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荣庆堂中真算计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荣庆堂中真算计

    “老大来了,你妹妹来信说,林家的船已经启程,用不了一月就能抵京!”

    荣庆堂中,见到贾赦过来,贾母满脸喜色笑着说道,好象之前的不快都不存在一般,笑得慈眉善目好不和蔼。

    “妹妹妹夫得老太太如此看重,是他们夫妇的福分!”

    贾赦轻轻一笑说着讨喜的话,随便在下首找了把椅子落座。

    “大哥!”

    贾政早早就过来了,见到贾赦急忙起身招呼道。

    “老二也在啊,坐坐坐,一家子用不着这么客气!”

    这家伙不犯蠢的时候,并不是那么叫人讨厌,当然王氏没在这里碍眼也是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这位当家太太,对于管理家务相当的积极,除了每天贾母折腾她的必备节目,一日三餐都必须侍立一旁夹菜添饭,也就是俗称的‘立规矩’外,她基本上很多时间都在处理繁杂不堪的家务。

    看得出来,随着时日一久,王氏心中的也望越来越盛。

    她对家务事把持得相当严密,不给旁人丝毫插手的机会。同时用公中财物大肆收买府中下人,形成了一种‘众望所归’的舆论氛围。

    当然,为了以防万一,这位同时还大肆侵吞公中财物,还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却不知全在贾赦的监视之中。

    只能说,这位真是蠢!

    真以为荣国府公中的银子无穷无尽啊,就她这种舍大拿小的能耐,等翻年后偿还下一笔户部欠银时,有她好受的。

    所幸因为他的搅合,王子腾并没有在军中迅速崛起,此时依旧还只是个五品小校,混迹在京营正想办法往上爬呢,不然这位只怕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听说她三番五次向贾母请求,希望荣国府在军中的人脉,能够全力支持他二哥王子腾。

    贾母不知道出于何种缘故,竟然心动了好几次。

    可惜的是,荣国府军中的人脉不在她手上,她就算想帮王子腾也是无可奈何。贾母毕竟只是一个妇人,不可能跟军中将校有什么联系的。

    她倒是可以写信,可荣国府正经的当家人就在京都呢,只要随便一问就知道情况了,贾赦没请他们出手打压王子腾已经很给面子了,还要荣国府在军中的人脉鼎力支持,呵呵王氏的脸面还没这么好用。

    至于贾政,这厮就是个标准的米虫,根本就不会理会这样的事情,再说了他就算被说动了,也不会全力相帮王子腾的。

    大家都是正五品的官员,而且官比武官还是要金贵一些的,贾政在王子腾跟前还是很有优越感的,要是王子腾突然窜了上去,那以后岂不是要他陪笑脸,以贾政的尿性哪会答应?

    总之,因为王子腾的事情,王氏可没少使劲,却是次次都无功而返。

    她当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王家就是王氏在贾府立足的底气,只有娘家的势大了,她才继续在荣国府作威作福,不用担心手头权利一朝突丧。

    这些,贾赦就没太多心思理会了,只要王氏不将主意打到他头上,随便她怎么折腾,反正他是眼不净心不烦。

    闲话不提再说眼下,见两个儿子都到齐了,贾母笑呵呵道:“等你们妹夫进了京,以后可要好好互相帮扶共同进步!”

    “老太太说的哪里话,一家子亲戚自然要互相帮助的!”

    贾赦笑眯眯接话,好象一点都没有对妹妹妹夫有芥蒂一般,笑呵呵问道:“怎么,妹夫已经有了安排,准备在哪个衙门上衙?”

    贾政的脸色,微微的变了变。

    贾母笑呵呵道:“你林妹夫是探花出身,自然是待在翰林院了!”

    翰林院?

    贾赦还没什么反应,贾政却是忍不住露出羡慕的神色。

    对于他这样的伪读人来说,翰林院就是圣地啊,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够进去沾沾气,可惜他没这个资格啊。

    “林妹夫也是好本事,竟然能够直接起复就去了翰林院,以后前程不可限量啊!”贾赦倒是没那么多感叹,在他看来翰林院也不如何。

    什么‘非进士不翰林’‘非翰林不宰相’的,他根本就没有太过在意。

    大庆朝立国数十年,真正从翰林院出来的宰相不过区区两位罢了,其余几位宰相无不是勋贵出身,就是六部尚中翰林出身的也只占了半数罢了。

    说得这么好听,不过是给自己的衙门脸上贴金罢了。翰林升官确实迅速,那是因为时常能够见到当今的缘故,在当今心中存了印象,这才有很多的晋升机会的。

    可被皇帝看中赋予重任也不是那么好玩的,一旦做不好事立即就会被打入冷宫,想要再次得到皇帝的信任,所要花费的代价就太大了。

    所以说,翰林院虽好,却也不能一概而论,凡事都有两面性。再说翰林院被看名头大得不像话,其实就是一个校检的清水衙门,看着清规实际上没啥实权,是所谓的‘养望’之地。

    贾赦对这些都不太感兴趣,除非升上了四品的翰林学士,踏入准高官行列才值得重视,至于普通的翰林也就那样。

    林如海守孝前不过才刚刚升上了六品的翰林小官,想来起复也不会有什么升迁机会,只能是平级起复了。

    “妹夫倒是精明,没让荣里帮忙奔走获个实职,不然可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贾赦轻轻一笑,赞赏道:“只要在翰林院窝个几年,再上下打点一番,不囊在膏腴之地弄个知府当当!”

    “所以说,你们以后都要跟林如海打好关系,到时候在官场上也能有个照应!”贾母笑眯眯道:“最好能够一直留在京畿,我可是舍不得你们妹妹离开太远!”

    “老太太心慈,想来妹妹一定会好好孝顺的!”

    贾赦哈哈一笑也不在意,直接问道:“不知道老太太可还有什么吩咐?”

    他真没啥兴趣继续窝在荣庆堂哈哈了,没啥意思纯属浪费时间。

    还是那句话,只要不明晃晃的打他的主意,有些事情他都可以当作视而不见的,没啥精力折腾来折腾去的。

    “老大,今天好象是休沐日吧?”

    贾母有些不悦道:“你就这么不想待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婆足说话?”

    “老太太言重了,今日确实有些事情要办!”

    这位老太太真是叫人无语,处处都不忘拿捏孝道压人。他要是真的承认了,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

    不愿跟生身母亲说话,这是不孝的明证啊。在民间倒还不是太讲究,不孝的子女实在太多,可他混进官场就得注意了,不能落了把柄出去。

    “有什么事情,比得上你妹妹和妹夫的事情重要?”

    贾母却是不依不饶,没好气道:“说来说去,你这是翅膀硬了,不待见我这个老婆子了!”

    贾赦再次无语,见贾母表演得一点都不真实,说是不待见脸上却没半分伤心之意,他无奈道:“如果老太太真的看儿子不顺眼,想毁了儿子的仕途倒也无所谓,儿子自请去金陵守祖田可好?”

    “老大你浑身说呢?”

    贾母吃了一惊,再也不敢胡乱拿孝道刺激贾赦,真要把这个大儿子的浑劲逼出来,他还真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

    “大哥你怎能如此说话?”

    贾政不满了,在一旁跟着附和道:“母亲在堂,你怎么能说出返回金陵老家的胡话?”

    他也暗暗吓了一跳,真要是老大离开了,他这个做老二的是不是也该跟着离开?

    这怎么能成,他可舍不得现在的官位,还有京都繁盛的生活环境。

    “得,当我什么都没说就好!”

    见贾母收敛了,贾赦也不以为甚,轻笑道:“老太太有何事吩咐就是,只要做得到的绝不容辞!”

    话中的潜台词就是,做不到的也不要怪他。

    贾母人老成精,自然听出了其中含义,脸色一冷没好气道:“我揪着你妹妹跟张氏关系不错,所以想你带张氏回府!”

    原来目的是这个!

    贾赦轻轻一笑,神色悠然轻声道:“老太太您也知晓张氏的身子骨不好……”

    “这都在郊外的庄子上养了两年多了,男带还没彻底好利索么?”

    贾母眼中怒色一闪,毫不客气打断了贾赦的话,怒道:“现在你妹妹快回来了,叫她陪陪你妹妹都不成?”

    “我没说不成!”

    对贾母胡搅蛮缠的能耐,贾赦见识了多次早就有了免疫力,双手一摊无奈道:“张氏的身子到底好没好利索,我说了不神算老太太说了也不算,还得宫里太医院的太医说了算!”

    贾母闻言先是一滞,而后满脸不悦道:“既然老大你如此说,那明天就让府里相熟的王太咿走一趟,去给张是许看一看如何?”

    她这次也是早有准备,笑着说道:“再说我这个老婆子也很是想念琏儿,如果她母亲身体无恙的话,那就跟着一起回府吧,在外头待着总不如府里!”

    好算计啊老太太·!

    贾赦也不好过于反对,毕竟贾母的身份摆在那里,只轻笑道:“就这么办!”

    贾母脸上露出满满的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