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人间炼狱北城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人间炼狱北城区

    散衙的时候,贾赦脑子里已经记好了足足六份在他眼中,闪烁着暗红光芒的案卷所有内容。

    都是有问题的案卷!

    没错,下午翻阅了数十份案卷,又现了三份有问题的案卷。

    这次主事吴帆表现神勇,竟然全部都给他看出来了。

    贾赦也不得不佩服一二,这厮果然不愧是个老刑部,一双眼睛毒辣得不像话,基本上只要不是太复杂的案卷,他都能一眼看出底细。

    这样的能耐,确实相当的了不起,起码他是这么认为的。

    起码比那几个橡皮图章强得多,那几位刑部郎中一个个清高自许,以读书人自居,很是不耐刑部的繁杂事务,基本上都将手头活计交由手下主事处理,他们一个个悠闲得紧,整天每事干就知道胡咧咧。

    好象朝廷少了他们就无法运转一般,自身无能也就罢了,还非得拼命牙行子手下帮忙干活的刑部老吏,只是比贾政强上一些,在衙门里的人际关系还处理得可以,其余同僚忌惮于他们的笔杆子,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有时候,贾赦真想叫贾政过来见识一番,要他好好向这几位学习学习,自身没多少能力不要紧,只要能拢住手下干活的官吏,又能应付得了上官就成。

    在他看来,那些刑部的积年老吏才是最应该做上郎中位置的人选,就连他本人在眼下都严重不合格。

    可惜,这是一个科举制度在朝廷的版图逐渐扩大的时代,读书人特别是考过了进士的读书人,一般都会受到朝廷的特别优待。

    尤其是受到朝堂文官脑青睐的进士,那前途更是了不得,甚至都有可能作为未来的六部尚书,甚至更进一部的大学士,或者说文官领袖来培养。

    有文官一系的庞大资源,就算自身能力不算很强,但只要人际遇手段过关,立场还算坚定的话,一个不错的前程是少不了的。

    刑部衙门里的那几位郎中就是如此,本是进士出身,在官场打品了十来年左右,就成了六部的中层官员,以后只要不出大的差错,起码四品甚至三品官身是少不了的。

    没办法,谁叫刑部本就是读书人做大,从尚书到侍郎都是进士出身,反倒是中低层官员中却是不少恩荫出身的官吏。

    比如在他看来很有能力的老刑部吴帆,就是京都一个小家族的嫡系子弟,通过恩荫的手段进入刑部衙门,经过二十来年的打品,才踏上六品主事而位置。

    跟贾赦这样出身顶级勋贵的公子哥不同,吴家在京都实在太不起眼,能够提供的资源和帮助都有限得紧,要是没有机缘的话,说不定他这一辈全部耗在刑部,可能在五十岁以后会被恩赏一个从五品的员外郎当当。

    这世道就是这么的不公平,贾赦除了感叹一句,暂时也没无可奈何。他就是想提拔吴帆,起码眼下还是有心无力的。

    出得衙门,跟一干走得近的绿袍官吏互相道别,柱子早就驾着马车迎了过来,恭敬道:“老爷请上车!”

    贾赦淡淡扫了这厮遗言,跨步上了马车,不一会马车车厢一晃便启动,慢慢朝着荣宁街方向驶去。

    “老爷!”

    待马车行了一般路程,柱子突然放缓了车,小声道:“小的有事汇报!”

    “说!”

    柱子知道老爷武艺很高,所以虽然说话声音很轻,却不担心老爷听不清楚。

    “老爷,昨天您叫我办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哦,那位中年乞丐的身份打听清楚了,竟然这么快?”

    贾赦来了兴趣,好奇道:“说说看,都打听到了什么?”

    “那位中年乞丐名唤孙六,是北城一带乞丐群中的头领之一!”

    柱子赶忙汇报:“老爷看得不错,这位孙六确实是个好手,听闻其从小便在拳馆偷学武艺,后来被一位拳馆师傅看中收入门墙,是北城乞丐中的第一战力,专门替那些被欺负的乞丐出头!”

    “哦,没想到还是个丐侠!”

    贾赦轻轻一笑,语气平静听不出是喜是怒,淡然问道:“那你们打听清楚么,这人的习性如何,怎么会混得这么惨都成乞丐了!”

    “这位孙六在乞丐群里,甚至在整个北城区的风评都不错,是个仗义血性的汉子,至于他为何会混得这么惨就不清楚了!”

    “那就慢慢探查,没有其它什么现么?”

    贾赦也不以为意,一天时间能查出什么来,柱子所述的信息已经足够丰富。要是荣国府的下人都这么会办事,红楼原著中也不会混得那么惨了。

    “这个……”

    柱子有些犹豫,显然探听消息的时候现了什么。

    “说!”

    贾赦只轻轻吐出一个字,可不知为何柱子却是心中一凛,额头瞬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心脏砰砰砰狂跳不止,一边继续放缓马一边急道:“听说今日有北城的帮派好手,找孙六寻仇!”

    “哦,看来今天有好戏可看!”

    贾赦轻哦出声,轻轻敲了敲车壁,柱子满上会意停下马车,他从车上慢悠悠下来,挥手示意道:“走,咱们去北城看看热闹!”

    尽管很不情愿,但柱子还是没敢开口劝说,只把马车车辕交给跟在身后的护卫,一主一仆再带着两位护卫轻车简从直奔北城区。

    北城区不愧是京都有民的贫民区,刚刚踏入这里贾赦便忍不住微微皱眉,破落肮脏的环境倒还罢了,主要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味,叫习惯了干净整洁,熏香生活的他有些不适。

    但也只是有些不适罢了,还不至于连脚都不敢下,在柱子的引领下迅朝着北城区深处而去,越是靠里这里的环境越脏乱差。

    污水横流,各种生活垃圾随地乱倒,地面泥泞又散着股股怪味,漆黑的泥地中间混杂着某些奇怪的土黄物质,看着就叫人感觉不舒服。

    周围的屋子更是破破烂烂,几乎没有完整的房子,有院子的小院子崩塌内部各种古怪建筑连绵成片,更多的是那种以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简易房子。

    傍晚时分应该是合家吃饭之时,可是这里却是少见成年男女身影,街道到处都是穿着补丁衣服,甚至光着身子嬉笑玩闹的小屁孩,看他们瘦小的身躯以及蜡黄的脸色,显然都是营养不良患者。

    房子里留守着的基本上都是老人小孩,一个个目光茫然满脸麻木,整个城区弥漫着一股叫人不舒服的气息,贾赦知道这叫作绝望。

    看不到未来,看不到生活的前景,每日里为生计苦苦挣扎,日子过得苦逼之极,时间久了谁都受不了啊。

    路上不是没有碰到年轻青壮,只是他们一个个流里流气,眼神飘忽看路人的目光都带着打探,起身份职业不言自明。

    贾赦一行在这里,当真十分的突兀。

    他尽管没有穿着一身华美锦袍,而且官袍也在车上换下,身上只是一身青布衣裳,可衣裳干净整洁还有光滑的面料,加上贾赦细皮嫩肉的摸样,一看就不是北城区的居民。

    就是柱子和随行的两名护卫,身上的衣裳也是干净利索,普通京都百姓都不一定能穿得起,更别提在贫穷之极的北城区了。

    一路上遇到的流气青年,倒是有想凑上来占便宜的,只是都不用跟来的护卫出手,贾赦只拿眼神轻轻一扫,鲜少有能够顶得住他那一双凌厉目光的,不是满头冷汗掉头就走,就是满脸讪讪浑身僵硬不敢妄动。

    内家拳丹劲大宗师的眼神,又岂是普通的街头混混能顶得住的?

    等到了北城区的乞丐聚居地,他才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人间地狱。

    整个区域根本就是一个污水潭子,到处都是乱七八糟只能遮风挡雨的草棚子,空气中散着一股叫人恶心的恶臭。

    地上随处可见各种颜色的水摊,散着各种怪味,当然最多的就是叫人忍不住掩鼻的尿骚,还有分布在各处,几乎随处可见的米田共。

    在如此脏乱差的环境里,却是悠然的坐着躺着一位位或老活小的乞丐,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面黄饥瘦,衣不遮体身上散着浓郁的馊味。

    皇城根上天子脚下,竟然还有如此地方,简直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贾赦还能保持平静的神色,脚步轻快悠然而行,可柱子跟那两位护卫就不行了,他们一个个苦着脸露出厌恶的神色,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便踩了地雷。

    心中一万个不乐意,可是老爷没话他们也不敢开口,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渗入,直到了一片区域,这里的环境竟然奇迹般的有所好转。

    不是说这有的环境突然变好了,只是地面打扫得比较整洁,旁边的茅屋都收拾得比较利索,明显跟之前所过的贫民区大有不同。

    而不远出一阵响亮的喧嚣传来,其中不乏愤怒的呼喝,以及拳脚激烈相撞时的砰砰闷响,不用柱子提醒,贾赦就知道目标的位置在哪。

    没有理会两位随行护卫为难的脸色,顺着声音方向大步流星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