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循序渐进火烧身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循序渐进火烧身

    京畿府上下所有人都惊呆了……

    原本以为,由新任府丞一等将军贾赦弄出的动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就是被强行拖下水的府尹杨波也是如此想法。.

    不要以为他不知道,底下的官差衙役对贾赦这个新任府丞不是很买帐,想要他们全力配合是不可能的,起码短时间内不可能。

    头两天的清理,证明了这个猜测,根本就是走过场的形式。杨波甚至心中冷笑连连,准备把贾赦推出来当了替罪羊。

    当今的允诺是那么好接受的呢,贾赦要是做不好这事,不仅在当今心中形象大跌,甚至连现有的地位都难以保住,至少他以后在京畿府将不会有多少威信可言。

    在衙门里没了威信,后果是灾难性的,基本上已经判定了其在京畿府衙不会再有任何前途可言,想要翻身也是难上加难。

    只是谁也没想到,贾赦破局度竟是如此之快,先是疯狂将街上的青皮混混丢进大牢,然后也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从这些青皮混混口中得到了大量的有用信息。

    先是亲自出马抓捕在逃杀人犯曾某,瞬间打开了局面,同时让他在下面的官吏跟前树立了威信。

    还没等京畿府衙一干想看笑话的官吏反应过来,贾赦又是连连出手,将一位又一位通缉逃犯,还有杀人嫌疑犯,又或者犯下罪案的嫌犯一一桌拿归案,短短十天时间,便被他抓捕了过五人的罪犯。

    这下,整个京畿府都轰动了!

    别的不说,那帮之前还不愿配合的衙役,现在别提多积极了,这可都是功劳啊,说不定哪天功劳积累得足够,他们能够一举从吏员的身份,转如官场也说不定。

    与以后可能的大好前程相比,跟新任府丞大人的暗中斗气算什么?

    反正胳膊扭不过大腿,总有一天他们都会低头服软,早低头晚低头又有什么两样,更何况抓捕在逃犯和新犯下案子的罪犯,不仅有功劳可得还有大把油水可捞,只有傻子才会继续跟贾大人较劲。

    “不错,贾赦做得不行!”

    有了突破性进展,自然要向当今汇报,当今相当满意京畿府衙门的效率,当然他对京都城中的犯罪率也是相当不满。

    京都善之地,什么时候成了藏污纳垢之处了?

    这才签了允许批奏不足十天,单单抓捕的重犯要犯数量便接近了十位,更别说数量更加庞大的普通犯罪人数。

    当皇帝从安海口中得知,京畿府一天之内抓捕了上百青皮混混,经过审讯其中大部分都有累累罪行在身时,彻底沉默了。

    “查,继续查,狠狠的查!”

    简直就是赤落落的打脸,不管是当今还是朝堂一干大佬,全都认为京畿府的治安情况最好,可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个摸样啊。

    当今的口谕很快传到京畿府尹杨波耳中,作为当今的心腹他很清晰感受到了其中的不满意味,顿时惊出一声冷汗满心忐忑。

    “贾赦贾恩侯你做的好事,可把老子给坑苦了!”

    心中暗暗叫苦,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于上衙之际公开表态支持贾赦的行为,希望他再接再厉肃清京都宵小。

    贾赦哈哈大笑满脸欣愉,表示不用府尹提醒,他都没有收手的意思,之前几天只是个开始罢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重头戏你妹!

    杨波听得一阵头皮麻,脸上还不得不露出一副深表赞同的神色,心中却是苦到了极点,再叫贾赦这么肆无忌惮折腾下去,他这个京畿府府尹的位置,也该退位让贤了。

    他现在对贾赦的能力一点都不怀疑,怕的就是这厮的高效破案率,搞得京畿府好象罪恶之源似的,当今和朝堂大佬们会怎么想?

    作为朝堂高级官员,眼光自然不会局限一隅之地,他们更加看重的是全局,可京畿府作为善之地要是表现太过‘突出’,岂不是给了政敌明晃晃的靶子么,左右不是叫他好不为难。

    贾赦隐约察觉了杨波的心思,可他一点都不在乎。

    他只是京畿府的二把手府丞罢了,本身职责就是辅助杨波处理京畿府日常事务,他只管作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至于其它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不是有正职顶在前头么?

    之前的行动取得了圆满成功,不仅让他在京畿府衙树立了威信,同时也收拢了府衙中下层官吏的心。

    从京都街面混混这样的地头蛇打开突破口,果然是明智之极的选择。

    这些家伙所知的消息,有不少都是京畿府急需的,比如再逃犯人的信息等等,这些还都只是小儿科罢了。

    没错,抓捕在逃犯人,或者某些还没判定案子的犯人,都只是小儿科,还有不少的猛料没有处理,他采取的是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手法。

    这些在逃犯以及犯罪嫌疑人,因为犯了事情本就心虚,除了少数跟豪门世家有所牵连胆子不小之外,其余的都活得相当低调,抓捕他们不会引起街面上太大的动荡和反弹。

    真以为贾赦是傻子不成,京都城中关系错综复杂,搞不好街头一位摆摊的小贩,可能跟某家豪强有着千拐八弯的亲戚关系。

    一旦动作大了,很可能将那些豪门的龌龊事儿连带着拉扯出来,到时候办案所遇阻力就太大了。在他还没彻底于京畿府站稳脚跟之前,这样的举动自然是越少越好。

    他是想要有所作为的,不是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见神杀神遇佛毁佛的光环猪角,有些事情不是不做,只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罢了。

    而且之前抓捕的在逃犯大多都是外地人,京都本地人士暂时还没有妄动,他等的就是此时声势起来了,当今表态关注后在动手不迟。

    之后半个月时间,京都各城区突然遭遇京畿府衙差频繁‘光顾’,一位接着一位本地罪犯被当场捉拿,在坊间引一阵骚动。

    果然不出贾赦所料,抓捕京都本地人士时,遭遇了相当大的阻力!

    大庆朝律令,有‘亲亲相隐’的原则,就是说如果家人亲戚犯了王法,家人应该帮着隐瞒和藏匿,否则就是犯了传统道德忌讳。

    贾赦对这样的传统嗤之以鼻,可大环境如此他也暂时没能力改变。

    因为‘隐隐相隐’的原则,助涨了某些罪犯家属的‘嚣张气焰’,京畿府衙官差破门拿人之际,常常受到其家人的阻拦和扭打,每一次都跟打仗似,闹得沸沸扬扬整条街区震动。

    要不是同样负责京都治安的五城兵马司的兵丁在场协助,只怕会闹出不小的乱子,京畿府衙差的名声着实不怎么样。

    可就是如此,京畿府衙门口每日也是哭声震天骂声不绝,闹得一干官吏烦不胜烦好不头疼,甚至京畿府衙都成了整个京都官场的笑柄。

    不仅如此,之前一直防备出现的牵连权贵之事,也跟着浮出水面。

    京都就是京都,这里的官员数量全国之冠,本地人士七绕八弯总能跟某某官员,甚至某某豪门世家拉上关系。

    上门求情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当然那些官宦人家的当家人,和豪门世家的主子们不会出面,都是由下面的管事和长随之类的跑腿传话。

    “贾将军,还请您高抬贵手……”

    这是官小势力小的官宦家族来人,底气不足也对捞人不抱希望,态度诚恳做足了姿态,这本就是人之常情,贾赦也没有硬要给他们脸子的打算,只是表示按照罪行大小定论。

    话说得很明白,罪行太大的不用指望他会放手,罪行不大的松一松自然没什么,这就是他的态度。

    “贾大人,我们家主子说了,让你将某某放了,不然后果自负……”

    这就是所谓的豪门世家刁奴,眼睛长在脑门上一副趾高气昂状,说话恶生恶气,一点都没将京畿府衙上上下下看在眼里。

    “滚!”

    对于这样不知好歹的玩意,贾赦只有一个态度,乱棍轰出去!

    不管这些刁奴回去后,如何添油加醋的诋毁,给京畿府衙和他招惹强敌,他确实不甚在意,有本事咱们就在朝堂上斗一斗,看看最后谁会倒霉。

    因着求情之事,贾赦莫名其妙就多了不少的敌人,这事也不知道哪个混蛋传到贾母耳中,把这位以一向利益为重的老太太气得不轻,气急败坏要贾赦说个清楚明白,这么明目张胆给荣国府招惹敌人干甚?

    干甚?

    “某非老太太让我松手不成,里头可是涉及了不少重犯要犯,都是在刑部挂了号的罪犯,我要是把他们给放了,不是直接给人送把柄么?”

    “我不管这些,反正老大你不能给府里招来大量敌手!”

    贾母却是不管这些,她按照自己的思维模式表态,坚决不能给府里招来大量政敌。

    “哦那好,我明天就向皇帝上折,说老太太觉得我在这个位置太得罪人了,最好还是调到一个清闲衙门去坐冷板凳的好!”

    贾赦没有反驳,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

    “你你你,你想气死我不成?”

    贾母闻言一惊,脸色变了几变怒道:“我是这个意思么?”

    心中却是对贾赦这个不听话的大儿子,气得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