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皆大欢喜心意足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皆大欢喜心意足

    “大哥,这是二十万两银票,你点一下看看数目对不对~”

    贾政一张脸兴奋得通红,急匆匆跟着柱子进了东院书房后,便迫不及待从袖子里拿出一叠厚厚银票。

    “拿来我数数!”

    贾赦没客气说什么不用,接过一叠银票数了数没有问题,这才冲着贾政笑道:“咱们哥俩这就去户部衙门吧!”

    他懒得问这钱是怎么弄来的,反正都是公中的银子,弄完了也不心疼,免得全被一帮硕鼠给贪了去,主家还没得个好名声。

    “这就去啊!”

    贾政脸上的兴奋之色一收,有些迟疑问道:“大哥,是不是找个‘特别’的日子再送去户部?”

    “你的意思是?”

    贾赦秒懂,没好气道:“想趁着朝廷缺钱缺得上心火的时候还?”

    贾政嘿嘿一笑默不做声,显然这厮回去后也没少琢磨。

    “想寻思这些歪门邪道,你做得如此刻意,要是不小心将当今惹恼了,以为你在趁机要挟怎么办?”

    翻了翻白眼。贾赦没好气道:“就知道玩小聪明,这样的事情是能随便算计的么,搞不好整个荣国府都给搭进去了!”

    贾政脸色发白被吓住了,结结巴巴道:“那,那该如何是,是好?”

    想想,老大说的确实有道理,还钱太刻意了,难免上头不会怀疑他的用心,是不是想在关键时刻要挟上头给好处啊?

    换作他的话,也不乐意啊,就算当时事态紧急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等回过头来还是要秋后算帐的。

    “等会咱们直接去户部衙门还钱!”

    心中暗笑这厮不经吓,贾赦脸上却是一本正经道:“你我兄弟二人一同前去,别人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

    “可是那样……”

    贾政却有些不甘心,吞吞吐吐道:“是不是效果太差了点?”

    “差个屁!”

    贾赦鄙视了这厮一眼,真是个无能又贪婪的假正经,没好气道:“你以为户部衙门收了银子,会不向当今汇报么?”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出来,户部衙门就是为了竖起一根标杆,也会把他们兄弟的‘事迹’好好宣扬一番的,到时候想不出风头都难啊。

    就是不知道,面对一干勋贵世家的责难,贾政这无能的假正经能不能顶得住,贾赦敢保证他是顶不住的。

    所以,干脆就懒得多说废话了,等到时候出了麻烦再解决不迟。

    贾政是个没主见了,一听觉得有理也就没有继续纠缠,只是满怀忐忑跟着老大一同出了荣国府。

    没有敲敲打打,没有浩大的声势,两人只是带着各自的亲信小厮,直接来到户部衙门。

    刚进衙门,就有一位户部郎中主动迎了上来,客气问道:“不知两位高姓大名,到此有何贵干!”

    “本人荣国府家主一等将军贾赦,这位是我二弟工部主事贾政!”

    贾赦大大咧咧往堂中一站,悠然开口:“我们兄弟过来,是奉了先父遗命来还国库欠银的!”

    贾政表示自己很尴尬,官品差距太大了,实在丢人之极啊。

    “什么,贾将军是来,是来还国库欠银的?”

    户部郎中吃了一惊,先是被贾赦的身份惊到,不管这位是不是空头爵位,也不是区区一位五品户部郎中可以得罪得起的。就像现代谁都知道一省政协一号是个养老位置,可放在小小的县城依旧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般。

    更叫他吃惊的是,对方竟然说是还国库欠银的,他没听错吧?

    感觉很是希奇啊,以前只见过上衙门借银的,还真没见过主动上衙门还银的,这位一等将军也算是开了先河。

    “怎么,你们户部衙门不打算接受?”

    贾赦霉头一扬,没好气道:“那正好,劳烦郎中大人帮忙将荣国府的借条全部销毁,本人感激不尽!”

    “别别别,我一个小小户部郎中可担待不起!”

    那位户部郎中吓了一跳,脸上露出满满的笑容,急忙将贾赦和贾政带到户部尚书范伟的办公室,露上一直陪着小心打着哈哈。

    “什么,荣国府要还国库欠银?”

    户部尚书同样大吃一惊,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急忙起身主动相迎,老脸上的褶子一层连着一层,像是绽放的菊花。

    “怎么,范尚书也不相信?”

    贾赦大摸大样往待客的椅子上一座,接过小吏递来的茶水很不客气轻轻抿了一口,皱了皱眉表示了嫌弃之意。

    贾政就没这么从容了,在堂堂的户部堂官跟前满脸堆笑,就连坐下也只沾了半个屁股,一副下官拜见上官的窝囊样。

    显然,贾政的表现叫范尚书看不上眼,这位堂堂的户部尚书,只满脸堆笑跟贾赦谈笑风声,一点都没有因为贾赦只是个空头一等将军就有丝毫小视之意。

    欠钱的是大爷啊!

    尤其还是欠了国库银子的,就没见过还钱的,贾赦和贾政还是破天荒头一次,自然要好好招待一番。

    “废话也不多说,今天过来是奉了家父荣公代善的遗命,前来偿还国库欠银的,范尚书还是先把帐目理清楚再说!”

    跟户部尚书寒暄一阵,贾赦没有继续罗嗦下去,放下茶盏直接开口说起正事。一点都没有想要趁机巴结讨好的意思。

    “正该如此!”

    范尚书暗暗松了口气,他对贾赦的观感绝对不差,行事落落大方不拖泥带水,言谈有物又不叫人感觉烦闷,关键这厮有眼色啊,现在户部正缺钱得紧,这厮就巴巴跑来还钱了。

    至于贾赦所言奉老父遗命还钱,他是肯定不会相信的,但这都不要紧,只要对方肯还钱他就高兴。

    尽管他还不清楚荣国府欠了国库多少银子,但想来绝对少不了,他可是知道这些顶级勋贵家族一个个都把国库当自家私房了,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急忙招来刚才的那位郎中,要他带几位司务盘点荣国府的帐目,等盘点清楚了第一时间汇报,他有急用。

    接下来足足半个时辰,贾赦和贾政两兄弟得到了户部尚书的特别招待,由他这位堂堂的正二品大员亲自相陪闲聊,大谈京中趣事秘闻倒也不显得尴尬。

    直到那位郎中捧着一个老旧帐本走了过来,两兄弟跟尚书大人的热情交流才告一段落,贾赦倒是没什么,只贾政一脸意尤未尽,满脸红光的样子实在叫人看不过眼啊。

    “贾将军,贵府欠银总共一百二十万五千两,这是帐目这是欠条,你看看是否正确!”

    范尚书也被这个数目惊了一下,心中暗道顶级勋贵真是疯狂啊,真把国库当钱庄了,没钱就过来提银子了?

    贾赦也没客气,直接接过帐册仔细翻阅了一会,又将欠条上的数目对比了一番,过了盏茶功夫才点头说道:“不错,应该就是这个数了!”

    没理会贾政这二货一脸的不赞同,他直接说道:“数目实在太大,一时哪里凑得出这么多的银子?”

    范尚书脸色一变,还以为贾赦被巨大的数字吓倒想要变卦,他是万万不会答应的。不过好在贾赦接下来的话,让他那颗剧烈跳动起来的心脏,慢慢放回了原位:“这样如何,我们兄弟凑了二十万两,算作最先偿还的一笔,而后每年再还十万两,如此府中财政也不至于陷入太过窘迫的局面,大人以为如何?”

    “好,就如此办!”

    范尚书喜笑颜开,只要贾赦和贾政兄弟愿意还钱就好,至于怎么个还法倒是无所谓的。

    想想要荣国府一下子拿出一百二十万两银子出来,可能拿得出来但库房肯定得被掏空,显然荣国府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现在这样还钱的法子虽然慢了点,却还是可以接受的嘛,总比不还的强不是?以后每年户部还能多出十万年两银子的额外收获,就这已经很能解决一部分燃眉之急了。

    起码,有了二十万两银子,户部身上的压力将轻上不少。

    要是别家看到荣国府还了钱,也跟着学习的话,那就美了。

    接过贾赦递来的二十万两银票,范尚书叫旁边的司务清点,同时从欠条中数出二十万的单子交给贾赦,同时拿笔在帐薄上做了笔记,这一次还银任务算是圆满完成。

    谢绝了范尚书的假意挽留,贾赦和贾政两兄弟在之前那位户部郎中的陪送下,心情愉快离开了户部衙门。

    贾赦心中高兴的是,他的仇敌抽心计划正是执行了,已经在户部衙门备了案,以后可就由不得府中那帮妇人不答应了。

    至于贾政,正欣喜于更堂堂户部尚书‘谈笑风声’的美妙滋味中,至于那二十万两银票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有了这次的经历,为了继续巩固这层关系,

    而正如贾赦之前忽悠贾政说的那样,户部尚书范伟在送走了两人后,立即跑去皇宫求见皇帝,在得到了当今允许后便兴匆匆向皇帝汇报了这一好消息。

    “你是说,荣国府贾赦和贾政兄弟主动还了欠银二十万两,还保证以后每年都还十万两?”

    皇帝也倍感新奇,他也是知道手下臣子们都是什么尿性,只有从国库借银子的,还从来没见过主动还银子的,真是希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