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硝烟慢散亲请薄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硝烟慢散亲请薄

    贾赦的话,算是点中了贾母的死穴。

    只有在京都,在天子脚下,他这个荣国公夫人才名副其实。到了金陵虽然她的地位最为尊崇,就连两江总督在品级上都被压了一头,那也只是名义上的尊崇罢了。

    地方上可没京都这么讲究尊卑之分,到了金陵她真就成了一个地位尊崇的老太太了,仅此而已。

    就是在金陵的贾氏一族她都说不上能够一言九鼎,那日子岂是权力欲极盛的贾母愿意过的?

    所以,别看他哭喊得惊天动地,似乎悲伤过度恨不得真的跟着去了,其实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

    以她对大儿子的‘了解’,她一旦做出这番姿态,大儿子怎么也得诚惶诚恐一番,好言相劝叫她不要如此‘冲动’。

    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大儿子的顺水推舟。为了松她离开京都这个权力中心,甚至不惜将刚刚得到的官职辞掉。

    真是她的好儿子啊!

    “你个逆子,这就是你的孝顺么?”

    贾母收了干嚎,满脸狠厉怒声质问,绝口不提回金陵之事,生怕贾赦真的犯了拧劲把她送了过去。

    同时心中隐隐发虚,寻思自己是不是逼迫太甚,搞得眼前这个不孝子破罐子破摔不管不顾了?

    不仅如此,心下也没少埋怨贾政这个二儿子,这次为了贾珠,她可是触犯了大儿子的逆鳞了。

    “老太太还要如何?”

    贾赦双手一摊,不为所动道:“老太太想回金陵,我连官都不做陪你回去,还要我做到什么程度?”

    贾母语塞,怒道:“你个不孝子,小心我敲那登闻鼓叫你倒大霉!”

    “老太太喜欢就好!”

    贾赦不在意道;“只要老太太把荣国府丢爵的责任承担起来就好,我倒是无所谓的,不就是成为平民百姓么,又死不了!”

    “你你你……”

    贾母气得七窍生烟,可又对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大儿子无可奈何,却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要是这混帐东西当真了怎么办?

    幸好就在这时,她身边的亲信丫鬟玻璃小心翼翼在门外汇报:“老太太,宁府的敬老爷请大老爷过府一趟!”

    无论是贾母还是贾政都暗暗松了口气,他们生怕再这样僵持下去,最后会闹得不可开交。

    “既然敬大哥有请,我这就告辞了!”

    贾赦轻轻一笑起身,冲着贾母微微点头转身就走,一副懒得跟贾母理睬的样子,只把这位权力心甚重的老太太气得够戗。

    “你看看你看看,这混帐东西是要干什么。连母亲都不敬了!”

    等贾赦的脚步声彻底消失,贾母暗暗松了口气嘴上却是一点都不客气,怒道:“以后还了得,这个家还能有我这老太婆坐的位置么?”

    “母亲不要这么说,大哥他不是这样的人!”

    贾政暗暗松了口气,他真怕把大哥激怒了,出门之后便找人收拾他。

    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恐惧过,原来在自己眼里一无是处的大哥,想要弄得死自己轻而易举。

    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自然再也没有炸刺的心思了。

    不过,心中总归有些不甘心,试探着问道:“母亲,那国子监的名额?”

    “你还想要国子监的名额?”

    贾母不爽了,没好气白了这个喜爱的二儿子一眼,冷冷道:“就老大刚才那副吃了爆药的摸样,能让出国子监的名额么?”

    当然,她心中其实是明白的。

    老大被她压着没意见,但是她要是想动贾瑚的利益,老大估计就不乐意了。之前说的那些狠话,把老大逼急可是真做得出来的。

    “可是珠儿……”

    贾政一脸颓丧,心中很是无奈却又没了办法。

    “珠儿现在还小!”

    贾母很是头疼,贾珠从小就是她爱大的,自然感情很是亲近,她也愿意给这个喜爱的孙子一个不错的前程,可是现在老大的态度这么坚决,她真不敢逼迫太甚啊。

    再说了,贾珠的年纪还是太小了刚刚进学的六岁小童,等考中了秀才进入国子监的时候,起码还有近十年时间,现在就打国子监名额的主意,实在有些早了点,说不定到时候另有机缘也不一定。

    “先别着急,等珠儿大了一点之后再想办法不迟!”

    思来想去,她还是没有勇气继续找老大让步,只能如此宽慰道。

    “只能如此了!”

    贾政也是满心无奈,要是贾母不出面,他还真没胆子跟大哥贾赦放对。

    ……

    不说荣庆堂里的凝重气氛,单说贾赦直接赶到宁国府,替贾代善疏通体内静脉后,又以内气帮其激活体内生命力,等做完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赦儿辛苦你了!”

    贾代化只觉浑身说不出的轻松,微笑着冲贾赦道谢。

    “无事,举手之劳罢了!”

    贾赦摆了摆手,又叫贾敬拿来纸笔,根据贾代化的身体状况斟酌着写了几个方子,递给贾敬叫他平日按时给贾代化吃,最后表示十天后会再来诊治一番。

    “怎么,看刚才赦儿的神色,似乎心情不是很好啊?”

    贾代化人老成精,转移了话题漫不经心问道。

    “大伯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贾赦嘿嘿一笑,淡然道:“不然敬大哥哪会来得这么巧?”

    “你母亲也是糊涂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贾代化摇头叹了口气,无奈道:“你自己心中有数就成,不要跟你母亲把关系弄得太僵!”

    说老实话,像贾母偏心眼偏到不知哪里去的,他也是头会见到。

    竟然想要剥夺长子嫡孙的国子监名额,交给二房长子,也真是奇葩的事情。他之前刚刚听说的时候,差点没气到直接跑去荣府找那位史氏好好说道说道。

    怎么说,他都是贾氏一族的族长,身份低微不比贾母差,说教一顿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只是考虑到这样可能会给贾赦招惹更大的麻烦,他这才强忍心头不爽叫儿子过去喊人。

    长幼无序祸家之道也,难道史氏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么?

    “无事!”

    贾赦不以为然,摆手道:“老太太不过是想拿销道压我罢了,我不答应她又能如何?”

    不等贾代化开口,摇头轻笑道:“不过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罢了,我都奉陪到底,就是老太太想回金陵,我立马辞官跟她一同回去,还能如何?”

    贾代化和贾敬父子听得呆了,心道眼前这位真够狠的,为了跟自家老母斗气,甚至连前程都懒得要了。

    当然以起拳术宗师的实力,到哪都能混得开,只是没有在京都这边方便罢了,也算不得太过出格。

    这是贾母做得太过了,还有那个贾政也是个不叫人省心的玩意。自己在工部衙门混得一团糟,竟然还有心思打国子监名额的主意。

    也不想想,贾瑚已是秀才身份,而贾珠才刚刚入族学而已,等他考上秀才起码还得近十年时间,用得着这么迫不及待么?

    “这事赦儿你不要管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走得动,跟你母亲说道说道还是没问题的!”

    贾代化现在想要活命,可得靠贾赦出手,要是真把眼前这位逼急了,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还是那句话,堂堂拳术宗师在哪都混得开,反倒是贾家除了一点点快要过期的人脉还有什么?

    现在不好好将这位巴住,等以后他老了,贾氏一族说不定还需要这位鼎力支撑呢,可不能把他给惹毛了。

    “那就多谢大伯了!”

    贾赦没有拒绝贾代化的好意,稍稍坐了坐便起身告辞,他可得回去好好准备准备,那件事情也该进行下去了。

    ……

    贾政的心情相当不好,这次便宜没占到,反而惹了一身骚,让他好不郁闷。

    从荣庆堂回到荣禧堂后,面对王氏的殷勤相询,他没好气道:“以后少打这样的歪主意,不然把大哥惹急了,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这是怎么了?”

    王氏却是不以为意,掌家的时间长了,让她的心气越发高涨,逐渐忘却了当初贾赦的狠话,甚至生出了丝丝不该有的妄想。

    “嘿,总之你以后不要打大哥什么歪主意就好!”

    贾政自然不会把刚才的事情告诉王氏,每每想到大哥贾赦刚才的狠话,他心头就不禁一阵颤抖,他一点都不想验证大哥有没有这样的能耐。

    王氏撇了撇嘴,贾政不愿说难道她就没办法知道了么,荣庆堂那里也是有她安插的探子的。心中虽然失望却没表现在脸上,殷勤的侍侯贾政吃了晚饭后,本来打算温存一番,只是男人根本就没那心思,以想要静心为由直接跑去书房琢磨静思去了,把个王氏气得不行。

    “老爷,大老爷身边的小厮柱子想要见您!”

    就在天色昏暗,书房灯火燃起不久之时,守在书房门外的小厮来报。

    “恩,柱子?”

    贾政有点印象,知晓这位是大哥身边的红人,就是不知道他这时找来有什么事情。

    “叫他进来吧!”

    柱子很快进了书房,直接拜倒在地说道:“二老爷,我家老爷有请!”

    “大哥找我有何事情?”

    贾政霉头一皱,心中不解还是起身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