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话不投机半句多

    而在内院荣庆堂,贾母和贾敏相见自是好一番母女情深,两眼泪汪汪饱含深情,就差没抱在一起痛哭一场了。

    这样的场景,让坐在一旁作陪的王夫人嘴角抽搐,差点没被恶心到。

    她早早就嫁进了荣国府,哪能不知贾母和贾敏这对母女关系确实不错,但还没好到这份上,都是装出来的罢。

    只是这对母女毫无顾忌的装,叫王夫人颇有些不自在。

    过了好半晌,母女俩才从激动的情绪中回缓,贾母一口一个敏儿如何如何,在苏州过得好不好,受没受罪之类的。

    幸好林如海不在,否则非气得吐血不可,好象他林家组地苏州,是什么不毛之地一般。

    不过,在场三个女人却是没有丝毫反应,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苏州哪比得上京都繁华?

    贾母一派慈母姿态,问了问贾敏在苏州的生活,见女儿虽然因为守孝请柬了一点,却依旧亮丽不减当年,倍受林如海尊敬过得相当滋润,这才满意点头表示女婿不错云云。

    聊了一些生活上的琐事,还有苏州和京都生的一些趣闻,待气氛融洽之际,贾敏突然开口问道“母亲,大哥他是怎么当上京畿府丞的?”

    语气虽然带着好奇,可其中却也少不得深深的质疑,她袄现在都有些不太相信,在眼中一向不学无术的大哥,突然就奋了?

    贾母和王夫人脸色有些不自然,没想到贾敏突然问了这么个‘敏感’问题,她们不好装作没听见。

    对贾赦这个越出息的大儿子,贾母是又喜又忧,

    喜的是贾赦给她长脸了,京畿府府丞不仅是正四品官员,还是颇有实权的官职,在京畿府甚至整个京都都是数得上号的大佬。

    因着贾赦的关系,贾母最近参加老夫人们的聚会,可没少因着这个成为聚会的焦点,让她好好得意了一阵子。

    可忧的就是这个大儿子不听话离心了,这对掌控欲极其强烈的贾母来,是一件相当难以接受的事情。

    当初为了巩固在府里至高无上的地位,她甚至不惜不顾礼法抬举二儿子,让他住进代表家主的荣禧堂,暗中挑起两个儿子的火气,以达到某种平衡,从而让她成为府里一不二的最高决策人。

    结果大儿子不按套路出牌,梆梆梆几下就在官场混出了名堂,又把妻儿全部送出府,根本就不给她拿捏的机会,这心情自然相当不痛快。

    只是在嫁出的亲闺女跟前,她自然不会这么,只是无奈道“你也知道,老大那人混惯了,做事实在有些过于充当了!”

    “这话怎么?”

    贾敏相当好奇,她现在对那位没啥印象的大哥的一切,都充满的探究的心思。他不是傻的,有这么一位亲大哥在京畿府坐镇,对丈夫以后的仕途帮助极大,以她的聪明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只是固有印象实在太过深刻,想要扭转过来不是一时一刻之功。

    “成了京畿府府丞之后,老大的心就膨胀了,短短不足一月时间便得罪了不少权贵,替府里拉了不少仇恨!”

    贾母到这,一脸的不满。根本就没有想过贾赦如何升上的,同样选择性遗忘了当今多次公开对贾赦的褒奖。

    “母亲怎么也不劝劝大哥!”

    贾敏有些忧心,一边担忧大哥得罪的人太多害了自己,一边又担心贾大后如此行事会波及自家夫君。

    “劝了,怎么没劝?”

    起这个,贾母便是一肚子火气,拍着几案怒道“可那混党东西翅膀硬了,已经不听话了!”

    “那可如何是好?”

    贾敏脸色微变,心中刚刚对贾赦生起的一丝好感尽数熄灭,如今只有满满的不满和愤怒。

    王夫人坐在一旁默然不语,看着贾母在那表演,心中满满都是耻笑。

    贾母的心思,没谁比他这个日日相处的媳妇更清楚了。起来两婆媳都是一类人,权利欲相当强烈,总想把一切都掌握在手。

    对于大伯贾赦,他现在可是又恨又怕。

    恨的自然是因为贾赦的缘故,让他们夫妻俩在府里的地位变得十分尴尬。就算他们夫妻依旧是府里的主事者,可架不住贾赦身上有实权官位,那帮见利忘义的家生子们可是一个劲的巴结讨好。

    而且还有大房张氏的威胁,这个威胁一日不除,她的管家权便一日不稳当,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贾赦,她如何不恨得咬牙切齿?

    同时,王夫人又十分畏惧贾赦手中权势,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出手打压倒霉透顶,声势大跌的娘家。

    她二哥王子腾还躺床上养伤呢,以后能不能在军中继续前进都两,就是想继续在京营混下,都少不得贾赦的关照。

    不然,一位被当今厌弃的校,想要重新崛起简直千难万难。

    王夫人就是再恨贾赦,起码在二哥王子腾彻底崛起之前,却是再没胆子继续折腾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她却是可以肯定,她二哥王子腾落到眼下这等田地,贾赦肯定起不关键作用。可惜王家势微,就算心中明白遭了算计,也只能将苦水往肚里吞,不敢有丝毫妄动。

    她坐在一旁,鄙视贾母装摸作样的同时,也不忘暗中讥讽贾敏的愚蠢。

    事情真要是如此糟糕,以贾母的性子早就闹翻天了,哪里还能如此安稳坐在荣庆堂里表演?

    贾敏确实有些心焦,尤其当她知晓,今天上午大哥贾赦带人直接围了百媚楼,差点坑了豫亲王后更是脸都变了。

    那可是豫亲王,就是放到皇室之中,也是相当有身份有实力的王爷,大哥贾赦竟是因为一点案子主动招惹,实在不智之极。

    要是豫亲王怪罪,想要报复的话,荣国府可能顶得住?

    她最担心的还是夫君受了牵连,被豫亲王的怒火波及,区区一个刚刚起复的正七品翰林院编修,还不是任凭人家拿捏?

    “大老爷回来啦!”

    就在荣庆堂正厅里的气氛稍有沉闷之时,一位看起来就机灵的丫鬟急匆匆跑了进来汇报道。

    “老大回来了,他到荣庆堂这边的没?”

    贾母精神一振,急忙开口问道。

    “回老太太的话,大老爷先回了东院,等会就过来请安!”

    丫鬟口齿伶俐,三两下就将贾赦的行程清楚,而后在贾母满意的笑容中轻手轻脚退了出。

    一时荣庆堂正厅寂静无声,三个女人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没心情闲聊其它。

    半晌,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很有节奏的传入三人耳中,伴随门外一干打帘子的丫鬟请安‘大老爷来啦’,门口的帘子一掀,贾赦慢步而入。

    “见过老太太!”

    贾赦先向坐在上的贾母见礼,这才淡然看向下那位长相娇美,浑身上下透着富贵书卷气息的少妇,点头道“妹妹好!”

    “见过大哥!”

    尽管心中存了偏见,可良好的骄阳还是让贾敏起身见礼,一脸的日雍容华贵气度不凡,很有豪门归夫风范。

    “老大坐,今天你可是风光得紧,竟然连豫亲王都敢得罪!”

    贾母挥手叫贾赦落座,根本不给他有丝毫喘息之机,直接难道“难道你就不怕豫亲王报复么?”

    “不怕!”

    淡淡一笑,贾赦的回答却是出乎意料,淡然道“豫亲王的屁股也不干净,真到了鱼死破那一步,我可能讨不了好,他那一顶王位也别想保得住!”

    静,安静,荣庆堂一片安宁。

    三个女人,都被贾赦平静话语中的狠辣惊着了,贾赦果然够疯狂,竟然有胆子不把堂堂亲王放在眼里。

    贾母率先反应过来,连声叫道“老大你可不能胡来,府里可是还有一大家子呢,你可不能将府里都给坑了!”

    王夫人虽然没话,但脸上不岔的神色已经相当明显了。

    “老太太您也别这样的话,关键还要看豫亲王懂不懂得适可而止,我没事跟一位有实权的王爷放对干什么?”

    贾赦嗤笑出声,没好气道“主动权在人家手里,你再警告我也是无用,难道老太太叫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由人家揉捏搓扁?”

    “什么胡话呢!”

    贾母心中自然是如此想到,真要是牺牲了大儿子,能保全府里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将老大抛弃,堂堂亲王岂是那么好得罪的?

    可这话却不能出来,不然老大非当场翻脸不可!

    “大哥你怎么话呢,母亲这也是为了你好!”、

    贾敏在一旁很是不悦,突然开口清丽的俏脸上满是责备之色,一点都没有给贾赦有什么面子。

    “妹妹,你这是跟大哥话的态度么?”

    这位还真是不客气啊,贾赦一点都没有迁就的意思,没好气道“荣国府的事情,好象还轮不到妹妹你这个外嫁女指手画脚吧?”

    “你你你……”

    贾敏脸色大变,一脸不敢置信瞪向贾赦,不敢相信他竟会出如此‘恶毒’之言。

    “混帐东西,敏儿可是你亲妹妹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母拍案而起勃然大怒,冲着贾赦怒道。

    “字面上的而意思!”

    贾赦淡然开口,起身笑道“看来我还是不怎么受欢迎,也罢这就告辞了,妹妹和母亲继续闲聊家常便是!”

    所化话不投机半句话,他可没有忍气吞声的习惯,行了礼后没理会贾母难看的脸色直接转身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