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不招待见的娇客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七十五章 不招待见的娇客

    这才消停了几天,老太太又要搞事了?

    贾赦心中闪过的头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没办法,贾母之前的斑斑劣迹实在太叫人印象深刻,想不往歪处想都难。

    “大老爷,老太太这次喊你过去,是有关姑太太的事情!”

    显然,报信的贾母心腹丫鬟玻璃,一眼看出了贾赦脸上的不耐,有些不好意思解释道:“刚刚姑太太从苏州打发人来,给老太太送信,还有两位老爷和夫人的礼物!”

    “哦,是四妹啊!”

    贾赦轻轻点头,脸上神色不动分毫,对于这位红楼第一女主的母亲,谈不上什么好感也说不上什么恶感,只是当作普通出嫁的姑娘对待。

    不是他性子古怪,实在这位的表现像极了贾母,处处要强不落人后。

    他还没穿过来前,原主的记忆中,这位姑太太就是府中最受宠的娇客。贾代善和贾母喜欢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这位却不该仗着宠爱,对两位嫂子的事情指手画脚管东管西。

    王氏就不说了,只看她在红楼原著中对待林黛玉的态度,就可知其与贾敏结怨之深,就连贾敏死了都要迁怒其女儿。

    不然的话,王氏就算再势利,也不至于对一个刚刚死了亲娘的孤女做得太过,一切的因由都出在贾敏身上。

    还有张氏对贾敏的评价也不高,别看这位姑奶奶没出门前跟张氏交好,却也没少替张氏吸引仇恨,王氏后来跟张氏的关系冷淡,贾敏起码要负小半责任。

    等贾赦灵魂穿越过来后,每次贾敏回娘家都是大动干戈,这些都不算事儿,国公府邸的嫡系小姐有这样的派头一点都不过。

    可这位真是把骄傲写在脑门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贾母的影响,对待贾政这个伪君子亲近客气,而在面对他这个嫡亲大哥的时候,眼睛不是眼睛脸不是脸的,甚至还毫不掩饰眼中的鄙夷和不屑。

    贾赦可不是原著那个窝囊废,被自家嫡亲妹子如此对待,还能心平气和当作视而不见,哪那么容易?

    要不是后来荣国府守孝,等孝期刚满林家老夫人有去了,贾敏连续守孝甚至还跑去苏州林家老宅窝着,只怕他早就忍不了这个嫡亲妹妹了。

    怎么说他都是堂堂的丹武高手,放在任何时代都是受人尊敬的绝代大宗师,被贾母这个生身母亲看不上眼就罢了,怎么连个嫡亲妹妹都敢蹬鼻子上脸?

    相比这位嫡亲的妹妹,他跟亲近另外三位庶出妹妹,自从灵魂穿越过来以后,私下里都跟她们都书信往来。

    这三位庶妹一名贾玫,一名贾荷,一名贾梨,都是先荣国公贾代善众多妾侍留存下来的唯一骨血。

    反正这时代大户人家对庶出子女都不重视,贾代善也不例外,将三个养活长大的庶女交有贾母安排就不管了。

    而以贾母的脾性,能给三个碍眼的庶女安排什么好亲事?

    所幸当时荣国府正是鼎盛之时,巴结讨好的各地官员数不胜数,加上又有嫡亲女儿贾敏的婚事重要,所以贾母还是给三位庶出女儿安排了官宦人家的亲事,只是这些官宦人家都远在外地罢了。

    就是如此,贾母也隐隐得了个苛刻的名声。

    怎么说以当时荣国府的鼎盛气象,找个四五品的京官嫡子嫁过去不成问题,可结果三位如花似玉的庶女被低嫁不说,还远嫁外地,这不是明摆着不待见么?

    就是贾敏的婚事,当时也受了这些事情的影响。尽管最后依旧嫁得如意郎君,可是竞相上门求娶的名门公子太少,也是贾母和贾敏心中的刺。

    贾赦可不是原主那个蠢货,竟然对三个庶妹不管不问。要知道婚姻乃结两姓之好,被放弃无视的庶女就算是低嫁,没有娘家的势力相助,最后能过得好的绝无仅有。

    红楼原著中,荣国府上下从来都没有提过那三位庶女,要么就是彻底断绝了往来,要么就是她们已经早早去世。

    贾赦更相信后者,他穿越过来后自然不会犯如此低级错误,私下里以荣国府一等将军的名义,给三位庶妹还有她们的夫家去信,表明了替三位庶妹撑腰的姿态。

    果然不出所料,三位庶妹以及他们夫家当家人的书信很快送到,其中虽然没有说半点委屈之类的话,可单从信中洋溢的高兴开心之意,也说明了贾赦的信对她们来说十分重要。

    至于三位庶妹的夫家当家人,自然在信中客气之极,巴结之意跃然纸上。

    别看他这个一等将军的空爵在京都算不得什么,可放在地方上却是相当有震慑力,不仅代表了高高在上的地位,还有地方豪族羡慕万分的庞大人脉。

    贾赦也没做什么,只是适时提供一些京中的消息,还有他们所在地区的官职调动大致情报,便让三位庶妹的夫家感激不尽,通过这种从上层得到的准确消息,三家当家人的仕途都还算顺畅。

    也是因为如此,三位庶妹以及她们的夫家,跟贾赦的关系变得十分密切,类似于一种抱大腿的依附关系,三位庶妹在夫家的日子也过得相当滋润。

    这些,都是贾赦魂穿以来,暗地里做出的改变。别看他一副空头爵位,在京都混得很不如意的架势,可在地方上却是有一群小帮手。

    大的事情做不了,但是某些小事情做起来,还是相当方便的。

    而对于贾敏和其丈夫探花郎林如海,他真没那么大的好感。

    反正贾敏看不起他这个大哥,一向只跟老二贾政亲近,有什么事也只会跟贾母说悄悄话,然后贾母便动用荣国府的人脉关系帮忙解决。

    这些事情本来并不是很妥当,起码对一个正常的大家族来说,不是很好的事情,很容易引发矛盾的。

    不过贾赦不在意,贾政又只是唯母命是从,贾母不管是为了显示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还是纯粹的喜爱贾敏,总之贾敏出嫁了依旧在荣国府可以横着走。

    贾赦看得出来,对这样的情况最不满的,却是先后两代当家夫人张氏和王氏。荣国府的人脉资源用一点少一点,结果没用到自家男人,荣国府正儿八经的老爷身上,却是用在了姑爷身上,想想都觉得气闷。

    至于姑爷林如海,贾赦也不是太感冒。

    探花郎又如何,满腹才华又如何,受到官场一致认可又如何?

    只要他一日没有登陆高位,也就是一个潜力股罢了。

    先荣国公贾代善不过只是一个投资人罢了,以荣国府的资源助其上位,等他做大以后再反哺荣国府。

    这是世家豪门的一贯行事作风,不是每一代都会有杰出子弟出现的,一旦家族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状况,就得依靠外援渡过这艰难的时期。

    林如海也是如此性质,只是荣国府投资的潜力股罢了,在还没彻底崛起之前,纯粹就是荣国府的附庸。

    这厮肯定心知肚明,不然以他的条件,按说娶门当户对的书香门第小姐才是,怎么也不可能跟堂堂国公府嫡小姐有什么瓜葛。

    事关文人的面子问题,好象依靠如此方式入赘一般,明显就是奔着荣国府崛起的架势,好说不好听啊。

    可这厮也不是知道是不是读书人的清高,又或者受了夫人贾敏的影响,对贾赦这个荣国府的当家人没多少尊敬。

    虽然表面文章做得不错,但这厮的神态还是出卖了他,怎么说都只是刚刚中了探花不久,依旧还沉浸于挎马游街的风光和荣誉之中的年轻人罢了。

    要不是顾忌贾母的颜面,还有荣国府的剩余,他真想好好给这位死姑爷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人在屋檐下,必须得低头的道理。

    什么才华横溢,什么满腹诗书,没起来前屁都不是。这世上有名有姓却混居山林,最后只能以教书为业的大儒还少了?

    探花郎虽然希奇,可每三年也有一个。大庆朝立国也有六十来年,刨除因为战争等其它缘故中断的春闱,起码也出现了近二十位探花郎,混得不如意的,一生只在四五品官职上打转转的还少了?

    贾赦这是没想着跟林如海计较罢了,真要是想使坏,就算没有荣国府的势力,单单跟那帮狐朋狗友打声招呼,弄翻区区一个六七品的小小翰林,简直不要太简单。

    脑中想了这么多,时间不过只过去了几个呼吸罢了,贾赦淡淡扫了姿容艳丽的玻璃一眼,平静道:“本老爷就这过去,你上前带路!”

    玻璃脸色一喜,连连道谢不迭,一脸轻松在前头带路,心中总算松了口大气。

    身后的那位大老爷最近几年的变化实在太大,变得无比强硬敢跟老太太呛身,甚至都不怎么搭理老太太的招呼,这在她们这些荣庆堂的丫鬟看来十分不可思议,同时也对这位大老爷生起了深深的忌惮。

    半路上,正好遇到脚步匆匆,急忙朝荣庆堂赶来的贾政,两兄弟打了个照面,见到这厮满脸的喜色,贾赦撇了撇嘴,因光阳怪气道:“老二看你这高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又娶了媳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