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如蛇如蝎妇人心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如蛇如蝎妇人心

    “真是我的好儿媳,这一手玩得高明!”

    荣庆堂中,刚刚得到消息的贾母气得咬牙切齿,满脸愤恨怒道:“以为做得隐蔽我就看不出来的么?”

    她没想到王氏竟然来这一手,将她之前的布置全盘打乱,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却不好找王氏发难。

    屋子里的漂亮丫鬟们一个个噤若寒蝉,努力装作透明人不敢在这时候引火烧身,贾母别看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手段可狠辣着呢。

    好好发泄了一通心中的怒火,贾母逐渐冷静下来,脸上露出丝丝冷笑。

    王氏这次可把她得罪狠了,不给她一个深刻的教训,这府里的下人还不知道奉谁为主,以后他这个老太君只怕说话都不管用了。

    想要压制王氏,还真得张氏出马不可!

    贾母已经享受惯了悠闲的老太君生涯,自然不乐意插手府中那些烦琐事务,当然她也不会乐意将管家大权还给大儿媳。张氏是真正的世家小姐培养出来的,手段比王氏不知强多少去了。

    要不是她仗着婆婆的身份,还真不一定压得住张氏,可就是如此,当初张氏掌家的时候心情依旧很不痛快。

    之前趁着张氏刚刚生产身子虚弱,又要守孝的缘故折腾,还真有将张氏一举弄死的心思。

    就算别人知道也没什么,反正儿媳妇侍侯婆婆乃天经地义之事,她做得虽然有些过了却也没触犯什么忌讳,别人也只能暗叹张氏命不好了。

    只是没想到老大突然变得机灵了,竟然趁她不备将张氏跟两个嫡子全部送出了府,叫她措手不及无可奈何。

    不过张氏离府也好,开始派赖大前去‘请人’不成也不以为意,荣国如的管家大权顺理成章被她收回,留下最重要的一部分之外,其余的权利全部扎交给了脑子不是很灵光的二儿媳。

    只是没想到,二儿媳掌家日久心大了,想对她在府至高无上的权威发起挑战,这可不成。

    贾母费尽心思,从孙儿媳妇做起,一直到现在荣国府至高无上的老太君,可不是替人做嫁衣裳的。

    这时候,她又想将张氏抬出来压王氏,让王氏知晓府里谁说的才算。

    可是,那个可恶的逆子竟然一点都不配合,因为张氏的事几番大吵大闹最后都是无疾而终,让张氏在外头逍遥了足足两年时间。

    她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这两年每年过年祭祖之时,张氏都回返回府里一躺,看她脸上的气色哪还有半分虚弱之状?

    可贾赦这个逆子,却一再阻扰她将接回打压震慑王氏的动作,最后闹得母子关系一度处于十分僵硬的地步。

    她却一点都不认为自己错,只是觉得大儿子真是个逆子,从小就跟她不亲,大了大了竟然还敢因为媳妇忤逆,简直不孝之极。

    要不是为了顾及荣国府的颜面,她非亲手匪了这个逆子不可。

    这次王氏所作所为彻底将她惹毛,不管如何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蠢妇一通,不然这蠢妇只怕还会蹬鼻子上脸。

    ……

    贾母在荣庆堂气得咬牙切齿,荣禧堂那边王氏却是长松了口气,这一关总算勉强过去了。

    “太太,这下老太太就没借口请大太太回来了吧!”

    周瑞家的一脸喜色,冲着神情放松的王氏恭维道:“还是太太厉害,只轻轻动了动手,就让老太太的盘算落空!”

    王氏脸上露出一丝自得,不过很快便隐了去,忧虑道:“这次可以破坏老太太的盘算,下次就不一定能够成功了!”

    周瑞家的吃了一惊,急道:“太太,你的意思是老太太不会善罢甘休?”

    要知道她可是王氏的心腹陪房,王氏好了她才能好。这几年王氏掌家她这个头号心腹娘子可没少捞好处,虽然是奴仆之身家里的日子别提有多滋润了,就连自家闺女也过着千金小姐般的生活,这一切都是托王氏的福才有的。

    要是王氏突然失了势,那她家的小日子可就全毁了。

    “老太太是什么性子?”

    王氏冷笑,她也做了快十年的媳妇了,哪会看不出贾母的本性,冷笑道:“仗着身份无所顾忌,这次的盘算落空哪里会轻易放弃?”

    “那可怎么办?”

    周瑞家的有些担忧,她可不想跟老太太对上,那太恐怖,她的小胳膊小腿承受不起啊。

    “哼,一切的根源都在张氏身上!”

    王氏眼中冷芒闪烁,愤愤道:“只要张氏不在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太太噤声!”

    周瑞家的吓了一跳,急忙走到门口左右张望了几眼,见没有人靠近这才松了口气,回来苦笑道:“太太,有些话不要说出来啊!”

    现在的大老爷可是非同一般,要是被他知道了,太太可落不着好。

    “这是在自己的房里,还用得着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么?”

    虽然这么说,但王氏的声音还是低了下来,冷笑道:“老太太不就是想拿张氏压我一头么,只要这个由头没了,看她还能如何?”

    “可是太太,大太太却是身在郊外啊!”

    周瑞家的可没敢像王氏那样张氏张氏的叫,她可还记得初进荣国府时,张氏管家的厉害。

    她这话是提醒王夫人,张氏又不住在府里,想动什么手脚却是鞭长莫及。

    “哼,正因为她住在郊外,才更好下手啊!”

    王氏眼中闪烁一丝狠毒,冷冷道:“要是遇到山匪劫掠,出了事情也怪不到咱们头上不是?”

    周瑞家的诺诺不言,心头却是直冒寒气,被王氏的狠毒惊到了。

    ……

    没过两天,几位陌生的面孔,突然出现在贾赦郊外庄子的出口附近,鬼鬼祟祟徘徊不去,一看就不是啥好鸟。

    驻守谷口的汉子,全都是跟随贾代善多年的老兵,虽然身体大不如前年纪也大了点,但警惕和经验还在,第一时间发觉不对。

    几个四五十岁身躯高大的老兵气势依旧凌厉,从谷口走了出来直奔那几个行动鬼祟的家伙走去。

    “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私人地方么?”

    被几个浑身凶煞之气弥漫的老兵一逼,那几位行为鬼祟的家伙满脸惊慌,结结巴巴表示他们是附近村子里的人,想要山里去打猎弄些吃的。

    “不是告诉你们了呢,这里都是我家老爷的地盘,里头整个山谷包括周围的山林都是,不允许外人进去打猎!”

    几个老兵不耐烦的将这几个行为鬼祟的家伙赶走,回去后第一时间向上头了汇报,他们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只是这里不是军营,他们也不好随便拿人,只能暂时驱赶了事,要是那几个家伙不识相再动手不迟。

    负责山谷防护的老兵名唤熊大,是贾代善身边的亲卫队长,跟着贾代善一同从军中退了出来,在荣国府养老。

    可是自从贾代善去世后,荣国府的武事几乎消失,这让熊大相当不满,要不是贾赦请他出面执掌山谷防护,他只要离开荣国府在外头定住了。

    熊大得到汇报后不敢怠慢,让守护谷口的人小心一些,不要让不相干的家伙钻了空子,看看情况再作其它打算。

    果然,之后几天谷口都有身份不明的家伙徘徊,似乎很是畏惧守护谷口的老兵,一见到他们出来撒丫子就跑,根本就不给老兵们问话的机会。

    “看来,有人想打庄子的主意啊!”

    熊大经验丰富,瞬间看出了不对劲,一边吩咐身子骨依旧健朗的老弟兄们行动起来,加强了整个庄子依旧周围山林的巡逻防护力度,同时将消息也知会了张氏以及京都的贾赦。

    张氏不愧世见千金,虽惊不乱把一切都交由熊大处理,她同时也不动声色加强了庄子的管理,庄子学堂更是重中之重。

    尽管和不赞同丈夫贾赦那种野蛮的教学方式,还有不求甚解的填鸭式教育方法,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庄子学堂的学堂们的底子,都打得相当牢固。

    就连宁府那位名声不怎么样的花花大少贾珍,经过一年多的地狱学习后,同样将四背得滚瓜烂熟,只要再花费一年多时间将五经也同样全部背下,经过特别的科举模拟训练后,考个童生秀才不在话下。

    可学养教出来的学生,考上秀才已是极限,想要更进一步便只能在官学,以及知名的学院深造学习,才有可能考上举人甚至进士。

    尽管知晓可能有人对庄子不怀好意,但张氏却没有多少慌乱,只要她不乱庄子就乱不起来,这里可是足足有上千的荣府老兵,就是京畿府想要拿下都相当困难,甚至都得请求京营援助才成。

    “嘿,这是哪个混蛋,吃了熊心包子胆,竟然敢打庄子的主意?”

    贾赦接到消息后,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双目之中精光闪烁,身上腾起丝丝凛冽杀气。

    真以为他混了官场,就不敢痛下杀手了么?

    “让孙六手下的乞丐帮忙盯着,看看是哪方神圣,竟然这么不知死活!”

    他冷冷一笑,直接吩咐柱子通知孙六干活,有那些不起眼又无处不在的乞丐,京都这边的风吹草动都别想逃出他的掌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