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守株待兔擒大盗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守株待兔擒大盗

    不说贾赦因为心血来潮,特意加强了便宜大儿子身边的护卫力量,还有王氏暗地里的算计,就在这短短几天时间里,京都东城又有几家实力不俗的富户被盗,引起东城居民一阵恐慌。  .

    其中有一家,恰好正是某位贵人的敛财工具,此次更是损失了几件十分珍贵的宝物,价值起码折合白银十万两以上。

    加上其余几家富户的损失,此次被盗走的财物总价值过了二十万两!

    这一下,真的震惊朝野了。

    当今于朝会大雷霆之怒,限令京畿府以及刑部半月破案,否则严惩不怠。

    于是,贾赦顺理成章入驻京畿府,第一时间被京畿府尹赋予重任,全面接手追捕飞天大盗的工作。

    京畿府上下自然十分不爽,贾赦之前可是没少打京畿府的脸,现在想叫他们听命行事哪那么简单?

    尤其是现任京畿府府丞黄安最为恼恨,贾赦跟府尹杨波提出的条件他已知晓,这不是想鸠占雀巢么?

    “哼,贾赦这混蛋想要破那飞天大盗的案子,做梦去吧!”

    “咱们不配合,看他怎么破案!”

    “嘿,还敢连续打咱们京畿府的脸,这次就叫他好看!”

    “……”

    在黄安的暗中推波助澜下,京畿府上下对贾赦的到来极不待见,甚至暗中约定不给予贾赦配合,一定要叫他好看。

    府尹杨波看在眼里也不表态,尽管身上的鸭梨极大,可他对贾赦也没丝毫好感,能见他吃憋自然乐见其成。

    至于当今限期破案,这里头也是有讲究的,每年京畿府生的案子那么多,其中也不乏大案要案,可是真正能破也连一般都不到,不也没见当今有多恼怒么?

    只是这次飞天大盗的案子动静,引起了一部分权贵的极大不满,这才惊动党纪闹出这么大的阵仗。

    他已经通过关系暗中联络了京畿一带的江湖魁,准备请他出面跟那位飞天大盗谈判,最好能让这位瘟神直接离开,这案子也基本上算是可以交差了。

    没错,经过这么些天的折腾,杨波对衙门的正规手段已经不抱希望,只能依靠其它的法子处理,当然这事不能泄露出去,不然乐子可就大了。

    堂堂的朝廷大员,京畿府老大竟然对付不了一个区区飞天大盗,还要求助于江湖中人,简直就是把朝廷的脸面往泥地里踩啊,要是被当今知道了撤职都是轻的,说不定他和身后的家族,以后都得在大牢里了度余生了。

    再次感受到被孤立的滋味,贾赦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对于京畿府衙上下的冷暴力,他只当视而不见也懒得要他们搭手帮忙。

    对于所谓的飞天大盗,他有自己的情报网络,同时也早就锁定了目标,根本就不需要京畿府的所谓帮助。

    孙六最近可是没少给他传消息,都是有关那位飞天大盗的。

    这是一位神秘的江湖高手,突然在京都出现,连连做下大案却没有跟京畿江湖有丝毫的交集,显然是一个行事十分谨慎之辈。

    可那又如何?

    对付这样独行客般的存在,贾赦觉得对付起来实在太简单了。

    轻功告绝?武艺出众?又或者颇有智计?

    呵呵……

    在京畿府衙坐了一天的冷板凳,散衙后他孤身一人,直接吩咐柱子到了东城的悠然酒楼,然后在三楼一坐就是数个时辰。

    “大老爷,咱们今天不回府么?”

    眼见外头天色越昏暗,柱子终于顶不住身上的困意,大着胆子上前探问。

    “不是吩咐过你,知会府里了么,咱们今天就在这里过夜!”

    淡淡扫了柱子一眼,贾赦语气平静缓声道。

    “可是这里的条件不好……”

    柱子顿了一下,苦笑道:“不是个好的休息地方!”

    “本老爷还没娇贵到那种程度,非得华屋锦床才能睡得下!”

    摆了摆手,贾赦不以为然道:“你要是困了就直接睡吧,本老爷再坐一会儿就去休息!”

    不知道老爷心中是何想法,柱子没敢再问,只得诺诺应是,加上困意如潮水般袭来,他坚持了一柱香功夫后再也支撑不住,向贾赦告了声歉随便在外间的躺椅上一靠,没过几息便彻底睡了过去。

    贾赦不以为意,借着明亮的灯光随意翻阅手中杂记,感知力却是如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直至深更半夜,一直坐着不动的他突然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笑意,放下杂记走到窗前,推开窗户一股清凉夜风吹来,精神不由一振淡笑出声,下一刻身子一跃已经消失不见。

    ……

    “嘿嘿,这帮脑满肠肥的家伙想跟大爷斗,还嫩了二十年!”

    6小飞一身紧身夜行衣,与周围漆黑的夜色几乎融为一体,身后背着一个大包袱,那其形状怕是分量不轻,他却是身轻如燕于高大屋顶上纵步如飞,一步跨出便是数丈距离,更是没有出丝毫声音,可见其轻功之高明。

    “今天的收获不错,果然那几家的家财似乎越来越丰厚了!”

    心中得意,盘算着今晚的收获,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自得:“可惜能带走的东西实在太少,不然那几家暗室里的财富,就足够本大侠后半生都衣食无忧了,真是可惜啊!”

    嘴里小声嘀咕,脚下动作却是一点不慢,身边野风呼啸,一栋栋建筑高大华美的屋顶被迅抛在身后,好是一抹暗夜里的轻风毫不起眼。

    “不要得了便宜好卖怪,小心把当今彻底惊怒,派出大内侍卫来对付你个小贼!”

    突然,前方的漆黑夜色中,传来一道戏谑声音。

    “谁,你是谁?”

    6小飞心中一惊,脚下一乱差点没从屋顶直接摔落,身子猛然腾空前跃,好似一只大鸟般凌空虚渡,瞬间跨越十来丈距离,稳定落在一家大屋的黑瓦之上,满脸警惕四下打量。

    “轻身功夫不错,就是不知道手头功夫怎么样?”

    就在这时,一道矫健身影好似大鸟从漆黑的夜空中飞了出来,比之6小飞更加潇洒利落,轻轻落在6小飞所在屋顶的另一端,淡然讥讽道。

    “下何人,报上名来!”

    6小飞满脸警惕,心头连连跳动一阵极度危险的感觉涌起,空中的手不知何时已握住数把飞镖,说话的功夫猛然一甩。

    数枚飞镖立即融入黑夜之中,带着微弱之极,只比清凉夜风大一些的嗤嗤声响,从上中下直奔对方的身体要害而去。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真是不自量力啊!”

    那道突然出现的矫健身影只是轻轻一笑,伸出手指凌空虚点几下,陡然砰砰砰数声闷响传出,然后便是飞镖凋落在瓦片上的叮当响声,数枚飞镖无一例外全被击;落。

    高手,绝对是高手!

    6小飞心头凛然,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小心戒备正准备开口试探一二。可脚下屋子里的居民却是极为警惕,听到叮当之声立即惊醒,猛的起身大声喝问‘什么声音’。

    顿时,屋子里一片杂乱声音响起。

    不好,惊动了脚下的屋子主人了!

    6小飞脸色一变,他可不想惊动巡夜的五城兵马司的人马,立即腾身而起犹如一只漆黑夜色中的夜枭,以惊人之极的度朝着城墙方向飞纵而去,同时也是有意甩开那位突然出现的高手。

    “呵呵,你觉得跑得了么?”

    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戏谑声音,他顿时大惊,体内真气一乱脚下一空,暗道一声不妙正腾空飞纵的身子猛的向下一落。

    “嘿,就这点本事你也敢天天出来作案,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6小飞直觉衣领一紧,已被人就在手中,同时下坠的身子也跟着重新腾空而起,感受着周围呼啸风声,不由心中大骇这度也太快了吧。

    同时,体内真气一转并指成剑就要朝那位神秘高手身上刺去,可就在这时揪住他衣领的大手猛的一震,一股磅礴劲道顺着衣领瞬间涌入其体内,好似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般,瞬间就将他全身覆盖。

    体内运转流畅的真气一滞,6小飞惊骇现他的手脚竟然不停使唤,再也保持不住沉默惊声道:“下到底是何方神圣?”

    “守株待兔的人!”

    抓住他衣领的神秘高手淡淡一笑,也不知道运使的是什么轻功,不仅度极快,而且还不出太大的声响,不过片刻功夫已从东城富户群居街道,一口气飞纵到了白日了繁华之极的商业街这边。

    “你想干什么,我这次认载,今天所得的收益可以全部交给下!”

    6小飞眼珠子一转,试探着提出了条件。既然对方没有将自己第一时间送去官府,显然其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恶感,这就有戏了。

    “你可是我的阶下之囚,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神秘高手不屑一笑,6小飞还没接话,突然只觉眼前一花,他已经被提溜着来到了一处楼房间之中。

    楼之中灯光明亮,一下子从漆黑的黄鲸过来还真不适应,眯缝着眼睛过了一会才没那么不适,仔细打量周围环境眉头轻轻一皱……

    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