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心生不安欲离府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心生不安欲离府

    要说贾政这厮糊涂吧也确实糊涂,在家里纯粹就是一个米虫,什么都由王氏一手安排,要是没了王氏的精心操持,他早不知成了一个什么样子。

    而要说他聪明吧确实也不蠢,贾母送来的美女全都收下,可王氏为此吃醋大发雌威将那一个个女子整得凄惨无比他却又假装看不见,反正府里少了谁的好处都不会少了他的,没了之前玩得差不多的女人,自然又会有新的更家水嫩的美女主动上门。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贾政的这种性子真心叫人齿冷,红楼原著里的蛋贾宝玉,跟贾政的性子其实差不多,一样的冷漠一样的无情,同时又贪花好色叫人瞧不上眼。

    当然贾赦也只是腹诽一二罢了,基本上豪门子弟都这鸟样,差别的是有没有保持了心底最后一份良善罢了。

    回到东院,他特意叫来赵氏和钱氏两位通房,叫她们最近老实一点,府里可能不是很太平。

    “怎么了老爷,府里又出什么事了?”

    赵氏和钱氏有些心惊胆战,她们对府时不时出状况已经习以为常,可依旧难以完全适应,主要是她们担心发生的事故会波及两个孩子,那她们万万都不能接受了。

    “没什么大事,可能王氏的心情不会太好,你们还是注意一下,最好不要跟她碰上!”

    贾赦没好气道:“你们都小心一点,把孩子虎好比什么都重要!”

    “老,老爷,奴婢求您个事!”

    赵氏脸色微微有些尴尬,吞吞吐吐开口恳求道。钱氏在一旁也是眼巴巴望了过来,显然她知晓赵氏的想法,可能两人之前还有过交流。

    “什么事情直说就是,吞吞吐吐像什么话?”

    贾赦心中明悟,语气却是平静异常,没有显露分毫。

    “老爷,能不能让我们也去城外庄子上住下?”

    赵氏小心翼翼提议道:“您看淙儿和迎春年纪都大了,正好让太太帮忙教导一位,您看如何?”

    “这个主意,还算不错!”

    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贾赦轻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必须想个好的理由,不然老太太却是不会答应的!”

    贾母当然不会轻易答应,之前走了大房太太就算了,有贾赦的全力维护她也拿张氏没辙。可是赵氏和钱氏不过区区通房,地位只比府中奴婢强上一筹,又孕育有子女,正是贾母可以轻松拿捏,又能影响到贾赦的绝好人质,怎么可能轻易放她们离去?

    见两女神色都不很是好,他轻笑道:“你们不要忘了,老太太之前可是打过抱养淙儿和迎春的主意,是老爷我好不容易才熄了老太太这个念头的,这时候想要离开不是很容易!”

    也不知道贾母到底打的什么主意,明明已经开始全力培养元春,甚至通过北静王府的关系,从宫中请来两位教养麽麽,把个小小元春折腾得不轻,根本就没啥经历顾及其他孩子,竟然还提出了这样的过分要求。

    她的理由更是充分,这两孩子的生母地位太低,放在她那里骄阳几年说出去都要好听不少。不管是以后成亲嫁人还是什么,都有不少的好处。

    当然赵氏和钱氏还有些心动,林沙却是断然否决,直接熄了贾母的痴心妄想。红楼原著中三春的教养如何,堂堂国公府邸的小姐,竟是被当作阿猫阿狗养大,也不知道贾母到底是想做什么?

    想学那位西太后老妖婆么,只管生前享受荣华富贵,哪管死后洪水滔天,自私自利到了极点?

    他可不是没骨头的奴才,不会惯着贾母胡来。

    自家的孩子自家教养,而且还是不怎么受重视的庶子,要说贾母有多重视,随便问问府中的下人,看看有会信这样的鬼话?

    也就是赵氏和钱氏一腔慈母之心,尽管知晓孩子送去荣庆堂不会过得很好,可她们为了孩子的将来还是愿意忍痛割爱的。

    贾赦可不会答应,有他在自家的孩子谁敢小觑?

    再说孩子要是送到荣庆堂,再想要回来可就不容易了。不是他对贾母有多不认同,关键是怕孩子被这位老太太养歪,最后什么便宜没捞到,还尽给他扯后腿,这样的情况他可是坚决不会允许出现的。

    既然是自己的孩子,该尽的教养之责他不会假手他人,反正一双庶子庶女年纪还等大些时候再送去庄子学堂磨砺,又有张氏帮忙看顾和教导,可比放在荣国府靠谱多了。

    只是他也有些头疼,赵氏和钱氏都是荣国府的家生子,早就被府里的荣富贵迷花了眼,估计不太容易愿意离开这里,跑去郊外偏僻穷困的庄子上。

    尽管全部吸收了原主的记忆,同时也深刻的理解了红楼世界的习惯规矩,但他确实难以做到不将奴仆当人看,尤其是还跟自己上过床,孕育了一双儿女的通房不当回事的地步。

    该有的体面两位通房都有,她们两人虽然只是通房的身份,可平日里的吃穿用度还有一应份例,都是比照着妾侍的身份给的,甚至因着东院人烟稀少,她们还各自得了一个不小的院子。

    当然,该有的规矩一点都不能少。一旦这两位想要翘尾巴,贾赦也懒得体罚做得太过,只是勒令她们守在院子里不得外出,经常一关就是一两个月,几次下来傻子都便聪明了,这两位再也不敢有什么花花心思了。

    他却万万没想到,还没等他想着办法让这两位改变观念,她们自己倒是想明白了,眼下甚至还主动求了过来。

    很欣慰啊有木有?

    “你们自己是怎么想的,一旦去了庄子想要回来可不容易,而且那里的条件确实比不得府里,你们可想要明白了!”

    所谓响鼓不用重锤,贾赦实现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以后这两通房后悔了的话,他却是不会轻易姑息的。

    “奴婢早就想明白了!”

    赵氏苦笑,无奈道:“与其在府里过得战战兢兢,还不如在郊外庄子上过得轻快一些!”

    “是啊老爷,现在淙儿和迎春年纪小还不要紧,可等他们年纪大了知事了,以他们的身份在府里日子可不会好过!”

    钱氏也是无奈开口,都是她们这些做娘的拖累了孩子啊。

    “那好!”

    贾赦也不废话,直接说道:“这些天都老实点,尽量不要引起老太太和他人的关注,等机会合适你们就立即前往城外庄子!”

    目送两位通房兴致匆匆离开的背影,他忍不住好笑,要是叫贾母知道她们的想法,将荣国府当作避之惟恐不及的地方,只怕脸色会很好看吧?

    不过想要带走两位通房和她们的孩子也不容易,真要是不管不顾强行办了,贾母固然脸上无光,他也得被扣上一个不孝的帽子。

    真要如此,他以后也不用想着走官途了,红楼世界的大庆朝以孝治天下,一旦头上戴着一个不孝的名头,以后可别想讨什么好处。

    不过贾淙和迎春年纪还倒是不用急在一时,等以后时机合适了再搬走不迟,荣国府这里确实不是养孩子的好地方,尤其还是两位地位不高的庶子,参照红楼原著中的贾环和贾淙便可知一二。

    贾敏和林如海孝期已满,即将回京的事情,在贾赦心中没有掀起丝毫涟漪,第二天一早他又坐马车直奔刑部衙门而去。

    到了衙门,一干绿袍小吏早早就过来了,见了贾赦急忙上前问好。

    “大人,今日还继续阅览卷宗么?”、

    作为贾赦的直接下属,主事吴帆很快就凑了过来,笑呵呵问道。

    “不了,刑部的办事流程以及事务我已经熟悉得差不多了!”

    贾赦有其它的打算,直接说道:“案卷放在那又不会跑了,等以后有了空闲功夫再看不迟,现在我想看看你是如何处理手头事务的!”

    “如此,下官就不客气了!”

    主事吴帆倒也不甚奇怪,贾赦还算是好的,知晓自己不熟悉刑部事务以及办事流程,还知道花费半月时间熟悉学习。

    而那些自持甚高的心调任官员,却是一来就不管不顾直接上手,闹出乱子来倒还罢了,万一在重大案件审定和执行之上出了差错,那可就是大事了。

    为了给这些刑部新丁擦屁股,上至尚书侍郎下至绿袍小吏可没少折腾,能压下的尽量压下,压不下的直接叫那些家伙顶缸,总之每隔几年时间刑部总要乱上一阵,都是因为这些新丁不守规矩造成的。

    等他们跌跌撞撞吃了亏碰得满头包,熟悉了刑部事务后,如果不是后台特别硬扎的,基本上在刑部的前程也就到此为止了。

    之前为了刑部整体利益,拼命捂盖子官官相护不假,可做错了事情就得承担后果,不管你背景多大多硬扎都得守规矩,贾赦的作法显然是最稳妥,也是最保险的。

    衙门同僚都知道他在熟悉刑部事务,就是其间他负责的京畿府刑部事务出了问题,最多也只有一个连带责任,打板子却是落不到他头上,单单就这份沉稳的心性就让同僚觉得,他不是好轻易拿捏的新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