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案卷上的突变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案卷上的突变

    贾赦并不知道,他那位邻府的珍侄子,在庄子学堂的苦逼生涯,估计就算知道了最多也就是讥笑几声罢了。

    这位在红楼原著中,绝对是贾氏一族倒霉的罪魁祸首。

    跟儿媳妇扒灰就罢了,关键这厮还守不住秘密,将这事暴露了出去。最关键的是儿媳妇的身份十分特殊,应该跟皇室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结果儿媳妇莫名其妙死了也就算了,这厮却在儿媳妇的丧礼上,作死的摆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架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根自家儿媳妇之间的那点破事。

    这不是往皇室脸上摸黑么,京都的那些顶级权贵大佬,应该都知晓贾珍儿媳妇的身份,这事弄成这样贾珍和贾氏一族想不倒霉都难。

    其中还另有重大隐情,涉及到皇权争夺,以及太上皇跟皇帝之间的纷争,总之贾珍不知死活坑死了自己不说,最后还连带着将贾氏一族全带进沟里了。

    贾赦这是不太清楚这小子在庄子学堂受苦,不然非得暗示学堂里的文武老师,加强一下对这混球的管理不可。

    他在刑部混得不错,虽然很有部分进士出身的刑部同僚不怎么愿意跟他打交道,但他依旧轻松在刑部站稳脚跟起了个好头。

    尤其是那位之前跟他同为刑部主事,此时却是他直接下属的六品主事吴帆,见到贾赦前程似锦,还不满三十便已是正五品中层官员,顿时坚定了抱大腿的心思,鞍前马后一副效犬马之劳的架势。

    有这位地头蛇的帮衬,贾赦很快就熟悉了刑部的一应事务,以及做事的流程方式等等。

    他也放得下身段,在诸事不明,没有彻底弄清楚刑部的一应事务流程之前,不管上司和同僚是好意还是歹意,让他尽快上手处理京畿一带的刑部事务,他全以正在熟悉推掉。

    反正他身上有一等将军的爵位,就是对上刑部尚书也不气弱,刑部正五品郎中的官职还是当今不久前亲自封赏,只要他没有主动犯错,别人也拿他无可奈何没辙。

    贾赦怎么说都是勋贵一系的重要角色,明显的设套却是不行的,一旦暴露很有可能引来朝堂勋贵一派的疯狂报复,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底子不是那般厚实的官员,可真不一定能承受得住。

    经过了解和熟悉,他这才对刑部的职能和管理范围,有了清晰的认识。

    刑部主管天下刑政,审定和执行律例,判案定罪,管理囚犯。因为讼事繁重,也按省分为一个个清吏司,各管一省刑政,而贾赦则负责京畿地区的刑部事务。

    有小弟帮忙就是不一样,只是花费了短短半月时间,他已经粗步对刑部事务有了认识,同时也对刑部的办事流程弄得清楚明白。

    在翻查以往的案卷时,他身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分古怪的现象。

    拿起前任判定过的案卷,其中的案情简述十分简单,就是描述了某某在某某地区犯案,因为某某事犯了王法,最后定为某某罪当判坐牢或者砍头,又或者流放充军之类的惩罚。

    开始倒是没什么,只是感觉案卷描述得太过简单,没有讲清楚罪犯的作案动机,以及作案过程中的手段和情况,只是说某某遇害或受伤或死亡,至于其它的一概都无。

    卧草,他真是服了!

    就这么简单的案卷怎么判定有罪无罪,又或者是不是冤枉错怪了好人?

    刑部是各类案件的最终审定机构,无论是死刑又或者流放充军,还有其它重刑都由刑部审定才能执行,所谓的秋后问斩,不是一定要在秋后才会斩杀重犯,而是刑部的批文一般都在这时候下发到各地,在刑部派员的监督下才能最终执行。

    只是,以贾赦的见识,自然发觉了其中的很多漏洞,不过想到这时代一切公文都是以笔记为主,而且还是毛笔字这样的大字,一张公文正纸一面也写不了多少字,也就明白了下面官府的为难之处。

    真要是写得太过详细,估计上报刑部的公文都得用马车来送,而且还是以十为单位的货运马车,不说其中的麻烦单单刑部审定就是一桩不小工程,所以就学了文人的春秋笔法。

    只是这种做法太过草率,怎么说都是关乎人命的大事,或者错判一次就是人头落地,又或者充军流放,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因此彻底分崩离析,影响实在太大不得不慎重再慎重才是。

    当然,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的,但他也没有一定要改变的意思,起码现在还没这样的能力改变,只能以后等机会合适了再慢慢来不迟。

    可是当他翻到一封案卷的时候,突然手中的案卷发生了某些神奇变化,应该说他的眼睛发生了某些奇妙变化,手上的案卷竟然散发暗红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

    贾赦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脸上却是不动声色,仔细翻阅了这道案卷,将其中的内容仔细印入脑海。

    丙辰年三月初八,京畿郊外猎户杨林,杀死石头村保正一家,获死刑!

    从案卷之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可那闪烁的暗红光芒却在提醒着他,这个案子一定有问题!

    呼!

    长松了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将这份案卷放在原位,抽手时以指甲在旁边的木架上划下一道不起眼的痕迹,这才拿起另外的案卷仔细观察。

    之后一连拿起十来份案卷,都没有丝毫诡异情况出现,让他心中产生了动摇,会不会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以他此时内家拳达到丹劲颠峰的恐怖实力,对身体的掌握更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是不是幻觉他还是能分得清楚真假的。

    他的身体状态好得很,随随便便一拳就能将京都随便一扇厚重城门轰成碎片,自己却依旧毫发无损!

    既然不是幻觉,那就一定有什么特别的缘故!

    红楼世界本就是仙侠玄幻世界,有些特别的地方也不足为奇。想到这里,他心中的疑惑不安放下了,只要不是真的出了他不能解决的麻烦,那一切都好说,就是所谓的神仙临凡,他也有勇气跟其斗上一场。

    咦,等等

    心思起伏不定间,手中刚刚翻开的案卷突然又闪现了暗红光芒,他急忙收敛心神仔细阅览,这是一个佃户因为私怨报复主家的案子,人证物证齐全,京畿府判了一个充军流放三千里的重罚。

    这时代可不比现代,边疆地区还有一些没有开发的区域,自然环境和生存条件十分恶劣,基本上正常人过去都得丢掉半条命,而囚犯一路风餐路宿艰难跋涉,到了地头基本上没有活着离开的可能。

    别的不说,单单数千里跋涉就是一个相当艰苦的过程,有些地方甚至都没有标准的官道。而且有些地方环境特殊很容易染上不知明的疾病,充军流放看起来是朝廷往开一面给了机会,实则跟死刑差不多。

    流放内陆不毛之地还算好的,要是流放到边塞之地那才叫倒霉。边疆的游牧民族可是时常打草谷的,弄不好小命就丢了,甚至运气不好的话被那些野蛮牧民抓住,当了两脚羊作为吃食都有可能。

    真正能够从流放之地全身而退的,无不是背后有权势之辈鼎力支持,花费了大把金银才能侥幸逃生,就是如此也得脱上一层皮。而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充军流放就跟死刑差不多。

    刑部本就是管这些囚犯的地方,听主事吴犯之前无意中提过,有些监管流放的衙役心黑得很,不愿意跑远路沾染麻烦,估计在半途将犯人全部弄死,然后向刑部汇报一声半途病亡就没事了。

    也不知道流放途中,有多少亡魂就是如此产生的。

    收回思绪,他将案情所在的地名,还有涉及的人名全部牢记于心,等回府后就去找人印证一番,这样的案子比较简单,理由就是有猫腻也很容易就能查得出来。

    之后一个下午时间,他翻阅了数百份最近十年以来,京畿府在刑部挂了号的案卷,又从其中发现了十来份散发暗红光芒的案卷。

    以他过目不忘的强悍记忆力,轻松将这些案卷里涉及到的人和事全部记住,然后便在主事吴帆殷勤的通知下,收拾了一番便跟着同僚们散了衙。

    脸上不动声色,谁也不知道就在短短半天时间内,他发现了什么东西,只是按照以往的习惯,三三两两离了刑部衙门后,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或呼朋唤友到附近的酒楼吃饭听曲,一派悠闲轻松摸样。

    “大人,要不要去清风楼吃顿便饭?”

    主事吴帆跟在身后,小心邀请道:“下官还邀请了几位同僚,您看?”

    贾赦本打算直接拒绝回府,他此时满心满脑都是今天下午的突然发现,很想将案卷上的突然变化弄清楚,不过转念一想又又改变了主意,别人想找机会巴结,他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过脱离群众,而且在酒桌上也能问及一些感兴趣的事情不是。

    “好吧,你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