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前戏做足碰雷区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前戏做足碰雷区

    围观的百姓原本十分不岔,以为这又是一出恶官欺压良善的戏码。

    这样的戏码在权贵云集的京都不说常见,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闹出极大东静,让处于弱势地位的京都百姓岔恨不已。

    只是没想到画风变得太快,院子里的武生竟然胆敢偷袭带队官员,这个性质就恶劣了,袭官的罪名可不是开玩笑的。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围观百姓只是觉得热闹,而旁边的戏班中人,却是敏锐发觉祥庆班的不同寻常,一位不知名武生的实力竟然那般强悍,就是放在江湖上都算好手。

    他们心中微微一凛,知晓祥庆班肯定有问题。不然像是武生那样的好手,随便在哪都能混得风声水起。

    随后事态的发展,更是出乎意料。

    祥庆班院子里的留守人员,竟然对冲进去的衙役悍然发动攻击,瞬间就让数位衙役倒在血泊中生死不知。

    这下,就是普通百姓都察觉情况不对了,小小一个戏班又是偷袭官老爷又是打翻打伤数名衙役,这样的行为已经够得上袭官叛乱了。

    不过衙役们显然早有准备,先是联手将那位武生高手重伤拿下,而后更是抽刀乱砍将院子里的戏班留守全部砍翻在地。

    浓郁的血腥味迅速弥漫,让围观百姓心头一阵阵发寒。

    等到一干衙役将祥庆班所在院子全部搜索一通,带着二十来个长得白白嫩嫩却是精神萎靡,贩小怯弱的孩子出来时,整个街区都轰动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些孩子明显都是出身富贵,一身细皮嫩肉瞒不了人。

    一下子这么多出身富贵的孩子出现,又被隐藏在这么一个小小院落,只要稍有些生活常识的人,都知晓这些孩子应该都是被拍花子抱走的孩子。

    “天呐,祥庆班那帮混蛋,原来都是拍花子啊!”

    “我早就知道他们不是好人,整日鬼鬼祟祟叫人起疑!”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祥庆班的戏还是唱得不错的!”

    “……”

    没有理会周围百姓的指指点点,直接吩咐手下衙役将染血的院落贴上封条,而后带着受伤被俘的拍花子,还有一大票小脸上满是惊恐的小鬼回了府衙。

    整个京畿府衙轰动了!

    一下子捣毁了一个人贩子窝点,解决了二十来个被劫的小孩,贾赦这一次的战果不可谓不大。

    就连一直隐身幕后,不愿沾手这些事务的府尹杨波,看到那一帮解救出来,暂时安置在府衙偏殿的小孩子们,一边痛骂拍花子的不是东西一边赞赏贾赦的动作,并要其再接再厉。

    一下子解救了这么多出身富贵的孩子,这可是大功一件。先不说朝廷和当今肯定会有表示,单单这些孩子的父母家族都是一股不小势力和人脉资源。

    贾赦自然不会轻易放下,就在他亲自带队突袭祥庆班的驻地时,另一支人马同样包围了正在某个大酒楼唱戏表演的祥庆班主要人马。

    这帮家伙都是亡命徒,有胆子在京都玩贩卖人口这等恶行,自然是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一见官府拿人不仅没有退却反而奋起抵抗。

    一下子又出现了三位江湖入流高手,拿人的衙役瞬间就被放倒十几位。

    所幸贾赦早有准备,从五城兵马司借来一队兵丁,尽管战斗力依旧很渣,但依仗人多势众的优势,最后还是将祥庆班在外唱戏的人马全部捉拿。

    连夜审讯,从祥庆班的拍花子口中,得到了大量的买卖劫掠小孩的罪证,经他们手送走和买进的小孩数量竟然不下数百,简直触目惊心。

    贾赦和大部分京畿府官差一夜没睡,第二天清晨将审讯出的部分罪状写入奏折之中,等到早朝过后立即通过安海的渠道递到当今案头。

    “丧心病狂,真真丧心病狂!”

    当今看到奏折的内容,气得直接摔了官窑精瓷茶盏,立即批复要求京畿府严查到底不可姑息。

    贾赦自然没有轻轻放弃的想法,得到了当今的肯定后,一边加紧审讯祥庆班贩卖人口的犯罪事实,一边根据罪犯透露的消息,顺藤摸瓜将跟祥庆班有瓜葛的零散拍花子一网打尽。

    这是一个有组织,规模不小的灰色产业链,从城郊到城内都有人手,他们分工明确组织严密,作案区域波及整个北方数省。

    京畿府衙行动迅速,很快又捉拿了数十与之相关案犯,同时又解救出了刚刚被劫的近十位小童,

    案件到了这里,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从外围的拍花子口中,京畿府又得到了另外一伙专门从事贩卖小童的人马,为避免打草惊蛇贾赦将消息牢牢压下,暗中吩咐孙六的乞丐帮忙盯梢,他则权力应付祥庆班贩卖小童一案。

    不是他狠心,不想将其它的拍花子团伙一网打尽,而是京畿府的人手有限,单单祥庆班一案便是个不小麻烦,想要将他们的案子全部解决,还不知道遭遇多大的阻力和麻烦。

    人口贩卖可是一个严密的产业链,拍花子团伙不过只是产业链的上游,还有中游和下游的势力必须跟着一起解决,否则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手段罢了。

    只要有需求,没了祥庆班又会有新的拍花子团伙,所谓利益动人心,某些心术不正的家伙为了利益,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通过被抓拍花子的口供,京畿府迅速整理了上百例被贩卖的小通去向,当即由贾赦直接带队,直奔京都最大的销金窟百媚楼。

    “哟,官爷来啦!”

    见到贾赦一行直奔百媚楼大门而来,楼子里的老鸨心头一凛,急急迎了出来满脸堆笑,脸上厚厚的粉底簌簌往下直落。

    “怎么,本官做什么事还需要获得你的同意?”

    贾赦目光凌厉,只淡淡扫了拦在前路上的老鸨一眼,便让这位久经世故的老鸨心头凛然,额头瞬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

    “不敢不敢,只是百媚楼是做生意的地方,官爷带人气势汹汹进去,只怕惊扰了楼中的客人!”

    心惊归心惊,但老鸨还是很有底气的拦在路上,陪着笑脸解释道。

    “大胆!”

    跟着一同过来的衙役见到老鸨如此托大,顿时勃然大怒厉喝出声:“我们大人乃京畿府府丞一等将军贾大人是也,你个小小老鸨算什么东西,还不速速退开否则连你一块抓!”

    “哟,这位小哥好大的官威!”

    老鸨手中的死丝帕一甩,一股迷人香风迎面而至,脸上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确实根本没有让他的意思。

    一双眼睛水润眼带桃花,咯咯娇笑看向贾赦,语气暧昧道:“没想到竟然是荣国府贾将军,真真一表人才叫奴家好是心动啊!”

    京畿府的一干衙役顿时傻了眼,这老鸨好大的胆子啊,妨碍他们办案不算,竟然还有胆子调戏贾大人,简直不知死活。

    “你能做得了百媚楼的主?”

    贾赦脸色平静之极,好象根本就没听到老鸨的调戏一般,只淡淡问道:“出了事情,你能担得住?”

    无论哪个时代的服务行业,只要做到了一定规模,其背后都有权贵势力撑腰,眼前的百媚楼作为京都城中数一数二的销金窟,其背后自然也少不了权贵撑腰,老鸨的底气就来自这里。

    而且贾赦还相当清楚,百媚楼背后的老板,可是皇室中的大佬级角色,就是当今也得给几分薄面的存在。

    如此恐怖的靠山,自然不会有不开眼的官面角色找茬,相反还得小心巴结奉承,结果就养成了一干老鸨们眼高于顶的尿性。

    贾赦却是不管这么多,他的目的又不是拆了百媚楼,跟百媚楼背后那位王爷起不了冲突。真要是不小心起了冲突特也无惧,当今给那位几分薄面,并不代表真的有多忌惮。

    不是他吹牛,只要随便动点手脚,便能整得那位王爷万劫不覆,最起码也能将他从高高的云端打落泥地。

    只看这厮识不识相了,眼前的老鸨就很有坑主子的风范呐。

    “贾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老鸨脸色一变,冷冷一笑挥了挥手,顿时从楼子里冲出了十几位精神抖擞的精壮大汉,一个个双目有神筋骨发达,气血充盈竟然都是修炼了外功的练家子,百媚楼的实力可见一斑。

    “怎么想要袭官,你可得想清楚后果!”

    贾赦眼中厉芒一闪,挥手吩咐道:“来人啊,把眼前这帮不开眼的东西赶走,但有反抗格杀勿论,以人贩子的同伙论处!”

    话音刚落,数十位精神抖擞的衙役齐声应诺,迅速将拦在路上的老鸨和打手们包围,一个个满脸不善跃跃欲试。好象只等贾一声令下,便会毫不犹豫将百媚楼的老鸨和打手一网打尽。

    而且贾赦话中透出的信息,也叫心思玲珑的老鸨胆寒不已。

    竟然是最近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人贩大案,心头那股骄横之气立刻去了大半,眼下这桩案子听闻可是惊动了当今圣上,引得当今勃然大怒严令深查,一旦这时候她没脑子撞了上去,除了撞得个头破血流便再无其它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