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瞥清‘误会’贾母怒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瞥清‘误会’贾母怒

    京都外城醉仙楼,二层雅间。

    “我说恩侯,你这一出是想做什么?”

    平原侯世子蒋奇一脸古怪,上下打量了贾赦一眼,没好气道:“是不是脑子突然发热了,竟然主动还国库欠银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脑子发热的摸样么?”

    贾赦不紧不慢端起茶盏,慢悠悠喝了一口。

    “表面上不像,谁知道内里如何?”

    蒋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跟你说正事呢,你突然主动还国库的钱,可是引来了诸多不满!”

    “我知道,早就预料到了!”

    贾赦一脸云淡风轻,像是在说‘你今天吃了么’这么简单。

    “既然早就预料到了,你还敢如此行事,不怕被整个勋贵圈子排挤孤立啊?”蒋奇心中满是好奇,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不过我很是好奇,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好处?”

    “好处大了去啦!”

    贾赦淡淡一笑,悠闲道:“起码我这一手,能够轻松上达天听,还能在当今那混个不错的印象!”

    “你打算谋官?”

    蒋奇吃了一惊,啧啧称奇道:“你不是一向都不惯官场的森严规矩么?”

    “此一时彼一时,之前我可是捐了个六品刑部主事,这不想快点提升上去,所以便使出了这么个冒险的法子!”

    贾赦也没隐瞒什么,很是坦荡将心中想法道出:“不然想要在衙门里慢慢廒资历,就凭咱的出身还有能耐,还不知道得蹉跎到什么时候呢!”

    “你说得倒是很有道理!”

    蒋奇释然了,这个答案他是能够接受的,至少比传言中奉父遗命靠谱得多,就是说出去一干勋贵大佬虽然依旧会不爽,却不会真的将荣国府和贾家排挤出勋贵圈子。

    不说眼下的荣国府依旧显赫,贾氏一族可还有一个宁国府呢,那位同为一等将军的贾代化可不是省油的灯,一般没事也没哪个愿意轻易得罪。

    尽管贾赦的行为十分不妥,但只要理由恰当别人也说不得什么。总不能埋怨人家有上进心吧,真要如此勋贵圈子早就乱了套啦。

    “可当今好象没什么表示啊?”

    蒋奇脸上带着戏谑,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调侃道。

    “谁知道当今是不是在默默关注事态发展,又或者你们这帮闲着蛋疼家伙的真实反应?”

    贾赦嘿嘿一笑,毫不客气嘲讽道:“据我所知,借国库银子的就勋贵家族最多,一旦当今想要你们还钱,还不得先考虑考虑你们的反应再作计较么?”

    “恩侯,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吓唬我!”

    蒋奇吓了一条,之前戏谑的心情一扫而空,脸色变得郑重心脏扑通扑通疯狂跳动,贾赦所言虽然叫人难以信服,可是谁也摸不准当今的心态,要是被这厮的乌鸦嘴说中了呢?

    平原侯府也是欠着国库近百万两银子,这是他离府前父亲透的底,要是当今真的起了逼债的心思,那情况就可不妙啦。

    “怎么,你们平原侯府欠了国库不少银子?”

    贾赦一眼看出了这厮心中的担忧,嘿嘿一笑讥讽道:“可惜你们蒋家还是慢了啊,要是跟着我赌上一把,说不定你这家伙还能在龙禁卫里混个不错职位!”

    “谁稀罕啊!”

    蒋奇砰然心动,当然嘴上却是硬气得很,不在意道:“我们平原侯府不过欠了国库数十万两银子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嘿嘿,瞧你这口气狂的,你们平原侯府的家底很厚实么?”

    贾赦一脸戏谑,别人不清楚他还不明白么,平原侯本就是先荣国公手下大将,尽管现在依旧在京营当差却是捞不到什么油水,平原侯府起家时可远远不如作为一方军头的荣国府啊。

    “那你多管闲事,吃你的吧!”

    蒋奇心中发虚嘴上却是不一点不肯相让,没好气道:“你这家伙这次可是捅了马蜂窝,以后有你好受的时候!”

    “嘿嘿,等我得了当今的奖赏,你再来说这话不迟!”

    一边往嘴里塞着美味菜肴,贾赦微微眯缝着眼睛一脸的悠然自得,淡然道:“到时候说不得,本将军还能提携你个白丁一二!”

    “好好好,到时候我求上门去,你这家伙可不能当作没看见啊!”

    蒋奇心头很是发慌,嘴上却是一点不露痕迹,跟贾赦开着玩笑打着哈哈,好不容易一等酒席吃晚,这家伙也不说请花酒之类的饭后节目,直接跟贾赦告辞脚步匆匆离去。

    “嘿嘿,心急了吧,心急了好啊!”

    贾赦站在醉仙楼喧闹的门口,蜜蜂着眼睛目送蒋家的马车匆匆离去,脸上露出惬意微笑。

    ……

    蒋奇匆匆返回平原侯府,正好蒋父刚刚散衙回家,他急忙将跟贾赦的交涉说了一遍,最后忐忑道:“不知道恩侯这家伙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

    “他想在当今跟前露脸估计是真的,我可是听闻他在刑部混得不错,想来只要机会合适提个四五品的官职不成问题!”

    蒋父皱眉沉吟,先是肯定了贾赦还银的借口,人家现在都在刑部衙门奋斗了,要说没点上进心谁也不信不是?

    “只是当今心思深沉,谁也猜不到他心中会是什么想法?”

    这才是最叫人头疼的地方,蒋父苦笑道:“不过最近户部衙门缺银子缺得厉害,贾赦这厮还钱正当时啊,当今就是想不奖赏都不成!”

    “那咱们家……”

    蒋奇有些急了,既然户部缺银子,要说当今心中没点想法怎么可能?

    “怎么,你也想趁机混点好处?”

    蒋父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倒是没有责怪的意思,见到朋友快要飞黄腾达了,心中羡慕是肯定的,这是人之常情嘛。

    “嘿嘿,被父亲看吃来了!”

    蒋奇没有否认,直接道:“恩侯说,要是合了当今的心意,别的不说孩儿在龙禁卫混个实职不难!”

    蒋父心动了,太平年景想从军中混出名堂很难,而且自家儿子又不是个能吃苦的主,所以早早就歇了加入京营锻炼的心思。

    可要是从龙禁卫的将校开始做起,时常在皇帝跟前晃荡,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皇帝看上了,从此一飞冲天不在话下。

    “还,咱们平原侯府也还!”

    想到儿子的未来,他当即大手一挥毫不客气道:“我先帮你在龙禁卫挂个职,等还了银子后起码也能当个小校!”

    “多谢父亲栽培!”

    蒋奇满脸喜色连连拱手,笑得见眉不见眼。

    “你我父子何须如此?”

    蒋父轻轻一笑不以为意,心中却是把这事更加看重几分。

    “父亲,咱们要不要把恩侯的想法给传扬出去?”

    笑了一阵,蒋奇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当然要宣扬出去了,不然他费那么多口水跟你说这事干嘛,闲着没事么?”蒋父没好气翻了翻白眼,叹气道:“你要是不帮他宣扬的话,以后朋友都没得做,再见只能是路人了!”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多心眼了!”

    蒋奇忍不住暗暗咋舌,故意装作一脸不满嘀咕道。

    “要是不多个心眼,又怎么在凶险异常的官场出头?”

    蒋父看得更远,贾赦如此深的心机不仅没让他皱眉,反而更让他对其的前程看好了。

    “你小子,以后多跟贾赦学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大用场!”

    “放心就是,单就这家伙那一身恐怖武艺,我也不敢跟他炸刺啊!”

    ……

    有平原侯父子帮忙宣传,很快贾赦和贾政兄弟俩为了升官巴结当今,才突然主动去户部还银的消息,在勋贵圈子里慢慢传开了。

    脑子精明的只笑骂了句‘狡猾’,便琢磨着是不是也跟风一把,说不定还能捞点汤汤水水喝,不为别的为了自家子孙博个更好的前程也是不错的买卖。

    至于脑子不太灵光的也无话可说,贾氏兄弟不是特意跟勋贵圈子作对,而是想要上进才会如此冒险,尽管心头不爽却也不好多说什么。说多了那就是摆明了不愿意人家兄弟上进,那是要结死仇的。

    荣国府现在依旧还挂在二流豪门的末尾,可不是红楼开场时那般没落,几乎成了勋贵圈子的边缘角色,一般的勋贵家族还真不愿意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跟荣国府甚至整个贾家交恶。

    可也有不甘心被贾氏兄弟摆了一道,想要占回一点口头便宜了,有那知晓贾府情况的便把主意打到贾母身上。

    于是南安王妃突然拜访荣国府,跟喜滋滋相迎的贾木这么这么一说,顿时把个贾母气得倒仰,等南安王妃一走顿时气得暴跳如雷,一个劲叫大管家赖大去把贾赦和贾政兄弟俩找来。

    赖大差点没郁闷得一口老血喷出,他的消息可比贾母灵通多了,从别家下人那里打听到了,自家两位老爷联袂还银,是为了巴结讨好当今圣上,好升官发财的。

    他对此虽然半信半疑,不知道两位老爷的关系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可还是了件其成的。两位老爷发达了,他这个荣国府大总管的日子也风光不是。

    这时候要他去触两位老爷的霉头,简直就是自断前程啊,他还想着在大总管位置上干到退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