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苦逼的上学生涯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 苦逼的上学生涯

    贾母虽然不满张氏又从眼皮子底下跑掉,却也拿混不吝的贾赦无可奈何。她倒是想派赖大过去‘请’人,可惜赖大胆子小根本不敢前往。

    开玩笑,庄子与外界唯一的通道山谷口,可是驻守了十来位膀大腰圆的莽汉,他们可是得了大老爷的吩咐,谁要是敢来庄子撒野往死里整。

    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道,自然被大老爷狠狠吓了一回后,赖大可是通过不少途径,才弄清楚了郊外庄子上的大致情况。

    可就是因为他心中清楚,所以才不敢轻易造次啊。

    大老爷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将当初府里那一帮吃闲饭的军汉全部拉到了庄子上,那可是近千军中子弟啊。

    有这么一股力量在,别说普通山贼土匪,就是衙门的差役都不敢胡乱造次的,不怕被揍成猪头打个半死么?

    亏老太太想得出来,竟然派他过去庄子上‘请人’,简直就是派他过去送死啊,要是被大老爷知晓吩咐了句‘大死不论’,他找谁哭去?

    所幸,不知道旁边宁府的老太爷怎么想的,突然就此事找了老太太聊过一回,听说老太太相当不爽,可之后却是再也没提郊外庄子上的事情。

    赖大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更是打定主意,以后打死也不想沾惹城外庄子上的事务,他还没活够呢。

    不过没想到的是,旁边宁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将继承人贾珍送到了郊外的庄子上,听说过得相当艰苦。

    贾珍的日子哪里只用艰苦来形容,简直就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淅沥糊涂间,他就被祖父还有父亲毫不犹豫送到了邻府赦叔在城外的庄子学堂,一点都没征求他本人的意见。

    本来他还很高兴,以为可以在外头好好潇洒了,谁知道这个破庄子管理竟然那么严格,出庄的路径又只有一条,根本就没给他丝毫可趁之机。

    到了学堂,跟一帮年纪小了一圈的小少年为伴,心中很是不耐,整个宁府谁人不知,他珍大爷最不喜的就是书本了。

    最不爽的就是学堂每天都是背书背书再背书,上午就两堂课,第一堂课就是读书,第二堂课就是当着众多同学的面背诵。

    贾珍因为第一堂课心不在焉,自然在第二堂课背诵时卡了壳。他也没怎么在意,不就是不会背书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残酷的事实告诉他,这种想法到底有多天真!

    “把手伸出来!”

    学堂的老师可不会跟他客气,这些老师都是由贾赦手下的帐房先生和清客兼职做的,只听贾赦的吩咐,哪里管贾珍是不是宁国府的继承人?

    贾珍下意识伸手,结果被老师拿戒尺狠抽了好几下,掌心刺骨的疼痛传来,他嗷的一声惨叫,顿时满脸狰狞怒声咆哮:“你敢打我,知道我是谁么?”

    “管你是天王老子,在学堂就得守规矩!”

    那老师也是真绝,拿起戒尺朝着贾珍的手臂屁股一阵狠抽,抽得从没挨过打的贾珍一阵鬼哭狼嚎屁滚尿流,最后被老实揪住耳朵跪在教师最后面。

    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等到下学钟声一响,贾珍一骨碌从地上爬起,骂骂咧咧与等候在学堂外面的小厮汇合,气势汹汹朝着出庄的山谷口跑去。

    结果碰了一个硬钉子,守在山谷口的汉子根本理都懒得理睬他,更不用说畏惧他的身份私下放行,要是被抓住可是要被赶走的。

    闹得实在太过,十几位大汉甚至满脸不善,撸起袖子准备好好教训贾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宁国府的少爷又怎么样,能管到荣国府一等将军头上么?

    贾珍一见情势不妙,当即转身撒腿就跑,把几个年纪差不多的小厮留下垫后,被十几条大汉好一通教训,那撕声力歇的惨叫隔得老远都能听到,吓得还是半大小子的贾珍脸都白了。

    又惊又气,中午又没有吃饭,结果下午上武课的时候迟早了,又被武师傅罚着跑了十里,累得气喘吁吁浑身发软,双腿打颤在集体打拳的过程中,自然又成了不合格的那个,被武师傅训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半大小子好面子啊,被文武老师接连在一干同学面前下面子,又有不少少年没忍住讥笑出声,贾珍心中愤怒已极。

    结果在踢蹴鞠的时候,这家伙跟不上同学的节奏不说,还故意使坏想要伤人,结果被守在旁边的武师傅察觉,立刻提溜出来又是一通责骂,甚至还被罚在场边足足跪了一个时辰。

    贾珍珍大爷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苦头,上午手掌被打肿,下午膝盖又跪肿了一圈,简直痛不欲生一刻也待不下去。

    尽管晚饭过后,班上的武师傅主动上门,拿出香气扑鼻的药膏亲自帮他消肿散淤,依旧没能消了他心头的火气。

    不过吃了几次亏后,他是不敢在学堂闹了,于是便把主意打到张氏身上,请求张氏替他给府里送信,将他救出这处地狱般的所在。

    结果,张氏自然帮他把信送到宁国府,可无论贾代善还是贾敬都没有救其于水火的心思,反而写信过来将他狠狠痛斥一顿,要他好好在庄子里读书受教育,不然回去有他受的。

    贾珍绝望了,在连续吃了半个月的竹笋炒肉之后,每天都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再也不敢炸刺了,就算只为了让自己生活得轻快点,都不敢继续闹腾了。

    好在学堂里倒霉的也不止他一个,整个班级每天起码都有五分之一以上的同学,都因为这样那样的缘故受罚,他倒霉的时候也不至于孤零零太过难堪,甚至还跟几个佃户出身的同学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

    这要是放在来这上学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堂堂宁国府的珍大爷,怎么可能跟只配玩泥巴的乡下土包子玩在一起?

    可现实就是这么奇妙,短短几个月时间,他不仅成功融入了学堂生活,还因着受罚的缘故,跟几位学堂里的‘吊车尾’成了好朋友。

    特别是当他知晓,赦叔的小儿子贾琏那混球,也是三天两头被罚跪挨打,心中的不满和怨气瞬间消散大半,尼玛连庄主小儿子都没能幸免,他这个‘亲戚家的孩子’又算个屁!

    不得不说,还没彻底定性的半大小子,一旦被强行按着脑袋,学习起来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的。

    起码,这位以前对书本不屑一顾的珍大爷,为了自家掌心不受罪,硬是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将四书给背得滚瓜烂熟,有时就连睡梦中都在背书。

    做主子的都受了这么大罪,跟着一起过来的几个小厮也同样遭了殃。

    他们不用上学,可贾珍却不放过这几个小子,老实要他做得功课,他一个不落全让小厮们也同样做一份,不合格的狠狠的打。

    结果短短不到半年时间,跟随他一同来学堂上学的几名小厮,同样也是天天受罚就没过一天好日子,却也硬生生从文盲变成了能够熟练背诵四书的水平,甚至还认全了几乎所有的日常用字。

    总之,贾珍的上学生涯,只能用苦不堪言来形容。

    第一个月当他放假回到宁国府时,他母亲顿时心疼得眼泪直掉,哭喊着瘦了黑了吃苦了,非得要将他留在府里养回来不可。

    结果祖父和父亲考较了他的学习成果,贾珍少年心性想在两位长辈跟前露面,结果将刚刚背全的论语从头到尾背了一遍,顿时将两位长辈惊住。

    于是第三天假期结束,他老子贾敬亲自出手,将他押至郊外的庄子学堂,于是新的一月苦逼生涯开始。

    如此,从春末夏初一直不停学习到入冬季节,庄子学堂这才放了大寒假,还布置了一堆叫人头皮发麻的作业,让贾珍珍大爷有了一口喘息之机。

    整整受了大半年的折腾,好不容易松快下来,他哪里忍得住京都城里的花花世界诱惑,没过两天便跟一帮熟悉纨绔玩疯了。

    他的进步还是相当大的,不仅在背书上,而且还拳脚功夫上也有不俗的能力,结果短短时间他就在京都纨绔圈闯下了‘小霸王’的名头。

    有他母亲在一边帮忙打掩护,贾珍足足过了十天拘无束,逍遥快活的日子,就差没跟着小伙伴到京都著名的百媚楼开荤了。

    可惜乐极生悲,他的这一切表现,都被隐在暗中的祖父和父亲看在眼里,待十天一过立即被拘束在府中不得外出,由祖父学习学堂的规矩亲自监督,父亲在旁协助一同严管束。

    他母亲倒是想帮忙维护,结果对上祖父瞬间败退再也不敢露头。结果他又恢复了在学堂时的苦逼生活,甚至比在学堂事还要苦上许多,祖父和父亲下起手下一点都不留情,贾珍身上刚刚长出的肥膘不过短短几天时间又消失不见。

    而且一个人读书受苦实在太过孤单难熬,他到这时倒十分想念苦逼的学堂生涯,起码还有一帮难兄难弟跟着一起倒霉,哪像再府里就他一个倒霉蛋。

    这样的苦逼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某天从噩梦中惊醒的珍大爷,忍不住仰天长叹,结果外头又响起那他祖父越来越有中气的催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