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利欲熏心生歹念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利欲熏心生歹念

    贾瑚!

    贾赦自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不是他吃牛,就算京营十万大军围来,他都能杀个七进七出扬长而去,这还是他不想制造太大杀孽的缘故。  .

    再说他还是堂堂的一品将军,正五品的刑部郎中,不能说朝廷重臣,起码也是京都城得这实权派官员,一般人还真不敢打他的主意。

    他可是有资格面圣的,一旦被他揪住错处,就算是朝堂殿大学士也得脱一成皮,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的。

    当然,某些后宅无脑妇人不算在内。这样的夫人因为环境限制眼光不足,又在内宅作威作福惯了,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为何物,胆大妄为之极甚至根本就不计较后果,比起那些亡命之徒杀伤力还要恐怖。

    郊外庄子上有‘重兵’驻守,尽管这些天有不少外人窥视,贾赦也一点都不担心会出问题,除了出动军队所谓的护院山贼之类的势力,根本就不敢随意招惹,不然的话下场绝对凄惨。

    两位通房和一双庶子庶女的安全保障不说多完善,起码在荣国府里却是没人敢于轻易招惹。

    通房的身份太低,贾赦又没表现出对她们的迷恋,所以只要是个熟悉豪门宅院的人,都不会把主意打到她们身上,除非想通过她们对贾赦下手,否则两位通房的人身安全却是比较稳当的。

    至于一双庶子庶女,以荣国府中的那些破规矩,根本就不会有人在意,就算要算计也不会算计到他们头上。

    贾赦敢确定,引自己心血来潮,想对付自己身边亲人的家伙,不是荣国府内宅那两位,就是像王子腾这样的利益相关人士,外人是不会轻易动手的。

    无它,没有利益冲突尔。

    除了这些亲人外,唯一比较好动手的就是贾瑚了。

    贾瑚在国子监读书,因为贾赦的吩咐就住在国子监,只有放假的时候才会到荣国府露个面,然后直接到城外庄子上跟母亲和弟弟会合。

    因为国子监地方特殊,贾瑚身为荣国府长房嫡长子也不好在身边带着护卫,加上与同学之间的交流文会,经常在国子监以及京都一些中高档次的酒楼茶楼走动,可以说是最好下手的对象。

    只是贾瑚作为荣国府下一代天经地义的继承人,不仅受到荣国府势力的保护,同样也受到整个勋贵圈子甚至皇家的保护。

    嫡长子继承制可不是说着玩的,这可是大庆朝最根本的国策,一旦出现了变故说不定会出现朝局动荡,甚至动摇国本这样的大事。

    所以,不仅是家族还是朝廷,对于嫡长子继承制的维护相当看重,一旦出现了意外更是可能直接惊动当今。

    这不是开玩笑,有人竟然胆大包天到动某家的嫡长子,是不是哪一天野心膨胀了,对皇太子也会悍然出手?

    不要说只是一个猜测,就是这样可能只有万分之以会出现,一贯都有‘总有刁民想害朕’想法的皇帝,都不会容许。

    只要是在权利场上混的,无不知晓这其中的潜规则,一旦触了线就等着整个权贵阶层的抛弃和打压吧。

    任你是百年世家或者千年豪门,一旦对上了整个权贵阶层也只有败亡一条,不会再有崛起之机。

    所以,如果有人想对贾瑚下手的话,肯定不会是荣国府的政敌,因为这是相当犯忌讳的事情。

    而此时的荣国府已经从顶级权贵的圈子里掉了下来,也没妨碍到什么贵人的事情,更是没有掌握军权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哪会无援无故遇到其它势力下毒手对付继承人?

    贾赦瞬间锁定引起心血来潮的罪魁祸,心头恼恨真想直接把她给抽死算了,不过如此一来荣国府估计就彻底分崩离析了,不是他下不了狠心,只是身边的女人和孩子将蝴受到极大影响,心有牵绊做不到杀伐决断罢了。

    既然她闲着没事想找事,那贾赦不介意让她彻底忙起来,那两位都不能轻易闲着,不然整天琢磨这个算计那个,哪还有清闲日子可过?

    当然,贾瑚可能有危险的事情,也只是自己的一番预知感应,说出来谁会相信,说不定还会被认为脑子有问题。

    没法之下,他只怕拿出白银千两,从震远镖局请来八位性格沉稳谨慎的镖师趟子手,全天候跟在贾瑚周围,只要他一出了国子监就得寸步不离的将他保护起来。

    至于国子监内部,他自然也费了一番手脚,请了相熟的勋贵家族习武子弟帮忙看顾,报酬是他守孝期间无事练出来的丹药,在他看来效果一般般,可放在外头却是生肌活骨,能够在关键时刻救命的仙药。

    ……

    这边贾赦因为突然的心血来潮暗暗布置,那头住在荣禧堂偏院的王氏满心怒气,冲着站立在身前的心腹周瑞家的怒骂:“没用的东西,不是叫你们联系郊外的贼人了么,怎么到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

    “太太,不是奴婢没有请人联络城外的贼人,而是大老爷在郊外的庄子防护太过严密,根本就没有可趁之机啊!”

    周瑞家的大觉冤枉,她也没想到大老爷在郊外的庄子,防备竟然那般严密,不要说让贼子杀进去为所欲为了,就是想靠近都难啊。

    她也不是个有事就藏在心里硬扛的,急忙将郊外庄子上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无奈道:“不是没有想办法,实在是没有办法可想啊!”

    “这是真的么?”

    王氏吃了一惊,睁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感觉太过不可思议。谁叫庄子上养那么多护卫打手,莫非贾赦那厮在庄子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千真万确!”

    周瑞家的急忙拍胸脯表忠心,最后甚至说道:“若太太不肯相信,可以派其他人前去探察!”

    “你办事,我怎么可能不放心?”

    人是一定要派去的,不过王氏也不是傻的,会在面上显露出来,反而露出一脸的信任表情,免得伤了心腹陪房的心。

    “多谢太太信任,多谢太太信任!”

    周瑞家的暗松了口气,半真半假一脸‘感激’道谢。

    “你说,大老爷的庄子防护如此严密,会不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啊?”

    王氏没心情跟周瑞家的表演主仆情深,突然转换了话题兴奋问道。

    “不能啊!”

    周瑞家的却是看得明白,迎着王氏不善的目光苦笑道:“也不知道大老爷怎么想的,庄子周围十里范围只有三个不足百户的村子,村子里有好些个适龄孩子都能进庄子学堂读书,从他们口中问出来的消息,庄子一切都十分正常!”

    王氏眼睛一亮,突然问道:“能不能从这些孩子入手?”

    周瑞家的反对道:“不太可能,孩子哪里存得了心事,只怕刚一露头就暴露了,反倒将咱们给露了出来!”

    王氏很是失望,虽然心中很是不甘,不过周瑞家的说得很对,这事还是稳妥一点的好,千万不能把自己给暴露了。

    周瑞家的心中很有些忐忑,见王氏面沉似水脸色难看,心中更加慌乱突然有了主意,急声建议道:“要不咱们找东院那两个通房的麻烦,那里不还有两个小的么?”

    “你傻啊,我的目标是张氏,那两个通房算什么东西,也值得我琢磨着如何对付不成?”

    王氏很是不满,周瑞家的话把她的身份严重贬低了。

    周瑞家的吓了一跳,急忙摆手表示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之后便成了闷嘴葫芦不说话了,免得多说多错自找麻烦。

    王氏心烦不已,只觉的看什么东西都觉得很不顺眼。

    端起精瓷茶盏慢慢品了片刻,突然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更狠的主意,眼中狠戾一闪嘴角扬起一丝得意。

    “周瑞家的,咱们找机会把大房那个病秧子弄掉如何?”

    轻轻一笑,越想越觉得可行,王氏眼中闪烁毫不掩饰的凶厉光芒。

    大房病秧子?

    周瑞家的先是一愣,而后脸色猛的一下变得十分苍白,满脸惊恐看向眼神狠毒的王氏,急忙劝说道:“太太万万不可!”

    “这是为何?”

    王氏脸色一冷,满脸不悦扫了心腹陪房一眼。

    在她看来,她的这个主意绝对算是妙计,贾瑚身子不好是镇,可他却是荣国府正儿八经的长房嫡孙,荣国府第四代当之无愧的继承人,组染是她以后掌家理事的潜在大敌。

    还有一桩,就是他的嫡子贾珠,只比贾瑚小了五岁,却是跟他父亲一样彻底失去了荣国府的掌控权,这是王氏最恼恨的地方。

    在她看来,自家的儿子天好地好,荣国府的家业理应由他继承才是。

    贾瑚那个病秧子,一看就是活不长久的摸样,凭什么他才是荣国府下一代的继承人?

    王氏心中此时生生狠毒歹念,心道只要将这个病秧子弄死,荣国府以后就是自家儿子的了,想到兴奋处,眼中闪烁着叫人心寒的贪婪和疯狂。

    周瑞家的只觉心头一片冰凉,低着脑袋不敢抬头,再次被王氏的狠毒新兴给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