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苏州来信贾母喜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苏州来信贾母喜

    “什么。刑部的直属官差不足两百,还大多是负责押送流放囚犯的?”

    从主事吴帆口中得到这个消息,真叫贾赦日了狗的错觉,这还是天下第一的司法机关刑部么,要不要这么吊丝?

    说好的六扇门呢?

    从孙六那得到了具体的情报后,第二天上衙后贾赦便开始了动作,自然少不得吴帆这个老刑部的帮衬。

    “怎么,大人有什么需要么?”

    吴帆预感到了什么,忍不住好奇问道:“大人如果想要调动这些官差的话,只要人数不多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就调派五名隶属于部里的官差过来吧!”

    所幸只是抓捕一个不入流的小混混,只需要几名官差堵路就成,不然还真是件相当麻烦的事情。

    吴帆办事相当利落,很快就带着五位满脸恭敬的官差回来,单看他们一个个满脸横肉眼神狠戾的摸样,说他们是打劫的可能更靠谱一些。

    “见过郎中大人!”

    一行十位刑部官差恭敬见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今天带你们去立功,算你们运气好撞上了!”

    贾赦懒得废话,直接挥了挥手叫这些官差跟上,然后亲自带队直奔北城,在柱子和孙六等人的暗中指引下,突然杀出将正在一处小酒馆撒欢的那位红土村真正的偷牛贼抓住。

    “你们干什么,无缘无故怎么能随便抓人呢?”

    不愧是在京都混迹了一段时间的混混,被官差抓住后根本不去反抗,而是大声嚷嚷着这些可笑的话。

    如果不知道这厮的真实情况,加上这边慢慢围拢过来的百姓,指指点点之下带来的压力还真是不小。

    “大人?”

    几位官差急忙回头,看向贾赦的目光很是为难。

    京都的官差难当啊,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闹出大乱子,谁叫这里是天子脚下,别的不多就是官多,指不定什么地方冒出个官来奏上一本。

    贾赦这个刑部郎中倒是无所谓,可他们这些小小的官差就得倒霉顶缸了,谁都不乐意成为替罪羊吧?

    “放心吧,要是没有把握本官也不会断然出手!”

    嘿嘿一笑,贾赦冷目如电,只向周围轻轻一扫,顿时议论嘈杂的声音都小上几号,叫主事吴帆和一干官差大感诧异不明白怎么回事。

    他们不明白贾赦却是看得明白,刚才人群的喧闹嘈杂,都是混在其中的无赖混混所为,他扫视过去的冷厉目光正是对准了他们,叫他们有所察觉不敢继续胡闹下去,这才是事实真相。

    “哼,李四你个混蛋,在村里偷牛不算,被发现后竟然嫁祸同村张三,结果导致张三被衙门重判,你可知罪!”

    冷冷一笑,贾赦声如洪钟怒声大喝,犹如惊雷在众人耳中炸响,顿时心中就信了几分,看向李四的木噶极为不屑。

    “冤枉啊大人……”

    李四满脸慌乱,突然奋力挣扎大声狡辩:“我根本就没做这样的事情,大人你可不能随便冤枉好人!”

    “给我老实点!”

    贾赦脸色一冷,直接一耳刮子扇了过去,顿时将李四打得脑袋猛的向旁一偏,一边脸颊迅速红肿起来,一口带着牙齿的血水喷吐而出,狡辩叫嚷的声音噶然而止。

    几位控制李四的刑部官差惊呆了,被贾赦这种毫不拖泥带水的干脆手段震住了,连身上被李四喷了一口鲜血都顾不得了。

    “哼,在本官面前还敢狡辩!”

    贾赦冷笑,一指李四不屑道:“这事可都是你自己亲口说出来的,好几次酒醉之后你都不嚷嚷得众人皆知么,怎么现在就不敢承认了呢?”

    李四:“……”

    旁观百姓:“……”

    见过奇葩的罪犯,真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罪犯,竟然大胆到酒后吐真言,还不是一次两次,这位要是不倒霉谁倒霉啊?

    “不用多说废话,直接带走到时候衙门里的刑具一上,他就知道狡辩的后果了!”贾赦冷冷一笑摆手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当别人都是傻子不成,像你这样一点良心都没有?”

    说完了,便在前带路,围观百姓主动分开两边,满脸敬佩看着一行趾高气昂离开,一个个议论纷纷兴奋不已。

    百姓们高兴了,他们又有了谈资,足以让他们说道好些日子的谈资,可京畿府府尹杨波却乐不起来,贾赦如此行径不仅有越权之嫌,还有打脸的成分在内,京畿府上下对此都很不满意。

    可不满意归不满意,对于贾赦的‘正义’行径他们还说不出什么不好的话来,真要论起来这还是人家帮助京畿府减少了一件冤假错案呢。

    他们对于贾赦‘无意中’知晓消息的解释根本就不信,真要如此丫的怎么不早跟京畿府说啊,搞得眼下好不被动。

    所幸这只是一件‘小案子’,待那小混混招供后,京畿府立即重新做了份案卷,让饱受折磨惊吓的红土村佃户张三无罪释放。

    这些事情,贾赦没兴趣知晓,等他带着十位意气飞扬的刑部官差返回刑部衙门后,得到了尚和两位侍郎的一致肯定,好好的夸赞了一通。

    尽管刑部并不直接处理一线案件,但不代表刑部没有权利插手,只是没有那个必要,同时也缺乏这方面的经验罢了。

    贾赦的行径可是很给刑部长脸的,不管刑部尚和两位侍郎对他的观感如何,在这上头却是不敢有失偏颇的,这是立场问题。

    经此一事,贾赦也彻底在刑部站稳脚跟,被刑部上下接纳。

    有能力的人,在哪都能混得开,尽管他勋贵子弟的身份不招大部分读人出身的同僚待见,却也不会再像之前那般被冷暴力了。

    以前贾赦只能带着同样勋贵出身的主事吴帆,还有一干主动靠过来的绿袍小吏玩耍,现在同级别的郎中也愿意跟他接触了。

    这事做得漂亮!

    贾赦心情大好,所以在十天后他吩咐柱子给了孙六十两银子,多出来的五两银子算是奖赏他头一次办事利落的。

    孙六大喜,如此轻松且又不违背道义的赚钱方式他自然喜欢,有好日子过谁愿意成天饥一顿饱一顿的?

    所以,他相当愉快的接受了贾赦的下一份委托,南城百姓王狗子纵火伤人案,这起案子也是有明显的问题,案卷上那晃眼的暗红光芒可不会作假。

    贾赦通过柱子交代孙六不要着急,慢慢查就好,只要能在一个月时间内把前因后果,还有里头的问题弄清楚就可。

    才刚刚打了京畿府的脸,他也不好立即又冲上去再狠狠的来一记,这样显得太过刻意是要拉仇恨的,尽管他并不怎么在乎,却也是桩麻烦不是?

    等到了休沐日,贾赦早早起来在院子了打了趟拳,动作迟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迟暮老者移动般艰难,根本就看不出丝毫的厉害迹象。

    柱子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可就是看不出老爷这缓慢如蜗牛的拳脚中,有什么厉害的地方?

    可他又十分清楚,老爷确实是个了不得的高手,他跟那叫花子孙六闲聊时,这家伙可是十分仰慕老爷的身手,说老爷的实力相当惊人。

    至于如何惊人法,他不知晓,只知道比起孙六这个叫花子中的好手厉害太多,对于他这样的武盲来说实在是个不简单的问题。

    他又哪里知晓,贾赦动作缓慢不假,可体内的筋膜骨骼正连续不断的颤动,一身凝练气血更是犹如长江大河一般呼啸澎湃,于体内血管之中呼啸循环,一遍遍强力冲刷着将体内的杂志排挤出去。

    实力到了他这等恐怖程度,寻常的锻炼之法已经基本无用,一般都是震动体内筋骨脏腑,搬运气血这样的隐蔽手段修炼,等到身体筋骨内脏还有气血凝练到了一定程度,积累了足够的资本后再冲击下一个神秘境界。

    一次短乱花费不了多少时间,连半个时辰都不到他便收功回转,吩咐上早膳他今日还要去震远镖局一趟。

    一个小小的镖局,一下子就能用出那么多的外功好手,显然这个世界比他想象中要丰富多采得多,他之前接触到的世界还是太过狭窄,显然在正常的生活环境,还有权贵圈子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江湖世界。

    这个世界只是初显端倪,便显示出了不凡之处来。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江湖,跟武侠世界的江湖有没有异同之处,今日的震远镖局之行,就是他迈出探索之路的第一步。

    “大老爷,老太太有请!”

    可就在他刚刚吃了早膳,按照习惯叫来两位通房还有一双儿女,悠闲的说着家常里短时,荣庆堂的一等大丫鬟,也就是贾母身边的心腹丫鬟之一,琉璃满脸喜色走了进来。

    “哦,看你这一脸喜色的,莫非有什么好事不成?”

    贾赦心情不错,笑着调侃道。

    “是喜事,刚刚苏州林姑爷府上的管家送信过来,说姑太太和姑爷已经启程,用不了多久就会抵达京都!”

    琉璃一脸喜色道。

    “好真是喜事!”

    贾赦淡然轻笑,跟两位通房一双萌萌的儿女交代一番,便起身直接朝荣庆堂走去,只要贾母不是找他的茬,其它都无所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