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贾母算计王氏怒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贾母算计王氏怒

    有时候,贾赦真有些佩服贾母,这位宫于心计的老太太,简直可以利用一切机会,化成手段达成目的。

    明明只是贾敏从苏州寄来的信件到了,老太太偏偏就从这上面大作章,然后直接扯到张氏身上。

    看来她对张氏的算计,从来都没有停歇啊。

    贾赦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随着王氏掌家日久,特别是实行了败家的收买仆役行动逐渐见到成效,其在荣国府后宅的地位稳中有升,甚至逐渐开始威胁到老太太至高无上的老太君地位。

    这是贾母绝对不会允许出现的情况,为了府中的大权和至高无上的地位,她甚至连两个儿子都可以拿平衡官场的那一套手段,不惜弄得两个儿子差点反目成仇,更何况区区一个王氏?

    只是贾母放权已久,或者说享受惯不愿重温管家理事的忙碌日子,张氏便还是她眼下最好的手段。、

    毕竟张氏是府中名正言顺的大房奶奶,同时也是当仁不让的当家太太。

    只要张氏回来,就算她什么都不做,王氏都得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生怕手头的后院管理大权旁落,起码在没将张氏这个大敌弄死之前,她是不敢对贾母有丝毫不敬的。

    贾母要的,就是这样的平衡,而她却是把控平衡的最终决策者,高高在上地位不容侵犯。

    如此算计,是真正的阳谋,就算王氏心中明白却也不得不入套,因为她这个管家太太名不正言不顺,天然就处于不利状态。

    只要把张氏弄回府,贾母便可悠闲坐收渔翁之利!

    而且显然这次贾母有备而来,直接将话说死不给贾赦拒绝的机会。

    贾赦不是不能拒绝,之前就拒绝过了好些次,这次拒绝也没什么。不过他考虑了一番利弊,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

    还是一个‘孝’闹的,张氏毕竟是儿媳,老是躲在郊外庄子上修养,一直不回府‘服侍’婆婆有些说不过去,这关系到了已婚女子的名声问题。

    张氏自己可以不在乎,她却是不得不顾及两个孩子,一旦母亲被扣上不敬婆婆的罪名,膝下两个孩子贾瑚和贾琏都得受牵连,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污点,在官场上却是极为要命。

    贾赦对张氏的性情十分了解,她可以不在乎自己,但绝对不可能无视了两个儿子的前程。

    所以,他这次并没有直接顶撞说不行。

    为的,就是不让贾母有借口败坏张氏的名声,如此而已。

    他不做什么,不代表别人不会做什么。

    不要忘了,王太医可也是姓王,听闻其家族跟金陵王氏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王氏要是知道了贾母的打算,会没有动作出来?

    贾赦带着好笑的情绪,慢步走出了富贵堂皇的荣庆堂,没有跟随后出来的贾政多说废话直接离开了荣国府。

    贾政返回荣僖堂后,脸上什么反应都无,好象没有生任何事情一般,只是在跟王氏一同吃早膳的时候,‘无意’间透露了这个消息。

    王氏此时修炼的火候不到,脸上当即变色,勉强撑着一张僵硬的笑脸贾政用完早膳,悠哉悠哉去房之后摔了茶盏。

    她气得咬牙切齿,心中怒火熊熊却是毫无办法,贾母这手直接戳中了她的要害,让她尽管十分不爽却又感觉无可奈何。

    不过正如贾赦猜测的那样,她自然不会让贾母的算盘这么轻易得逞。于是她招来了心腹陪房周瑞家的,主仆两人嘀咕了好一阵后,周瑞家的便借口有事出府,很快她就来到了王家。

    谁说贾政是蠢货的?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贾赦晒笑,他并没有直接奔赴震远镖局,而是就待在宁荣街不远处的一家茶楼,听到柱子传来的消息轻笑摇头。

    贾政这厮够阴的,明明自己不想失去管家大权,却‘不经意’挑动自家婆娘出面,真是阴险得很啊。

    不过,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先不说那位王太医跟王家的牵连,还有之前为张氏下了诊断的刘太医,也不是王太医想得罪就能得罪了。

    这里很明显牵涉了内宅阴私,只要王太医心中清楚的话,就不会做出‘糊涂’的选择。

    一直在茶楼坐到中午,顺便还吃了一顿午饭,他这才带着柱子还有几位随行护卫赶赴北城的震远镖局。

    而此时的震远镖局气氛凝重又尴尬,一干镖局的镖师趟子手们神色不善,分散在镖局偌大的练武场四周,神情间很有些不岔。

    “那家伙不会放咱们镖局鸽子吧?”

    镖局大堂,十来位镖局主事全都脸色愤怒,屋里的气息几乎凝固,叫人感觉连喘气都困难。

    不知是谁突然开口,瞬间打破了屋子里凝固的氛围。

    “我看有可能,咱们震远镖局虽然不是京都最大实力最强的镖局,却也可以排进前五之列,想来那家伙肯定是怕了才不敢来!”

    “怕不是田七这家伙办事不利,怕咱们怪责这才弄出这一招的吧?”

    “不可能,当时跟着田七的可有十来位弟兄,他们全都众口一词,想来那位的实力绝对相当厉害!”

    “再厉害又如何,咱们人多势众他估计是不敢来了!”

    “……”

    一干镖头议论纷纷,大多认为那日跟镖局镖师过不去的家伙,不敢来震远镖局找茬。

    坐在位的总镖头6黄河一直沉默不言,他今天从早上起来便有些心神不宁,右眼皮跳个不停恐怕有事生。

    镖头们的饿议论当作参考就成,真要按他们所言那样放松警惕,到时候出了意外该如何是好?

    而且从田七那小子口中,他敢确定那位扬言十日后上门拜访的主,实力强得有些不可思议啊。

    单单拳风就能刮得镖局的趟子手站立不稳倒飞出去,如此实力当真可敬可畏,只怕就是江湖上那几位传说中的先天强者,就是这个实力吧。

    因为有不少人当时在场,他都经过仔细盘问,知晓田七那厮没有夸大其词,这就叫他大觉心惊了。

    京都江湖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神秘的强者,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

    6黄河以江湖人的思维方式,猜度贾赦的身份自然是南辕北辙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就不可能猜到事实。

    他哪会想到,实力强得恐怖的神秘强者,竟然在朝廷的刑部衙门,任职区区五品的小官?

    “总镖头,您看咱们还需要继续等下去么,这都一个上午过去了!”

    一干镖头议论纷纷,最后全都把征询的目光,投在一直默然不语的总镖头6黄河身上。

    6黄河一阵头大,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大堂前的练武场上一阵喧哗,然后守侯在外的心腹急匆匆跑了进来,人还未至喊声已经传入耳中:“总镖头,人来了人来了!”

    轰隆!

    包括6黄河在内的一干镖局镖头们心头一震,纷纷起身气势汹汹冲了出去,正好看到贾赦一脸悠闲进了镖局大门,一双深邃有神的眼睛四下好奇打量。

    而一干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镖师趟子手们,却是一个个满脸不善迅围了过去。顿时气氛紧张一触即!

    轰隆!

    震远镖局气派的大黑门轰隆关上,这让周围来来往往的路人好一阵诧异,镖局不就是开门做生意的么,怎么大白天的就关门了?

    不久后,镖局内部传来一阵呼喝呐喊,以及连串的惨叫声,路过的行人也是不以为意,这样的情形镖局几乎没天都会生,尽管声音没有今天这么喧嚣,也没有今天叫得这么惨烈,但这肯定是镖局内部的镖师趟子手在对练,一定是这样的。

    而凄厉的惨叫声只持续了短暂时间,很快又消散无踪,这就更加没有引起路人们的关注。

    可路人门猜错了,而且还是大错特错。

    如果有谁翻上了镖局四周高达一丈半的青砖围墙,一定会惊讶的现,镖局里往日那帮精力充沛功夫不错的镖师趟子手们,此时却是一个个狼狈不堪趴倒在地,满脸痛苦哼哼唧唧满天爬不起来。

    不用说,这些在寻常百姓看来,实力强得不象话的镖师趟子手,都是被上门拜访的贾赦轻松打翻在地,使了些小手段连起身都难。

    而在震远镖局宽敞气派,很有山寨气息的大堂内,贾赦此时正悠然端坐在主位,震远镖局包括总镖头在内的一干镖头全都垂头丧气跪地上,连抬头跟贾赦对视的勇气都无。

    此时他们的形象绝对说不上好,一个个满头乱鼻青脸肿。身上的精气神就像被抽干了般,一个个萎靡不振满心惴惴,心神依旧处于对贾赦恐怖实力的震撼中,久久难以自拔。

    “小小一个震远镖局竟然有有这么多好手,看来还是本老爷小觑了天下英雄啊!”

    贾赦悠然轻笑,手中把玩着一把精致的古扇,看着眼前一帮家伙嘿嘿笑道:“说说看,本老爷对你们口中的江湖很有些兴趣,说得好的话本老爷就放你们一马!”

    “这是真的么?”

    6黄河满脸惊喜,不可思议问道:“只要我们说了,阁下就会放了我们呢?”

    “废话真多!”

    贾赦手中古扇啪的一下打开,一脸的没好气……

    抱歉更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