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遭遇排挤心不乱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遭遇排挤心不乱

    京都皇宫紫霄殿,当今正与户部尚书议论荣国府贾氏兄弟。

    “范卿怎么看?”

    当今不是傻子,相反还是相当精明的存在,不然也成不了鼎定主之可兴盛之主,虽然觉得贾氏兄弟的举动希奇,不过他也同时怀疑了这两位的用心。

    “臣以为,不管这两位是什么想法,都必须大加赞赏甚至重赏!”

    范尚书人精一个,哪能听不出皇帝语气中的怀疑,只是这事对户部有利无害,加上对贾赦的观感不错,所以帮着说了句好话:“不管这事是不是先荣国公的遗命,起码贾将军和贾主事的行为值得肯定!”

    “是啊,他们的行为值得肯定!”

    “是啊,贾氏兄弟的行为确实值得肯定!”

    对这一点,当今也不得不承认,随着天下承平日久,外部的威胁基本上已经全部解除,此时大庆内部的矛盾突显出来了。

    各地虽说不上连年灾荒,但是要用银子的地方却是越来越多,不管是赈灾也好好事巩固水利工程也罢,反正银子如流水一般花了出去,效果却是没见多少,国库的收入跟着一年少过一年。

    其它的尚且不说,国库欠银是个不小的麻烦,之前开了口子是为了帮助朝堂官员度过难关,可是现在却变了味道,这些家伙把国库当作私库在用,有事没事总来借上一笔。

    一个两个倒无所谓,当今的心胸也不至于那么狭窄,可是满朝文武无论家底如何全都向国库借银,数十年时间加在一起数量十分惊人,就算不看户部的帐目统计,只粗粗估计只怕不下两千万两。

    这可是两千万两啊,整个大庆一年的岁入才三千来万两,足足抵得上国库一年收入的大半了。

    尤其现在国库日渐空虚,各处都要银子的情况下,就是当今都坐不住了,要不是顾及名声的话,他只怕都要派人上门讨债了。

    可惜满朝文武没一个有眼色的,就知道往国库借银子,不知道还钱,如果出了贾氏兄弟这样的‘忠心臣子’,自然要好好褒奖一番了。

    “恩,这两兄弟是什么情况?”

    皇帝沉吟片刻,算是认可了范尚书的意见,回头小声问身边的亲信大太监安海。

    “回禀陛下,一等将军贾赦刚刚入刑部做事,现为六品主事,贾政早在几年前,便有陛下亲自恩赏为六品工部主事!”

    安海心头一动,知晓荣国府贾氏兄弟算是入了当今的眼,小心翼翼回答道:“说起来这位一等将军,还在之前跟自己的长子一起通过了京畿府的秀才试!”

    “哦,原来是他啊!”

    皇帝想起来了,点了点头微笑道:“既然这位有心为国效力,自然不能打消了他的积极性!”

    安海和范尚书心中齐齐一动,暗道贾赦这厮真是好运道,刚刚进入官场就要得到皇帝的亲自提拔了。

    “至于贾政贾存周,是当年先荣公去世前上遗折受赏的六品主事!”

    安海对官场上的事儿门清,不然他这个太监总管可当不长久。

    皇帝心中了然,对贾政的观感并不是很好,这位在工部的表现可不怎么样啊。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了这么许多,这两兄弟可是一块标杆,必须立起来。

    ……

    贾赦跟贾政回到荣国府后,便过上了悠闲的上班生活。

    鉴于他是一个刑部新丁,负责京畿一带刑部事务的郎中洪波没有给他安排具体任务,而是将贾赦扔给同为主事的吴帆,叫吴帆带一带这位身份特殊的刑部新丁。

    经过短短数日时间的学习和了解,贾赦基本上已经了解的刑部的具体职能,以及一应涉及到的事务。

    说起来,刑部跟后世的司法执行部门有些相似,管理全部刑狱事务,无论是刑罚还是牢狱都由刑部和地方官府双重管理,却是没有具体的判决权利,这玩意却是在另一个司法机关大理寺手中。

    他跟主事吴帆都是负责京畿府的刑部事务,当然都是做一些跑腿上传下达的简单活计,上头还有郎中洪波掌总呢。

    随着他对刑部事务的逐渐了解,郎中洪波也开始让他接触一些公务,并由主事吴帆指点其中的某些窍门。

    怎么说呢,刑部的事务和公文,在贾赦看来都太过简单和粗疏,但凡涉及刑部的事务基本上只在几张薄薄纸张上有大概的记载,至于具体什么原由动机之类的统统都无,跟后世的简报一样怎么简单怎么来。

    这怎么成呢?

    刑部可是拥有死刑的最终审核权的,就这么简单的案卷,如何知晓是不是误判或者错判了的,地方官府的节操真的很难叫人放心啊。

    无论是在现代之时,还是在黄飞鸿世界,又或者眼下的红楼世界,他都听到见到太多了官官相护,以及官府跟地方势力勾结的事情了,像是这种涉及到人命的案子怎么重视都不为过吧?

    他性格豪爽出手大方,又放得下姿态跟刑部一帮底层官吏混在一起,不是这些底层官吏想要占他的便宜,而是贾赦摆出一副愿意融入他们圈子的姿态,叫这些刑部底层官吏十分舒服。

    再怎么说,贾赦都是堂堂的荣国府家主,一等将军爵位的顶级勋贵,不是他们这些底层官吏能够轻易接触到的。

    现在贾赦摆出如此虚怀若谷的姿态,只要是脑子没坏掉的刑部官员,都不会轻易拒绝这样的好意。

    也别是同为刑部主事的吴帆,短短几天时间已经彻底被收复,俨然成了一等将军贾赦在刑部第一号小弟,头等爪牙的存在。尽管这样的变化叫一些进士官员眼中十分不堪,却架不住人家乐意啊。

    怎么说都是堂堂的一等将军,就是空头爵位又如何,其所有的人脉资源也是区区刑部中下层官吏可比么?

    贾赦在刑部混得风声水起,贾政也是老实上下班,而他们兄弟俩联袂上户部衙门主动还银的事情,也逐渐传开。

    这一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

    这时候,满朝文武向国库借银才是主流吧,贾氏兄弟的行为是逆主流而行,引来很多文武官员的不满。

    合着就你们兄弟俩忠君爱国,其他人都是挖大庆墙角的小人不成?

    首先感觉不对的,自然是身处刑部和工部衙门的两位贾主事,他们敏锐发觉大部分同僚看过来的眼神,都有不同程度的诡异莫测。

    贾赦坦然之极,不管同僚眼神如何诡异,他一心做好手头的事务,就是刑部尚书来了也不好无故找他的麻烦。

    他也有直接上本直达天听的资格,要是把他惹急了直接向当今告黑状,谁都承担不起可能的严重后果。

    见他表现如此淡定,不爽他的同僚差点把他当作空气,想要依附的官员更是殷勤巴结,刑部一时因为贾赦的存在,气氛都显得有些古怪。

    贾政这厮可就没有贾赦的心理素质了,这厮又不擅团结同僚,结果本就孤立的状态,被整个衙门上上下下彻底屏弃了。

    谁也不是傻子,贾氏兄弟明显有邀宠买功之嫌,显然想着在官场上更进一步,这就叫人感觉不爽了。

    如此投机取巧的手段,尼玛的也不知道跟同僚们分享分享,活该丫的被彻底孤立,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大哥,我实在受不住了,在衙门里简直跟受罪一样!”

    某日散衙归家,贾赦被贾政堵在书房,只见这厮哭丧着脸郁闷道:“早知如此,就不该……”

    “不该什么?”

    贾赦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冷声道:“不该还钱么?”

    见贾政默不做声,显然默认了他的说法,贾赦满脸的恨铁不成钢,怒道:“就你这样的怂货,还想着升官呢,连这么点压力都承受不住,上头怎么给你身上压担子,不怕被你个怂货弄个鸡飞蛋打啊?”

    “大哥你……”贾政又急又怒,一张脸涨得通红。

    “怎么,嫌我说话难听了?”

    贾赦冷笑,不屑道:“当初还钱的时候不是跟你商量过么,想要得到当今的青睐,就得冒大风险,你当初又是怎么说的?”

    “可是,我不知道会闹成这样啊?”

    贾政一脸郁闷,却是不敢再说什么后悔之言了。

    “闹成哪样啊?”

    贾赦不屑道:“我才刚刚进入刑部衙门呢,你遇到的事情我都遇到了,甚至比你还要严重,可你见我丧气过么?”

    这还真没!

    说起这个,贾政不得不佩服他这位浑不吝的大哥心大,面对几乎来自整个衙门的排挤和孤立,依旧我行我素像是没事人一般。单就这样的胆气,贾政真的自愧不如啊。

    “可是,这样的生活还要维持多久啊?”

    他却是没有这个担当,脸上依旧全是担忧之色。

    “慌什么慌?”

    贾赦没好气道:“说不定这时候,当今正暗暗关注咱们的表现呢,你这家伙一定要顶住,千万不要扯了我的后腿,否则我饶不了你!”

    “真的么?”

    贾政闻言精神一震,又被升官的诱惑给刺激到了。如果当今真的会有褒奖的话,那么衙门里的那点排挤也算不得什么,反正他都已经习惯了不是。

    “好了好了,你慢慢想,我要出去一趟!”

    贾赦没好气摆了摆手,直接将这个怂包弟弟赶出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