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忽悠还银心头热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忽悠还银心头热

    “老二,想不想升官!”

    刚一见面,贾赦懒得跟贾政罗嗦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道:“或者说换个心中想去的衙门?”

    贾政一愣,心中自然十分意动啊。可是他根本摸不着大哥的想法,之前还被狠狠威胁了一通,自然不好表现得太过急切。

    “在我面前装个屁啊,我还不知道你心中那点小九九?”

    贾赦鄙视了这厮一眼,没好气道:“告诉你,这是一个相当好的机会,甚至可能在当今心中留下一个好印象!”

    “大哥,这是真的么?”

    贾政心动了,脸上露出热切之色,也没功夫抱怨贾赦把他叫来这里的无礼,满是好奇问道:“不知道是什么好事?”

    要是能在皇帝心中留个好印象,就是短时间不升官都愿意啊。以后只要有机会,升官还不跟喝水一样简单?

    “老二你要知道,想要得到好处,付出的代价可不轻啊!”

    贾赦吊起了假正经的胃口后,却不急着将谜底揭穿,反而岔开话题兜起了圈子:“就是不知道,老二你有没有这份决心了!”

    见老大说得郑重,贾政虽然满心热切,还是稍稍认真思索了片刻,可他觉得不管什么代价,跟升官或者换个好点的衙门,比如户部吏部之类的,都算不得什么了。

    “大哥,到底是什么代价你直说就是!”

    他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在他看来什么都没有升官来得好啊,再说了大哥贾赦也不会提出太过分的条件,不然就算他答应了老太太也不会容许啊。

    “老二,你知道咱们荣国府,还欠着国库不少银子的事吧?”

    见贾政果然上钩,贾赦也没绕什么圈子直接问道。

    “咱们府上还欠国库的银子,不能吧?”

    贾政闻言却是大皱眉头,摇了摇头表示从没听说过。

    在他想来,荣国府家大业大财势雄厚,怎么可能会欠了国库的银子呢?

    “嘿嘿,这可是父亲临终前,特意交代我要注意的!”

    贾赦嘿嘿一笑,把已故的贾代善抬了出来,果然贾政被震住了,满心不解问道:“大哥,这是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

    贾赦半真半假道,荣国府欠了国库巨款是真,贾代善去世之时却是没跟贾赦提过这事,不知道是不是他死得太快,又或者根本就没想起这茬?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却是在府内的书楼暗格中,发现了当初两代国公向国库借银子的记载。

    数目相当磅礴,足足有一百二十万两之巨,也不知道当初两代国公借这么多银子干什么?

    通过对两代国公留下的一些笔记,还有大庆开国时的一些情况综合分析,当时国家草创到处都要用钱。

    大庆太祖乃草莽英雄出身,对于跟随自己打天下的臣子自是大方豪爽得很,在当时并不充裕的国库中,拿银子接济还处于手头不宽裕状态的一干臣子。

    这个口子一开,之后国库就成了臣子们的钱袋,没钱了借上一笔,有钱了还是要借上一笔,反正国库的银子不借白不借,说不定借了还是白借呢。

    两代荣国公到是没贪国库便宜的想法,在战场上缴获和收刮的战利品,足够两位国公的日子过得滋润无比。

    只是开始国都定在金陵龙兴之地,后来又迁都京都,其间单单布置府邸就是极大的消耗,收刮和缴获的战利品很大一部分都是古董书画之类不好套现的玩意,两位国公手中的现银歧视不多,没办法之下只得向国库拆借。

    不仅如此,贾赦从两代国公的笔记中,隐约发现了这两位也不是特别老实,暗中应该培植了什么势力,从国库借来的一半左右银子,全部以莫名其妙的借口用了出去,就跟凭空消失一般。

    估计跟私兵脱不了关系!

    话说两代荣国公都是朝中重将,对皇室忠心不假,可要说他们没有留着后手,防备皇室‘鸟尽弓藏’也不可能。

    只是贾代善离世太急,也不知道这位第二代荣国公有意还是无心,总之死前并没有透露丝毫这方面的信心。

    贾赦对此倒是没什么兴趣,只是欠国库的这笔银子却是不好拖欠。

    太祖和当今都是戎马君主,心胸开阔并不怎么在意,可谁知道以后的君主会不讳这么大方,是不是会如满清的那位铁面君主一样,来个秋后算帐?

    贾赦不在乎荣国府的万贯家财不假,但是他也不乐意让贾母和王氏白白得了便宜去,屁本事没有尽知道往自己兜里塞银子。

    别以为他大部分时间住在郊外就不知道,王氏趁着掌家的机会,可是没少从公中掏银子填充自己的私库。

    贾母也是不惶多让,很多以前贾赦原身小时候见过的老库好东西,最近这些年他都在贾母这里见到过,可见这位老太君在管家期间手上同样不干净。

    只是老太太做得十分隐蔽,不是府中核心老人根本察觉不到,而王氏却是个眼大心空的蠢夫,以为自己得了大便宜,其实真正的好处大半都让经手的家生子和她手下的奴仆得了去,王氏这个主子反而只是得了小头。

    什么虚抬物假,谎抱庄子收成,以次充好,还有名目繁多的报损等等等等,这些经手的家生子和王氏手下奴仆狼狈为奸,利用王氏的贪婪将大部分从公中得到的好处收入囊中,恶名和污名却是全让王氏给背了。

    跟红楼原著中的王熙凤一样的蠢,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那大哥的意思是?”

    贾政明白了,他是无能却不是傻子,大哥贾赦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他要是再不知道其用意,真就是傻子一个了。

    “还钱!”

    贾赦轻轻一笑,直接吐出两个字。

    “什么还钱,大哥你疯了吗?”

    贾政像是被睬了尾巴的猫一般,就差没从地上一蹦而起了。

    再怎么说,他都是荣国府精心培养的嫡系二少爷,就算眼大心空却不是没脑子。能够叫亲爹临终前还念念不忘的欠款,一定不是个小数目。

    “想不想升官?”

    轻轻一笑,贾赦懒得多说什么直指要害。

    贾政顿时无言以对,他当然希望能够升官了,沉吟片刻弱弱问道:“大哥,不知道府里欠了国库多少银子?”

    “一百二十万两!”

    “怎么有这么多?”

    贾政被吓到了,尽管他从来不把银子当回事,也知道一百二十万两是个极为庞大的数字。

    起码,在工部衙门的文件中,某些重要的水利工程的拨款,还不到这个数字呢,可见这笔银子的数量到底有多庞大了。

    心中很有些肉疼,他已经将荣国府当成自己的了,自然很是舍不得这么多的银子,白白上交国库,

    再说,就算朝廷想要清理欠银,那也是老大的事情吧?

    所谓财帛动人心,在数额巨大的银子面前,这位瞬间就把所谓的亲情抛到九霄云外,心中全是叫人发指的算计。

    “又不是叫你一次性还清!”

    尽管不知道老二心中所想,可贾赦看到他无意中露出的肉痛神色,就忍不住一阵蛋疼。

    尼玛你要搞清楚,老子才是荣国府正经的当家人!

    要不是不想闹得太过难看,把荣国府闹成京都的笑话,他才懒得跟老二这个假正经罗嗦废话,直接叫来户部的官差开库就成。

    当然,他清楚如此做的后果,贾母非得闹翻天不可。

    可那又如何?

    与其把这些银子让府中的蛀虫们贪了去,还不如还给国库,顺便在当今那里留个好印象。

    至于眼前的老二,就是他推出来的挡箭牌。真说起败家,这位也是不遑多让啊。王氏这才掌家多长时间,这位每年花费在购买古董字画以及养清客上的花费,足足有近十万两之巨。

    要是这厮心中没鬼,打死贾赦也不相信,不然谁家会如此疯狂的购买市免上的古董字画,不知道价钱很贵么?

    “可是,满朝文武哪家没有欠银,咱们这么还钱是不是有些太打眼了?”

    贾政也不是真的傻子,至少还知道国库欠银之事,涉及了整个朝堂文武,一个不好是要出大篓子的。

    他的想法很简单,国库的银子借了也白借,法不责众嘛板子也打不到自己身上,这么急着还钱不是傻子行径么?

    “不打眼的话还个屁的钱?”

    贾赦一脸的恨铁不成钢,没好气道:“不趁着国库这时候空虚,当今缺银子花的时候表现表现,想要得到当今的另眼青睐,你以为就你那无能的表现,什么时候才会有这样的机会?”

    贾政闻言精神一震,暗暗琢磨了下确实是这个理。不趁着皇帝缺钱的时候表现,那这么多银子岂不是白花了?

    “可是一下子还这么多银子,府里也吃不消吧?”

    尽管升官的诱惑叫贾政心动不已,可一想到要还上百万两银子,他心中依旧有些不舍。

    “你知道个屁!”

    贾赦没好气翻了个大白眼,感觉跟蠢货真的说不到一块去,怒道:“我不是说了么,就算为了不彻底打眼,也不能把银子一口气还光啊,那不是表明了告诉当今,荣国府里的不义之财多到叫人吃惊么?”

    贾政顿时脸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