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疾言厉色出警语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疾言厉色出警语

    “母亲,大哥他太过分了!”

    直到贾赦离开许久,贾敏才从突如其来的打击中惊醒,顿时眼圈泛红一脸委屈,冲着贾母叫道。

    “哎哟,敏儿别哭别哭,你那个混帐大哥翅膀硬了,连我这和母亲的话都不听了,母亲也是拿他无可奈何啊!”

    贾敏震惊了,这还是她印象中,一向强势的母亲么?

    “母亲,难道你就不担心到大哥给府里招灾惹祸?”

    她很快反应过来,一脸不解问道“就大哥这种莽撞的做事方式,得罪的人肯定不在少数吧!”

    “谁不是呢?”

    贾母猛一拍大腿,无奈道“可是你大哥毕竟是朝廷正四品命官,母亲总不能将他关在府里吧,就算想关也关不住啊!”

    贾敏就这样轻松被自家母亲晃悠瘸了,一时心烦意乱忐忑不已,尽想着怎么才能不让丈夫林如海受了大哥的牵连。

    同时心中又岔恨不已,没想到刚来京都就碰到这档子事,幸好她早早就知道了,不然以后等事情发生了得多被动啊。

    一时见到母亲的喜悦全没了,脑子里都是各种盘算。

    王夫人看在眼里,心中却是不屑之极。

    什么才女,都是吹出来的罢。连这么点情况都看不清楚,以贾母的性子真要是情况危急,还能端坐得住跟你这个外嫁女谈笑风声表演亲情?

    不过也是眼光短浅的内宅妇人罢了,虽然她对大伯贾赦恨得咬牙切齿,却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贾赦绝对是四大家族中的最强后起之秀。

    她二哥王子腾之前也备受关注,前途被长辈们相当看好,可惜这一次载了个大跟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奋起。

    史家的大表哥倒是能力不错,在军中混得相当风光,可在地位和声势上也不如贾赦。

    再比前途的话,备受当今夸赞的贾赦,怎么看也都是四大家族年轻一辈中最强的。就连她那不争气的丈夫贾政,同样是沾了贾赦的光,才能晋位正五品的工部郎中一职。

    怎么看,刚刚从苏州返回京都,想在官场上有一番作为的林如海,都必须跟贾赦拉好关系,不然的话想要得到荣国府在政治资源相助,却是相当困难。

    她这是站着话不腰疼,贾敏再聪慧也是刚刚抵京,并情况并不了解,加上她对大哥贾赦本就颇有偏见,自然轻松就被贾母带偏了想法。

    等她在京都住得久了点,就会明白其中的缘故,贾赦现在可是当今手头一把刀,在他表现得越来越有效率之时,谁要是无缘无故找他的麻烦,当今都不会坐视不理。

    关系到江山社稷,以及当今的皇位安稳,什么温情什么柔和手段全都抛在一边,凡是胆敢捣乱的势力和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只是,一旦贾敏表现得太过的话,以后想要修复关系可不容易。

    原著中林如海不到四十便是三品的兰台寺大夫,除了他本身的能力出众之外,荣国府的政治资源鼎力相助也是主要原因。

    之所以如此,那是因为荣国府嫡系子弟没几个当官的,当官的又很不成气,所以府里丰厚的政治资源全都便宜了林如海。

    就如原著中的王子腾一样,得到了荣国府在军中的大部分人脉,这才在短短时间内身居高位,甚至一度执掌京营兵马大权。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无论是贾赦还是贾政,又或者是邻府的贾敬,他们在官场的位置都不算低了,再进一步都有可能挤身朝堂高级官员行列。

    在这样的情况下,荣国府的政治资源,又怎么可能大部分向林如海倾斜。而如今贾赦不仅是一家之主,同样还是手握实权的准高级官员,荣国府的官场人脉基本上都控制在他手上,想要得到他的帮助和支持,起码一个正确的态度是少不了的,他可不会做那种拿热脸贴别人冷屁股的破事。

    所以,贾母这一通忽悠着实害人不浅。贾敏要是不能及时调整心态,还能及时放低姿态的话,林如海的官场生涯可不会有那么顺畅。

    ……

    贾赦并不知道,他走后贾母的一番做派,以及贾敏的反应。

    估计就算知道也不会太过在意,都是一帮脑子不太正常,又自以为是的女人,他才懒得侍侯。

    离开了荣庆堂后,贾政身边的厮早就等候多时,急忙将他请到了前院书房话,林如海还在那呢。

    尽管不爽贾敏的态度,但他还没气到耿耿于怀的地步,不会将一腔不爽发泄到妹夫林如海身上。

    再,对这个红楼原著中的高杆人物,他还是相当有兴趣的。

    能够在扬州巡盐御史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十来年,最后被生生耗死,这能耐也是没谁了。

    他可是清楚扬州巡盐御史,是一个多么烫手的职位。

    除了江南甄家家主,也就是当今的奶兄连任几届巡盐御史,最后捞足了油水全身而退之外,其余大部分任职官员,不是被贬就是被砍了脑袋,绝对是一个高危险的职位。

    林如海能够一坐十几年没出事,这样的能力也绝对称得上厉害!

    “老二,妹夫等久了吧!”

    还没进门,贾赦爽朗的声音便传到贾政和林如海耳中。

    两人急忙起身相迎,见到贾赦进门,一个喊‘大哥’,一个喊‘大舅兄’,三人寒暄一会便各自落座闲聊。

    贾政还是有些眼色的,急忙将林如海的决定告之贾赦,表示妹夫以后估计就在京都扎根了。

    林如海急忙表示了一番谦虚,并客气的请两位舅兄一定要帮衬一二,让贾政高兴得合不拢嘴,急忙表态没问题。

    “妹夫已经把苏州老家的事情安排妥当了么?”

    贾赦却没急着表态,反而转移了话题问道。

    “已经处理妥当了,那里留下了心腹管事看守,出不了问题!”

    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林如海还是感谢了贾赦的提醒。

    “妹夫,你要在京都官场混,最好不要参合进一些没必要的事情中!”

    见林如海一副丰神俊朗,不似作伪的摸样,贾赦这才点了点头提醒道“就是妹夫那些所谓的同年相邀,有些私人聚会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这是为何?”

    林如海心头一凛,他是个聪明人,虽然贾赦没有明着表态鼎力支持,可他是荣国府的嫡系姑爷,利益跟荣国府绑在一块,起码在他不能独挑大梁的时候就是如此,有没有贾赦的保证其实都一样。

    而贾赦的郑重提醒,却叫他心生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当今年纪大了,下面的皇子们也都成年了!”

    见林如海引起了足够重视,贾赦满意点头,这才淡然开口提点道“最近京都的局势有些古怪,妹夫不要随便参合进被人给卖了!”

    “多谢大舅兄指点!”

    林如海心头更明镜一般,瞬间明白了贾赦的话中之意,郑重点头表态“一定不会胡乱参合某些事情中!”

    “妹夫你很聪明,我是不怎么担心的!”

    贾赦轻轻一笑,回头扫了满头雾水的贾政一眼,没好气道“老二,你听明白没有?”

    “听,听明白了!”

    心头猛的一惊,贾政满心糊涂哪听明白了,只是不想在老大和妹夫跟前丢脸,所以硬着头皮撒谎道。

    “你明白个屁!”

    就贾政那一脸糊涂相,什么心思都表露出来,贾赦忍不住训斥道“老二我可警告你,眼下夺嫡之势已起,那些成年皇子和即将成年的皇子都开始行动起来,自然少不了拉帮结派培植人手!”

    原来是夺嫡!

    贾政瞬间明悟,顿时后背渗出一层冷汗,脸色都跟着变得有些苍白,心头好似擂鼓砰砰砰轰鸣不绝。

    “老二我警告你,千万不要随便参合进,否则我就是顶着不孝的帽子,也要和你分家,将你赶出荣府,甚至建议伯父直接将你除族!”

    当着妹夫林如海的面,贾赦一点都没给贾政留面子。

    “老大,你这是什么话?”

    贾政一张脸涨得通红,感觉相当没有面子,旁边还坐着妹夫林如海呢,老大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林如海也是好不尴尬,有些坐立不安不知该如何是好。貌似这是荣国府的家事,他这个外人参合进来不好吧?

    同时心中也犯着嘀咕,两位舅兄的关系,一如既往的糟糕啊。

    “我这是大实话!”

    眼神一凝,贾赦淡淡一笑缓声道“要不你试试,看我敢不敢?”

    “老大你糊涂了吧,就工部那个清水衙门,我才区区一个工部郎中,也会有皇子拉拢?”

    贾政脑袋一缩,还真不敢赌老大下不下得了狠心,他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你知道个屁!”

    贾赦没好气训道“厉来各地工程都是贪腐重灾区,甚至都能跟盐政相比,那些皇子为了弄到大笔银子,未尝不会把心思动到各地的防讯工程上,到时候出了事情,像你这样的呆瓜不正是最好的替罪羊么?”

    “不,不会吧!”

    贾政一时面无血色,被贾赦所言给彻底惊到了,旁边的林如海也是满心震动,只要想想这事还真有可能发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