什么程度?

    要知道,到了乡试考举人的时候,已经不是一味的死记硬背可以通过得的。考试要求对知识面的广度和深度都有了不小的要求,同时,在作诗以及策论方面都有一定的标准。

    作诗贾赦只能抓瞎,倒是策论他还有点把握,可是他对这八股文的行文规范和标准不是很懂,上了考场就是个陪衬的命。

    贾赦有个惊奇发现,好象府试拜祭的文庙能量,比县试时拜祭的要强得多。而这次在院试考场,文庙的能量波动又比府试时要强不少。

    真是古怪啊!

    就是不知道秋试和春闱之时如何,如果按照考试级别提升的话,估计就是实力与他相当的妖邪或者邪术物品都撑不住啊。

    就是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能量,竟然拥有如此神奇的功能?

    带着纷繁的思绪,贾赦和贾瑚父子一同踏入院试考场,各自以眼神鼓励了一番,最后分开寻找自己的考位。

    打开考卷,仔细查看了一遍内容,凡是填空和选择题都很轻松,这些对于拥有恐怖记忆力,和扎实基本功的贾赦和贾瑚父子来说,都算不得什么麻烦,最叫贾赦感觉头疼的,是考试中的制式诗。

    好不容易,绞尽脑汁,勉勉强强做出一首符合规定的打油诗,这次考试就算是过去了。

    考完了之后,他带着大儿子直接返回荣国府,暂时就住在这里等候消息,同时他也要做一些安排。

    “见过老爷,见过大少爷!”

    赵氏和钱氏一人抱着一个婴孩,娇滴滴上前见礼。

    “恩,你们有什么事么?”

    目光在这两位通房身上轻轻扫过,微微皱了皱眉没好气道:“身上的香粉味道太浓了,不怕呛到了孩子么?”

    挥了挥手,叫她们把两个孩子放下,都一岁多了还趴在母亲怀里,身子骨如何健壮得起来?

    两位通房极是高兴,忙不迭将怀里的孩子小心翼翼放到贾赦旁边的小榻上,两双水灵灵的大眼不断在贾赦和孩子身上转悠。

    “父亲,这就是弟弟和妹妹么?”

    两个小娃子在小榻上双手双脚奋力挣扎,想要起身又没有力气的小摸样,实在萌人得紧,贾瑚很快就被吸引了注意力,轻笑着凑了过去逗弄两个小不点。

    “是啊,他们一个叫贾淙一个叫迎春,一月多了小得很!”

    淡单扫了两位紧张不已的通房,用眼神警告她们不要做妖,贾赦回头冲着两个小不点笑着说道。

    “真好玩啊,淙儿淙儿,迎春快叫大哥!”

    贾瑚眉开眼笑逗弄着两个小不点,脸上满是兴奋神色。

    毕竟只是个在家人羽翼中长大的大孩子啊,童心未泯见到好玩的事情,依旧忍不住心头好奇。

    “打,打嗝,打,打嗝……”

    贾淙一双嫩白小手上下挥舞,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开心,冽嘴露出无齿微笑,口水泛滥含糊不清喊出声音。

    “听,父亲,淙儿弟弟在叫我呢!”

    贾瑚顿时高兴得合不拢嘴,脸上满是开心笑容,兴致勃勃跟两个小不点逗弄玩耍起来。

    “你们两个,怎么突然一起过来了,有事?”

    让旁边时候的丫鬟小心看护,贾赦这才有心思跟两位通房说话,直接问明了她们的来意,所谓女人心海底针,这两位没怀孕前还是一副好姐妹的架势,等到分别怀孕生下孩子,就成了陌路之人了,私下里明争暗斗好不热闹。

    贾赦也懒得理会,只要她们做得不太过分,又或者针对孩子伤及身体,他都没心思去管。

    “老爷,您没听说吧,二太太好象在公库动了手脚!”

    赵氏鼓起勇气,小心翼翼说道:“听说数目很是不小!”

    “你是怎么知道的?”

    贾赦扫了她一眼,没有生气也没有其它反应,只是好奇问道。

    “老爷,妾身,妾身有亲戚在公库做活!”

    赵氏很不好意思,又小心翼翼解释道:“妾身也是无意中,听亲戚随口这么一说,便小心注意了一下!”

    “老爷,别的不说,二太太身边的周瑞家的,这些日子可风光了,插金戴银耀武扬威得很!”

    李氏在旁边也帮着搭腔,一脸的愤愤不平。

    “你们这是何意?”

    贾赦心中明镜一般,故意装糊涂问道。

    “老爷,荣国府可是老爷继承的啊,凭什么叫二房得了好处去?”

    赵氏见贾赦没有多余表示,壮着胆子愤愤道:“二太太如此肆无忌惮偷拿公库财物,真是岂有此理!”

    “就是就是,二太太也太过贪婪了!”

    李氏在一旁连声附和,不满道:“就连她身边的丫鬟婆子,现在也都阔气起来了,看着就叫人不爽快!”

    两人难得的达成了一致,不为别的就为了他们的儿女,也容不得王氏如此肆无忌惮的偷盗公中财物啊。

    之前没怀孕之前,因着种种缘故她们不敢呛声,可是现在不同了,有了儿女两女就跟贾赦彻底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只有跟大老爷贾赦接触久了,自然就知晓这位不是省油的灯,至于什么贪花好色不学无术都是污蔑的屁话。

    两女自峙姿容不俗,起码不比张氏还有王氏差,不然也不会被老太太选上,作为身边的心腹丫鬟培养了多年。

    而且作为丫鬟出身很放得开,那些正室不敢行的闺房之乐她们都敢做,如果大老爷真是色中饿鬼的话,只怕早就被她们迷得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可结果了,被大老爷收入房中两年多,跟大老爷相处的时间还不足半年,就算行完房事也被指望大老爷有什么特别优待,神色总是淡淡的,对她们的某些无理要求断然拒绝甚至严厉警告,之后更是惩罚性数月不进房。

    这下两女彻底明白了,大老爷根本就不是宠妾灭妻的料,她们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了这位,分分钟就被打入冷宫好一番煎熬。

    所幸等她们生了儿女,邀宠的心思也逐渐淡了,把一腔热情和希望都放在儿女身上,而且她们的家人也如此劝说,大老爷对孩子特别看重。

    没见大老爷和二老爷关系不睦,可每次遇到元春和贾珠时,不是一脸笑容有时候还能跟两个小的玩到一起?

    别人的孩子都如此,更不要说自家的儿女了?

    大少爷贾瑚小小年纪便过了童生试,这就是大老爷悉心栽培的结果。

    她们也不求大老爷能像栽培大少爷那样对待自己的儿女,只要能够稍稍把关注的目光放过来即可。

    作为庶子庶女,想要得到嫡子一样的待遇根本不可能,她们也没有多大野心,只希望自家儿女能够得到正常的旁庶对待就成。

    怎么说,庶女出门起码都有三千两压箱底的银子,这放在高门大户自然什么都不是,可是在一般四品以下的官宦家庭一点都不差了。

    庶子得到的分家财产虽然不多,也足有近两两之巨,足以在京都过上富足生活,又或者在郊外当个地主老财了。

    不过这一切想要实现,必须是荣国府的底子依旧如同之前那般深厚。

    可眼下,她们轻易就发现了二太太的手脚,这就跟挖她们儿女的墙角差不多,差点没气炸了肺,这才联合一致过来告状。

    真要说起来,那位所谓的端方君子二老爷,比起大老爷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起码,大老爷所谓的贪花好色都是谣传,而二老爷别看装得一本正经,其实私下也是个好色之徒,甚至大有宠妾灭妻之势。要不是二太太王氏手段厉害,二房早就不知道闹腾成什么样子了。

    最叫两女心寒的是,别看二老爷宠腻那些娇妾时多么可心,可一旦二太太下狠手将这些狐媚子弄死或者弄走之时,二老爷却是当作视而不见,等寻到了新欢后又继续我行我素。

    这位,在两女眼中,就是人渣中的人渣,叫她们不耻之极的货色。

    亏她们之前还听信了府中传言,对二老爷还颇有好感,幸好她们被老太太赏给了大老爷,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至于说大老爷不学无术,哪个不学无术的纨绔,能够连过县试和府试?

    而且大老爷刚刚还完成了秀才试,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呢。

    二老爷被传得有多么厉害厉害,是难得一见的读书种子,结果这么大年纪了不还是只有区区秀才功名么?

    本身没有能力,就算吹得再厉害可以瞒得了一时,难道真能瞒得了一世?

    只能说,府中某些人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行事实在太过肆无忌惮了,真把所有人当傻子哄呢?

    如果不是为了一双儿女的利益,她们都懒得跟二房这么一家子有什么牵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