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家事烦扰不沾身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家事烦扰不沾身

    “大哥说笑了!”

    贾政急忙停步,冲着贾赦笑道:“妹妹来信,想来林家孝期将满,她和妹夫即将回京!”

    “怎么,好象你跟妹夫关系很好一样?”

    贾赦嘿嘿一笑,没好气道:“之前也没见你们在衙门里互通有无啊!”

    “都是亲戚,说什么见外的话?”

    贾政脸色一僵,心中的高兴劲倒是去了不少,贾赦的话虽然说得难听,事实也确实就是如此,他也没话可说。

    “你这家伙,还是悠着点吧,先让自己在工部彻底打开局面再说其它!”

    贾赦轻轻一笑,脸上的表情意味难明,好笑道:“妹夫上京,估计还要咱们兄弟帮他跑门路起复呢,你这家伙嘴巴没太大随口应承啊!”

    贾政愣了愣,他是能力不行又不是傻子,老大的话中之意虽然他有些不赞同,却也不会像之前那样想也不想就大声反对。

    今时不同往日了,老大现在可是跟他一样的正五品郎中,听闻在刑部混得很不错,比他在工部举步唯艰强多了。

    可是他敏锐察觉,工部衙门里的同僚尽管依旧排挤他,可平日里却是不敢做得太过,将表面功夫做得很好,起码不叫他像以前那样难熬了。

    贾政不是傻子,只要想一想就明白其中缘故,还不是因为老大在刑部站稳脚跟的缘故,工部同僚就算不待见自己,也会看在他们两兄弟前程光明的份上,不会做得太过明显。

    这就是在衙门里有同盟的好处,起码日子不会过得太艰难。

    也是因此,尽管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贾政对老大的话,现在还是能够听进去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又有巴结当今的机会了呢。

    在衙门里受了排挤不要紧,只要能够升官,这一切都是可以忍受的,反正到了府里不还可以享受一干清客的吹捧么?

    而老大看似难听的话,也提醒了他一个忽略的事实,妹妹和妹夫确实要回京了,同时也要耗费府里的资源替妹夫奔走起复了。

    想到这里,心里有些微的不舒服,尽管他十分佩服妹夫的才学和风骨,可妹夫不能总靠着府里的资源上进吧?

    他和老大兄弟来眼下都是六部衙门的中层,再进一步的话就成了准高层官员了,到时候想要进步需要花费的资源可不在少数。

    老大不受母亲待见,到时候府里的资源不都是他的么?

    可是现在妹夫一来,府中的资源就要用去一部分。眼下的荣国府可不是父亲在世之时,两代荣国公积累的人脉和资源用一点少一点,以前他没怎么想过这方面的问题,现在么……

    就算不为自己着想,可他还有儿子,以后更会有孙子,真要是早早将府中的资源消耗一空,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这一刻,贾政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况且老大说得很对,林如海跟他,真的不是那么熟啊。

    “老二想什么呢,一起进去啊!”

    贾赦一巴掌将老二拍星,没好气道:“现在不是想东想西的时候,进去后怎么说你心中有数么?”

    贾政顿时无言以对,他对母亲向来服从惯了,根本就没想过跟母亲对着来啊,这可怎么办?

    “嘿嘿,就你这怂样,以后估计也就是妹夫屁股后头的小跟班一个了!”

    见这厮如此表情,贾赦没好气翻了翻白眼,双手背负悠悠然进了金碧辉煌珠翠满室的荣庆堂正厅。

    “见过老太太!”

    见到贾母满脸喜色拿着一封书信仔细阅览,贾赦也没大煞风景说什么怪话,只是拱手见礼后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

    “老大来啦!”

    贾母只淡淡扫了他一眼就不在说话,神情冷淡之极。

    “见过母亲!”

    等贾政进来见了礼后,贾母的态度立即亲热起来,招着手笑道:“这是你妹妹寄来的书信,林家的孝期已经过了,再过不了两月他们夫妇便会回京!”

    “真是可喜可贺!”

    如果没有贾赦在半路的一番说辞,估计贾政也会跟贾母一起乐呵起来,不过现在么脸上笑容有些勉强。

    贾母却是没有注意这些,她收起书信感叹道:“你们兄妹三人,我唯独最喜你妹妹,她从小聪明过人,还在闺阁之时便是有名的才女了!”

    端起茶盏轻抿,贾赦脸色淡淡在一旁看着笑话,什么狗屁的才女他却是不信的。就贾府这种武人和爆户混合的氛围,又能学得到什么满腹才华?

    在原主的印象中,贾敏聪明确实聪明,可惜全部用错了地方。所谓的才女,不过是一般的闺阁女子为自己选婿提高价码的手段罢了,贾敏作为荣国公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需要所谓的才女身份抬高身价么?

    反倒是管家理事,世家大妇需要重视的人际往来,才是她这个荣国公嫡女最应该掌握的必备技能吧?

    不然真嫁到了高门大户,有她的苦头吃!

    贾母倒是叫当时的管家太太张氏带一带贾敏,可惜这位妹妹目中无人,才学了点皮毛便自以为是,听不得杂音态度骄蛮得很,能学到多少真的是天知地知她自己知道了。

    所幸最后她低嫁了,林家子嗣单薄关系简单,加上林如海这厮又有一点清高,她这样的才女还能勉强跟得上他的思维模式,这才弄出了一副伉俪情深的摸样,不然还不知道会如何呢。

    “是是是,妹夫高才我一向是相当敬佩的!”

    贾政端着笑脸连连开口,顺着贾母的话笑着应道。

    “恩,你妹夫也是个有真本事的,这次回京想来定会受到朝廷重用!”

    贾母满脸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摸样,突然看向贾赦问道:“你认为呢,老大?”

    “这个嘛!”

    贾赦不慌不忙放下手中茶盏,淡然一笑缓声道:“妹夫以后的前程如何我不知晓,不过眼下妹夫在官衙见了我,却是要喊一声贾大人的!”

    贾母闻言一滞,这才仔细打量了贾赦的神色,无悲无喜平静得叫人诧异,没好气道:“老大,听你这话的意思,还有看你的神色,好象不怎么欢迎你妹妹和妹夫啊?”

    话音一落,荣庆堂里的气氛就是一凝。

    “没办法!”

    贾赦却是不甚在意,闲闲道:“妹妹眼里没我这个混帐大哥,妹夫也是一副目下无尘的样子不跟我这个大舅哥亲近,我实在喜欢不起来啊!”

    贾母闻言心下不喜,怒道:“那可是你嫡亲妹妹,你怎么说话的?”

    “得得得,老太太你想如何便如何,我一概没有反对意见!”

    贾赦连忙摆手,无奈道:“你只要通知我,他们什么时候到京就成,反正我也不受他们的待见!”

    “你胡说什么呢!”

    老大服软,贾母也不好穷追猛打,说起来敏儿和姑爷对于老大,还真是缺乏必要的尊重,也不怪他心存怨气。

    “老二你怎么说?”

    大感没趣,贾母又把目光放在贾政身上。

    “但凭母亲吩咐!”

    贾政可没大哥的胆子,尽管心里存了事,但口上的话说得比谁都漂亮:“我正好跟如海交流交流!”

    “好好好,一家子就该互相帮助!”

    贾母连连点头说好,这事就算定下来了,至于替林如海复官之事,在她看来全不是什么大事。以林如海的风姿才华,估计就是当今也是心中存有印象的,只需要稍稍花点力气即可。

    “荣国府,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离开的时候,贾赦又跟贾政走到一路,他轻笑着意味深长道。

    “大哥多虑了,妹妹和妹夫都不是瞎折腾的人!”

    贾政却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老大说得太过了,继续道:“他们毕竟有自己的府邸,不可能住在府里!”

    “嘿嘿,你倒是看得清楚,记得知会你婆娘一声,叫她不要跟妹妹争执,退一步海阔天空!”

    贾赦嘿嘿一笑不以为意,尽管他不是内宅妇人,却也知晓内宅争斗的恐怖,比之朝堂争斗一点都不为过,甚至更见阴私恐怖。

    王氏脑子不太灵光,经常做些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破事,可心却是极大极狠,反正落得了面子下得了狠手。

    不然,以贾赦这样不是太好渔色的性子,膝下都有一子一女两个庶子了,贾政可比他要风流得多,别看一副正人君子的鸟样,私下里却是极好美色的。

    以贾母那种一言不合就塞女人的性子,贾政这家伙身边的美女从来就没少过,可她们却是没一个怀了身孕的,基本上也最多在贾政身边待个三五年,而后不是无故病逝,就是被王氏寻到错处,直接打到庄子上养老了度残生去了。

    要不是顾忌贾母的心情,估计这些被处理的女子,以王氏的心性绝对讨不了好,不是卖到烟花之地,就是远远送到边疆偏僻之所。

    别以为贾赦什么都不知道,他心中门儿清呢。

    王氏身边的那几位大丫鬟,除了那个嫁给周瑞的当了官事娘子之外,其余的下场都相当凄惨,尤其那两位上了贾政床的大丫鬟,听说现在一个在百媚楼还颇有些声名,其余两位更是连打听都打听不到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