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责难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责难

    贾赦和贾瑚父子俩同时考上秀才的消息,确实传到了当今皇帝耳中。

    没办法,当今十分看重助他稳定江山和皇位的勋贵势力。只是可惜随着天下承平日久,勋贵世家堕落的速度实在太快,后辈子孙更是一个比一个糟心,实在烂泥扶不上墙啊。

    可一旦有勋归子弟表现出色,当今皇帝都会第一时间的带消息,然后暗中慢慢观察,并在适当时机重点提拔。

    当今还是比较顾念旧情的,而且纵观历史各朝各代,真正愿意跟王朝共进退的,往往都是叫人不耻的勋贵世家,他们的利益跟王朝一致,反而那些读书入仕的家伙大部分都靠不住。

    作为开拓和守成相结合的君主,当今皇帝还是更看重一起打天下的勋贵一些,只要有出色的子弟出现,基本上都不愁前程。

    当然,前提是不要触犯当今的底线,就比如贾赦绝对不能进入军中这般。

    四王八公便是勋贵世家的代表,而且也是勋贵家族最顶尖的存在,不像数十年后红楼开场时,四王八公家族全部处于严重衰退期。

    此时的四王八公家族,正是当今最为倚重的勋贵势力,就是朝堂上作为主流的文官势力,都无法轻易将其压制。

    上代荣国公贾代善去世不过五年时间,还不足以叫当今忘记这位肱骨重臣,如今荣国府后代子孙有了出息,当今也相当看重。

    当然,当今看重归看重,可贾赦和贾瑚父子俩也得识相,必须主动进入官场表示出对大庆的忠诚,否则皇帝的看重不是那么好获得啊。

    一干勋贵家族对此却是门儿清,知晓贾赦和贾瑚父子一定会进入当今眼眸,只要以后不出现太大的问题以后前程可期,所以这时都忙不迭上门庆贺。

    还是那句话,勋贵之家进入朝堂的门路不少,没必要跟着读书人争过那条科举的独木桥。

    只要有功名在身,哪怕只是最低等的秀才功名,对于权势不小的勋贵家族而言,都已经足以立身朝堂获取一个不错的位置。

    贾赦同样理解这个道理,所以并没有一定要参加乡试或者进士科的想法。

    就算成了举人或者进士又如何,他本身的勋贵标签,便会将他彻底被一干‘同学’孤立,搞不好还会将勋贵势力也给得罪了,那才叫得不偿失。

    当然,如果真能一口气考上进士,肯定会更得当今青睐,机会和升迁速度自然不是一般的勋贵子弟可比。

    可那样的情况相当罕见,胳膊宁国府好不容易出了一个进士,结果贾敬却在翰林院被孤立,看他的样子就知晓日子很不好过。

    原著中他最后当了道士,很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因素。落差太大心理不平衡,一时没能彻底调整过来,很可能就会出问题。

    封建时代的官场可一点都不比现代职场好混,其中的压力之大,不是亲身经历者根本就无法知晓。没有一颗能够扛压的大心脏,很难在滚滚官场上混出名堂的,说不定不知哪天自己就把自己给逼疯了。

    像贾政这样,一门心思想要考科举的勋贵子弟十分罕见。本来这厮出身顶级勋贵之家,还依靠父亲的面子当上了六品工部主事。

    这家伙却是十分虚伪,还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好象父命难为,没有这一糟的话他就能科举出世一般。

    真要是有本事,就算当了官也可以参加科举啊,怎么就没见这厮有这样的举动呢,反而还一味的将自己‘未完成’的心愿强加到孩子身上,原著中贾珠这可怜的娃就是被他生生逼死的。

    待热热闹闹的庆功宴结束,不等飘飘然的贾母回神,贾赦直接通过关系,给自己谋了一个正六品的刑部主事的官职,与同僚主事吴帆一同主管京畿府一带的刑部事务。

    与此同时,大儿子贾瑚,也被他第一时间塞进了国子监,用的正是他的一等将军爵位附增的进学名额,不给府中一干人等丝毫反应机会。

    只是花费了三天时间,贾赦便将这一切都处理妥当,满他满身轻松回到荣国府时,果然迎来了贾母请人的‘特使’,让他大觉惊奇的是,这次‘特使’竟然是贾政这个‘假正经’。

    “我说老二,现在不是办公时期么,你又早退了!”

    贾赦真是无语了,主事可是工部衙门的主要劳动力,每天都有做不完的活计,别说什么工部乃清水衙门,单单核对从地方上送来的水利报告,就足够工部衙门上下好好喝一壶的,更别说还有其它的想光事务。

    只要想做事,就算再清闲的衙门都能找出一大堆事情来做。

    贾政这家伙倒好,不好好在衙门里积极表现,争取得到上司的认同和赞赏,反而时不时迟倒早退,丫的你是嫌升官太快不好,还是对主事这个正六品的事务官职有感情呢?

    “大哥,母亲有事找!”

    贾政板着一张棺材脸,根本就不接贾赦的茬,通知完了便转身就走,一副不愿跟贾赦多说的鸟样。

    嘿,这个假正经真是欠收拾啊!

    贾赦懒惰多说,跟着假正经直接到了荣庆堂,果然一进门就遭到了贾母毫不客气的严厉训斥。

    “老大你想干什么,好好一个一等将军,竟然跑去刑部当小吏!”

    他也不以为意,拱手行过礼后,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笑嘻嘻道:“要是刑部堂官听到母亲如此贬低他手下的官员,非得跟您急不可!”

    贾母闻言一滞,脸色很不好看,却又不敢狂言无惧。

    刑部堂官已经算是朝堂重臣,要是被他给惦记上,就是先荣国公贾代善在时都会大感头疼,更不要说此时正处于严重衰落期的荣国府了。

    既而勃然大怒,满脸不悦怒声道:“问你话呢,不要给我打岔!”

    “有什么好奇怪的,一等将军不过一个空爵罢了,当然比不得手握实权来得舒服啊!”

    贾赦不以为意,真不知道贾母怎么想的,真以为面子能当饭吃啊。

    “那你也不能弄个六品小官吧?”

    贾母气愤之极,一不小心就把旁边坐着的贾政给伤着了,这厮一张板正脸孔青一阵红一阵好不精彩。

    “我倒是想弄个正高的实职,但可能么?”

    贾赦苦笑,真不知道贾母是不清楚还是装糊涂,朝廷用人自有典章制度,就是皇帝再看好的才俊,也得一步步往上走吧,就算一日三迁也得一个一个来不是?

    “那你也不该擅自做主,花费了府中资源就为了进刑部这么个清闲衙门吧?”贾母气得不行,又说不过条条在理的大儿子,顿时无理歪缠起来。

    “朝堂六部,只要愿意做事,没一个部分是清闲的!”

    贾赦却是不以为意,淡然开口:“难道在母亲眼中,能够勾连犯人生死的权力,也是无关紧要的么?”

    “哼,看你这口气说得,好象能够在刑部做主一般,不过是个打杂的罢了!”

    贾母确实不屑冷笑,看向贾赦的眼神满是不爽跟不屑。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老太太胡搅蛮缠,贾赦也懒得多说废话,只轻轻笑道:“当了主事,才有可能继续往上走,员外郎和郎中都可以肖想一下!”

    不等贾母发飚,继续说道:“不然什么机会都没有,只能在脑子里想一想罢了,儿子是打算用一番心思的!”

    “哼,我看你探花好色,又不学无术,只是担心你在刑部衙门丢了荣国府的脸,扯了荣国府的后腿罢了!”

    贾母脸色阴沉,怒视贾赦不满道:“有你这么做事的么,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家里人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

    老太太这么不给面子,开口讥讽闭口不屑的,贾赦有些烦了,也懒得装什么孝子淡然道:“我堂堂荣国府当家人,难道做什么事情都要向老太太汇报么?”

    “你个逆子胡说什么呢!”

    贾母脸色大变,贾赦这话要是传出去,免不了招来‘姹鸡司晨’这样难听的骂名,一旦沾染上可不是开玩笑的,她还没这胆子挑衅整个世界的行为规范。

    “那母亲是什么意思?”

    贾赦冷冷反问:“去刑部当差错了么,母亲竟是如此的大发雷霆之怒,很叫人感觉不解啊!”

    “你你你,好好好,老大你长大了翅膀硬了啊!”

    贾母气得够戗,手指贾赦连连道好,旁边一直默不做声的孝子假正经坐不住了,腾的起身怒道:“大哥你太过分了,怎么能顶撞母亲?”

    “老二你给我跪下!”

    贾赦眼睛一眯,陡然怒喝出声。

    这一喝不怒自威,直接吓得假正经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贾赦怒声道:“我跟母亲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话了。恩?”

    所谓长兄如父,在父亲去世以后长兄是能当半个爹的,一旦贾赦真要摆起长兄的谱,贾政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这就是纲常,起码贾政这个假正经是不敢违犯的。

    “老大你什么意思,我还没死呢,轮不到你对老二作威作福!”

    贾母炸了,猛的一拍身前几案怒目圆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