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位置:陨神记笔趣阁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借机敲打疑窦生

《武侠世界大穿越》 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借机敲打疑窦生

    当着妹夫林如海的面,贾赦狠狠落了贾政的面子,就是要他加深记忆。

    随着他在京畿府开展的严打行动继续深入,除了抓捕大量的违法犯罪分子之外,也现了某些隐藏极深的蛛丝马迹。

    就跟百媚楼的后台老板是豫亲王一样,其余的京都著名青楼,基本上后台老板都是皇室中人。只是有些人跟豫亲王一样浮于表面,而有些人则是隐藏得极深,要不是贾赦手下的情报网还算得力,根本就觉不了其中的隐秘联系。

    讽刺不讽刺?

    利益动人心啊,有时候不得不说,某些偏门生意来钱的度,或者说聚拢银钱的度相当惊人。

    而那些有野心的皇子,想要成就一番事业,所需的无非就是人才和银钱罢了。人才暂且不去说它,可银钱却是万万不能少的。

    想要人替你办事,没有银钱却是寸不难行!

    贾赦也是经过丐帮和官面两方面的调查结合,才隐约察觉了其中的一些端倪,心中却是没有觉得丝毫意外。

    当今膝下皇子众多,早晚有一天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再结合之前剿灭的青龙山山贼,还有消失不见的玉泉山山贼,那些皇子贵人们已经开始了布局。

    不仅仅只是大肆捞取银钱罢了,而且还在京畿地区布置了数量不多却十分精干的武装力量。

    也难怪当今大雷霆之怒,显然心中有了警惕和防备,这才有了京畿府的严打行动。

    就算没有贾赦撺掇府尹杨波上折开展严打行动,当竟也会通过别的手段,清理京畿地区,特别是京都城内的不安定因素。

    皇帝手中,自然有秘密情报系统,不然怎么坐稳江山,探知朝臣外藩动态?

    而贾赦的举动,正好迎合了当今的心思,这才得到了当今的大力支持。

    可笑府尹杨波还心存疑虑,前怕狼后怕虎的,如此作态只怕早就惹当今不满了,要不是最近京畿府战果甚丰,只他这个府尹的帽子套被摘掉了。

    贾赦自然是不怕得罪人的,眼下当今有心清理不稳定因素,谁要是不知好歹找他麻烦,随便找个机会便能将他坑死。

    就是这次的风声过了,只要贾赦把事情跟秘密培植势力勾连起来,当今就算脾气再好也得翻脸。

    也就是说,只要当今没有怪掉,或者新皇继位,他的安全和家族的凤凰,就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一旦出了问题,只要不是他本人的毛病,当今就肯定第一个不答应,这是原则问题没得谈。

    以他的官位,还有能够接触到的层面,本来应该看不了这么长远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贾赦只是通过手头的一点信息和情报,结合眼下朝堂局势,竟然轻松就将整个朝堂的大局给看清楚了。

    甚至他还能跟着朝堂大势,顺藤摸瓜分析朝堂几大派系的组成还有分布,以及几位皇子的势力大小。

    也许是判官着请吧,又或者他心中无畏的缘故,总之所谓的朝堂局势,对他而言酸不得什么秘密。

    要不是有家人牵绊,他还能做得更加过火和疯狂,只是眼下为了妻子的未来,不得不多多思量一二罢了。

    伤害都是相互的,当他下狠手整顿京畿治安,拔出一颗颗毒瘤,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时,自然会引来某些人的报复。

    贾赦自己是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反了就是,以他的武力千军万马也拦不住。张氏跟贾琏都在郊外庄子上,那里可是足足有上千先荣国公贾代善时期的老亲兵还有他们的后代,除非有数十位江湖二流以上高手冲击,否则庄子上基本万无一失。

    还有贾瑚,他身边跟着足足八位震远镖局好手,只要没有特别的强手专门针对,基本上也不会出问题。

    反而是荣国府的安全没啥保障,当年贾代善手下的亲兵已被抽调一空,而且府里做主的两个女人,也对这些亲兵毫无好感,几乎对他们视而不见,府内的安全交有一帮青壮家丁组成的护卫,实在过于薄弱。

    当然一般情况下,这样的防御力量已经足够,荣宁街靠近皇城,一般也没哪个傻子会脑子昏在这里动刀兵,以为皇城里的皇帝是瞎子聋子么?

    可不还有特殊情况么,一旦有人反叛冲击皇城,宁荣街这里又极易受到冲击,到时候府里防御力量不足,问题可是不小。

    以当今十几位成年即将成年皇子的情况,以后会生什么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自古夺嫡无亲情,那些成年皇子为了那把龙椅,下手可是相当的狠辣无情。

    当然,如果以红楼原著推测的话,不管夺嫡风云如何变幻,荣国府和宁国府都没有受到多大冲击。

    可眼下情况不是变了么,宁国府的顶梁柱贾代化虽然身体不是很好,却依旧还健在。有这位当过京营节度的退役军方大将坐镇,宁国府就乱不起来。

    不管原著中贾敬因为什么原因当了道士,眼下他却是没这个机会。他要是有这胆子,贾代化直接就能打断他的双腿。

    荣国府这边的变化也不小,贾赦自己在官场混得风声水起,贾政在工部也算是实权官员,谁也不知道要是京都出现变故,骚乱忽布会波及宁荣二府。

    荣国府的防备空虚,东院更是赢弱不堪,只有丫鬟婆子和小厮存在,就连护卫都没两个。

    所幸通房和庶子在这时代不受待见,想来就是有人打贾赦的主意,也不会把目光放在两位通房和两个孩子身上。

    贾母常年深居后宅,人老成精想要糊弄其实并不容易。

    数来数去,荣国府最大的破绽其实就是贾政和王氏夫妇二人。

    贾政做官的能力相当差劲,不仅搞不好人缘关系,甚至就连做事的能力都无,好好的工部郎中,竟然被他做出了工部员外郎的感觉出来。

    这厮还经常抱怨工部是个清水衙门,真的是清水衙门么?

    朝堂六部就没有真正的清水衙门,关键就是愿不愿做事,工部管理天下水利工程规划和营建,每年过手的银子少则数百万两,多则上千万两。

    全国几大水系的防讯,还有堤坝营建等等,都是由工部负责其中的所有事务。因为监管不利的因素,水利工程之中的贪鄙情况,比之盐铁之政一点都不遑多让。

    几乎每隔几年,朝廷都会因为树立工程的贪鄙案件,杀上一批关上一批流放一批,可朝廷的震慑根本就没有多少用处,面对流水一般的银海很少有官员能够忍得住心中的贪婪,又重新走上前辈的老路。

    贾政再怎么不济,名义上他也统管一省水利,一旦出了事情虽然跟他这个工部郎中关系不大,但是监管不利的罪名却是跑不掉的。

    最让贾赦担忧的是,某些人拉拢自己不成,便把主意打到贾政身上,从其负责监管的水利工程动手,直接将这厮拉下水以做威胁之用。

    千万不要怀疑贾政的无能程度,在做事方面这厮简直蠢出了一定境界,说不定到时候被人坑了还在替人数钱。

    不仅如此,贾政还有一个爱钱如命的婆娘王夫人,这位才是真正的胆大包天。从红楼原著中的王熙凤的口出狂言便可知一二,王家子女却是根本没把所谓的王法放在眼里。

    能够入眼的,除了银子还是银子,只要有银子可赚,她们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到时候两夫妻被人全部拿捏,荣国府想不乱都难。

    这些,都只是贾赦心中的想法罢了,自然不可能述之于口,只是借着林入海正好在座的机会,狠狠警告了贾政一通。

    气氛稍显尴尬,三人匆匆吃了一顿酒席,便各自散去。

    林如海和贾敏在荣国府的客院歇息,再次见面时两夫妻竟是同时叹了口气。

    噗嗤……

    贾敏眉眼弯弯,忍不住娇笑出声,可想到在荣庆堂听到的消息,不由秀眉微皱无奈道:“夫君,我那大哥行事莽撞,可能以后会牵连到你!”

    “不能吧?”

    林如海却是不以为然,笑呵呵道“为夫倒是觉得,大舅兄颇有能力,只是京都局势叫为夫很是忧心!”

    “怎么了,我大哥跟夫君说了什么?”

    贾敏微微一惊,有些不满道:“大哥也真是的,难道不知道我们才从苏州到京么?”

    林如海有些奇怪妻子的态度,摇了摇头解释道:“正是因为我们刚刚到京,大舅兄才会好心提醒,不然的话一不小心趟了浑水,再想脱身可不容易!”

    “哦,我大哥跟夫君说了什么?”

    贾敏听得有些古怪,怎么好象跟母亲所言,有些不太一样啊。

    “大舅兄说,当今年纪大了,膝下的皇子也开始成年或者逐渐成年,叫为夫安心在翰林院当差,不要随便参合进这些皇子的争夺之中!”

    林如海苦笑,郁闷道:“看来咱们夫妻上京,不是时候啊!”

    “我大哥真这么说?”

    贾敏吃了一惊,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听不出丈夫话中的无奈,还有大哥贾赦所言到底有多么惊心动魄。

    但凡夺嫡之争,基本上伴随的都是人头滚滚血流成河……