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实力强悍心无畏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实力强悍心无畏

    “赦儿做得对,底牌不到最后一刻不能轻出!”

    贾代化郑重点头,还以为贾赦最近才炼出内气,所以并没有怀疑什么,也没责怪他没第一时间过来替自己诊治。

    他都很久没有露面了,贾赦这个侄子最近几年也忙碌得很,哪有时间和精力替他这个半截身子都入土的老家伙治疗?

    再说了,要不是他的身体适合内气治疗,只怕贾赦就是费尽所有内气,都别想让他的病情有所好转。

    他那堂弟贾代善不就是如此么,当今可是派出御医全力救治,最后不也迅速病亡,从发病到故去不过短短两个时辰罢了。

    贾赦轻笑点头,也没因为贾代化是长辈就有什么顾忌,毫不客气笑道:“看来大伯的重要性不够啊,那帮太医连一个肯为大伯使用气功疗养的都没有!”

    既然红楼世界是个仙侠世界,这里天地灵气充裕,连仙人都存在,自然少不了各种门路的武功。

    真气修炼之法肯定有,贾赦修炼的是前世的内家拳,早早便修炼到了丹劲,体气自生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只要达到了暗劲,勉强就能使出内气,到了化劲体气就比较充盈了,而罡劲时期内气外放战力彪炳,丹劲之境已经可以将体气当作暗器使唤了,只是距离不如传说中的飞剑,不然跟神仙神通都差不多了。

    他自己也是感觉好不古怪,也不知道是不是魂穿的缘故,又或者这里的天地灵气浓郁之故,反正自他魂穿过来后重修内家拳,进展速度之快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三年时间,不过短短三年时间,他的内家拳修为,好似坐了火箭一般突飞猛进,明劲,暗劲,化劲,罡劲直到丹劲,一路几乎没有遇到丝毫阻拦,好象吃饭喝水一般就达到了清末那些拳术宗师的水准,甚至更进一步达到了一个更加高深莫测的程度。

    只是在明劲时期吃了点小苦头,那时恰好是荣国公贾代善去世,为了守孝不得不吃素三年,当时刚刚踏入明劲的他每天饭量猛增,就连身子骨都健壮了好几圈。

    当时还闹出了不少笑话,为此贾母还直接数落他是个不孝子,竟然在老父去世后还能吃得那么香,甚至还长胖了好几圈。

    天地良心,那不是胖是健壮好不好?

    不过很快他就达到了暗劲境界,原本膨胀起来的身躯,不过短短一月间便迅速消退恢复了原来的摸样。

    贾母同样不满意,认识贾代善去世,贾赦这个做长子的不知道爱惜身体,实在是不孝啊不孝。

    我草,要不是心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达到了一个莫名的高度,已经对外物并不怎么在乎的话,只怕当时贾赦就会忍不住暴起发难。

    果然,只要看一个人不顺眼,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是错的,而且还他错特错。

    要不是当初荣国府闭门守孝,就贾母这样不负责到了极点的训斥,一旦在外头形成舆论,贾赦都有丢官罢爵坐大牢的风险。

    不知道贾母知不知道,一旦他倒霉了,爵位被收了,财产被没收,人也给关进大牢,荣国府也就彻底完了,她这个老太君便成了普通妇人,还能不能这么的嚣张肆意?

    倒是张氏急得不行,还以为他的身体出了状况,可那时又在守孝期间,很多事情都有忌讳,把张氏生生急瘦了一圈。

    内家拳在这么短时间就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他自然就对其它武学没了兴趣。就是不小心从两代国公收集起来的武学典籍中发现了几本二三流,甚至还有一本一流内功心法都没啥兴趣了。

    当时他已百脉俱通,只要修习内功肯定就会一日千力,甚至直接达到先天之境也不在话下,可内家拳的修炼已经彻底超越了先天,真没那个必要啊。

    之前他对红楼世界的仙侠属性并没有深刻理解,直到参加了童生试和秀才试,才知晓这里是一个仙侠世界。

    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算是什么水平?

    应该相当之高!

    作为一等将军,尽管只是个空头爵位,单每年过年期间,还有中秋以及万寿等等重大节庆日,他都要入宫参加宫宴的。

    无论是看守宫门的皇宫守卫,还是皇宫内的侍卫,又或者皇帝身边的大内侍卫都是渣渣,那些大内侍卫都有修炼了内功的好手,可贾赦有把握在三招之内将他们全部秒掉。

    正因为对自身实力有了清晰的了解,所以贾赦行事起来便开始没了顾忌。规矩他还是会守,但是别招惹到他手头,否则天王老子他也不怕,先干翻了再说其它,这也是贾代善的孝期过后他立即送妻儿离府的原因。

    有那么强的实力在身,要不是顾忌当今的反应,只要参军过不了十年,由是一年军方大将,甚至比之先后两代荣国公都要恐怖的大将。

    估计到时候就算他没反心,当今都会逼着他反的。好好的安生日子不过,偏偏要如此劳心费力作甚?

    这些考量,自然不会跟贾代化和贾敬说的。他倒是没什么心理负担,只怕会把这两位纯粹的土著给吓着了。

    “贾家的底蕴还是太弱了啊!”

    面对侄儿贾赦的直言,贾代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之前他倒是没想到,现在却是反应过来了。侄子天赋异秉能在年轻之时便能修出内气,成就一代拳术宗师。

    而那帮太医,一个个都是家学渊源或者传承完善,除了一身精湛的医术外,他们大多有修有养身气功。

    以他这样因为年轻时候气血损耗太过严重,而导致的气血衰败之症,太医们蕴养的气功是好对症,可这么多次请来太医甚至御医过来看诊,却是没有一位愿意耗费自身蕴养的气功帮忙治疗,真真叫他郁闷得紧。

    “这次,多亏赦侄儿了!”

    将这些不甚愉快的念头抛到一边,贾代化诚心实意道谢。

    “不客气,大家都是一族人么!”

    贾赦摆了摆手,与贾代化定下了三日后过来复疗的约定,便告辞直接离开。

    “这位侄儿不简单呐!”

    等贾赦离开后,贾代化的精神头依旧不错,摇头轻笑着说道。

    “是啊,确实不简单!”

    贾敬跟着附和,他确实没料到贾赦竟然深藏不露,已是拳术宗师之境,还能忍受得了荣国府那边的折腾。

    心中一动,苦笑道:“父亲,荣府那边是不是折腾得太过了点,别最后把恩侯给气得出族了!”

    “情况已经糟糕到这等程度了么?”

    贾代化脸色一变很快反应过来,之前他一直重病修养,贾敬自然不会拿那些烦心事来打扰他,不过现在却古不论这么许多了。

    “情况相当不妙!”

    贾敬畏郑重点头,苦笑道:“那边的老太太实在太过了,好象巴不得整死这个大儿子,整天没事尽会折腾!”

    说着,把荣府贾母的一些事情,捡重要的说了几句,把个贾代化气得差点破口大骂,连连摇头直道‘家门不幸’。

    “确实叫人无奈啊,也不知道那位老太太到底哪里看恩侯不顺眼总是找茬,就不怕将恩侯彻底惹哪毛么?”

    贾敬很是疑惑,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靠谱的母亲。

    “哼,她不是不怕,而是以为拿捏着孝道便可通杀一切!”

    贾代化却是一眼就看出了原因所在,冷笑连连道:“真是不知所谓啊,以恩侯拳术宗师的实力,在哪都能混得风声水起,甚至就连荣国公之位,说不定也能重新挣到!”

    贾敬心中虽然羡慕嫉妒,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哎,看来我这把老骨头也不能一直闲着,必须为贾氏宗族做些事情了!”

    贾代化一脸郁闷,无奈苦笑道:“只是希望,恩侯侄儿心中还念有宗族吧,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

    不说贾代化和贾敬父子忧心忡忡,贾赦离了宁国府之后,刚刚回到荣国府,便迎来大票上门庆祝的客人。

    四王八公都派来了嫡系子弟,一干勋贵家族甚至连家主都亲自出马上门庆祝,更别说一干阿谀奉承的马屁人士了,总之荣国府因着家主贾赦考上了秀才之事,一时热闹非凡。

    贾母乐得合不拢嘴,接受一干贵夫人们或诚心或假意的奉承,口中大话联翩好似贾赦能考上,都是她的功劳一般。

    陪在旁边的王氏笑容僵硬,贾赦越是风光出色,她心中的担忧就越发严重。

    而在外院,贾赦带着自家长子接待来宾,享受如潮一般的奉承,贾政这位伪君子早早避到一边,跟着几位相熟的勋贵读书子弟混在一起。

    贾瑚一张少年人的俊秀小脸兴奋得通红,要不是贾赦严令他不得喝酒,只怕早就拿着酒壶把自家干趴下了。

    要是一般的读书人见了,还会以为勋贵们没眼力见识浅薄,区区一个秀才算得了什么?

    秀才自然算不了什么,可关键是考上了秀才的人,乃是堂堂的一等将军贾赦啊,这就相当了不得了,甚至都有可能直接传到当今耳朵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