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得寸进尺反被喷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得寸进尺反被喷

    “老二你看看,竟惹得母亲生这么大的气,你真是不孝子啊!”

    贾赦根本就不接茬,只揪着跪在地上的贾政不放,怒目而视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不满道:“看看你做的好事,上衙期间跑回来装大爷,真当工部堂官是泥捏的啊,不敢对你怎么样?”

    贾政闻言,一张脸顿时惊得面无血色。

    开什么玩笑,工部虽然被认为是六部中最没存在感的衙门,部堂大佬也是堂堂的朝廷重臣,不是他一个荣国府嫡二子能够对抗得了的。

    不说他,就是老大亲自出面都顶不住哇。

    “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贾母不干了,急忙招呼贾政起身,冲着贾赦怒道:“你有本事就冲我来,不要拿你弟弟出气!”

    “母亲这是什么话?”

    贾赦嘿嘿一笑,淡然道:“儿子只是想要告诉老二,既然当了工部的主事就要老实做事,别三天打渔两天晒网,不然想要升迁就千难万难,到时候府里出面都没用!”

    “老二,是这样么?”

    贾母顾不得其它,满脸关切看向贾政这个二儿子。

    “母亲,儿子让您失望了!”

    贾政满脸羞愧,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

    贾母一见急了,可假正经怎么可能自曝其短,任由贾母如何催问只摇头不语,一副打死不开口的‘坚贞’摸样。

    “老大你那是什么神态,难道你知道你二弟的情况么?”

    回头一见贾赦满脸冷笑,贾母心烦气燥不打一处来,没好气怒道。

    “嘿嘿,也就是母亲身处内宅不知,现在老二都成了整个勋贵圈子的笑柄了!”贾赦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冷笑道:“老二当真厉害啊,工部派发下来的任务,不管困难还是艰难,老二都做得一塌糊涂,到现在工部衙门上官都不敢给他发派任务了,嫌他做事不靠谱啊!”

    “大哥!”

    贾政一张脸涨得通红,冲着贾赦大吼出声。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老大这样的行为实在太过分了,而且还是在他最为依赖的母亲面前如此,叫他以后还怎么在府里见人?

    “老二,真是如此么?”

    贾母震惊了,她从来都不知晓,自家聪明有上进心的二儿子,竟然在衙门里混得如此凄惨。

    贾政低着脑袋不说话,自然算是默认了。

    “哎,早就知道工部不是个好地方,要不寻个门路将你调到其它衙门做事?”贾母却是没有责难贾政无能,反而觉得工部衙门确实不适合老二待在那里,直接打起了转换衙门的主意。

    贾政满脸惊喜,看向贾母的目光全是雀跃,他早就觉得自己不适合待在工部这样的事务衙门,要是换去吏部和礼部衙门就好了。

    “母亲还是省省心吧,想要调换衙门哪那么简单?”

    贾赦满脸讥讽,直接开口泼冷水:“六部衙门哪那么好进,还想随便换衙门,荣国府的面子还没那么大!”

    “老大你胡说什么呢?”

    贾母不爽了,怒道:“你不也是通过府里的关系,弄到了刑部主事的官位,跟你二弟品级相同,换个衙门怎么了?”

    “我才刚刚通过秀才试!”

    贾赦轻轻一笑,目光看向贾政突然变得森冷,没好气道:“老二却是工部衙门寸功未立,六部主事又不是大白菜,京都还有那么多的进士后补没得官做,哪是老二想去哪就去哪的?”

    “你二弟不也是秀才么?”贾母却是不以为然道。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贾赦冷笑,没好气道:“难道当今没给他机会么?”

    此言一出,顿时正堂气氛变得极为压抑,贾政满脸羞愧低着脑袋不敢哼声,就连贾母一时也是哑口无言。

    “不说这个!”

    贾母满脸不悦,僵硬转移了话题,语气很是不满道:“瑚儿进入国子监的事情,老大你怎么不跟府里说一声?”

    一听这话,贾政顿时来了精神,他对那个国子监的名额可是十分眼馋的。

    之前先荣国公贾代善还活着的时候,手中的一个国子监名额便被他顶了去,眼下府中的这个名额他自然也不想放过。

    “母亲这是说的什么话?”

    贾赦冷哼出声,一双锐目森冷如刀,不爽道:“瑚儿作为荣国府长房嫡长孙,难道连进国子监的资格都没有么?”

    贾母闻言一滞,猛的一拍几案怒道:“我是那个意思么,我的意思是,你怎么也不跟府里商量一下?”

    “这有什么好商量的?”

    贾赦嗤笑出声,没好气道:“本就天经地义的事情,还要跟府里商量,商量什么?”

    话音一落,他冷冷扫了装背景板的贾政一眼,不屑道:“不会是老二你有什么想法吧?”

    贾政脸色一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说他没这想法怎么可能,可要他自己否决又不甘心啊。

    “老大你这是什么话,老二想想有什么关系?”

    贾母不乐意了,冲着贾赦怒目而视,不满道:“你之前的名额,不也让给政儿了么?”

    “嘿嘿,哈哈哈……”

    闻言,贾赦先是一阵嘿嘿冷笑,紧接着不知道想到什么,猛的仰头哈哈大笑布置,可是笑意一点不入眼底。

    “老大你这是什么态度?”

    贾母被笑得心慌,脸色一板怒道:“难道我说错什么了么?”

    “没说错,老二这个废物在你眼中,总是吃香!”

    贾赦收住了大笑之音,面无表情看都懒得多看脸色难看的贾母一眼,神色平静语气冷淡道:“我堂堂荣国府当家人,被自己母亲逼到这份上也神算奇葩!”

    不理会脸色气得铁青的贾母,森然道:“之前老太太你一直压着我就算了,可现在轮到我儿子了,你还想压着我儿子让步,真以为我贾赦是泥捏的好起伏不成?”

    说着,一指缩在一旁不敢哼声的贾政,冷笑道:“老太太你也不要在我面前说什么家族荣耀之类的话,就这废物能当得起荣国府的家么?”

    “你你你……”

    贾母气得够戗,眼神喷火恨不得一巴掌将贾赦拍死。同时心中也有些心虚,她又不是傻子,哪会听不出大儿子语气中的疏离?

    不喊母亲喊起老太太来了,这样的改变叫她暗暗心惊。

    “老太太不是我吹大气,你在内宅呼风唤雨,压得我喘不过气也就罢了,在外面难道你也能插得上手不成?”

    贾赦冷笑,扫了贾政一眼不屑道:“如果我真的狠下心来要整得老二万劫不复,都不需要花费多少功夫,就我那几位狐朋狗友便能轻松做到!”

    说话间目光森寒,语气平静道:“老太太,还有老二千万不要忘了,你们口中的‘狐朋狗友’,可都是各大家族的嫡系子弟,有的更是当家人啊!”

    贾母和贾政惊出一身冷汗,他们确实有意忽略了,跟着贾赦混在一起的那帮纨绔,都是勋贵圈子里的核心成员,无论身后的家族还是本人,都是拥有不小资源和势力的存在。

    “老二你也真是出息,珠儿才那么点大,你就想着从瑚儿手里抢下属于他的资源,你有没有想过我会不会答应?”

    贾赦嗤笑出声,看向贾政的眼神满是不屑,冷声道:“不要以为我一退再退,让你鸠占雀巢窝在荣禧堂,躺你婆娘王数执掌府内大权,真的就是荣国府里的主人了!”

    微微眯缝眼睛,露出一丝危险轻笑,赔罪道:“那是我不想计较太多,真要把我惹急了,随时都能将你们夫妇赶出去!”

    “你敢,我还没死呢!”

    贾母彻底怒了,指着贾赦的鼻子怒斥出声:“只要有我在一天,这府里都轮不到你个不孝子做主!”

    “哈哈,老太太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啊!”

    贾赦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甚至还能笑得出来,却是把贾母给弄毛了,心中也暗暗后悔不迭,不该一怒之下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老太太你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将老二一家扫地出门,然后又叫他们夫妇一无所有!”

    语气平静,却是叫贾政好一阵心惊胆战,右眼皮猛的跳动不止,心脏砰砰砰疯狂震动,一股气血直冲头顶天灵好一阵头晕目眩。

    “你个不孝子,老太爷啊我不活了,瞧瞧你那不孝的儿子,竟然说出这等不孝的话来,我这就收拾东西回金陵去!”

    贾母脸色一阵铁青,突然不顾形象张嘴哀嚎,一边将身前几案拍得砰砰作响,一边没有眼泪大声干嚎,要是没有亲眼目睹的话,光听这中气十足的哭嚎,别人就会误会贾母有多伤心绝望呢。

    “母亲母亲不要伤心!”

    贾政慌了,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手忙脚乱冲了过去一边宽慰无泪哀嚎的贾母,一边还不忘回头用充满谴责的目光冲着贾赦怒道:“大哥你太过分了!”

    “不用多说!”

    贾赦却是不为所动,轻笑道:“既然母亲想要回金陵,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不能不孝,立刻辞官跟着母亲一同返回金陵老家,守着祭田过日子,算是乐得逍遥自在!”

    这话威力极大,贾母的无泪干嚎顿时噶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