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反咬一口慑宵小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反咬一口慑宵小

    王氏醒来后,哭天嚎地去回了王家

    荣国府的气氛也不是很好,怎么说都是联络有亲的王家出了事,无论是主子还是底下的奴仆心情都有些沉重。

    谁料,王氏傍晚回来后,便直接冲到荣庆堂,扑通一声跪倒在贾母跟前,哭哭啼啼告了贾赦一状。

    “老太太要替我做主啊,我二哥是受了大伯的蛊惑这才出了事的!”

    贾母有些不悦,她虽然偏心二房,那是针对贾政而言的,面对王氏这个耳媳妇,她的屁股还是坐得蛮正的。

    王子腾出了事情,剿匪不成反被打成重伤,这跟老大有什么关系?

    王氏这次却是打错了算盘,眼见着贾赦步步高升,贾母正有心跟他把关系缓和过来,哪会为了外人再次跟大儿子闹僵?

    “这话怎么说的,你二哥是被悍匪重伤了吧,跟老大可没多少关系!”

    王氏此时满心愤恨,哪里听得出贾母话中的不悦,哭嚎道:“可要不是大伯的话,我二哥也不会出这样的事啊!”

    贾母气结,恨不得狠狠给眼前这个蠢妇一个大耳刮子,这话能随便乱说呢,搞不好府里都要出乱子。

    “嘿嘿,早知道弟妹是这样的想法,之前我就不该做什么滥好人,给你那废物二哥王子腾任何机会的!”

    就在这时,贾赦不爽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在一串大老爷好的声音中,他大步流星走了进来。

    “给老太太请安!”

    看都没看满脸愤怒的王氏一眼,贾赦朝贾母行礼问好,而后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一脸的不爽。

    “老大来啦,怎么今天回来得这么早?”

    贾母脸上露出和蔼微笑,故意当作没见到王氏的眼神,笑呵呵问道。

    “还不是为了玉泉山剿匪失败一事,当今为此大发雷霆之怒,府尹从一大早就进宫面圣到现在都没回来,我见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

    说着,目光转向一脸愤怒的王氏,冷笑道:“所幸我回来了,不然还不知道弟妹这么诋毁我呢!”

    “大伯胡说,我怎么诋毁你了,我二哥要不是因为你,怎么可能受了那么重的伤?”

    王氏一脸愤恨,说话也不经大脑直接喷了出来。

    贾母脸色一变,看向王氏的目光变得森冷。

    “哦,王子腾也是这么想的?”

    贾赦倒是没有生气,他早知王氏的性格,只想着捞好处却不愿意付出,真以为世上有免费的便宜可占?

    这次的事情,还不是王氏闹出来的,他只是想教训教训王氏罢了,当然结果还是相当叫他满意的,王子腾的牢记表现真的很叫他意外,心中自然少不了一番幸灾乐祸。

    “没错,我二哥也是这个意思!”

    王子腾自然不会这么犯傻,这次的剿匪战败,对他以后的仕途影响极大,这时候再得罪贾赦这样的实力派官员,不是自找麻烦么?

    他当然也会怀疑,只是看不出丝毫的问题,但总感觉贾赦不会那么好心。

    王氏和王子腾果然不愧是嫡亲兄妹,脑回路都是一样的,不反思自己能力不行,反倒把责任都推到外人身上。

    “哦,看来我这次好人算是没当好!”

    贾赦依旧没有生气,只是摇头道:“以后这样大好的立功机会,还是让给别人的好!”

    “大伯说得好听,这是立功的机会么?”

    王氏心中一突,贾赦的话却是提醒了她,这次的事情王子腾可是沾了光,不然以他区区一个五品小校,凭什么有资格带兵出外剿匪立功?

    当然事情办砸了,王氏自然不会责怪自家哥哥无能,贾赦这个始作俑者便是最好的发泄对象,她自然不会轻松放过。

    “嘿嘿,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贾赦一副懒得多作计较的摸样,冷笑道:“京营中想得此机会的将领多得事,既然弟妹娘家如此态度,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后可不要求到我头上,事先说明我是不会给你们王家开后门的!”

    “你”

    王氏气得一阵头昏眼花,心中却是隐隐感觉不妙,不知道刚刚清醒过来的二哥知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气得再昏死过去。

    “老大,怎么说都是联络有亲的老亲,能帮的还是帮一下的好!”

    贾母这时插话缓和气氛,同时心中也是对王子腾十分不屑,自己没能力也就罢了,竟然还把责任推到老大身上,真是活该遭难。

    “嘿,这世道啊,明明做了好事,却得不到人家记个好!”

    贾赦冷笑道:“可出了一点变故,就要死要活把责任推出来,以后看谁还敢给王子腾机会!”

    “王家怎么说在军中也有些人脉,应该不至于这么惨吧?”

    贾母有些不信,四大家族虽然在京都不算什么,可放在金陵绝对是土皇帝一级的存在,尤其在军中的势力还是相当可观的。

    “嘿嘿,这次要不是王子腾受了重伤,只怕当今和京营都要治他的罪!”

    看着王氏苍白的脸色,贾赦满脸讥讽冷笑道:“剿个匪都闹成这样,简直就是丢人现眼,眼下当今可正在气头上呢!”

    王氏吓得脸都白了,好一阵心惊胆战却是不敢开口,牙齿紧咬嘴唇好不慌张,心中只一个劲疯狂念叨怎么办怎么办。

    “老大,按你的意思,王子腾这次完了?”

    贾母心头一动,直接问道,一下子让惊慌失措的王氏更加彷徨。

    王子腾可是王氏最大的依仗,要是王子腾以后前程尽毁,那她在荣国府再也没底气搅风搅雨了。

    “还是能够补救一下的!”

    贾赦的话叫王氏心中满是希望,可接下来的话却叫她坠深渊:“不过这家伙恶了当今,想要起来就得努力了!”

    他脸色平静心中却是幸灾乐祸不已,丫的被你亲妹妹坑了吧,王子腾你就老实蛰伏个十年八年的。

    “哎,好好的王家俊杰,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

    贾母假摸假样的感叹了句,而后便没再提起过王子腾的事情,显然她已经不认为王子腾,还有值得关注的地方了。

    好好的欣赏了一番王氏苍白绝望的神色,贾赦又跟贾母闲磕了几句,这才起身告辞慢悠悠回了东院。

    因着出了玉泉山剿匪战败之事,当今震怒朝野惶惶,所以贾赦晋升庆祝没有闹腾太大,只是请了相熟的世家亲朋吃了顿酒席。

    这次,张氏带着贾琏从庄子上回来,亲自主持接待一干宾客的家眷。

    贾母这次学乖了,享受了一干老姐妹们的夸赞后,尽管跟张氏隐晦了提了提,却并没有做得太过。

    张氏跟贾赦说了下,最后还是觉得在贾琏没有考中秀才之前,还是不要轻易回府的好,府里可不是一个能够安生读书的地方。

    贾母表现出了缓和的态度,贾赦自然不会视而不见,亲自跑去荣庆堂跟贾母说道一番,表示庄子地处偏僻是处安静读书的好地方,起码得等贾琏考上了秀才后,他才会考虑将张氏还有贾琏母子全部接回。

    见贾母脸露不悦,他毫不犹豫将贾瑚遇袭一事道出,并隐晦表示其中的某些关节十分值得怀疑,只是他没有过于深究罢了。

    贾母虽然有时脑子不清醒,不过只要不是涉及贾政,脑子还是相当精明的,瞬间就明白了贾赦话中之意,心中震惊愤怒的同时也无话可说。

    王氏都起了针对贾瑚的心思,谁也说不准等张氏和贾琏回来后,她会不会脑子一热做出更加过分的事情来?

    “贾瑚遇袭”一事因为只是一帮小混混折腾,老大并没有过于深究的意思,可一旦王氏做得过了,谁也不知道老大会是个什么反应。

    同时心中暗暗惊骇,王氏这个蠢妇竟然蠢到了这等地步,为了稳固在府里的地位,竟然向长房嫡长子下手,难道她就不怕犯了忌讳惹了众怒么?

    权贵圈子的某些潜规则,贾母可是相当清楚的,王氏的做法已经犯了权贵阶层的忌讳,一旦消息遗漏那可是很要命的事儿啊。

    心中一边暗骂王氏愚蠢,同时也暗暗生了警惕防备,贾母也不敢肯定,自己哪天碍了王氏的事,会不会遭遇同样的手段?

    至于让张氏和贾琏回府之事,自然不可能再提,她也没法保证这娘俩回了府之后,一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搞定了贾母之后,贾赦便再没心思关注荣国府内的一干屁事,他的心思和精力大部分都放在京畿府事务上。

    玉泉山剿匪之事震动朝野,王子腾的能力虽然叫人失望,可他手下可是足有三百官兵,竟然在跟玉泉山山匪的正面冲突中大败,那这股悍匪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大?

    京畿重地,竟然存在这么一股强大的山贼势力?

    当今发了好一通脾气,立即责令五城兵马司和京营联合出动,派出上千官兵直奔玉泉山而去,一定要将这股悍匪消灭干净。结果上千大军浩浩荡荡而去,却是在玉泉山扑了个空。

    而京畿府衙也没轻松到哪去,因着接连出现悍匪之事,当今对府尹杨波相当不满,在大朝会的时候点名批名了这厮,搞得杨府尹好不郁闷又诚惶诚恐,生怕当今将他的官帽撸了去,这时贾赦趁机提了主意

    推荐票推荐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